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亦之轩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回家休息

亦之轩雨 一线雨滴 3548 2005.07.26 12:38

    当一轩告别冬雨后,便直径回自己家——林苑。在回家的路上,原本喜欢独来独往的一轩就不喜欢有人跟着,更何况是一个超级无敌所向霹雳的特大制造噪音的公害者。

  “哇,快看耶一轩,在那棵比左边的花高一点,比右边的树矮一点,比前面的小树苗粗一点,比后面的千年藤蔓细一点,比银杏树叶颜色深一点的橘子树杆上面竟然有一朵喇叭花哦~而且是橘子色的喇叭花,难道说橘子树上只有橘子色的花?那也太单调了,应该让橘子大叔改变这个想法,唉呀呀,那边的那不大不小,不红不绿,不高不低,不胖不瘦,有点黏糊糊的家伙是青蛙吗?啊~还有那只蝴蝶,瞧它连飞都不会,而且颜色单一……………………”在一轩身旁左一圈右一圈的转着的天天正用[现在进行式]的方式制造噪音。

  而在一旁已经忍无可忍的一轩,终于是发火了。“你给我闭嘴~~#”一轩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地吐出这几个字。一轩真是不知道是谁教这家伙如此制造公害的,难道说制造噪音也是紫心族的特异功能之一?

  “啊~~知道知道。”天天当真乖乖地闭上嘴,而且也再没无休止的在一轩面前转圈,天天他的读心术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他,再说下去,一轩就真要火山爆发了,而且一定是特级火山。

  总算耳根清静的一轩为了让噪音公害永远成为[过去式],便以警告的口吻对天天说:“如果你再在我面前没完没了的说一大堆没完没了没营养的废话的话,你就别想让我当你的什么主人,听见没?”说完这番话的一轩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竟然会为了这种小事而和人差点发火,以前他不是一直是碰到看不顺眼的事或人就逃走的吗?怎么会为了一个小精灵而破了自己一贯的作风。他是怎么了?应该是太累了,没错,太累了,一轩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道。

  “嘻嘻~~”只见天天并未答应,当然也没有拒绝,只是一个劲的邪邪的瞧着一轩,刚刚一轩心中的想法早已被天天知道了,被盯着的一轩到是被他瞧的有点发毛,问一声:“干什么?”

  “你在求我说话?”天天依然用邪邪的眼光瞧着一轩。

  “………………不说就算了。”从小到大,一轩可从来都没求过人,更何况是让他为了这种事求人,根本不可能!

  “哦~那人家就没必要告诉你喽~”天天是认定了一轩会这样说,好象存心和一轩过不去。

  “嘁,无聊。”一轩可不想再和他浪费时间,现在他应该回家找大哥、二哥修炼才对,对于这种只会让他头痛的精灵还是免谈了。其实一轩对天天的答案根本就不在乎,只要天天不那样盯着他就行了,其他的他也不想知道,也不用知道。

  一轩及兄长的住处——[林苑]的门口

  “一轩呀你可回来拉。”在林苑门口已等候多时的二哥一弦玩弄着手中的树叶,看见走路漫不经心的弟弟一轩正朝自己走来时,丢掉手中已变成碎片的树叶,向一轩打招呼。

  “恩。”一轩懒懒的答道。

  “看上去心情不怎么样啊?怎么,和冬雨独处的不开心?”一弦半开玩笑的说,但是眼神中似乎早已肯定,一轩心情不好就是和冬雨有关!

  作为弟弟的一轩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哥哥心中的想法呢,更何况一弦喜欢冬雨全族的人都知道,(这里不包括族长无暇)一轩又怎么会不了解哥哥在想什么。从刚刚和一弦聊天开始,小一轩天天就躲在一轩后面没有出来,一轩用配剑拍了一下身后的天天示意他不用躲躲缩缩的,然后懒懒的对一弦说:“心情是有点糟糕拉。”

  听到一轩回答后的一弦显然是更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便继续自认为“明知故问”的问:“怎么会糟糕呢?难道是被我说中了?”

