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别劝我放下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262 2018.08.22 23:19

  冬日的清晨,一直都很冷,可对于心怀希望的人来说,并不会觉得冷。

  对于未来的期待,总归是能让现实中的种种不如意变得无足轻重。

  尉迟嘉手里握着精致的盒子,在卫国公府大门外已经踱了七八个来回。

  待会儿见了她,第一句话该怎么说?

  是该直接将礼物奉上,问一句可否喜欢,还是郑重地跟她说上一句“让我们重新来过”?

  她会不会还以为他这样只是为了保命,会不会直接把这簪子扔了?

  秦清海躲在街角,远远看着自己那已经吹了半个时辰冷风的表弟,忍不住捶胸顿足。

  太傻了,真是太傻了,就这么踌躇不前,纠结犹豫的,能追到喜欢的姑娘才怪!

  秦清海忍不住就要上前劝劝表弟。

  但他还没抬脚,卫国公府的大门就已经开了。

  披着水蓝色斗篷的少女身姿轻盈地走了出来,与蓝色衣袍,风姿温雅的年轻男子一起,被卫国公府诸人簇拥着走出来,站在一起,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秦清海心里赞叹了一句,再看向尉迟嘉的眼神里就多了无数同情,自己这可怜的表弟,怕是要绿了。

  “爹爹,娘亲,嫂嫂,你们不必送我出城,有师兄在,你们不必担心。我此次去往蓬莱,一定会努力修行,你们放心。等下一个新年到来之前,我也会回来长安陪你们一起过节的。”

  长安城的寒风迎面扑来,卫襄伸手紧了紧斗篷的领子,回头跟家人再次辞行,殷殷许诺。

  卫国公夫人万般不舍,但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无用了。

  她抬手再次抚了抚女儿的脸颊,忍着心酸交待道:

  “若是要回来,提前写信回来,我让人去接你!”

  “我记得了娘亲,您一定要照顾好您自己。”

  卫襄伸手抱了抱卫国公夫人,又很快放开,转身快步下了台阶,抱起脚边的小花,翻身上马,朝着台阶上的众人挥挥手,一扬马鞭,迅速前行。

  她怕自己再说几句话,就再也舍不得走了。

  卫国公夫人眼睁睁看着女儿再次离自己远去,忍不住心口一阵绞痛。

  她按着心口收回了目光,余光却瞥见有个银白色的影子从她的视线里掠过。

  “那是……”

  卫国公夫人刚刚张口喊了两个字,站在她身后的卫程就脸色微变:

  “那是尉迟嘉。”

  尉迟嘉?那他追上去是要干什么?

  卫国公夫人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想到了某个可能,脸色也变了。

  “快,进宫告诉你姐姐!”卫国公夫人毫不犹豫地吩咐儿子。

  尉迟嘉要真是再像上次一样跟着襄襄跑了,柱国公府那老太太,大概又要疯了!

  卫程也即刻想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赶忙应声而去,准备进宫。

  如今卫国公府已然是树大招风,到时候柱国公太夫人再闹起来,万一多事儿的御史言官们再揪着不放,那可是对姐姐大不利的事情!

  新任的世子夫人吴明秀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是个聪明人,看着夫君行色匆匆地离开,婆婆脸色又不大对,知道定然是有什么麻烦。

  她也不多说什么,安静地上前宽慰卫国公夫人,婆媳俩一前一后地转身回了内院。

  因为多出了这件麻烦事要扫尾,卫襄的离去给卫国公府诸人带来的愁绪也渐渐消散了许多。

  到了傍晚,柱国公世子尉迟嘉的消息,到底还是传到了卫国公夫人耳朵里。

  尉迟嘉是去追了,但是苦于他跑得再快也只是两条腿,根本追不上卫襄特意挑出来赶路的骏马。

  等他追到长安城外的时候,满世界的萧索中,他已经无法觅得卫襄的踪迹了。

  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尉迟嘉满心的希望,顿时被冷水泼醒了。

  不,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这样了。

  尉迟嘉站在旷野中,深吸了几口气,立刻回过头,重新向着长安城内而去。

  已经在官道上疾驰出十几里地的卫襄,回头看的时候,没有看到跟上来的人影,心情顿时更好了。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师兄,我终于自由了!”

  卫襄笑容愉悦地跟同样纵马疾驰的贺兰辰高声喊道,声音震得枯败的树林中哗啦啦地飞起一群寒号鸟。

  “你从前不也很自由吗?如果说你都算不上自由,那这天底下就没有自由的人了。”

  贺兰辰不是很能理解卫襄的话,很耿直地纠正。

  然后又觑了觑卫襄的脸色,有些不安地道:

  “那你刚刚看见了尉迟嘉是吧?你,你该跟他道个别的,何必这样捉弄他?”

  “捉弄?”卫襄惊讶地反问了一声,呵呵笑了两声:“师兄你没弄错吧?”

  她放慢了马速,撇了撇嘴抗议道:

  “师兄我知道,你拿了他五万两银子,却没办成事儿,你心里觉得对不起他,可你要是一心为他着想,你对得起我吗?就算你良心已经被尉迟嘉的银子买走了,你也不能强迫我再次喜欢上他吧?”

  贺兰辰没有反驳。

  没错,他首先考虑的是尉迟嘉那五万两银子。

  但这世上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真心。

  想起那个容颜绝世的男子,站在他面前,黑眸如同幽潭一般,带着无尽的自厌,问他有没有鲜血流尽还可以活着的方法,他就忍不住心中叹息。

  鲜血流尽还可以活着的方法,自然是有的。

  可要付出的代价,也是难以想象的。

  贺兰辰到底还是决定多嘴一句:

  “小师妹,如你所说,师兄没有真心喜欢过一个人,也没有成过亲,不懂得什么是情意姻缘之类的,但我还是觉得,过去的事情,该放下的,你可以试着放下。”

  “呵,没有经历过我所经历过的一切,师兄你就别来劝我放下,我可没那么大度。”

  卫襄冷笑一声,再次扬鞭,身上的斗篷如同飞鸟展翅一般,在寒风中烈烈飘扬。

  柱国公府,柱国公太夫人正眯着眼睛盘算,该怎么样才能给孙儿把卫襄这剂良药娶回来,就听人来报,世子来了。

  柱国公夫人睁开眼睛,精神顿时抖擞。

  自从她擅自做主去请皇上赐婚,她与孙儿之间就仿佛隔了一层看不见的寒冰。

  甚至,她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她不是为了他好吗?

  但此刻孙儿能主动来她面前,这些就都不重要了。

  柱国公太夫人笑呵呵地准备跟孙儿说话,却被孙儿抢先开了口。

  “祖母,孙儿要去蓬莱,特来告知祖母。”

  尉迟嘉拱手施礼,柱国公太夫人愣在了当场。

  这态度,这语气,不是商量,这只是告知,是吧?

  “你为什么要去蓬莱?一次还不够,再来一次?你又是为了那个卫襄是吗?这个狐狸精!这个祸害!”

  柱国公太夫人瞬间又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