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一六章(大结局)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 开玩笑 8354 2006.03.30 14:20

    由于全仿真系统的广泛应用,在短短的两年中,世界上出现了几个非常重要的变化。

  第一就是电信部门正式将原来的程控式交换机全部淘汰。也就是说,普通家用电话作为一种过时的科技正式宣布退出人类历史的舞台。

  第二就是在林风推荐给特里的那为盈舞的主持下,新式全仿真系统和生态仓的结合实验获得了极大成功。生态仓开始取代原来电脑的位置,进入全世界的每一个家庭。

  第三件就是由于电子实验和软件开发变的异常方便。在这两项硬件指标快速提高的作用下,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软件终于便出现在公众面前。

  或许是开发者自己也知道它并不能在公众的视线之中开发应用,所以这个复杂的机器人程序的开发者根本就没有透露任何有关的信息。他不但没有打算用这个软件来卖钱,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开发了机器人程序。

  由于全仿真网络的普及使得进入全仿真网络的人员的身份验证不再像十年前那样要求严格。因此开发这个机器人的创作团队(外界普遍如此认为)只是单纯的给他们的作品披上了人的外衣,放任它在虚拟的全仿真网络中自由活动。

  当人们发现在全仿真网络中出现了机器人的时候,他们已经入侵到了全仿真世界这个虚拟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大公司里有他们的身影,娱乐场所有他们的身影,网络游戏里有他们的身影,就连在虚拟网络里兜售各种产品的推销员也有一部分是机器人。

  于是,当人们发现他们的世界已经被虚拟人类入侵的了的时候,他们已经离不开那些虚拟人类了。这种情况引起了整个世界的一阵恐慌。不过很快人们又意识到,在网络世界的虚拟人类似乎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网络中的资源与现实中是不同的。现实中的资源有稀缺性,人们需要通过竞争才能获取它,而网络中的资源却是无穷的。人类完全可以与虚拟人分享网络这个大世界。况且,虽然机器人已经拥有了类似于人的智力,可是他们依然无法离开网络。在现实世界中,人类还没有获得生产可以像人类一样活动的机器人的技术。

  事实上,这种想法也可以称做是一种自我安慰。如果不是发现驱逐所有的虚拟人可能引起现实世界中的金融崩溃的话,人类也很难接受和一堆数据共享世界的事实。

  就这样,人与虚拟人相安无事的局面又持续了大约两年。在这两年里,人类的自动化有了长足的发展。大多数可以由电脑控制生产的工厂都将他们的生产交给了电脑控制,而那些解放出来的工人则大多数进入了虚拟世界,在那里创造虚拟世界中的价值。

  在交给机器人负责的生产项目中就包括人类社会一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发电厂。

  在2032年九月里的一天,虚拟世界遭遇了后来被称为“末日事件”的恐怖袭击。这一次恐怖袭击并不是针对虚拟世界中的数据,而是针对虚拟世界中的人。在这次事件的后续调查结束之后,人类承认,这是整个人类种族向灭绝的悬崖边上走的最近的一次。

  “末日事件”的始作俑者依然是几个年轻人,几个冲动而自负的年轻人。在经过仔细的研究之后,他们在腾飞公司和微软公司合作开发的全仿真系统软件里找到了一个漏洞。

  他们发现,通过这个漏洞,可以让人的意识无法与电子信号中断交流。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通过电子手段,让人类的大脑信号无法传播到他们的身体。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他们可以让全仿真网络中的人无法返回现实。

  这个发现让这几位年轻人看到了在现实世界中出人头地的希望。于是他们将一封电子邮件发到腾飞公司的客户服务部。

  在电子邮件里,他们很含糊的说自己发现了全仿真系统中的漏洞,所以希望把自己开发的漏洞修补程序以十亿美金的价格卖给腾飞公司。可以希望腾飞公司能派出级别足够作出决定的人员与他们谈判。

