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星舞九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立即就走

星舞九神 鹅是老五 2204 2011.10.22 16:32

    谢星一凛,连忙说道:“都马上要死了,当然会急中生智,这完全是被逼出来的,现在我们想想怎么应付下面的事情吧。”

  “那我们怎么办?能不能走之前将这个消息告诉队正?”王虎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哲云国的军队。

  谢星没有说话,丁球却说道:“王大哥你不想活啦,你忘了半个月前金旅帅是怎么死的吗?就是他将自己的想法上报了,被以妄议军事处死的。你比的上金旅帅?而且星哥这事情还是臆测,做不得准的。”

  很明显金旅帅的事情谢星也听说过,从金旅帅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军队的将军是一个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家伙。而且头脑简单,说不定这个主意就是他想起来的,这个想法简直跟赵括有的一拼。谢星只知道他姓杨,至于叫什么,谢星才懒得去管。

  “走吧,一会时间牛队正要将另外两人送来了,不要到时候找不到我们。”谢星站了起来,王虎和丁球也跟着谢星满腹心事的走向营地。

  那名听到谢星话的校尉却是脸色立变,根本来不及多管谢星,就匆匆跑了回去。

  “怎么了?星哥?”丁球自从谢星将情况分析了以后,对谢星更是敬佩。见谢星停了下来,看着地上脸色变幻不定,立即就主动问道。

  “有人听了我们说的话了。”谢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也是心惊胆战,这种妄议军事被上面的将军知道了,可是立即杀头的。虽然将军不可能知道,但是谁又能肯定听到的人不去告密?

  “你怎么知道?”王虎却有点奇怪的问谢星,说实在的,刚才谢星的话已经让他从心底里面敬佩。眼前的谢星和几天前的谢溪相差太大,要不是他们明显的知道谢星就是谢溪,还以为换了一个人了。

  “我们刚来的时候,这边还没有人,你看这边的脚印是我们三人的,但是这里却多了一双脚印,看这被踩下去的青草,这脚印绝对是新鲜的,就是说刚才有人经过我们说话的地方,你说我们的话是不是被人听去了。

  “这,这怎么办?”一听谢星的话,丁球立即就变得紧张起来,虽然突围是九死一生,但是被上面发现他们妄议军事,那就是必死无疑的事情啊。

  两人一起看着谢星,自从谢星将问题分析给他们听了以后,两人就一副跟着谢星走的样子。

  “如过我们现在就逃,能逃到下河灞,在那里就有商船出末的,而且那个地方属于宏月国的地方,宏月国现在还没有和我们开战,我们手里有银元,只要到了这里我们就可以坐船离开。”王虎显然对附近的地方还是有些熟悉的。

  谢五眼前一亮,一拍手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是船。流金国的军队虽然驻扎在盆地里面,但是这里面却有许多的船只,这些船都是放在地面上,用东西隐藏的,一旦水来了,军士立即就上船,然后驱动这些战船攻击被水淹的哲云国士兵。”

  原来他思维定势,一般船总是应该在水里的,却没想到船也可以放在陆地上面,果然是一着狠棋。

  王虎也是一拍大腿,“这些兔崽子,果然狠毒啊,居然用这种办法,这样就是我们的军队躲在高出水面的营盘里面,也是等着被打啊。厉害,果然厉害。”

  王虎不知道是说谁厉害,但是眼里却尽是担心。

  谢星看看两人说道:“王虎,你也不要再想别的了,我们自己都马上小命不保了,现在我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牛队正已经将剩余的两人带来了,一旦这两人来了,我们马上要求离开。如果牛队没有过来,我们也必须马上离开。”

  “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我们去送信求援?”丁球很不懂。

  “这个等会再说,先回营盘。”谢星现在想的是怎么快点走。

  三人看看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是这样的。

  “王虎,这个时候你们怎么可以到处乱跑。”谢星听了这话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看见了牛满山,还有两名比他壮不了多少的士兵,这两名士兵谢星见到过,就是和他们一起去营地的士兵。

  “这是钱大富和夏亮才,你们五人明日天未明就出发,就按照我今天跟你们说的线路走就可以了,记住一定不要偏离。因为我定下的这条路是最安全的,一旦你们偏离的话,我就不能保证了,这张图和这信给谢星带着,记住交给西凉营的扈将军。”牛满山说完拿出一张简易的行军图递给谢星。

  谢星将行军图收了起来,却说道:“牛队长,我想既然事情紧急,我们最好现在走,一旦到明天走的话,说不定还不如晚上方便。”

  谢星的话却让钱大富和夏亮才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了,就是送死也不需要这么急的。但是看看牛满山的脸色却不敢说什么。

  一听谢星想连夜就走,牛满山当然没有意见,对他来说走的越早越好,虽然这几个炮灰只是去送信给流金国,但是毕竟让自己的人去送死,牛满山也不愿意时间拖得长。

  “好,果然不愧是我翔成营的军士,现在就走也好。”牛满山激动的拍了一下谢星。

  谢星心里一声冷哼,就是让他们去送死,连一个愧疚的眼神都没有,这牛满山果然不是一个东西。

  谢星却在几人看不懂的情况下,临走之前还找了一根锋利的长枪,特意留下了枪头。他也是没有办法,没有匕首,只能用这个代替了。以他现在的力量用刀就是找死。

  ……

  “里校尉,你现在也带几百人了,不要像以前做旅帅一般,来去风风火火,没有一点的稳重感。”说话的是一名四十多岁,身穿都尉军服的军官。

  这名叫里校尉的却喘着气急匆匆的说道:“韩将军,我刚才听到一个天大的事情,需要立即禀报,请将军做主……”

  “什么天大的消息?”这姓韩的都尉还没有说话,都尉的营帐外却有人回答了。

  “夏大人……”两人一间这人,立即就上前行礼。

  此人叫夏常庸,却不是翔成营之人,本身是个文官,但是却因为流金国和哲云国的战争,被困在了翔成营。因为这夏常庸和韩都尉的父亲是故交,就经常来这里听听两军的军事动向。

  一听这夏常庸的话,韩都尉的脸色立即变的尴尬起来,狠狠的瞪了这校尉一眼。

  (新书求推荐票票。)

  (感谢永恒D、幸福还差三十万的慷慨打赏,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