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人渣的相好们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347 2018.06.30 16:56

  不过再激动,也一定要忍住,不能大喊出声!

  但是等卫襄将手里的所有纸张都翻完,她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高亢的惊叫:

  “卧槽,十三个?他这是准备开后宫啊?!!我姐夫后宫都没这么多人!”

  这纸上的女子姓名和住处,足足十三个!

  刚刚将自己破碎的三观拼凑完整的贺兰辰此时相比卫襄,倒是淡定许多:

  “嗯,没错,神武将军唐铁云在长安城的相好,至少是这十三个。”

  “什么,这还是至少?麻蛋,再加上家里的妻妾,他就是一天睡一个,这也得半个月睡过去——这个伪君子,这个渣爹!”

  卫襄陡然为唐子笑愤愤不平起来。

  从前她每次带着狗腿儿们去逛窑子,唐子笑总是最为畏畏缩缩鬼鬼祟祟的那一个,“我爹知道了会打断我的腿”就是唐子笑的口头禅。

  这么个逛窑子都不大敢去的纯情少男,居然会有个这样放浪形骸到令人发指的渣爹,而且这个渣爹现在还想弄死唐子笑的亲娘。

  这一刻,卫襄的心情是极其难以形容的。

  她忍不住又狠狠咒了一句:

  “这种人渣居然还有脸管儿子!师兄,此人如此不知廉耻,你今儿没给他看看面相,看看他肾亏不亏吗?祝这个人渣早日不举!”

  肾亏……不举……

  面对言语间如此豪放的小师妹,贺兰辰自觉驾驭不了这场谈话了。

  他站起身,掩饰了一下自己身为男人的脸红:

  “咳咳……那个小师妹,身为姑娘家,你收敛,收敛一下啊。”

  卫襄话说出口,也才猛然醒悟眼前的人不是她那帮狐朋狗友,而是洁身自好,冰清玉洁的师兄。

  她有些尴尬地从蒲团上爬起来,将那些纸张上所写再次熟悉了一下,开始说正事儿:

  “师兄,那你有没有想过,这符可能是唐铁云自己找人弄的?”

  毕竟现在知道唐铁云这么渣,卫襄觉得他借符杀妻的嫌疑应该最大才是。

  贺兰辰摇头:

  “没有,我下午重新画了一张符,让人想办法去试他了,他完全不知道这符是做什么用的。”

  “好吧,这样说来,他最多也就是那个动手的,而不是找来这符的人,咱们还是要找到这符的出处,免得那人再在暗处兴风作浪。”

  “那师兄觉得咱们今晚能去探几处?”

  贺兰辰默默算了一下距离,道:

  “这就要看顺利不顺利了,顺利的话,能探六处,不顺利的话,就说不好了。”

  卫襄思索了一下,干脆利索地道:

  “师兄,那些寡妇娼妓之类的,咱们就不必去了,直接去探探这其中的良家女子就好了。”

  “为什么?她们都和唐铁云有瓜葛,按说都有动机才对。”贺兰辰不解。

  “不不不,师兄,这你就不知道了!”

  卫襄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在师兄面前表现的机会,顿时喜上眉梢,耐心解释道:

  “师兄你想,唐铁云既然要想办法弄死他的原配发妻,这肯定是有哪个相好的起了登堂入室的心了,这就是师兄所说的动机没错。”

  “可是师兄你向来不履凡尘,所以你不知道,长安城的这些官老爷们,再好色,娶妻纳妾这种事情,也是不能随心所欲胡来的!”

  卫襄指着纸上罗列出来的消息,给贺兰辰细说:

  “师兄你看,首先城西柳树街和城东翰林街的这两个寡妇,可以排除。她们两个是平民家的孀居妇人,论身份,撑死了只能给唐铁云作妾,可要是作妾,就应该是去讨好唐夫人才对。况且……”

  卫襄顿了一下,才接着解释:

  “这柳树街和翰林街,都不是什么良家女子居住的地方……寡妇要是住在这种地方,那,只能是嫌自己门前的是非不够多。唐铁云对她们,大概就是贪个新鲜。”

  卫襄说得比较委婉,贺兰辰勉强听懂了:

  “你是说唐铁云这种人,渣归渣,面子还是要的,就算唐夫人真的死了,他也不会娶这两人的,更不会去配合她们的谋划,是吗?”

  “对,就是这个意思,师兄真聪明!”

  卫襄忍不住给贺兰辰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手指头往下挪了挪:

  “剩下的这三个娼妓出身的,别说正室,就算是做妾,都进不了唐家的门儿。她们风尘打滚多年,不会没有这点自知之明。”

  卫襄又翻了翻,做了总结:

  “所以,这五个人的动机,不明显。这样一来,只剩下八个有嫌疑的,咱们今儿晚上跑快点儿,应该能查完!”

  “嗯。”

  听卫襄如此有条有理地分析完了,贺兰辰点点头:

  “小师妹说得有道理,那咱们就趁着夜色,先去城南这个闵氏家去看看。”

  卫襄点头,若真的是这八人中的一个用了这“毁天灭地符”,应该是会掩人耳目的,深夜去应该比白日去能有收获。

  夜黑风高,师兄妹二人悄悄地溜出了四皇观,准备朝着城南进发。

  “师兄,这,这月亮是不是亮了点儿?”

  卫襄抬头看看夜空,一轮明月当空照,夜黑月不黑。

  这种天气,不大适宜夜闯民宅啊!

  贺兰辰觉得小师妹大概脑子里装进去的都是草:

  “德山师伯没给过你什么法器吗?”

  法器?她有啊!

  卫襄一拍脑袋,想起来自己随身不离的海螺,她嘿嘿一笑,连忙拿海螺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得意洋洋:

  “怎么样怎么样,师兄,看不见我了吧?”

  这海螺辟火避水无所不能,隐身,大概也是能的吧?

  贺兰辰认真地点头:

  “能看见。”

  卫襄很沮丧:

  “那,那这岂不是不管用?”

  “不是不管用,是我看得见,别人看不见。”

  贺兰辰要被小师妹蠢哭了,努力维持住了快要崩裂的神情:

  “小师妹,你跟着德山师伯学了三年,到底都学了些什么?你连最基本的法器都操控不了吗?”

  触及这个问题,卫襄选择沉默。

  是是是,她是学艺不精,可任谁做了八十多年的凡人,也记不住这些复杂的法术好吧?

  “好了,我们出发吧。”

  贺兰辰向来不是个刻薄的人,见小师妹神情间似乎有羞愧之色,也不再谴责她,先迈开步子向前。

  卫襄也不啰嗦,连忙跟上,不过她又朝着贺兰辰身后看了看。

  “师兄,我怎么总觉得你背后,好像跟了个人?”

  大半夜的,忽然听见这么一句话,按常理,是个人都是要打个哆嗦的。

  不过贺兰辰的脸色只是不自然了一下下,就伸手拍了拍卫襄的脑袋:

  “哪有什么人,一定是你眼花了!”

  看来小师妹的脑子里,也不全是草。

  卫襄揉了揉眼睛,又什么都没有了,她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

  “好吧,咱们走。”

  她脚下微动,一阵风一样地窜了出去。

  贺兰辰的身后这才传来尉迟嘉暗含威胁的声音:

  “她不喜欢被人拍头顶。”

  贺兰辰轻笑一声,悠哉地迈开了步子:

  “不喜欢?我没看出来呢。不过有些人可得记住,用了我的法器隐匿身形,就不要这么啰嗦,不然,被发现了可就怨不得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