  由于不希望腾飞公司自己发现那个漏洞而进行修补,所以在后面的联系中,几个年轻人根本不肯向腾飞公司透露一点口风。而且他们一点也不肯讨价还价。

  十亿美金不是一个小数字。虽然腾飞公司财大气粗,尽可以拿得出这笔钱,但要让他们在不知道因为什么的情况下在帐目上做出这么大一笔支出实在是不现实。

  谈来谈去,对方也只肯说明是卖一个全仿真系统的BUG修复软件给他们,这让腾飞公司的谈判代表非常为难。全世界的电脑技术和网络技术发展了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那个公司曾经开发出没有绝对BUG的操作系统。一个软件有BUG是绝对正常的,如果修复每一个BUG都得花上十亿美金,微软恐怕已经破产好几百回了。

  在经过几轮谈判之后,由于双方的底线严重冲突,最后终于不欢而散。几个年轻人找腾飞公司出售不果,又将目光投向了全仿真操作系统的另外一个拥有者微软。不过微软比腾飞更加过分,早已经习惯了系统BUG的他们对这个所谓“十亿美金修BUG”的谈判嗤之以鼻。

  几个年轻人几次向微软发送短信要求联系都没有得到结果。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终于失望了。钱弄不到手,他们便决定给这两家小看他们的公司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在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年轻人们只是将它作为了一场恶作剧。他们还没有想到最后会闹到几乎让人类灭绝的程度。

  几个年轻人在愤怒的驱使下,用半个月的时间在全仿真系统内编写了一个自繁殖程序和一个自动给全仿真系统内每个在线用户发信的软件。然后他们将启动BUG的木马植入那个自动繁殖程序中向全世界发布。

  那个自动繁殖程序的感染方式是接触式的。也就是说,只要未被感染者与被感染者进行了任何方式的接触,立刻就会被感染。

  当在虚拟银行里工作的皮特被感染的时候,他正准备下班。他按照平时的程序,调出系统菜单,放松身体,按下退出按钮,然后睁开眼睛。

  平时一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生态仓里面黯淡的白色灯光。但是这一次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依然在熟悉的虚拟银行办公室里。

  皮特觉得有点奇怪,于是他又重新试了一次,结果仍然与第一次一模一样。皮特很怀疑这是不是自己早上打开的那封标题很诱惑,但是却没有任何内容的信造成的结果。

  旁边的同事奇怪的看着已经在原地站了几分钟的皮特。

  “喂,你怎么了?”同事问道(他被感染了)。

  “我没办法下线了,不知道怎么搞的。”皮特一边抱怨一边笑了起来。他并没有把不能下线当一回事情,反正以前也出现过他在虚拟世界里连续玩了几天都没下线的情况。

  下不了线的皮特记起来他今天还和老婆约好了一起去养老院看望父母,于是便发了一条信息给他的妻子,向她说明自己现在的情况。不过他不知道,他妻子只要看到这条短信,便会立刻遭遇与他一样的下场。

  “喂,皮特。我也下不了线。”同事试了试之后也笑着对皮特说,“可能是系统出了什么毛病。估计过一会就好了。我给腾飞公司的客户服务部发了短信。不用担心,他们很快就把事情会处理好的。”

  同样的事情在全仿真世界的每个角落上演着。知道自己没办法下线的人已经无法回到现实世界中,而那些可以下线的人又在不停的被感染着。当他们知道与他们接触的人可能无法下线的时候,已经失去了通知别人不要和他们接触的能力。因为只要接触到他们的通知,就会被感染。

  网络中的媒体们几乎快要被逼疯了。这么大的消息,到底是应该向外传播,还是不向外传播?这明显是一个两难的命题。如果向外传播,等于是他们在帮助罪犯发布病毒;如果不向外传播,那病毒还是迟早会侵入到每一个人的系统中。

  在计算机语言的逻辑中,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死循环。几乎所有的人都发现他们没有办法退出系统,而这些没办法退出系统的人却又不能让那些可以退出的人帮助他们。可以退出系统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需要别人帮助他们退出系统。而等他们知道的时候,他们自己也已经成为需要别人帮助才能退出系统的人中的一分子了……

  很快,全仿真世界陷入了一片恐慌。

  普通的职工、游戏玩家、警察、程序员、甚至包括腾飞公司的那些客户服务部门的人员都没有办法退出这个系统。他们与外界的联系也被切断,凡是感染了这个程序的全仿真系统用户都在无法退出的同时失去了拨打外界用户无线电话的能力。

