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七六章(全)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 开玩笑 6729 2005.06.12 22:51

    第一七六章

  第二天一早,林风早早的就离开了自己的宿舍。他今天要做的事情,要拜访的人实在太多。从早上八点一直到下午两点他的时间表安排的满满的。就算是下午两点之后他也得去陪甄灵他们逛街,还真是一点闲都没有。

  陈茹芸则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在林风家里住了一个月之后,她的生物钟已经把起床的时间定在了九点种以后。这当然是林风的母亲和林风本人娇惯她的结果。梳妆打扮一番之后,早上十点不到,她就接到了甄灵打来的电话。

  “我们过几分钟就要到林风宿舍门口了。”甄灵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格外兴奋。

  “我都准备好了,你们过来吧。”陈茹芸一边吃着林风准备好的早餐,一边在电话里对甄灵说。

  很快,窗外就响起了汽车喇叭声。甄灵还从车窗里伸出脑袋大声叫喊着陈茹芸的名字。

  “来了,来了!”陈茹芸赶紧把最后几块饼干塞到嘴里,冲出大门回应着。

  咣,门被锁上了。

  “现在去哪里?”坐上汽车的陈茹芸也觉得有些兴奋。

  车的后排挤了三个人,陈茹芸坐在左边,小艾做在中间,右边当然是甄灵。

  “不是说好的吗?”甄灵回答道,“上午和下午都在西单逛商店,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嘻嘻,票都买好了。”她笑着拿出六张“红星电影院”的门票在陈茹芸面前一晃。

  “随你们安排了。”陈茹芸伸了个懒腰向车座上一靠。

  有说有笑的五人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后面,始终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

  “他们好象一直在往西单的方向去。”在左子游的车之后几个车位处的车上,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用手机向不知什么人汇报着。

  “跟着他们。”电话里,一个人说着生硬的中文。

  跟三女人一起逛商场显然是一种折磨,左子游和张昆跟在她们身后完全体会不到与女朋友上街购物的乐趣。三个女人在一起,她们甚至可在一件衣服前面唧唧喳喳的评头论足一个小时,却把两个可怜的男子汉扔在一边不理不睬。当然,更加悲哀的是,随着购物时间的推移,他们两个也逃不脱成为两只移动式储物箱的命运。

  下午两点钟林风的到来稍稍缓解了左子游与张昆的尴尬,不过他们却遭遇了更加悲惨的事情。张昆在无意中被一个卖化装品的营业员认了出来,连锁反应之下,在场的知名人士全部被大叫着喊出了名字。

  左子游发誓,那时四周的人群如潮水般涌来的情景比格斗游戏的旁观室里要可怕的多。他们全都吓的落荒而逃。可是最终仍然被堵在了一个角落。几人一直签名签到手抽筋才终于找到一个空隙逃出生天。在混乱、兴奋、快乐与痛苦之中,林风一行六人度过了整个上午和下午。

  晚上的电影是进口大片,两个半小时的片长让他们看的如痴如醉。晚上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六个人都觉得脚步有点虚浮了。

  “我要回去了。”林风看看表,时间已经将近十点。

  “到我家坐坐吧。”左子游搂着甄灵说,今天对他可是幸福的一天。在电影的剧情演到最感人的时候,他看准甄灵感动之际,趁虚而入,骗到了甄灵答应嫁他。“你说是不是,灵灵?”谈婚论嫁之后,两人之间的称呼悄悄发生了变化。

  “恩,当然拉。”甄灵悄悄的掐了左子游一把,痛的后者龇牙咧嘴直抽冷气。刚才这个家伙居然趁自己感动到流眼泪的时候求婚,实在是太坏了!虽然甄灵只有满心的高兴,依偎在左子游的怀里也是一脸的幸福,但是这个面子她还是一定要找回来的。

  “走吧,一起聚聚好了。林导你明天有事情么?”张昆也劝道。

  “明天……我倒是没什么事情。”林风回忆着。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甄灵跳出来拍了板,她一把拉住陈茹芸的手就把她拖进车里。

  看到甄灵的兴致这么高,林风也只能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好吧。”林风答应下来,“不过我们怎么过去呢?六个人坐一辆车?”

