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放行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371 2018.08.21 20:31

  “哦,原来你是怕那个美人儿遭殃啊!”

  秦清海一拍脑袋,想起来了。

  卫襄那人,不止坦荡,还心狠手辣。

  从前有个小官之家的庶女,不知深浅地借着花灯节在大街上跟尉迟嘉搭话,回头就被人给打了。

  大家都说是卫襄指使她那帮狗腿儿干的,可见卫襄不仅喜欢一个人要闹得轰轰烈烈,不喜欢一个人,那也是要闹得轰轰烈烈。

  秦清海感叹道:

  “这也真是难为你了,跟人说句话都不容易!”

  “我不是怕那人遭殃,我是怕她不高兴。”

  尉迟嘉严肃地分辩道,郑重强调。

  秦清海愣了一下,撇了撇嘴。

  这家伙,来真的。

  不过那美人儿长得真好看,以前似乎没在长安城见着过,回头打听打听去。

  表兄弟二人各怀心事地离去了,被晾在吉祥楼里的王婵娟也终于明白自己做出了什么蠢事。

  大庭广众之下,她终于是彻底在那个人面前,输给了卫襄。

  “大庭广众之下,你居然去跟柱国公世子搭话,你是还不死心?”

  京城王家内宅,王夫人的声音尖利而愤怒。

  “你知不知道如果有人讹传你和柱国公世子有瓜葛,这就是你一辈子的把柄和污点!”

  “母亲,那支我们没有见到的簪子,是尉迟嘉要送给卫襄的……”

  王婵娟试图让母亲稍稍理解一下她的愤怒和不甘。

  但她迎来的只有王夫人更加愤怒的声音:

  “那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王家的嫡女,你的眼皮子不要这么浅!一支簪子而已,等你进了宫,等你身处高位,什么样的珠宝首饰你得不到?”

  王婵娟不再说话,彻底沉默了下去。

  想要拿她博得富贵,却连她一点小小的任性都无法容忍。

  她的母亲,永远不会明白,就算以后她拥有无数的珠宝,拥有无数的奇珍,都代替不了今日这支簪子。

  这不是一支簪子,这是她此生都得不到的随心所欲。

  像卫襄那样,让人羡慕又嫉妒的随心所欲,肆无忌惮。

  而正被人羡慕嫉妒的卫襄,刚刚被卫锦从无极殿赶出来。

  “滚出去,爱去哪里去哪里,少在我眼前碍眼!”

  没有皇帝在面前,卫锦的暴脾气彻底爆发。

  任凭她好话说尽,威逼利诱,卫襄依旧油盐不进。

  如果不是怕打扰弟弟卫程的新婚之喜,她真想下道懿旨给卫程,让他直接打死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见姐姐生气,卫襄一点儿不害怕,反倒笑嘻嘻的应道:

  “是是是,皇后娘娘,我这就滚,我滚去仁寿宫跟姨母道个别!”

  姐姐既然还有精神生气,又叫她滚,那就是心底已经同意了她回蓬莱,只不过碍于面子,不跟她直说而已。

  嗯,卫襄就是这么理解的。

  她毫不犹豫地滚了,滚出无极殿的大门之前,又回头笑眯眯地跟姐姐挥了挥手:

  “姐,等我下次回来,我给你带仙丹!”

  “快滚!”

  卫锦再次蛾眉倒竖怒喝。

  一边侍立的宫人和侍卫都在皇后娘娘的怒火之下一哆嗦,站得更恭敬了些。

  卫襄却浑不在意,大摇大摆地消失在了卫锦的视线里。

  见她这般没心没肺,卫锦的眼泪一下子就又落了下来。

  这不是妹妹,这就是生来折磨一家人的孽障!

  身后有人伸手过来替她拭泪。

  “阿锦你不必伤心,襄襄这个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既然能在蓬莱安然无恙地待三年,就随她去吧,或许,这也是她命中注定的机缘。”

  别人眼中龙威深重的皇帝,在少年结发的妻子面前,仍旧保持着多年前的温情脉脉。

  帝后说话,一旁的宫人和侍卫悄无声息地退下。

  殿内空无一人,卫锦才回过头,伏在了皇帝的肩头。

  “皇上,那您跟臣妾说实话,您是不是也很希望,襄襄再次前往蓬莱?”

  她闭着眼睛,但鼻端依然能够嗅到,自己夫君身上与身为太子时截然不同的熏香味道。

  这是鲸香的味道,用北海深处巨鲸身上之物制成的鲸香,只为皇帝一人所用。

  她的夫君,不再只是她青梅竹马的恋人,结发恩深的夫君,而是皇帝了,坐拥天下的九五至尊。

  所以她竭力不让他察觉她眼底的怀疑和试探。

  但皇帝却出乎她意料地坦诚。

  “你是说长生药之事?”皇帝的声音中带着抚慰人心的温柔笑意:“阿锦,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和父皇一样的人吗?”

  他将妻子从自己的肩头扶起来,眼神清澈坦荡地看着她:

  “阿锦,我是凡人,初初看到‘长生药’这三个字的时候,要说一点儿不动心,那肯定是骗你的。但我也仅仅是好奇而已,我不信这个。自古以来,多少帝王英雄,我从来没听说过谁能长生不老的。”

  “就连派遣徐福东渡的始皇帝,不也照样身死消亡了吗?与其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我还不如多吃两碗饭,多走几步路,怕是还能活得久些,多陪你几年,你说是不是?”

  皇帝说得情真意切,句句在理。

  卫锦眼圈儿还红着,但面对皇帝诚挚的目光,她还是不由得露出了带着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是臣妾误会皇上了……”

  “无妨的,只要你有了心事不要自己闷在心里就好,我们是夫妻,不要为了闲事闹得生分就好。”

  皇帝笑着重新将妻子拥在怀里,软语相劝。

  仁寿宫,卫襄站在王太后身后,仔细地将她的一根白发轻轻拔掉,刚准备扔掉,就被王太后抬手拿在了手里。

  王太后看着自己这根白得发亮的发丝,再转头看看身后大好年华却非要调皮捣蛋的外甥女,忍不住叹气:

  “哎,姨母都老了,你还是这样调皮。襄襄啊,你就不能安安生生待在长安,找个喜欢的人嫁了吗?姨母要是不能亲眼看见你嫁人生子,姨母以后怕是死了都合不上眼。”

  “您胡说什么啊,您可是要长命百岁的!”

  卫襄嘟着嘴不满地制止王太后胡说八道,将那根白发抢过来塞给了一边儿站着的宫女。

  她绕到王太后身前,像小时候一样搂住了她的脖子:

  “姨母我跟您说一个小秘密,我去蓬莱啊,就是想多混几颗仙丹,以后给您和我爹娘,还有表哥,姐姐哥哥,我的小外甥们,一人一颗,让大家都能长长久久地活着!”

  “你就胡说八道骗我吧,我不信!”

  王太后也笑着搂住了这个自己一路疼宠着长大的孩子,心中不禁有些哀伤。

  她想了想,交待卫襄:

  “姨母知道,这回你姐姐都拦不住你,那姨母就更拦不住你了,但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修仙不修仙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平平安安,每年回来看我们一次,就好了。”

  “会的,以后我每年都回长安来看您。”

  卫襄乖巧地点头答应,心里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她终于得到了大家的全体放行,再返蓬莱。

  难过的是,此去千里迢迢,她又要与他们分离了。

  但愿今生的路,不再布满荆棘,但愿她能做到一路繁花相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