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八四章(下)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 开玩笑 3269 2005.08.06 01:38

    “第二次拿世界冠军的感觉怎么样?”站在虚拟的WCG的领奖台上,看着旁观室里一眼望不到边的人海,金向东轻轻问道。

  “糟糕透了,说实话。”林风微笑着回答,“你呢?”

  “的确不太习惯。好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了。”金向东伸手指了指台下的人海。“以后有什么打算?还打其他的比赛吗?或者,到某个大学安安稳稳的当教授?”

  “现在的格斗游戏比赛太没意思。”林风笑着对金向东说道,“我可不想把青春浪费在没有前途的事业上面。现在去当大学教授也不可能。你还不知道我么?”

  “那你准备怎么办?不然干脆先休息一段时间?工作一阵就要休息一阵嘛,在美国辛苦了那么长时间,先休息两年也好。”金向东说这句话的时候,颁奖仪式已经结束了。将注意力从主席台转移到获奖者身上的记者围到选手们身边,几个眼疾手快的记者正好用抓图器抓到了金向东歪着嘴巴对林风说话的场面。

  “哈哈,知我者莫若金向东。”趁着记者们让自己与金向东摆出一个庆祝胜利的姿势时,带着点戏谑的成分说道。玩笑话完之后他又正经起来:“其实是我现在也没有事情可做。美国那边的专利我只有使用权。想进行下一步的工作,还得等我的导师给我消息。他一天不给我电话,我就一天无事可做。恐怕马上就要变成闲人喽。”

  “闲人还不好?带上陈茹芸,跟我们一起去旅游好了。”

  “没问题。”林风笑着答应。

  两人之间的对话就到这里结束,之后便是正式的颁奖。颁奖之后又是一个演讲,然后还有虚拟网络里的记者招待会。好不容易将这一套仪式撑过去,金士德又一脸笑容的走到林风身边。

  “你找我又有什么事?”林风疲倦的问道。长时间的在线让他感觉不太舒服。

  “啊,没什么。你累了?那你先休息。”

  看到金士德满脸的笑容,林风估计不会是坏消息。如果是好消息的话,不妨等精神好一点再听。在这样疲倦的情况下,他恐怕没有什么精力去庆祝。可能是考虑到林风的情况,陈国强在简单的祝贺之后也立刻从他眼前消失。

  当林风摘下自己的游戏头盔,他立刻发现外面的天空已经全黑。不过还是有至少三十名玩命派的记者在举行决赛的玻璃大厅外守侯着。黑人战队的五名队员似乎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他们堵在了门口进行采访。

  五个美国人倒是颇有风度,虽然输了比赛,但是却依然心平气和的接受采访。与林风料想中的拂袖而去或者勃然大怒完全不同。

  走到门口的林风也遭遇了与美国人一样的待遇,记者们将能容纳四人并肩进出的大门堵的严严实实,连只蚊子也飞不出去。

  在现实世界中,林风接受的采访内容与虚拟世界中接受的大同小异。现实中的记者和网络中的显然并不属于一家报社,他们就是将网络中那些记者问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七点三十分开始比赛,八点十分比赛结束。但是林风和金向东直到深夜十二点才回到各自家中。

  疲劳到极点的两人在现实世界中也同样默契的几乎在同一个时间一头栽倒在床上,睡死过去。直到第二天中午,林风才昏昏沉沉的从柔软的席梦丝上爬起来。电话留言器上显示,在他睡觉的时候,已经有三个人给他来过电话。其中两个当然是昨天就与林风说好的金士德和陈国强,而第一个电话则是两天前从医院打来的。

  在进入WCG的淘汰赛阶段之后,林风就一直没有到医院去过。但是他在离开医院之前对护士千叮万嘱,告诉她一旦陈茹芸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自己。护士很尽职的给林风打了电话,她很郑重的通知林风,陈茹芸的情况已经稳定,随时可以出院。

  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林风一刻也坐不住了。万一陈茹芸在自己打比赛的时候出院了,那真是罪莫大焉。将因为睡觉时的翻滚而皱成一团的衣服整理齐整之后,林风立刻坐车赶到医院。当他到达的时候,陈国强正坐在陈茹芸的病床旁边。