  “不然我打车吧,你跟他们坐子游的车回去。”张昆提议道。

  “算了,还是跟来的时候一样吧。”林风笑着说,“你们跟子游的车走,我打车好了。”他把张昆推进车里,拍拍车顶对里面喊道:“小心驾驶,子游你家里见。”

  “知道!又没喝酒。”左子游也笑着回应。

  左子游开车离开之后,林风才打了一辆的士跟在他们身后。

  左子游住的地方偏僻,车开出五环之后路上的车不多,所以他把速度提到了四十公里。开到一个还正在建设中的开发区旁边时,一辆奥迪突然加速从左子游的旁边超车。

  因为开发区里在盖高层建筑,所以施工单位为了防止行人被意外掉落的东西砸伤,便将公路的一部分也用护栏围了起来。那里的路本来就窄,而且时间是晚上,施工区里一片黑暗,根本没有任何光线,所以对方的超车显得相当无礼。

  看到对方的车子硬从缝隙里挤了进来,左子游吓的赶紧把方向盘向右边打去,给他挪出个位置。可是对方超到左子游身边的时候却又减慢了速度,和左子游的车并列行驶着。

  “神经病啊!”左子游打开了车窗大骂。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成为格斗选手之前,他可是小流氓咧!

  对方却什么也没说,他落下右边的车窗,对左子游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突然一踩油门扬长而去。对方超车离开的位置,恰好就是开发区的结束段,也就是公路再次变宽的地方。

  左子游觉得情况不对,他强烈的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

  “坐稳了。”他喊了一声,立刻猛踩刹车。可是却已经迟了。

  一辆巨大的运货卡车突然在左子游的侧前方打亮了车灯,呼啸着从侧面撞上了左子游的奔驰。巨大的冲力让奔驰向左滑动,撞上了路边的护栏,然后整辆车都被掀了起来,翻滚着落在路边。或许是奔驰的良好性能,或许是车里的汽油已经不多,汽车居然没有发生爆炸。

  卡车撞上奔驰之后,迅速从车上跳下一个黑影,他跳上倒退着开回来的奥迪,扬长而去。

  带着林风的出租车一路在他的指引下向左子游的大宅开去。就在卡车司机搭上奥迪之后十几秒钟,出租车就出现在开发区的施工路段上。

  吱!!出租车突然刹车。

  “怎么了?”林风一直坐在车上想事情,没有注意到前面的情况。

  “好象出了车祸。”司机急急忙忙的卸下安全带,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在出租车前灯的照耀下,巨大的卡车和路外的已经完全损毁的奔驰赫然在目。

  车祸?林风脑中闪过这两个字的含义。他猛然一惊!

  拉开车门,林风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了奔驰车边。奔驰车一片狼籍,车窗的玻璃碎了一地。林风看见的只有车里满身是鲜血的五人。车里还有轻微的呻吟声,但是林风却无从判断到底是谁发出的声音。

  冷静,冷静。林风几乎已经急疯了,可是他的脑子里却一直如惯性般的响着这两个字。只犹豫了一会,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120。

  “司机!司机!过来一下,这里有受伤的人!”林风大声呼喊着,他跑到还在检查卡车情况的出租车司机身边,把电话塞到他手里,急促的说:“快,告诉他们这里怎么走!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哦,哦。”看着林风着急焦躁的样子没,出租车司机知道情况不妙。他赶紧告诉了救护中心他们所处的位置。

  林风又跑回奔驰的旁边,对着车里轻声说道:“别动,别乱动。我在这里,救护车马上就到,你们都别动。医生马上就来了。”他几乎急的要哭出来,却不敢大声的呼喝。

  五分钟之后,救护车呼啸而至。医生们用工具撬开车门,将里面的人全部抬上了担架。与救护车一起来的还有警车。对于这样一起严重的“交通意外”,发现人需要露口供,并且协助调查。

  林风告诉医生自己认识出事的五人之后,他便没有随警车回警局,而是上了救护车。

  “不会有事的,都不会有事的。”林风抓着陈茹芸带血的左手。嘴里的喃喃自语似乎是在安慰陈茹芸,也似乎是在安慰自己。

  医院很快就到了。经过简单的检查之后,左子游、张昆、陈茹芸和甄灵进了手术室。秦菲菲则进了骨折科。

  林风一直陪在她们身边。金向东和李英秀也从警察那里得到消息,他们立刻从左子游家里赶到医院。

  “他们怎么样?”李英秀的脸色有些苍白。

  “小艾受了点外伤,小腿有点骨裂,还断了两根肋骨……她算是没事的了。”林风抱着头,“甄灵和茹芸一样,都是撞到了车顶,可能有脑震荡。张昆和子游都撞上了挡风玻璃,满头是血,医生说要手术之后才能知道情况。而且他们三个现在还都昏迷。”

