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自毁形象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146 2018.08.12 19:00

  卫国公府正门前,伴随着花炮鼓乐声,华丽精巧的花轿稳稳当当落地。

  意气风发的新郎手里牵着长长的红绸,将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牵着,一同迈过了卫国公府高高的门槛。

  “秀秀小心。”

  站在大门旁的卫襄听到了自己哥哥低低的提醒,顿时喜笑颜开,从眉眼里透出欢欣喜悦。

  秀秀,是嫂子的闺名。

  她从不怀疑哥哥和嫂子之间的情意,所以自打重生以来,她从来没担心过哥哥的姻缘是否会和前世不一样。

  相爱的人总归是相爱的,这辈子,哥哥嫂嫂定然也能恩爱到白头。

  卫襄喜滋滋地跟了进去,身后准备看新娘子的人也一股脑儿嘻嘻哈哈地往前挤,饶是卫襄这向来走路横的跟螃蟹似的人,也差点被挤了个跟头。

  苏静姝连忙拉着卫襄往旁边躲了躲,顺便眼神犀利地回头看了一眼,很快锁定了目标。

  “襄襄,刚才是你表姐在后面推了你一把。”她附在卫襄耳边低语。

  卫襄回过头,望见的却是王婵娟笑盈盈的脸。

  王婵娟见她回头,毫无心虚之色,顺势迎上前挽住了卫襄的手臂:

  “表哥娶亲,襄襄你就算高兴,也稍稍收着些,不然要是跌了一跤,弄脏了衣裳,可怎么去观礼呢?”

  “明明是你……”

  苏静姝最受不了这样变脸跟翻书一样的人,忍不住就要开口,却觉得卫襄在她手心里悄悄捏了一把,只得住了口。

  卫襄笑嘻嘻地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回来,对着王婵娟嗔道:

  “表姐也真是太操心了,就算真的跌一跤又有什么要紧?反正这里是长安啊,是我家啊,换身衣服去,我照样还是能观礼啊,又不像表姐你,家里离得远,衣服怕是带得也不多,才有这种担心。”

  说着,她很大方地拍拍王婵娟的肩膀:

  “不过表姐不用见外,要真是没衣裳穿了,跟我说一声,我送给表姐两身儿!”

  然后在王婵娟精彩的脸色中,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又惊讶地跟苏静姝喊道:

  “哎呀,糟了!我这手!”

  “你手怎么了?”需要演戏,苏静姝立刻完美配合。

  卫襄痛悔而内疚地看着王婵娟的肩膀:

  “我手上……嗨,你自己看!”

  听卫襄这样大呼小叫,王婵娟立刻低头往自己左肩上一看,果然,如同初春嫩柳一般娇嫩的鹅黄色衣领旁,是一个殷红殷红的手掌印,刺目又难看!

  “卫襄!”

  王婵娟笑容全无,咬牙切齿低喝了一声。

  卫襄装模作样地道歉:

  “哎,哎,我在!表姐你别生气,都是我的不是,衣服我赔给你!香兰!香兰!快来,带表姐去我院子里换身儿衣裳!”

  被挤在人堆儿里的香兰连忙闻声而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立刻上前,恭敬地请王婵娟随她去更衣。

  这边四人站在一处,一边儿路过的人也纷纷探过头来看。

  王婵娟顿时被卫襄这打发叫花子一般的语气激怒了,拂袖而走:

  “表妹不必多言,一身衣服,我还是有的!”

  她要是在这儿多站一会儿,定然会传出王家嫡女衣饰不洁的话来,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闲言碎语!

  卫襄这个名声全无的东西,自然是什么都不怕,但她好端端的名声却是绝不能被带累!

  王婵娟气得眼睛都红了,也只得含恨咬牙,匆匆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苏静姝看着王婵娟恨恨离去的背影,心下很是畅快,拉过卫襄的手低声笑道:

  “你可真厉害!你这是一早算准了她会来你面前寻衅?”

  卫襄淡淡一笑,深藏功与名:

  “哪有,我就是方才见家里的婆子们剪喜字儿剩下的一些红纸在那里撂着,我手痒痒,摸了两下,忘了洗手了。”

  “切,鬼才信了你了。”

  苏静姝不屑。

  卫襄也不再解释,就算人人都知道她是故意的,又如何?

  先前由着王婵娟恶心虚伪,是为着嫂子还没娶进门儿,怕亲戚间起什么幺蛾子扫兴,这会儿么,爱谁谁,她可不惯着王婵娟这肆无忌惮干坏事儿的臭毛病。

  要是王婵娟耽误了时辰不能去观礼,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给自己出了口恶气的卫襄高高兴兴地去了正厅,再次全程观看了自己的哥哥嫂子拜天地,入洞房,一颗心也稳稳当当地放在了肚子里。

  她的嫂子吴明秀是个好女子。

  前世圣德皇帝没被她这么早干掉,一家人因为她的缘故多受牵连,但嫂子对她这个名声不好的小姑子,从无嫌弃怨言,一直对她很好。

  后来,娘亲卧病在床,姐姐困居宫中,她被囚禁在柱国公府,也是嫂子在娘亲身边日夜服侍,才让娘亲不至于那样凄凉。

  她这辈子,一定会竭尽所能报答这个好女子的。

  至于怎么报答……

  礼成之后,哥哥定然是要出来给来宾敬酒的,嫂子一个人在新房,一定会有些拘谨害怕。

  她记得后来嫂子说过,当时有些女眷言语间不是很友好。

  如今看看王婵娟这嘴脸,怕不只是不太友好那么简单。

  前世哥哥成亲,她傻乎乎地只顾着到处搜寻尉迟嘉的影子,也是没心没肺,这辈子万万不可重蹈覆辙。

  卫襄怀抱赎罪的心态,直奔新房而去。

  可偏偏前世百寻不见的人,这辈子非要在她眼前晃。

  卫襄刚从正厅出来,就被尉迟嘉拦住了去路。

  “襄襄,今日,我表现得怎么样?”

  尉迟嘉面带笑意,墨色的眸中透着小心的讨好,言谈间更是恍若一个等待人夸奖的小孩子。

  仿佛之前两人之间的种种尴尬纠葛,从来没有存在过。

  可惜,相爱的人这辈子还相爱,不相爱的,当然也还是没法儿相爱的。

  卫襄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冷嗤道:

  “啧啧,我以为我卫襄已经是这天底下第一等不要脸不要皮的人了,没想到今日还能见到比我更厚的脸皮!行了,你千方百计引我注意,我已经知道了,你有什么话,咱们回头说,这会儿我忙着呢,麻烦让让!”

  尉迟嘉面不改色地点头,毫不气馁:

  “好,那我跟你一起去帮忙好了。”

  “我呸,狗皮膏药。我要去陪新娘子,你也去吗?”

  卫襄优雅全无,犹如一个泼妇一般斥道,很满意地看到尉迟嘉的面具终于有了一丝崩裂。

  小样儿,非要老娘自毁形象,不装能死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