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我双眼看见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猫眼

我双眼看见诡 柴可菲 4002 2019.01.12 11:11

  深秋的夜晚,静谧而浪漫,皎洁的月光犹如薄纱一般轻轻地笼罩在大地上,偶尔有几阵凉风夹杂着浓郁的桂花香从城市的一角吹向另一角,再从一些不知名的深巷里吹出来。

  但今夜,原本夹杂着桂花香的风中竟有些刺鼻的烧焦味。

  长青路的昏暗路灯下,一个被灯光拉长的黑影拎着一只黑色方便袋朝小食街的深巷里走去。

  这条小食街在当地人的口中被叫做“破街”,因为这里的“商铺”都是外地小商贩临时用废弃的建筑材料搭建起来的,属于违法乱建的范畴。尽管如此,“破街”的生意却出乎意料的好,很多附近工地上的农民工看中这里的食物便宜,常常成群结队地在“破街”消费。

  由于来的人多,商贩们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招徕客户上,从而忽略了街道卫生。150米长的街面即便在大晴天也是湿漉漉的一片,污水混杂了地沟油还有一些不知是尿还是痰的液体浸湿了整条“破街”,人们脚踩湿地坐在简易餐桌前对着桌上香喷喷的食物大口吞咽,毫不忌讳脚下随处可见的垃圾散发出的恶臭气息,整条“破街”就像潜伏在城市地下的下水道,肮脏潮湿却又吸引了无数生存在暗处的生物。

  这个身影正是被它的这种特性所吸引,从而不顾路程遥远深夜前往。

  他拎着的袋子里装的是一只被烧焦的黑猫,在他的眼里,那只黑猫就好比生存在暗处的蟑螂,肮脏又邪恶,只有充斥着脏乱臭的“破街”最合适丢弃这包肮脏的躯体了。

  他恨所有的黑猫,要追溯的话,大概要从他很小的时候说起了。

  八岁那年的一个夏日的下午,他的父亲从附近的鱼塘捞回几条大鱼,正当一家人欢天喜地地准备煮鱼时,一只不知道从哪来的黑猫突然蹿出打翻了正在煮水的煤炉,灼热的蜂窝煤滚落一地,滚烫的开水洒了一地,他的母亲被这突如其来的混乱吓得身体失衡重重地摔倒,脸正好压在其中一个蜂窝煤上,顿时,她发出凄惨的嚎叫声,全家人跟着乱成一团。他永远都记得那个“罪魁祸首”的样子,一只浑身漆黑躲在暗处两眼放光的野猫。

  自那以后,母亲毁容了,原本姣好的面容变得扭曲异常,她成了全村人眼里的“怪人”,大家看到她都会主动避开,唯恐污了自己的眼睛,而她除了每天以泪洗面外,就是反复跟他念叨,“黑猫是不祥之兆,见黑猫必定有灾祸……”,有时候听烦了,他就直接捂住双耳。

  黑猫在当地农村是“不祥之物”,传说有黑猫找上门,必定带来“邪气”,引来灾难。但他那时候并不知道母亲被毁容只是他们家灾难的开始,母亲疯疯癫癫地活了两年后,在一个深秋的夜晚,她趁全家人熟睡时,悬梁自尽了,自此,他和姐姐成了没妈的可怜孩子。

  如果可以回到那个夜晚,他一定不眠不休陪在母亲左右听她反复念叨,或许这样她就不会离开他们,他们的生活也就不会变了。

  父亲在母亲死后两年经媒人介绍和当地一个寡妇凑成一对。这个寡妇刚进门一段时间,表现得非常贤惠,对他们姐弟也很好,但是日子久了,就暴露了“本性”。她经常趁他们父亲出去干农活时找他们姐弟茬,有一次他顶撞了她,竟被她用草绳捆在柱子上打,要不是姐姐下跪求她,他很可能会被她打得皮开肉绽。

