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谁怕谁啊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436 2018.06.16 23:25

  大周鸿泰三十八年,九月二十,大周皇权交替以前所未有的迅速和平静顺利完成。

  登基大典完成之后,新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连下几道圣旨,尊父皇广元帝为太上皇,封生母王皇后为太后,太子妃也顺理成章地晋位皇后,入主中宫。

  卫襄站在人群中,遥遥地望着远远的高台之上荣耀加身的姐姐,终于觉得望见了一丝崭新人生的曙光——

  今生,圣德皇帝,再也不足为虑了。在这凡俗间,再也没人能那样轻易地将她推进无底深渊。

  而李修远,圣德皇帝都已经彻底倒下了,他又能蹦跶几天?

  只不过想到李修远被尉迟嘉废掉的那只手——

  卫襄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几个交头接耳的女眷,眼底一抹精光快速闪过。

  那几位是永平侯府的女眷,都是尉迟嘉的表嫂表妹之流,而其中长相可人,如同清新小白莲的那位,是永平侯府三小姐秦涟涟,正是苏静姝最后忍不住对她透漏的,柱国公太夫人向新皇为尉迟嘉求娶的人选。

  刚刚好,她可以先探探,尉迟嘉这回,是打算走什么路子来坑她。

  卫襄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若无其事地将自己腰间的海螺解下来,悄悄地朝着那个角落滚了过去。

  然后清了清嗓子,大摇大摆地从几人面前晃过去,声音响亮地招呼在大殿另一端的苏静姝:

  “苏静姝,苏静姝!过来!不是要去拜见我姐吗?走,我带你去!”

  骄傲得意的模样,活脱脱还是从前那个仗着家中权势胡作非为的无脑卫襄。

  永平侯府几个女眷顿时都垂下了眼眸,掩去了眼底的鄙夷不屑。

  待到卫襄走过,好几处的议论声都低低响起。

  与大殿地砖上繁复花纹几乎融为一体的浅黄色海螺,悄无声息地停驻在女眷华美的裙琚不远处,一直到几个人说完了话,各自走开,才被去而复返的卫襄悄悄地捡了回来。

  宫里人多眼杂,卫襄出了女眷朝拜的大殿,偷偷溜到御花园附近的一个小阁楼上,才伸手在海螺上拂了拂,将海螺附在了自己耳边。

  她没骗苏静姝,这海螺真的可以将别人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重现。

  “今日一过,这卫襄怕是要更嚣张了,嘉表弟真是命苦,怎么会被这么个人给缠上!”

  这个声音是永平侯府世子夫人的,愤愤不平之意很明显。

  “哼,也不瞧瞧她自己的那德行,怎么配得上嘉表哥?”

  一个少女的声音接了上去,又像是在安慰谁:

  “不过就算有太后和皇后娘娘给她撑腰,也没有牛不喝水强按头的道理,太夫人那边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三姐姐尽管放心好了!”

  另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也跟着插话:

  “那可不一定,前几日嘉表哥还废了二皇子的手呢……你们说,嘉表哥是不是被那卫襄缠不过,真打算,打算娶她了?”

  空气里有片刻的尴尬和寂静,一时居然没人说话了。

  卫襄眯了眯眼睛,又等了一会儿,果然听到了秦涟涟温柔中带着委屈的声音:

  “四妹妹,不要再说了,嘉表哥他也有他的苦衷,就算,就算他将来娶了别人……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哎,三姐姐,你就是性子太软,才会被那卫襄欺负,本来你和嘉表哥才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才是……”

  这些人后面再说些什么,卫襄已经不必再听了。

  无非就是说一些她卫襄如何仗势欺人,强抢良家妇男之类的,反正除了诋毁她还是诋毁她,无所谓了。

  卫襄在意的只有一点,永平侯府的这朵小白莲,果真是和尉迟嘉有一腿儿啊——

  真是好极了!

  卫襄掂了掂手中的海螺,非常满意。

  就算这辈子尉迟嘉还是不幸英年早逝,好歹有个顶缸的啊,呐,她手里的这就是证据!

  不过……

  卫襄将海螺重新挂回腰间的时候,冷笑了两声。

  这秦涟涟对尉迟嘉的这点情意,想来也是豆腐渣情意,轻轻一压就碎了。

  不然上辈子,只见秦涟涟满眼幽怨,却没见尉迟嘉死后秦涟涟去上过一炷香呢?

  想来老天也算得上公平,上辈子尉迟嘉糟蹋了她的心意,自然也有人来糟蹋尉迟嘉的心意。

  卫襄站起身来,望了望窗外已经铺满了西边天空的晚霞,又开了另一边的窗子,朝着东边望了望。

  不会很久了,等最后这一桩事情万无一失地搞定,她就可以回东海了。

  毕竟没有她在,蓬莱的师兄师姐们都一定会寂寞的嘛。

  尉迟嘉走完最后一级阶梯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身天水碧衣裙的少女立于窗前远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眉眼间都是淡淡的笑意。

  这笑意,轻快而美好,他从未见过。

  尉迟嘉将心底的叹息很好地掩藏了起来,将脚步略略放重了些。

  卫襄听见脚步声,终于转过头来,脸上的笑意刹那间消失。

  暖暖的夕阳从开着的窗上照进来,淡紫衣衫,容颜俊美的男子缓步而来,神色浅淡冷清,如同傲霜枝头的紫菊,偏偏……

  卫襄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她居然从那双黑色琉璃一般的眸子里看到了微微的暖意,带着她看不懂的深沉。

  卫襄有刹那的恍神,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眼神?

  但很快她就清醒了,就算这样的眼神她见过,那也不可能是在尉迟嘉的这双眼睛里。

  卫襄微微扬了扬下巴,大步朝着尉迟嘉走过去,然后,选择将尉迟嘉无视得彻头彻尾。

  与尉迟嘉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卫襄很是为自己的镇定感到得意。

  从前,她喜欢这个人,每每见了他,自然是心口如同小鹿乱撞,少女娇羞啊,不知所措啊,千方百计吸引注意力啊,一样不能少。

  可是如今——

  卫襄想起大师姐骂二师兄的话:

  老娘喜欢你的时候,你是星星你是月亮,你光辉夺目,你照耀天地!就算真是老娘眼瞎心盲,老娘也不后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今天老娘不喜欢你了,你说说你是什么?

  卫襄觉着,这才是一个有骨气的女子该有的态度,她十分敬仰。

  如今,她对着尉迟嘉,自然也是要有骨气的。

  但卫襄万万没想到的是,尉迟嘉居然会没有骨气——

  他伸出左手,拽住了她左手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扯,轻轻地转身合拢双臂,卫襄就准确无误地向后倾倒,撞在了他的怀里。

  几乎是顷刻间,卫襄就感受到了透过后背衣衫,男子坚实胸膛上传过来的炙热温度。

  卫襄正要踩到下方阶梯的右脚,就尴尬地悬在了空中。

  麻蛋,这是强行占她便宜?

  卫襄闭了闭眼,告诉自己,世界很美好,何必为了这么个人变得暴躁?

  她冷静地回头,对上尉迟嘉那双意味不明的眸子,笑容奇异:

  “怎么,尉迟世子又想耍流氓啊?行啊,来啊,谁怕谁啊!”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转了转身体,用自己尚且自由的右手扒开了尉迟嘉的领口,低头,狠狠咬在了他的锁骨上!

  她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她厚着脸皮,趁四下无人,亲了尉迟嘉一下。

  然后尉迟嘉当着她的面儿,用帕子将他自己的唇擦出了血。

  这一次,她坐等尉迟嘉把他自己的锁骨挖出来丢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