  “你来了。”陈国强和颜悦色的对林风说道。

  “恩。”林风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突突的跳。

  “你跟我出来一下。”陈国强对病床上的女儿笑了笑,“我借用他一会,你不介意吧。”

  陈茹芸笑着摇了摇头,眼睛却盯着林风不放,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两人也有快半个月没见面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个形容虽然有些夸张,但是类似的感觉总是有的。

  与未来的岳父大人走到走廊,林风丝毫不敢大意。他小心的问道:“有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陈国强笑着说,“我在北京的事情办完了,过两天就回上海去。我是想问,你和茹芸有没有打算跟我一起回上海住几天?”

  “这个嘛……恐怕不行。我在北京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个星期之后再去上海吧,行吗?”

  “那等茹芸出院了,我先带她去上海。等你把北京的事情办完了再来上海找她吧。”陈国强用很严肃的口吻说道。

  “这……”面对陈国强一会蜜糖一会大棒的策略,林风简直不知所措。他只能用很无奈的眼神看着未来岳父,希望能博取他的同情。

  看到林风手足无措的样子,陈国强乐了。他忍不住笑着说:“开玩笑的,就算我想带她走,也要她自己愿意才行啊。好好照顾她,一个星期之后上海见。”

  话说完了,林风终于放下心来,他总算知道这位岳父大人对自己的观感似乎不错。陈国强拍了拍林风的肩膀,两人一起回到陈茹芸的病房。

  “怎么了,笑的那么贼。”陈茹芸看着林风和自己父亲两人脸上的笑容,不由也同样笑着问。

  “哦……你爸爸让我们下个星期去上海住几天。”林风赶紧对未来的老婆大人解释。这里他中间还犹豫了一下应该如何称呼陈国强,叫岳父显得太心急,叫伯父又太见外,所以干脆就用了陈茹芸与陈国强的关系来中转。

  “那太好了!”陈茹芸当然明白其中的意义,看着林风惊喜的叫了出来。

  “不妨碍你们了。”陈国强看到两人之间不停的交换眼神,立刻带着笑容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陈国强一走,林风和陈茹芸自然有千万悄悄话要说。不过对个人隐私非常在意的两人将房门关的紧紧,所以他们说了什么,外人也不得而知。反正当一个小时之后,第二位客人到场的时候,两人的脸上都微微有些红。

  这第二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风现在的老板——金士德。

  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似乎所有的客人都欢天喜,每个人走进陈茹芸病房大门的时候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一脸喜气的金士德走到林风身边,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对病床上的陈茹芸说道:“听说你可以出院了?恭喜啊。”

  “你消息倒也挺灵通的嘛。”林风看了金士德一眼。

  “还灵通呐?这可都是几天前的消息了。跟我出来一下,找你有点事。不介意吧。”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陈茹芸说的。

  就算有一万个不愿意,陈茹芸当然也不能对金士德说“不可以”这三个字。所以林风只好随着他的老板再次来到病房外的走廊。

  “你知不知道,你岳父今天上午来找我了。”

  “我怎么知道。”林风感觉到很莫名其妙,“上午我一直睡觉呢。”

  “嘿嘿,你知不知道他找我干什么?”

  “不知道。”

  “他找我草签合同。”

  “你们又签什么合同?”

  “一个五亿美圆的投资计划。”金士德压低了声音,“他准备把那个游戏的计划做的更大,不是只限制在省会以上城市了。按照合同里的说法,我们要在全国百万人口的所有城市铺网络。”

  “真的假的?!”林风有点疑惑的问道。虽然他并不擅长经济学,不过再不擅长经济,他也知道五亿美圆是一个怎样的数字。

  “那还能假的了?黑纸白字写着呢!而且他还不是用腾飞公司的名义,而是用另外一家叫……长江高科的公司。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林风没好气的说,“又不是我和他签合同,你自己怎么不问清楚?”

  “我怎么好开口呢!人家和我签投资合同,难不成还先拷问一下他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金士德也不生气,“你就不一样了,你是他女婿嘛。这事儿,你好开口。”他怂恿着林风。

  林风也懒的与金士德扯皮。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既然他想问,那就问吧。林风这样想道。就这样,他答应了金士德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道理的请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