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我要避嫌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452 2018.07.21 22:45

  “哦,我忘了哥哥就要成亲了……”

  卫程忽然出现,卫襄倒也没有太意外,按着大表哥的性子,不给长安报信儿,那是不可能的。

  她站起身来,眼底的愧疚一闪而逝。

  前世今生种种事端混淆在一处,有些事情很容易就会记错。

  卫程刚刚降下去的一点火气又被妹妹这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成功挑了起来:

  “你可真是我的亲妹子!不管你记不记得,明日都得老实跟我回去!你想回蓬莱,为什么不好好说?难道我们还会绑着你不成?”

  卫襄很是诧异:

  “你们,你们肯让我回蓬莱?我那天以为,你们是要逼着我嫁人的……”

  “你觉得你还嫁得出去?”

  卫程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冷笑几声:

  “你一声不吭离家出走也就算了,居然还拐带了尉迟嘉一起走,你是打算让卫国公府和柱国公府那老太太死磕?”

  “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还喜欢他,不管他为了什么愿意娶你,你如愿以偿不就完了吗?为什么还要作到这种地步?”

  虽然想好了要尽量控制脾气,但说到最后,卫程的语气还是带了愤怒的质问。

  卫襄垂下头,站在月影中沉默了,看起来乖巧又可怜,像是被人提着耳朵欺负了的兔子。

  过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卫程,眼神幽幽:

  “哥,我没有拐带尉迟嘉,真没有。”

  这是感觉自己被冤枉了,委屈了?

  难得见到妹妹这个样子,卫程心口一滞,有些心疼。

  妹妹的性子他了解,作天作地是可能的,但从没有敢做不敢当的时候。

  但到底,他也只能抬手拍拍妹妹的肩头:

  “我相信你没有……但你至少,得跟我回长安一趟,跟那些怀疑你的人,说清楚,除非,你真的想要宫里和家里,都因为这件事不得安宁。”

  兄妹二人僵持了一会儿,卫襄情绪低落地点头,算是妥协。

  她要的是守护家人,为他们遮风挡雨,而不是像前世一样,所有的风雨都因为她而起。

  只是尉迟嘉……卫襄很后悔给他贴符止血的时候,下手有些轻了。

  次日一大早,失眠到深夜才睡醒的卫襄睡眼惺忪地被挖了起来。

  尉迟嘉醒了,要见她。

  卫襄拒绝:

  “男女授受不亲,我要避嫌。”

  一句话把前来传话的林氏噎得说不出话来,心内暗暗叹息,这位小表妹不堪的名声看来真是讹传。

  传闻中,这位小表妹可是心悦尉迟世子,手段百出,是没有避嫌这一说的。

  林氏回去如实回禀了婆婆。

  陈夫人倒是很满意,觉得自己这侄女儿总算在自己媳妇儿面前给自己长了一回脸。

  毕竟有一个名声不好的侄女儿,总让她教导儿媳的时候都有些底气不足。

  陈夫人转头亲自回绝了替尉迟嘉传话的长子:

  “襄襄这话没错,男女有别,女儿家就该自矜自爱才是。你回去告诉尉迟世子,让他好生养伤,至于其他的,不必多想。哼,当初拧着不应亲事,如今想见就见,当我卫家金尊玉贵的女儿真的倒贴吗?”

  陈南羽被自己亲娘怼得无话可说,去了客院回绝尉迟嘉的时候,语气也不大好:

  “尉迟世子还请见谅,原本襄襄因为您的缘故,就已经闲话颇多,如今更需避嫌……还请世子体谅,她不能来见你。”

  陈南羽说完,久久没有再听到尉迟嘉说话。

  他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在投射进来的微弱天光照映下,倚在床头的男子面色越发苍白了几分。

  只有那一双如墨色深沉的眸子里,仍有光华流转。

  他将宽大的寝衣袍袖拢了拢,轻抚着趴在他身边的花猫,眉间有笑意浮动:

  “她大概是没睡够吧……那就等她睡醒了再说。”

  睡懒觉,也是她的爱好之一呢。

  先前那般火急火燎,此时这般风轻云淡……嗯,这人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吧?

  陈南羽暗暗猜测,却不得不承认,小表妹这么多年一门心思扑在此人身上,也是有道理的。

  容貌俊美,气质不俗,身份尊贵,难以琢磨。

  要让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心痴迷,这十六个字,够啦。

  而准备回头再睡个回笼觉的卫襄,却睁着眼睛在床上辗转反侧,再也睡不着了。

  她闭上眼睛,仿佛还能看到昨日尉迟嘉躺在锦绣堆中,却鲜血奔涌,奄奄一息的模样。

  “小花,你说,我这算不算没良心?”

  卫襄习惯性地嘀咕,没有听到任何回音,才想起来小花早已叛变,如今怕还是守在尉迟嘉身边呢。

  卫襄一阵气闷,爬起来去找陈南羽。

  “表哥,昨日,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不知道。我赶到的时候,那个村子,整个都塌了,他怀里抱着你,已经不省人事了。他的伤,你也是看见了的,回来以后就一直血流不止,要不是孙大夫,可能他连昨夜都熬不过来。”

  陈南羽想起尉迟嘉那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站在一片废墟中那一刻,他心底的震撼还是再度浮现。

  他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表妹,见她若有所思,想了想还是劝道:

  “襄襄,虽说从前他待你冷了些,但从昨日看来,他对你,似乎不算无情。”

  “是吗?”卫襄眉间几许寥落,笑容淡淡:“无情也好,有情也罢,都已经不重要了。”

  卫襄起身走出门,悄无声息地走去了客院。

  腰间的海螺再一次发挥了作用,候在院子里的小厮仆妇,没有一个人看得见她,她畅通无阻地走到了他的床边。

  嗯,说要避嫌,那就得避嫌,绝不能让人看见。

  似乎是因为失血过多,盖得严严实实的人尚在昏睡,鸦羽一般的长睫铺在眼睑下,白玉一般的脸庞苍白得仿佛琉璃易碎。

  卫襄陡然想起昨日往他身上贴符的时候,被鲜血浸透的纱布下面,光洁坚硬如同玉石一般的身躯,带着她完全陌生的触感。

  一念起,像是有一团火刹那烧上指尖和脸颊,昨日接触过这具躯体的指尖似乎都有些颤抖,脸颊也开始发烫。

  卫襄迅速转过身去没有再看他,将脑子里那见鬼一般冒出来的一丝旖旎强行掐灭。

  纵然对这个人有再多的怨恨,也不能否认,他有祸国殃民的本钱。

  这辈子,绝对不能再花痴,绝对不能!

  脚边,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过来,它看不见卫襄,只随意喵了两声。

  卫襄俯身抱起它:

  “无论你想跟着谁,现在,你都必须跟我走,明白没?”

  这是她前世到最后唯一的依靠和同伴,就算它不愿意,她还是不能就这么让它跟着别人走。

  除非她自己放弃,否则,她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喜欢用强的人呢。

  小花却罕见地没有挣扎,只是在卫襄怀里探着头,朝着床上的人喵喵叫了几声。

  卫襄背后,鸦羽遮蔽的眼睛,悄悄地睁开了。

  仅仅只是看到床边少女的背影,一双带着几分懵然的眸子就已经骤然有了光彩。

  他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含着笑意的声音传入卫襄耳中的时候,因为虚弱,近乎于小孩子的撒娇:

  “襄襄,你来了……你转过来看我一眼好不好?”

  又被他发现了……他为什么会是那个例外?

  卫襄抱着小花的手臂有点僵。

  她沉默了一会儿,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