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继续走下去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065 2018.08.19 21:56

  “啪!”

  卫锦将一本手札拍在了卫襄面前的桌案上。

  “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卫襄疑惑地翻开了纸页精美的手札。

  “海上有仙山,其名曰蓬莱,百寻而不现,归来待花开。”

  第一页,就是这样再平凡不过的四句诗。

  但是这字迹——

  这是圣德皇帝的手札!

  卫襄按捺住心口剧烈的跳动,又往下翻了一页。

  “始皇帝欲寻仙踪,遣徐福东渡扶桑,遇蓬莱仙山,或得长生药,或得登仙途,虽难觅其踪,然……朕,欲效仿之。”

  整整齐齐的字迹透露出来的内容,顷刻间像是从回忆中呼啸而来的利剑,瞬间刺破现世的安好,直击不堪的过往。

  卫襄“啪”地一声将面前的手札合上,无力地坐在了她重生醒来时坐的那张椅子上,再也不想看下去。

  圣德皇帝——这个混账,没想到他居然还留了这一手!

  身为皇帝,没事儿你写什么个人手札啊?!

  “姐,这手札,都有谁见到过?”

  卫襄沉默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

  卫锦的声音冰冷依旧:

  “只有我和皇上见到过。”

  卫襄猛然抬起头:

  “那只要将这手札毁了不就好了……”

  “卫襄你是不是没有长脑子?”卫锦的声音蓦然尖利起来:“你别忘了,皇上不只是你的表哥,我的夫君,他还是大周的皇帝!”

  卫锦将那本手札重新拿在手里,在卫襄面前摊开,怒道:

  “你自己好好看看!‘朕,欲效仿之’,既然太上皇从前起了这个心思,自比秦始皇,那你告诉我,他遣去蓬莱的那个‘徐福’,除了你,还有谁?”

  “不管是长生药,还是登仙途,不管你有没有得到过……”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结局,卫锦的声音忍不住颤抖:

  “襄襄,你就没有想过,如果有朝一日,皇上也起了这样的心思……到那时,你该怎么办?是不是要一辈子葬送在那虚无缥缈的蓬莱之地?”

  暗室里,卫锦的声音来回回荡,逐渐化作隆隆雷声,卫襄脸上的神情彻底凝固,她瞬间如同醍醐灌顶,明白了姐姐的意思——

  是的,她凭什么以为今生的表哥不会起这样的心思呢?

  前世的圣德皇帝为什么会追求长生?因为他拥有了一切。

  江山,权利,欲望,声名,所有凡间世人想要得到的东西,他全都有了。

  这样完美而圆满的人生,谁愿意舍弃呢?谁不愿意长长久久地活下去,拥有这天地间最好的一切,直至千秋万代?

  而前世的表哥,因为圣德皇帝对他母族与妻族的打压,大半辈子都过得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登基做了皇帝,也只敢求皇位稳固,江山无忧,哪里还敢妄想其他?

  但这一世,一切都不一样了。

  因为她的重生,让圣德皇帝提早退位,表哥也在盛年坐上了皇位。

  等他逐渐老去的时候,权利这种东西不再有绝对诱惑力的时候,他会不会也如圣德皇帝一般,欲念丛生,奢求与天齐寿?

  而她,就是那个离皇帝最近,唯一去过蓬莱的人。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么前世曾经成为圣德皇帝手中傀儡的她,今生也绝不可能摆脱这种桎梏和命运——

  因为,她的父母,她的兄姐,她的亲人,全都在世俗中,都在皇帝的掌控之下!

  卫襄垂头望着面前坚硬的书桌,俯身,将额头磕了上去。

  “咚!”

  一声沉闷的声响再次回荡在暗室中。

  上一次,她在这样的声响中重生归来,而这一次,她才真正窥见命运的残酷。

  “你这是做什么?”

  幽幽的灯火照耀在少女青春耀眼的脸庞上,额头上顷刻浮起的红肿清晰可见,纵然卫锦再对自己的妹妹恨铁不成钢,也有瞬间的心疼。

  卫襄望着面前一直都为了家族,为了她殚精竭虑的长姐,终于垂头认错:

  “姐,我错了,我是真的错了。”

  “其实,如你们所料,我的确是和圣德……和太上皇达成过交易,只是,这个交易,不是从这次我归来才开始的,是从三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心中长久以来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证实,卫锦听她这么说,也只是美眸微眯,并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神情来,静听卫襄说下去。

  但坐在桌案后的少女却仿佛是想起了什么难以接受的往事,顿了一刻,并没有彻底揭破自己心底的秘密。

  “至于他答应了我什么条件,现在说已经毫无意义了,但是,姐,既然这条路我已经走了三年,既然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那么——”

  像是决定了什么事情,卫襄的脸上浮现出大彻大悟之后的坚定:

  “让我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吧。”

  “你……你还是要这样不知死活吗?”

  卫锦瞬间不心疼了,她气得肝儿疼!

  卫襄站起身,轻轻握住了姐姐指着她的那只手。

  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将那气得颤抖不停的手指紧紧握在手心里。

  “姐,我的人生已经凶险可见,那我即使回头,也终究是无法避免。太上皇与我的交易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我与上天的交易。”

  她将姐姐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语声虔诚:

  “蓬莱不是虚无缥缈之地,纵然它没有长生药,没有登仙法,但它有让我变得强大的力量。我需要得到这样的力量,然后凌驾于这个人心诡谲的人世之上,那样,我才能最终保护得了你们——姐,你能明白吗?”

  卫锦的手指贴在妹妹的额头,原本该是温热的触感,此时却一片冰凉。

  她的眼底漫出如同潮水一般能将人淹没的悲哀,最终化作一片水光:

  “只要你不胡来,你乖乖待在我们的身边,痛改前非,谁又能真的将你如何?”

  她的妹妹,从来都是要被他们遮挡在羽翼之下的啊,怎么能放任她再去踏上这条凶险之途?

  卫襄松开自己的手,拂去了姐姐眼角的泪珠,露出一个让卫锦觉得陌生的笑容:

  “姐,我已经长大了。需要你们保护的那个襄襄,已经不在了,你们护了我这么久,也该我来保护你们了。请你们相信我,我这辈子,不会再任性胡为——所以,姐,让我回蓬莱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