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强行算命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378 2018.06.20 13:10

  一阵惨叫哀嚎过后,樊大头的两条腿,终于对称了。

  他的小厮们,也终于能动了,连滚带爬地扑过去,一个字都不敢再说,抬着自家主子就走。

  主子的腿都被打断了,他们可不想跟着被打断腿啊!

  卫襄心情愉悦地朝着樊大头的背影挥挥手:

  “樊大头,回去好好养着啊,好了再来找我师兄给你算算!”

  还来算?他已经没有腿可以断了啊!

  樊大头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卫襄这才转向另一个方向,朝着那群出了力的昔日狗腿儿们点了点头,甚至朝着他们露出了一个很是亲切的微笑,看得狗腿儿们心中一阵激动——

  “哎哎,卫襄老大对我笑了哎!”

  “胡说,明明是在对我笑!我要过去和卫襄老大问好!”

  “别扯了,站好!没看见卫襄老大忙着呢吗?一会儿等卫襄老大不忙了咱们再过去!”

  一群锦衣少年郎嬉笑喧闹着,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蓬勃,热热闹闹。

  卫襄笑容依旧,初初见到这些人的那点怨气,骤然间烟消云散。

  八十多年没见了,她其实都有些记不清这些人谁是谁了。

  上辈子她和圣德皇帝闹翻后,这些人中,对她避而远之的有,落井下石的有,甚至跟着李修远来羞辱欺凌她的,也有。

  在最艰难的岁月里,她曾经痛恨过他们的毫无仗义,甚至发誓要让他们遭到报应。

  但此刻,她忽然就想通了。

  这些曾经与她一起鲜衣怒马踏遍长安的纨绔少年郎,也曾与她一同玩闹闯祸,也曾在她纠缠尉迟嘉的时候,为她出谋划策,摇旗呐喊。

  他们曾经是同伴,是朋友。

  可在这皇权至上的长安城,他们终究也有他们自己要保护的家族亲长,也有他们自己要背负的责任和他们必须站的立场。

  前生种种,不过是人性而已。

  而她卫襄,能在出走一生归来之后,看到昔日故人仍是少年模样,已经是最好的事情。

  今生,就当彼此是过客,人生曾经恣意同行过一段路,足矣。

  贺兰辰不知道小师妹对着那群少年郎笑容满面,到底是在想什么。

  但他却能看得出来,小师妹眉间,隐隐有阔朗之意,与离开蓬莱时的那个顽劣固执的少女,已然不同。

  卫襄感觉到了贺兰辰的目光,回头朗然一笑:

  “今日能在长安遇见师兄,实在是可喜可贺,当为师兄接风洗尘,师兄可愿随我去同饮一杯?”

  同饮一杯,然后看着这小师妹喝多了发酒疯吗?

  瞬间想起某些不好的回忆,贺兰辰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迅速敛了眸底的讶然,肃然了神色道:

  “小师妹好意,本不该推却,不过今日,我需算完三十卦才算圆满,还差十卦,等我算完了,再去领小师妹的好意吧。”

  说完就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卦摊儿后面,正襟危坐。

  贺兰辰觉得,经了樊大头这件事,自己这剩下的十卦,大概到天黑也是算不完的。

  卫襄却是眼波流转间,笑嘻嘻地跟了过去:

  “还差十卦啊?这简单!”

  她转身,气势十足地往贺兰辰的桌旁一站,冲着围观群众招呼道:

  “来来来,排好队,一个一个来算!告诉你们,我师兄于相术一道,素来有铁口直断之名,今儿你们能遇上,是你们运气好,万万不可错过!”

  此言一出,只听“哗啦”一声,刚刚围着卦摊儿的人跑了大半——

  开玩笑,这个先生算卦可是要断腿的,谁还敢不要命地去算啊?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不过这种事情可难不倒卫襄。

  她很快就开始让那些嘻嘻哈哈的狗腿儿们发挥余热,挨个点名儿:

  “那谁,唐子笑,你先来!裴照,你排后面儿!还有你,快点儿,排队!”

  “啊?我?”

  被点名的某两只狗腿儿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

  一群狗腿儿也不敢相信。

  围观群众却又哗啦回来了大半,他们这些没被点到名的人看热闹绝对不嫌事儿大。

  “就你啊,唐子笑,快去!”

  穿着绿色绸衫的少年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自己带来的狐朋狗友一把推到了贺兰辰的卦摊儿前,满脸绝望地被人按在了贺兰辰对面儿。

  “不,我不要算命!”

  唐子笑就要起身逃跑,却被卫襄狠狠一眼瞪过来:

  “不算命你来干嘛?跟着樊大头来砸场子的吗?”

  “没有没有……”

  “没有那就老实给我算!”

  卫襄“啪”地一下将签筒拍在唐子笑面前:

  “抽!”

  她就不信了,有她亲自镇摊儿,还有人不愿意算命?

  唐子笑死的心都有了,天哪,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来看热闹?

  这天底下为什么要有强迫人算命这种事情?

  唐子笑一边发抖,一边认命地去抽签儿了,而卫襄已经眼疾手快地回过头,一把抓住了准备开溜的苏静姝:

  “你干嘛去?”

  苏静姝比谁都害怕:

  “襄襄,我这不是算过一回了吗,贺兰大仙算过的,我将来是要夫妻反目的……我还有事,真的,我得先走一步!”

  卫襄哪里肯放手,一把搂住苏静姝,笑嘻嘻地道:

  “无妨,让我师兄再给你算一次,兴许,这次就好了呢?什么要紧事儿都不如你的姻缘要紧,你说是不是?”

  苏静姝……

  她有句骂人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两人讲话的空儿,唐子笑已经抽好了签,递给贺兰辰,然后闭上眼睛等死了。

  不多时,贺兰辰清越的声音就传入了他耳中:

  “这位公子,你抽的是支下下签,我算过了,你家房子,今夜要塌,家中说不定会有人……”

  唐子笑一跃而起:

  “大仙别说了别说了,我这就回去搬家,我这就去!”

  妈呀,好歹别让他现世报,随后哪怕天要塌,那都行!

  跑了没两步,卫襄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

  “嘿,你跑什么?没给钱呢!”

  唐子笑一个急刹,飞快地扔过去一个钱袋,然后一溜烟儿地跑了。

  卫襄接过钱袋掂了掂,笑容里都是满意。

  贺兰师兄这个人,什么都不喜欢,就是特别喜欢银子。她帮他多赚点银子,他一定会很开心。

  而唐子笑,也一定会开心的。

  上辈子这个时候,她还在宫里为圣德皇帝研究长生药,不知道贺兰师兄来了长安,唐子笑自然也是没有来算这一卦的。

  所以她出宫后,就听说唐子笑家里好端端的房子塌了,他的母亲被房梁砸中,当场身亡。

  也就是从那时起,唐子笑再也不是少年了,一夜之间长大成人,若干年后,他手刃生父和继母,自己也不得善终。

  若是这一卦,能改变唐子笑些许命运,那她今日蛮横这一回,很值。

  卫襄心情颇好地继续给贺兰辰镇摊儿,其余八个人只能老老实实地继续算命,好在类似于樊大头当场断腿的事情没有再发生。

  八个人带着劫后余生的感恩,高高兴兴地听完了自己可能会有的倒霉事儿,利利索索地掏了银子走人。

  最后,只剩下苏静姝这第十个倒霉蛋。

  卫襄直接将苏静姝往小桌子前一按:

  “师兄,来,给她再算一卦,这回,要吉利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