  “还好都活着。”李英秀松了口气。

  “警察说好在当时奔驰的速度不快,而且对方是从左侧撞上去的。不然可能里面的人一个也活不下来。”林风的声音里还带着后怕。

  李英秀安慰的拍拍林风的肩膀,转身向金向东用韩语解释着。

  在三人焦急的等待中,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看着满头是汗的医生,林风赶紧起身问道:“他们怎么样?”

  “你是病人家属?”一个护士模样的中年妇女接过了林风的问题。

  “我是他们的朋友。”林风说。

  “哦,跟我过来吧。”护士一边走一边说道,“两个女孩子没什么大问题,只有轻微脑震荡和几处骨折。扎辫子的还有几处撞伤,没辫子的那个只有几处擦伤。两个男的情况就比较严重,两人都有重度昏迷的情况,脑震荡是肯定的。而且驾驶位置上的有内出血和脾破裂,另一个是全身多处骨折,颅内出血,而且两个都有严重外伤。”

  “那有没有生命危险?”林风又紧张起来。

  “那倒没有,不过可能要昏迷很长时间。不过这么严重的车祸,既没有死人,也没有出现残疾已经万幸了!那个开车子的醒了以后告诉他,开车小心点。带着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还不当心,就算没出个好歹,要是划了脸还不得后悔一辈子?”护士知道左子游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对他的态度一点也不友好。

  林风跟着护士办了住院手续,费用自然是由已经有所准备的金向东垫付。除去伤最轻的小艾,其他四人中最少的也要住院两个月。

  第二天,北京报纸上大副报道了这一场发生在偏僻郊区的骇人听闻的“交通意外”。虽然报纸上也对肇事司机的逃逸进行了指责,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根本就不是一场简单的交通意外。

  陈茹芸和甄灵在进入医院之后十二个小时之内相继醒来。陈茹芸醒来之后便抱着林风大哭;甄灵则更加着急左子游。她不停的央求医院的医生让她见一见左子游,不过医生告诉她,她的病情需要好好休息,左子游没有生命危险。最后还是在李英秀的劝慰下甄灵才安静下来,但是病房里的愁云却久久无法散去。

  中午时分,几个警察匆匆走进了病房。

  “您是林风先生吗?”其中一个看起来像小队长的警察问林风。

  “恩,我就是。”

  “哦,那您能跟我们出来一下吗?对这起交通事故,我有几个问题想问您一下。”

  “什么问题,在这里说不行吗?”林风奇怪的问。

  小队长看了一眼旁边的病人,轻声对林风说:“您还是出来一下吧。”然后他走了出去。

  林风跟在他身后来到病房外面,小队长一直走到很远的楼梯口,直到他确信已经没有人能听到谈话内容了才对林风说:“您知道他们有什么仇家吗?”

  “仇家?”林风一愣,“没有啊,从来没听说过。你的意思是……”

  “我怀疑这起不是什么交通意外,完全是人为的交通事故。”小队长严肃的说,“卡车是从工地偷的,车上没有任何指纹,而卡车出现的位置却和他从工地逃逸的线路恰好相反。而且从现场留下的脚印看,肇事司机是上了另一辆汽车逃离现场的。这很明显是人为的痕迹。现在病人的情况不适合盘问,所以你能不能仔细回忆一下他们平时都接触哪些人,或者有没有可能与别人结仇。”

  林风仔细回忆了一下,苦笑着说:“我实在想不起来。其实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我也是前天才到的北京。就是为了看他们打WCG的比赛。”

  “那如果您想起什么就和我联系吧。”小队长拿出一张名片,“不过越快越好,因为肇事者很可能会逃跑。”

  “我知道了。”林风接过名片,心情沉重的回到病房。究竟会是谁呢?左子游他们会和谁结下这么深的仇恨呢?

