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叛徒小花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171 2018.07.14 21:26

  夜色苍茫,前路不辨。

  卫襄带着小花和狐狸精,一路狂奔,连回头都不敢。

  倒是狐狸精在马背上被颠得都快吐出来了,吱吱吱大喊:

  “停下,停下!”

  “闭嘴!再喊把你扔下去!”

  开玩笑,逃跑尚未胜利,停什么停?停下来就是被抓回去的命!

  卫襄扬鞭催马,马儿跑得更快了。

  “不是不是,城门那边,打起来了!”

  “关我什么事!”卫襄连头都没回。

  狐狸精大喊大叫无果,只能斗胆,趁着卫襄不注意暗戳戳散发了一点儿妖类的威压。

  唐子笑送来的马是货真价实的凡马,哪里禁得住狐妖的威压,瞬间腿一软,差点把卫襄从马上掀下来,一个急刹,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了。

  “怎么回事?唐子笑送来的这什么破马!”

  卫襄从马上跳下来,对这忽然间怂了的马儿十分不满意。

  小花也从卫襄胸前跳了出来,浑身炸毛,背部高高拱起,冲着狐狸精发出低低的吼声。

  卫襄一下子就明白了,拧着耳朵就把狐狸精拎了起来:

  “是你搞的鬼?”

  狐狸精两只爪子护着耳朵,连连求饶:

  “无意的,无意的……小仙子你看城门那边,好像是你哥和人打起来了!”

  “我哥?”

  卫襄一个哆嗦,连忙躲进路旁的草丛眯了眼睛望,只望了一眼,就回头在狐狸精的秃头上敲了个栗子:

  “你还想捣鬼,那不是我哥!”

  那是尉迟嘉!

  这个事儿妈,怎么哪哪儿都有他啊!

  卫襄烦躁地嘀咕了一句,喝令狐狸精:

  “把你那点儿小心眼儿给我收起来,不走就别跟着我!”

  不跟着小仙子?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狐狸精悄悄地收了自己的威压,然后对着小花使了个眼色。

  刚刚还炸毛的小花有些懵,狐狸精看着它这蠢样儿暗暗咬牙,吱吱了几声。

  这几声吱吱卫襄没听懂,小花倒是听懂了——

  “你想被剥皮啊?”

  它不想啊!

  小花“嗖”地一声跳起来,从卫襄眼前掠过,穿过茫茫夜色,顺着来路,跑了!

  “小花,小花!你给我回来,回来!你疯了?!”

  小花突然叛变,卫襄既惊且怒,咬牙切齿之下,还是抬脚追了上去。

  养猫守则第一条,人在猫在!

  望着小仙子飘逸的身影,狐狸精狭长的眼睛里露出狡黠之色——

  这傻猫真好使,告诉它主人要带它去一个会给小动物剥皮的地方,它就疯了,又是找它前主子报信儿又是叛逃,呵呵!

  于是,猫在前边跑,人在后面追,狐狸精得意洋洋尾随其后,一行人原路返回。

  只剩下刚刚喘过气儿的马被抛弃在原地彻底懵圈儿,这到底是闹哪一出啊?

  长安城外,唐子笑气势汹汹,左手拽马缰,右手持长剑,将长安纨绔的无赖不讲理发挥得淋漓尽致:

  “……尉迟嘉你休想从我这里过去!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你从前那般无情无义,如今这副嘴脸给谁看?滚回长安城,否则今日要你好看!”

  夜色中,尉迟嘉笼罩在银色斗篷下的脸看不出表情,一言不发地抽出了挂在马鞍上的长剑,直取唐子笑面门而去。

  眼看同伴要吃亏,尚未离开的苏纪念赶忙挡在中间做和事佬:

  “尉迟世子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剑伤了和气?”

  尉迟嘉这才抬头,墨色眼眸比暗夜还要沉上几分,其中的焦急一闪而逝,语如寒冰:

  “谁误了我的行程,就休怪我不客气!”

  苏纪念只得回头看着拉着人家马缰不松手的唐子笑,心中一声哀叹。

  这算不算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一个要去追人,一个要拦着,何苦呢?

  卫襄倒是逍遥自在地溜了,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谁收拾得起来啊!

  不过衡量了一下这两人的身手,苏纪念还是决定再劝劝唐子笑:

  “子笑,这是尉迟世子与卫二小姐的事情,你何必如此……”

  “我早都想打他一顿了,今儿刚好!”

  唐子笑气焰嚣张,态度蛮横。

  这是想纠缠着尉迟嘉,让卫襄跑远点儿吧?

  苏纪念立刻给唐子笑竖了个大拇指:

  “你行!”

  这家伙和裴照那些人都不一样,他不是卫襄身边的一般狗腿儿,他这是卫襄的铁杆狗腿儿,真爱狗腿儿!

  尉迟嘉冷冷地盯着唐子笑看了一瞬,再无迟疑,长剑划过浓重的夜色,当头而下。

  “啊!”

  苏纪念一声惊叫,硬生生拉着唐子笑往回退了好几步,尉迟嘉手中的长剑斩断了唐子笑手中的马缰。

  “拉我做什么?当老子怕他啊!”

  唐子笑冷笑着再度上前纠缠:

  “论身份地位,老子是不如你,可论人品,尉迟嘉你特么就是个渣渣!”

  尉迟嘉却已经翻身上马,如墨双眸望着唐子笑,黑沉一片。

  他将那仅剩下的短短一截马缰抓在手里,轻声道:

  “你放心,我不是去带她回来。”

  唐子笑愣住了:

  “那你是要做什么?”

  “跟她一起走。”

  简短的五个字,划破暮霭沉沉,陡然让唐子笑的心沉到了谷底。

  这个人渣,这次,是来真的……卫老大原本就对这家伙春心泛滥,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招架不住?

  苏纪念也是难以置信:

  “那府上的太夫人……”

  谁不知道尉迟嘉就是柱国公太夫人的眼珠子,要是就这么走了,那柱国公太夫人还不得疯了?

  尉迟嘉没有回答,只是策马向前,将愣怔的二人抛在了身后。

  寒风迎面扑来,将斗篷的兜帽吹落,绝世的容颜上如同凝结了一层寒霜。

  他的祖母……哪怕他死了,她也依旧是撑的住的,甚至还有心力去毁了襄襄一辈子。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掌控他的命运了,就算是他的祖母,也不行!

  躲在树后的卫襄从怀里掏出两张符,一点都没偏心,小花和狐狸精各得一张,两只准备出声吸引尉迟嘉注意的禽兽就全都变成了哑巴。

  “哼哼,作妖不能太没良心呐你们,吃里扒外的家伙,两个叛徒!”

  卫襄无声一笑,重新将小花揣进怀里,然后拖起狐狸精的左前爪,转身走入了身后茂密的树林。

  这样也好,她至少没有毫无所觉地顺着大路跑,再被尉迟嘉追上。

  短靴踩在林间的草丛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卫襄想了想,跳上了大树,默然望着官道上飞驰而过的银白色身影从她眼前消失,渐行渐远。

  上辈子,从那个落雪的黄昏开始,到她年迈重生,她的命运始终与尉迟嘉交缠在一起,从没有逃脱过。

  她曾经为之沾沾自喜,也曾经为之追悔莫及。

  而这辈子,这个她爱过的人,可以有多远滚多远,爱谁谁了。

  她就算心存疑惑,就算有百般不解,也懒得去问了。

  她累了,只希望再无瓜葛,就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