  这样的情况是那几个编写程序的青年没有预料到的。他们原本并没有阻止被感染者拨打外界的无线电话来求助,如果不是这样,借个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把这个病毒式的文件发出去。事实上,当他们发现自己也无法退出程序,而且无法与外界联系时,几个小青年当场就吓呆了。他们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很可能他们永远也没有办法离开这个虚拟的世界了。

  既然这个阻止所有中毒者拨打卫星电话的系统并不是那几个小青年的作为,那么它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其实它是一个人工智能程序员(虚拟人)的作品。这个程序员是第一批被感染的人之一,当他被感染之后,很快就发现了这个程序中给人类留下的唯一一个缺口。

  作为一个程序员,他的智慧被设定为对程序有偏执狂般的爱好。所以当他发现这个唯一的缺口之后,虚拟人立刻决定将它堵上。

  由于他是一个电子人,所以编制这个程序的时间比普通人类要快的多。只用了几分钟时间,人类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便被彻底封锁。

  这个种子随即不断生根、发芽。当它随着某些给报社发电子邮件的人传播到全世界的全仿真媒体中心的时候,在虚拟世界中的人类已经无法逃脱被彻底封锁在这个系统中的命运。

  当这场由恶作剧演变而来的灾难性的事故发生的时候,林风与陈茹芸这一对还正在全仿真网络的一个小酒吧里庆祝他们相识17周年。

  当两人从小道消息上看到有关这次危机的报道时,他们也被病毒迅速感染。

  “我也没有办法退出了。”林风对陈茹芸耸耸肩,“你呢?”

  “不行。”陈茹芸同样试了一下之后说道。

  与大多数人的反应一样,两人在刚开始发现问题的时候并没有把它当作什么重要的事情。对于小道消息也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两人好不容易才在女儿上学的日子找到一个机会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当然不能被这些突然发生的意外干扰。于是两人继续过他们的相识纪念日,把外界的所有事情都抛在脑后。

  不过逍遥的两人依然没能将他们的纪念日过完。在得到小道消息之后不久,林风的网络电话就响了。

  电话是腾飞公司技术部打来的。见到熟悉的号码,林风看了陈茹芸一眼,无奈的接通电话。

  “你好,是林院士吗?”对面的人显得很镇静。

  “我就是。”林风回答。

  “我相信您一定已经通过小道消息了解了有关无法退出的问题。您能不能立刻到我们腾飞的技术中心来一下?我们急需您的帮助。”

  “什么?”林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语气也重视起来,“好的,我马上赶来。”

  在网络中的行走并不像现实中那样费时间,前一秒林风才答应那位主管,后一秒种他已经换好了衣服,与陈茹芸一起出现在腾飞公司的接待室里。

  看到腾飞公司接待室里乱做一团的样子,林风的神色愈发沉重起来。

  一个腾飞公司的职员在林风和陈茹芸进门不久就走了过来。这个职员苦笑着将两人接到旁边一个刚刚建立起来的私人房间。

  进入房间,林风扫了一眼里面的情况。包括他的老师特里、他的学生盈舞在内的全仿真学界强人几乎全数都在,此外还有一大半林风以前没见过面的其他行当的高手。其中有不少人都曾经在全仿真世界中销量最高的《虚拟世界》杂志的封面上出现过。

  “各位都是电子、软件和全仿真学界的精英。”腾飞公司技术部的总负责人余飞,也是目前在全仿真软件界极为有名的高手站在讲台的中心向他们说话,“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夸张的说,整个人类正面临一场危机。”

  场下一片混乱。

  “各种硬件的方法我们都已经尝试过了。相信各位都知道,全世界的电力供应现在都掌握在自动化机器人的手里。在现实世界中出现电力供应停滞恐怕至少也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时间。可目前我们的生态仓能保证维持人类生命活动的时间也只有六十天。所以……能解决问题的,就是在座的各位。”