  那个女人和那只黑猫一样恶毒、邪恶,他恨那个女人,更恨那只改变他人生的黑猫,那只在黑暗中闪烁妖异光芒的邪恶的猫。

  “你是我杀过的第四百九十八只黑猫,真是个好数字啊!对不?嘿嘿!”他将那只装有黑猫的袋子拎到眼前,借助昏黄的路灯,他好像看到袋子里的黑猫正用那双被烧焦的眼睛瞅着他。

  “你不觉得很荣幸吗乖孩子?永久地在这个肮脏的地方沉睡吧!来世千万别做黑猫了!”他走进“破街”用来堆放垃圾的尾巷,这里长年累月地聚集一群老鼠和蟑螂,和外面那些“食客”一样,它们喜欢在这儿觅食。

  “宝贝儿们,这是你们今天的夜宵哦!前天送来的早就吃完了吧?”他露出一脸兴奋的神情,将手中的袋子慢慢地打开,就像给饿肚子的孩子们带来了美味的食物,虽然袋子打开后,里面露出的是一团被烧焦的腐肉。

  他边说边将那些“肉”均匀地洒在地面,顿时,几只老鼠和数不清的蟑螂在那人的注视下迅速地从垃圾堆里钻出,它们在烧焦的猫肉上来回蹿动,发出“吱吱吱”的怪叫声,给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平添了几分恐怖和不安。

  第二天,徐凯在一个姓王的主任医师的办公室里详细咨询了孩子的情况,这个有过二十年临床经验的老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一脸严肃地告诉他检查结果。

  “她的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正常,除了眼睛!虽然她的视力检查结果非常好,但在做进一步检查时,我们的眼科医生林大夫发现她两只眼睛的虹膜呈现出异样的颜色,请问她是不是混血儿,或者有混血的长辈?”主任医师将眼科报告摊开,徐凯拿起报告仔细地浏览了一遍后,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回道,“她不可能是混血儿,也不可能有混血儿的长辈,她是我女儿,我比谁都清楚!王主任,报告不会错吧?这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吗?”徐凯急了。

  “徐警官,她很可能得了一种罕见的眼病,医学术语叫做异色瞳症或者虹膜异色症,欧美人的发病率比亚洲人高,目前,我们国家没有针对这个症状的临床经验,所以,我也回答不了你的问题,要不,你去问下眼科主任林大夫?”

  来到眼科室,林大夫正在给一个几岁的孩子检查眼睛,孩子的母亲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看见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林大夫并没表现出不满,他示意徐凯先坐下等待,大概过了几分后,林大夫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他自己和徐凯。

  徐凯将报告递给林大夫,然后郑重其事地问道,“林大夫,我女儿得的是什么病?”

  “我刚接到王主任的电话,说你要来,我们初步认定你女儿尹双双得的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眼病,异色瞳症,这种症目前没有临床经验表明会有哪些具体的影响,看得见的变化就是她的双眼的虹膜会随着时间呈现出两种或者一种明显有别于我们亚洲人正常瞳色的颜色,例如,金黄色、绿色、蓝色!从我观察的结果,你女儿的眼睛会呈现出绿色一种颜色,就像猫的眼睛!”林大夫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地看着徐凯说道。

  “猫的眼睛?”徐凯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

  “我只是打个比方,一般猫的眼睛是绿色的!”

  “没有其他影响吗?”徐凯补充问道。

  “这需要我们的进一步观察!”林大夫不慌不忙地回道。

  走出眼科室,徐凯拖着沉重的步伐朝尹双双的病房走去,临走时那个林大夫叮嘱他要注意观察孩子的身体变化,定期来医院复诊的话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医院考虑孩子的身体情况良好,不适宜过多地占用医院宝贵的资源就让徐凯给孩子办理了出院手续。

  出院后的尹双双跟随徐凯回到了那个“家”。

  刚回到家,徐凯就将陈燕叫到了卧室。

  “陈燕,那天你下楼为什么不关门呢?”徐凯一脸阴郁地点燃手中的香烟,目光凝视着陈燕问道。

  “我那天下楼去取快递,快递员非常急,我也就急了,忘了关门!”陈燕将视线转移到左下角的地方回道。

  “呵呵,很好的招数啊!不过陈燕,我奉劝你一句,你还是祈祷那孩子活得好好的,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就算不是你故意的也不行!”徐凯狠狠地瞪着陈燕。