  下午三点多,平静的病房外突然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在林风皱眉头的时候,房间里又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打开门,一个大约五十岁的中年人站在门口。他很不友好的将林风一把推开,径直走到陈茹芸身边。

  林风又皱皱眉头,刚想出声询问,却被陈茹芸的称呼吓了一跳。

  “爸爸……你怎么来了?”陈茹芸小声说道。

  “你出了事,我怎么能不来?”中年人爱怜的摸着陈茹芸的头,“你妈妈知道你出事都急死了。要不是实在订不到飞机票,她肯定也要一起跟来。”

  “我这不是没事吗?”陈茹芸向父亲做了一个鬼脸。

  “哼,这还没事?”中年人很不满的说,“你好好休息,我和他出去一下。”

  “您可别……”陈茹芸急道。

  “放心!”中年人拍拍陈茹芸的手,“我又不会把他吃了。乖乖的休息吧。”安慰完陈茹芸,中年人回头看了一眼尴尬的站在一旁的林风,冷冷的说:“小子,跟我出来。”

  林风认命的跟在中年人身后,两人又是来到了上午那位小队长带他去的偏僻的楼梯口。中年人停下,林风也停下。

  “我……”林风刚想开口。中年人却猛一转身,一记上钩拳打在林风的肚子上。这一拳不但突然,而且力量很大。林风痛苦的弯下腰去,他当然知道中年人揍自己的原因。要是他有个女儿,从家里跑到几千公里之外,一个多月没消息,突然有了消息又是坏到不能再坏的坏消息,他也会发飙打人的。他忍着痛直起腰来,用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未来的岳父大人。

  “不错,还有几分骨气。”陈国强仍然是冷冷的,“不过刚才那一拳只是揍你把茹芸丢下四年不管的。”他又抡起拳头,一个横拳打在林风的下巴上,把他揍翻在地。“这一拳才是受伤这件事情的!”

  林风还是什么也没说,他也不出声。只是重新站起来,依然带着歉意的看着陈国强。

  “好了,气我也出了。”陈国强的声音里终于多了点感情,“茹芸那傻丫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你,我当父亲的也没办法。小子你记着,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情,我就把你拆成七八十段丢到黄浦江里喂鱼。”

  “我……”林风又想开口,可是再次被打断。

  “不用说了,你想说的我都知道。”陈国强拍拍林风的肩膀,“我知道你对茹芸有真感情。不然我也不能让她去找你,刚才也不能只打两拳这么便宜。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自己都清楚。小伙子不错,好好干,有前途的。”边说着,陈国强又把林风向角落里拉着走了两步。

  “这次车祸是人为的你知不知道?”陈国强降低了声音问。

  林风一凛,缓缓点了点头。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的消息比你想象的还要灵通的多。”中年人露出一丝或许可以形容为狰狞的笑容,“这帮家伙是赌WCG的。你知不知道WCG黑市的赌博?”

  林风茫然的摇摇头。

  “算了。这些事情你别管了。”陈国强道,“你就说,这届WCG格斗比赛中的群战,你有没有本事拿冠军?别告诉我没有,不然就别想娶我女儿。”

  林风苦笑着:“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但是这一届的冠军,那有那么容易啊?”

  “我不管,那是你的事情。”陈国强回过头来笑着对林风说,“我差点忘了告诉你,在黑市赌博上,我押了两亿美圆赌元老战队夺冠。这帮家伙敢惹到我女儿,我就要他们倾家荡产。你明白了吧?我还有事情,你先去陪茹芸。今天的比赛,我帮你们想办法推迟到明天。”

  目瞪口呆的看着匆匆离去的陈国强,林风一阵眩晕。

  怎么能这样呢?现在元老战队就剩了他和金向东两个人,其他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根本不可能前往赛场打比赛。

  苦恼的回到病房,林风的样子让李英秀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我岳父说,我必须得拿下这届WCG的冠军,不然就不同意我和茹芸的婚事。可是……你看我们现在连五个人都没有,怎么去打比赛?”

  这时金向东也走到李英秀身边露出询问的神色,李英秀把林风的话翻译了一遍。听完之后,金向东也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很快说出几句韩语。

  “东说,格斗群战可以不足五人参赛。以前有过四个人比赛的先例。”

  “可是要拿冠军啊。”林风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听完李英秀对这句话的翻译,金向东却笑起来。林风奇怪的看着他。金向东大笑着对李英秀说了几句。然后李英秀一字一句的给林风翻译道:“他说,没什么可担心的。只要有你们两个,便已经是天下无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