  这些话立刻引起了更大的混乱,原本只是交头接耳的学者们也恐慌起来。

  “各位!各位!”看到情况不妙,微软和阿特拉公司技术部的两位代表也赶紧一起站了出来,“我们知道各位现在的心情,但急也没有用。请各位安静下来!我们已经在全力搜索病毒的制造者,相信很快就有结果。我们这里有全仿真系统的创造者和全仿真世界的构架者。这个世界是我们创造的。四十五天,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出去。”

  两位代表的话渐渐的让大科学家们安静下来。不过科学家们貌似都是极端的。当他们从无比的喧闹中摆脱出来的时候,立刻就走到了无比寂静的那一头。

  在尴尬的寂静中,余飞收到了一条短信。他又一次走上讲台,用平稳的声音宣布:“我们找到那四个做病毒的人了。”

  场下立刻又是一片混乱。

  当四个制作病毒的小青年走进会场的时候,台下的科学家们并没有用敌视的眼光看着他们。大部分的软件制作者反倒用很欣赏的神色看着这几个稚气未脱的小家伙。有哪个做软件的高手敢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没干过黑客?看到这几个青年,让他们想起了那个自己还年轻的时代。

  不过就这几个小家伙造成的严重后果来说,把他们枪毙十回都绰绰有余。

  在众多程序高手的追问下,四个小家伙很快就把他们发现的漏洞和制作的程序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但是他们怎么都不肯承认有关禁止向外界拨打无线电话的程序是他们做的。

  “算了,这个程序是谁做的现在不是关键。”被选为现场总负责人的全仿真泰斗,已经七十二岁高龄的特里站出来为四个年轻人开脱,“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找出这个程序的破绽,然后想办法重新把人的意识送到身体里去。”

  特里的提议很快得到了全场的赞同。精英们总是对自己有着超乎寻常的自信,在这时候,他们依然相信自己能从程序中找到脱离这个世界的方法。

  在热烈的气氛中,整套班子开始运转起来。三大全仿真公司为他们提供了一切需要的虚拟设备和助手。与此同时,外界的媒体界终于开始在向整个虚拟世界通报了病毒的情况。并且他们请人们不要恐慌,现在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家们正在紧急研究让人离开的方法,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三天过去了,研究室里的学者们依然忙碌着。但他们的脸上已经很明显的失去了原来的自信。

  负责全仿真系统的科学家们到这个时候已经无所事事起来。能够向程序高手们提供的信息他们已经都提供出去了,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结果而已。

  “林老师,您是全仿真系统的泰斗。”在无所事事的时候,盈舞突然走到了林风身边,“您觉得他们有可能从软件方向找到突破口吗?”

  对盈舞的这个问题,林风也想了不止一次。他苦笑了一下回答:“我也不知道,软件他们才是行家。”

  “我觉得他们不太可能成功。”盈舞摇了摇头,倔强的看着林风,“您应该也能看出来的。”

  “我能看出来。”

  “林老师,我们从硬件上想办法吧。指望别人不如指望自己,您一直都是这么教我的。”

  “好吧,我们试试。”林风依然苦笑着。

  要是十年前,我肯定早已经这么干了。林风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老了。才不过三十五岁呀,就没有年轻人的那种冲劲了么?

  在这个大家都把眼睛盯在软件高手身上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林风和盈舞两个人的离开。事实上,林风离开这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就为看望女儿和陈茹芸出去过几次。

  于是,在无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个由两人组成的小组开始了从硬件角度寻求突破的钻研。

  林风和盈舞一失踪就是五天。

  在这五天里,腾飞公司的软件专家们已经几乎绝望了。如果不是求生的意志还在激励着他们,恐怕他们早就已经放弃了。

  全仿真系统的软件部分编写的破绽很少,唯一存在的大破绽就正是现在被病毒利用的这个,而其他的小破绽则根本不能让人类离开系统。

  外面的虚拟世界也已经出现了混乱和状况。公众们的情绪由于长时间的等待而开始烦躁起来。不过唯一幸运的就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网络骚乱。

  到了研究者们开发系统的第十天,也就是林风和盈舞消失的第七天。开发小组终于宣布,他们寻找系统破绽的计划破产了。在十几个顶尖程序高手分析了几次之后他们发现,这个病毒根本就不可能被破解。

  这个消息被严密封锁了三天。

  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公众们强大的压力下,在林风和盈舞消失掉的第十个日子,一家媒体将事实公诸于众。

  于是,虚拟世界崩溃了。

  当人们知道他们再也无法离开虚拟世界的时候,大多数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死亡。离开了身体的思想——人们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起,在无数的宗教中,这就是死亡的定义。

  在这里,人们甚至没有办法自杀。虚拟的世界,究竟是天国还是地狱?