  “你……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因为是你欠她的,你害死了她妈妈!我说的不对吗?”徐凯掐灭烟头,目光中闪过一丝凶狠。

  “她妈妈是难产死的,关我什么事?”陈燕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被掏空,整个人都变得软趴趴的。

  “我怎么知道的?呵呵,你忘了我做什么的?我是警察,我有的是办法查清楚真相,你那点伎俩在我眼里根本就是猴戏,我之所以不告发你,是因为我还顾及到夫妻一场!懂吗?”徐凯威呵道。

  “呵!是我杀了她?你有证据就去告发我……”陈燕不甘示弱,但没等她说完,一个巴掌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接着,她的脖子被一只大手猛地掐住,她拼命地挣扎,但那只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混乱中,她纤长的手指甲深深地嵌进了那只手的手背上。

  “你还敢狡辩,你这个丑陋的爱嫉妒的疯女人,要不是看在你爸爸的份上,我怎么可能跟你结婚?”徐凯已经愤怒到无法自控了,掐住陈燕脖子的双手剧烈地抖动着。

  当他在陈燕的抽屉最底层发现杨沫的产检病历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疯女人一直没有放过她,竟然偷偷地调换了产检病历,让她死于非命。虽然那个医疗事件一直被院方压制,但他还是通过一个在那家医院上班的熟人了解到了事情的全部,杨沫死于妊娠心脏病,而奇怪的是病历上没有记录下她有这种病。

  “放……放开……”陈燕拼命地从被勒紧的喉管中挤出话来,她的脸青筋暴起,脸色变得红紫,如果再迟一分钟松开的话,她很可能就被他掐死了,徐凯好像意识到了这点,他猛地抽回了手,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那只刚刚还在紧紧掐住妻子脖颈的手。

  陈燕被松开后,双手捂住自己的细脖颈大口地喘息着,期间不断地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此时,房门外,徐晓慧正紧紧地掐住洋娃娃的脖颈,透过虚掩的门缝朝房内看,她已经在门外站了很久,目睹了房内发生的一切,包括刚刚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她的爸爸竟然要掐死妈妈。

  从前的爸爸很疼爱她,一下班回家就陪伴她,给她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在她生日时会把整个家布置成“粉色世界”,请一堆人来给她唱生日歌,她会收到一堆的洋娃娃和好看的裙子。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她很久没听爸爸给她富有感情地读童话故事,也很久没收到心仪的洋娃娃和漂亮的裙子了。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野孩子”,妈妈才会被爸爸打,她才会失去爸爸独有的宠爱。

  “晓慧?”徐凯走出房间时发现孩子正站在门口大吃一惊,他不知道孩子有没有看见刚才的那一幕,有没有吓坏她。

  “爸爸,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妈妈?你不爱我们了吗?”徐晓慧嘟哝着嘴,满脸委屈地问道。

  “爸爸喝酒了,不知道自己在干吗,宝贝不怕啊!”本来还幻想孩子应该没看见什么,但听了她的话,徐凯后悔万分,他们夫妻之间的恩怨与孩子无关,他不能让她的童年在这种氛围中度过,小时候,他爸妈忙着挣钱,他的童年是在别人的歧视中度过的,他知道父母对于孩子而言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

  见孩子没理会他,他像是要对天发誓一样举起一只手,“爸爸保证以后绝不喝酒,宝宝原谅爸爸一次好吗?”

  徐晓慧见状收起了泪水,她径直跑到陈燕身旁,将头埋在了陈燕的胸口,陈燕紧紧地搂着她,将脸贴近孩子的脸。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徐凯还和以前一样对陈燕不冷不热,下班回家要不带两个孩子出去玩,要不就是闷在房间里研究案件,而陈燕收敛了很多,她不再找尹双双的麻烦了,甚至还主动给她换了一床好被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