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傧相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378 2018.08.09 21:14

  十二月初六,晨曦灿灿,微风和煦,是卫国公世子娶亲的大好日子。

  卫国公府的前院鼓乐喧天,人声鼎沸地热闹,新郎官的院子里,气氛却有点不大对头。

  一群衣饰华贵,相貌堂堂的公子哥儿,齐齐围住瘫在椅子上,捂着肚子哎呦不停的年轻男子,面色既是愤怒,也带着忧心。

  “陆平昌,你到底行不行啊?你特么不知道自己今儿干什么来的?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到底吃了什么啊?”

  “这可怎么办,你自个儿听听,前院鼓乐都到哪一曲了!马上就得出发了!”

  “哎呦,我没吃什么啊,我就是……哎呦不行了,你们等等,我再去趟茅房!”

  喊完不等围了一圈儿的公子哥儿们抬脚踹上来,年轻男子捂着肚子,飞奔而去。

  “妈的,这个憨货!”

  有人恨恨地骂了一句,回头看向一身大红色袍服,意气风发的新郎倌儿卫程,顿时觉得有些歉疚。

  “卫兄,真是对不住,我这表弟向来不这样的……”

  开口道歉的是镇南候府的二公子,杨赞。

  给如今炙手可热的卫国公世子做迎亲的傧相,这原本是一件极其露脸儿的事情,不但能向长安城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全方位展示他们的英姿不凡,还能彰显自家与卫国公府非同一般的交情。

  他是向来与卫程交好的,这次卫程需要男傧相,他挺身而出,不但给自己争取了名额,还给自己这迟迟混不进顶级权贵圈儿的表弟也争取了一个名额。

  多不容易啊,谁知道这个憨货临阵居然拉肚子!

  这就不仅仅是丢人了,这还特么耽误事儿啊,辰时可就要出发迎亲了!

  杨赞这会儿是真急眼了,额上青筋直跳。

  身为新郎倌儿的卫程也是没想到临出发了居然出这档子事儿,心底也是一沉,但是这种时候,苛责也是无用了。

  但今天是自己的大好日子,绝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出岔子。

  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卫程反应神速,一边由着身边的仆妇给自己最后一遍整理衣饰发冠,一边安慰杨赞道:

  “杨二你也别着急,无妨的,傧相的事情,我记得是有替补人选的,你代我去前院告知我三哥,让他去请一位过来。”

  卫程口中的三哥是他的族兄卫和,杨赞也是认得的,他连忙应了,匆匆出门去找卫和。

  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扼腕,这个倒霉的表弟,真真是个生来没有福运的货!

  杨赞出院门的时候,迎头遇上了一身朱红色衣袍走过来的人。

  灿灿如明珠美玉的脸,两道长眉飞扬其上,眸色深沉,身材颀长,再衬上这深沉的红色,即使明知道眼前这光芒万丈的人是个十足的男人,杨赞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尉迟世子也来了?”

  他停下脚步,与这人见礼。

  无论因为卫襄那场不着调的痴恋,他们这些人在背后如何讥笑尉迟嘉,彼此见面,面子上也总还是要过得去。

  尉迟嘉很有礼貌地颔首:

  “嗯,我在前院听说卫兄这边傧相之事有些不妥,我来看看。”

  杨赞暗暗咬牙,不妥……到底是谁这么嘴巴长了羽毛,这么快把这种纰漏传到前院去了?

  他勉强维持了笑意,道:

  “也不算什么大事,我这就去前院再请人过来,尉迟世子先请吧。”

  他让开了路,让尉迟嘉先过。

  但尉迟嘉却没有往院子里走,而是看着他,露出谦和的笑意:

  “嗯,是不算什么大事儿,缺人也无妨的,我来补上这个傧相的位置就好。”

  什么?

  杨赞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尉迟嘉做卫程的傧相?他想干什么?

  一个人,这样打自己的脸,很好玩吗?

  杨赞想起那日听人说的,尉迟嘉恭敬地喊卫程大哥的事儿,终于有了七八分相信。

  倒霉蛋陆平昌,提起裤子就赶紧往回跑。

  刚跑出茅房没几步,就被人从身后一脚踹了上来。

  “陆平昌你是不是找死?今儿什么日子你不知道?你居然敢坏我哥的好事儿,不怕我扒了你的皮!”

  陆平昌抓着裤子回过头,就看见一身水红色云锦衣裙,头饰华丽的少女正凶神恶煞地瞪着他,顿时魂飞魄散,不好,卫襄这个祖宗来了!

  他抓着裤子的手有些哆嗦:

  “小姑奶奶,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拉肚子,我今儿踏进府上的门儿,什么都没敢乱吃,我就在前院喝了一杯茶!真的,尉迟世子亲手递给我的!”

  “尉迟嘉?”

  少女明亮的大眼眯了眯,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

  尉迟嘉……傧相……

  刹那间有个荒唐的念头从脑子里闪过,她立刻回头吩咐跟着她的两个狗腿儿:

  “你们快去我哥那里,先找个人顶上,别误了吉时!”

  “好咧,我去!”裴照高高兴兴地准备出头露面。

  少女却眼睛一瞪,凶得很:

  “你不能去!你刚刚戴了绿帽子,当傧相不吉利!”

  “不是,卫老大,我那小妾我都打发了……”裴照心酸又委屈。

  唐子笑却立刻拉了他一把:

  “别说了,快走,你不行还有我,我上!卫老大,我爹虽然混蛋了点儿,可我没毛病吧?”

  卫襄挑剔地看了他一眼,摆摆手:

  “去吧,至少比那个人强。”

  她似乎能猜到尉迟嘉准备做什么了,但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

  但防备着总是好的。

  唐子笑和裴照匆匆去了,裴照还有点委屈:

  “老大说话真是戳心……”

  唐子笑笑得像是一朵花似地宽慰他:

  “你想开点儿,你的小妾跟你的小厮好上了,还差点让你喜当爹,这事儿贺兰辰都算出来了,长安城的人也都知道,你说说你要是当傧相,那确实不好看……”

  “滚!”裴照觉得这人说话更戳心。

  两人一路小跑地去了,但还是晚了一步。

  辰时已到,陆昌平的那个缺儿,已经被尉迟嘉厚着脸皮顶上了。

  唐子笑瞥见六个傧相那清一色儿的朱红色刺绣锦衣,脸都黑了。

  这样的衣服都能直接穿着上阵了,要说尉迟嘉不是提前做好了准备,打死他,他都不信!

  卫国公府前院,迎亲的队伍开始出发。

  新郎倌儿卫程一身大红色袍服,笑容满面,合着耀眼的阳光,整个人都意气风发,英姿无匹。

  而跟在他身后两排六个,大步走出来的男傧相,虽然没有新郎倌儿那般耀眼,但也是个个相貌堂堂,气宇非凡。

  尤其是当前居中的那一位,若是再穿的明艳些,怕是连新郎倌儿的风头都能抢了。

  站在两旁围观的亲眷宾客,一边发出赞叹,一边在心中震惊莫名,那人,是柱国公世子?

  他们没有眼花吧?

  廊檐下,一群小姑娘兴致勃勃地嬉笑着,一起围观这群人中龙凤。

  一个鹅黄色衣裙的少女,蓦然瞥见了尉迟嘉,怔了一瞬,慢慢地将手中的帕子捂在唇边,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啊……卫襄这样的人居然也能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这一天。看来以后喜欢一个人,只要死缠烂打,就可以了呢。”

  她有些嘲讽地跟旁边的小姑娘们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