  相信每个人都已经可以想象,当全世界的人知道自己在几十天,甚至十几天之后就会死亡的时候,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就在乱成一锅粥的世界中,还有一个角落中的人们保持着它已经维持了十天的生活节奏。

  林风和盈舞,他们依然在为离开虚拟的世界而奋斗。林风拿出了当年他负责编写的全仿真硬件的程序,而盈舞则将她编写的高仿真度系统与生态仓结合部的软件部分和电子设备图都调了出来。

  两人在现实中都是著作等身的著名学者。在这里,他们当然也不可能孤军奋战。超过三十个带着博士或者更高头衔的专家在他们创建的房间里一页一页的翻阅着两人提供的资料。林风也拿着盈舞给他的电子图纸,仔细看着他负责的那一块系统中的每一个节点。

  “林老师。”盈舞看了聚精会神的林风许久,突然犹犹豫豫的喊道。

  “恩?”林风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没办法出去了。你怎么办?”盈舞一边说话一边咬着嘴唇。她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这很孩子气的动作出现在她身上显得有点可笑。

  “想过。“林风终于从图纸上移开自己的眼睛,“如果真的出不去,我就找一个没有人,又美丽的地方,和家里人安安静静的过完还剩下的时间吧。”

  “是吗。”盈舞看起来很失落。

  “喂,你想什么呢?”林风笑了,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很爱我妻子,相信你也能找到一个很爱你的丈夫。”

  “是么?我都已经没有时间了。”盈舞突然哭起来。

  “不用着急。有我在,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为什么?”

  “因为在这本书里,我是主角。”

  “呵呵,你真幽默。”盈舞被林风的笑话逗的忍不住笑了出来。事实证明,林风的鼓励很有效果,盈舞笑了一会便坐回原来的位置。

  这时候,一个正在虚拟房间里查看原始全仿真系统记录的研究员突然大叫了起来。

  “我找到了!”他兴奋的将自己看到的内容复制了几份送到房间里的每一个人手中。

  “你们看!”他将打印的资料复制到大屏幕上,“这是在十年前曾经被使用过的一个全仿真框架。”

  “嗯。”全体人员重重的一点头。

  “你们发现没有!在这个框架的系统协议里,我没有看到对人数上限的限制。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将无限量的信息塞到这个框架里面去。”

  “嗯!”又是重重的一点头。

  “这还不明显吗?”研究员兴奋到极点的挥舞着手臂,“只要我们在一个服务器上建立这个框架,然后对它进行无限量的信息输入。肯定会造成服务器的数据溢出。无论最后的结果是系统崩溃还是服务器烧毁。反正,进入服务器里面的那批人肯定会失去和全仿真系统的联系。他们不就醒了吗?”

  “对呀!”工作室里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了。

  “马上发布这个消息。”在所有人里,林风是最冷静的一个。

  关闭了十二天的大门被欢呼的研究员们推开,十分钟之后,整个虚拟世界都知道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这时候距离腾飞工作室宣布研究失败正好四十八小时。

  在求生***的驱使下,那个古老的框架很快就被架满了整个虚拟世界。无数的人类蜂拥冲入框架之中。根据事后的不完全统计,仅仅是全世界这一天烧毁的服务器就不下百万台,总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开始时那四个青年提出的十亿美元。

  末日事件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是深远的。虽然从起因和经过上来说,它都是一个恶性事件。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它的意义只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可以比拟。

  从这次事件之后,人类才开始用理性的眼光审视全仿真的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关系。而全仿真技术和全仿真的虚拟世界也从此步入了正常的发展轨道。

  在几年之后,人们大多愿意用林风在事后接受采访时所说的一句话来形容这次事件带来的最终结果:新的时代,来临了。

  (全书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