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心事了结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354 2018.08.13 23:09

  但尉迟嘉神情的崩裂也只不过一瞬而已。

  他点点头,挪动了脚步,让在了路的一旁。

  “你若是去陪嫂嫂的话,我跟去的确不妥,我在外面等你。”

  低眉顺目的模样,让卫襄忽然想起了那个被她无情拒绝的醉春楼小倌儿。

  这该是那个什么冰冰该有的神情才对,出现在尉迟嘉的脸上……

  卫襄刹那就失去了继续跟尉迟嘉对着干的兴致。

  她抬脚继续向前,一直也没有回头,直到转过路尽头的那个弯,她才微微叹了口气,放慢了脚步。

  其实卫国公府的路那么宽,尉迟嘉让与不让,她都能走得过去。

  只是她不愿意就这么低头,不愿意让尉迟嘉如今的所作所为变成理所当然。

  从前那样心心念念想要得到他的爱,让自己活脱脱成了一个笑话,如今唾手可得,却依然觉得像个笑话。

  真心这种东西,她卫襄,是永远都得不到的。

  冬日的暖阳温柔地洒遍了新房所在的院子,卫襄跨进院门,满目的喜气洋洋,她重新扬起了笑脸,脚步轻快地走了进去。

  新娘子的盖头已经揭去了,姣好的面容即使顶着厚重的新娘妆,也依然明艳动人,正端坐在床边,与一边陪侍的丫鬟嬷嬷说话,声音压得低低的,显而易见是刚刚进门,还十分羞涩。

  卫襄看见这一幕,唇角的笑容更盛几分,脆生生地喊了声:

  “嫂嫂!”

  听得这一声“嫂嫂”,吴明秀顿时有些慌。

  传闻中,自己这小姑子性情顽劣,又是太后娘娘和卫国公府上下手心儿里捧着长大的人,行事十分骄纵恣意。

  偏偏她一直身在深闺,与这在外胡天胡地的小姑子统共也没见过几回,怎么个相处法儿,她心里其实是犯嘀咕的。

  这也是她对这门难得的亲事唯一的担忧之处。

  但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小姑子,她决计不能得罪,只能好好供着。

  吴明秀暗暗抓了抓裙角,就要站起身来。

  没想到衣饰华丽喜庆的少女却是先她一步扑了过来,将她重新按了回去:

  “嫂嫂你别怕,坐着就好,我就是来陪陪你,千万别害怕!”

  “你怎么知道我害怕……”

  吴明秀受宠若惊之下,一紧张,就把心里话说了半截儿。

  话一出口,她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失言,又连忙解释:

  “不不不,我不是害怕……”

  “哈哈!”

  卫襄见她这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嫂嫂是新嫁娘,刚刚到家,不害怕才。再说,我这人名声不大好,不熟悉的人见了我都害怕,不过嫂嫂以后就知道了,我一点儿也不可怕呢!”

  眼前的少女青春活泼,笑起来眼睛都眯成弯月一般,整个屋子里都仿佛增添了一抹明亮的光辉。

  吴明秀愣了一下,居然从这毫无形象的笑容里,感觉到了莫名的善意。

  从上了花轿那一刻就紧绷的心弦,悄悄松了那么一些。

  “嫂嫂,你饿不饿?我给你拿点心吃!”

  卫襄又去拿了几碟子小点心,笑眯眯地送到嫂嫂面前。

  她记得前世自己嫁去卫国公府之前,嫂嫂悄悄往她的随身荷包里塞点心,说怕她嫁过去一时不好张口,挨饿。

  虽然她对着尉迟嘉的牌位一点儿都没委屈自己,饿了就吃,渴了就喝,但她私心里揣度着,上一次嫂嫂大概是在这时候挨了饿。

  所以这一次,不能让嫂嫂再受这种委屈了。

  吴明秀看着眼前精巧的小碟子里的红枣酥,花生酥,眼圈儿忽然有点儿热——

  这,这都是她爱吃的呢。

  吴明秀的心立刻就软成一汪柔柔的春水,她的小姑子哪里骄纵了?明明就是纯真可爱嘛。

  她伸手,拈了一块红枣酥,笑了:

  “多谢襄襄,我的确有些饿了。”

  且不论日后公婆与丈夫如何,至少今日小姑子的作为,让她心下骤安。

  一边儿陪嫁来的嬷嬷看着气氛融洽的姑嫂二人,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少夫人能得了卫二小姐的喜欢,卫国公府其他人,大概就不是问题了。

  而一会儿要是有卫国公府的亲眷前来看新娘子,少夫人也不至于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

  今日前来卫国公府的宾客,几乎将整个长安城的勋贵包圆了。

  身为新郎倌儿的卫程,一直在前厅敬酒敬到近黄昏,才算是应酬完了贺喜的宾客。

  回到新房一看,自己的妹子居然知道过来陪着媳妇儿,卫程难得地夸了卫襄两句:

  “襄襄真是不错,长大了,懂事了!”

  卫襄也很有眼色地起身跟嫂子告辞:

  “既然哥哥回来了,那我就走啦!嫂嫂,明天见!”

  “襄襄……”

  见卫襄要走,吴明秀又开始紧张起来,带着几分不舍低低喊了一声。

  卫程却是巴不得卫襄赶紧走的,一点儿没留人,还冷哼了一声:

  “哼,赶紧走,我方才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人在我院子外面站成了一棵树呢!赶紧去吧你,省得冻着了别人到时候我还要落不是!”

  正要走出去的卫襄听出了这话里的不对。

  她朝着嫂嫂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然后将卫程从屋子里揪到了外面,压低了声音: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还要我怎么说?”卫程一副怒其不争的神情:“你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朝是暮非!你要是还喜欢尉迟嘉,就大大方方说,一边扭扭捏捏,一边儿又让他来给我做傧相,怎么想的啊你?”

  “我让他给你做傧相?谁说的?”

  “他自己亲口说的!”

  “你猪啊你,他说什么你都信!”

  卫襄气得直接给了自己亲哥一颗暴栗:

  “你真是个猪脑子!”

  她就说尉迟嘉怎么那么能耐呢。

  卫程也瞬间明白过来,不由得愤愤:

  “我哪里想得到尉迟嘉这样的人,居然能为了你沦落成一个骗子!”

  “他不是为了我。”卫襄摇摇头,无奈道:“罢了,现在说这个也没意思了,今儿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先好好陪嫂子,这件事我们随后再说。”

  卫程也不想为这种事情再破坏自己新婚的喜庆,也只能点点头,交代了卫襄一句: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早点做个了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自己好好掂量。”

  卫襄默然颔首,转身出了院子。

  落日余晖已经渐渐笼罩上来了,整个卫国公府沐浴在霞光中,瑰丽雄伟。

  远处路旁站着的人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仿佛一棵长在路旁的树,一切悲喜就只为了即将路过的人。

  卫襄也就真的只是路过了。

  她目不斜视地从他身前走过,甚至没去管这不要脸的狗皮膏药会不会再次黏上来,自顾自在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

  哥哥已经成亲了,卫国公府的命运前程也随着姐夫的皇位渐渐稳固,与前世大不同。

  她现在算得上是心事了结,可以心无挂碍地再次赶赴千里的旅途了吧?

  卫襄拿定主意,很快改变了路线,朝着贺兰辰所住的院子走了过去。

  也是时候让师兄表演一下他的演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