  “就是因为这个。”一轩看天天还没出来,便往旁边挪了一挪,让天天与一弦见了第一面。

  “他、他是紫心精灵?”一弦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他看见冬雨喜欢看书,便迫使自己也喜欢看书,没想到,看的东西竟然能派上用场。

  “恩,没错,就是紫心精灵,叫天天。”一轩把天天拎到一弦面前摇来摇去,全然不顾天天的感受,丝毫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饶~命~啊~呜~~~~~”被一轩摇的晕天转地的天天实在是撑不住了,只能求饶。

  在一旁刚回神的一弦马上把心思放在紫心精灵上,而关于冬雨的事估计虽没有到九霄云外,但也差不多了。“行了,一轩,这精灵你是哪里来的?怎么长的很像你呢”一轩替天天说情。

  一轩看看两眼冒金心的天天,心里不禁觉得有趣,停止捉弄天天,回答哥哥的问题,“去冬雨家里的时候,冬阳拿来的紫心蛋里来的,至于他长的像我那纯属巧合。”

  “冬阳?他哪来的紫心蛋啊?”一弦好奇心一点也不比冬阳少,一个劲的问。

  “在我们家后院,我经常练剑的地方。”一轩一面松手放开天天,一面回答一弦的问题。

  “呵,还真和你有缘哪。”一弦似乎话中有话,耸了耸肩进屋了,至于冬雨的事估计他是心里有数了。

  一轩早已对自己这个有时会把自己当情敌的哥哥习以为常,跟着一弦后面进屋了。

  被一轩捉弄的到现在头还发晕的天天望了一眼一弦和一轩的背影,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而且是不好的预感,而且很是一股很强烈的厄运感,因为一弦刚才心中的想法被天天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一弦的想法让天天不禁打了个寒颤。

  第二天,应祖父无暇的请求帮助冬雨修炼剑术的一轩无奈的被迫早起。有人说,剑士是不睡懒觉的,而且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但是,这句话在一轩身上被彻底打破了,一轩他不仅喜欢睡懒觉,而且时常忘记自己是一名剑士这个事实,经常在祖父无暇教剑术的时候打瞌睡或者偷溜玩去了。但是这也不能全怪一轩的自制能力差,谁教一轩有一个“模范”哥哥一弦呢,说道一弦,一轩是连他的万分之一都不及呢,一弦他竟然敢当着祖父无暇的面大声说祖父的眉毛像蚯蚓。

  一轩刚一睁开眼,天天就飞到一轩鼻子上,踩~着一轩的鼻子大声抱怨道:“一轩你总算是醒了,原来你们亦族的人这么喜欢睡觉啊,唉唉唉~这也不能怪你们,谁叫你们种族不如我们紫心族呢。瞧我们紫心族一个星期不睡觉也没关系,而且即使一个月不睡觉也不会像你们亦族睡的这么死~唉唉哎!”天天又开始聒噪了,而一轩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由晴转阴,由阴转雨,直到一轩满脸杀气的把鼻子上的天天掐在手里,用警告的口吻说:“天天~上次的警告你不会忘了吧?”一轩现在的表情整个儿是一个小恶魔,全身上下透露出邪邪的杀气。使天天不禁把到嘴边的话强咽了下去,只觉得脊梁骨发凉~

  “没忘没忘.......呵呵。”天天只能傻笑糊弄过事。

  “没忘就好。”一轩松手让天天做自由落体运动,自己便开始起床洗漱。

  回得自由身的天天回想起一轩刚才的表情不禁又一次脊梁骨发凉,看来一轩并不是好惹的。

  离开自己的房间后,一轩和平常一样,往林苑的后院走去。因为一线一直是三兄弟中最早起来修炼的,排在第二个起床的是一轩,至于一弦一般是不睡到中午是不会醒过来的,哪怕是五雷轰顶他也不会醒,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冬雨来林苑的时候他就是第一个起床的,但是一年也不会超过十次。

  “哥。”一轩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很显然是被人吵得无法再睡下去才起床的,对于自己的弟弟,一线了解的很清楚。很快他就得出了结论:一定是一轩的紫心精灵捣的鬼。

  “要不要我帮忙?”很少说话的一线总是这样惜字如金,总是掠过过程,直接说出重点,连帮什么忙,为什么要帮忙都不说,这就是一线说话的风格。

  身为一线的弟弟的一轩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一轩的头脑是三兄弟中最好的,当然理解能力也是最强的。

  “不用了,哥,这个东西还会读心术呢。”一轩故意把“东西”两个字拉的唱腔。

  “东西?”只见天天一副要发火的样子,摆明了要大发他的话术大功。“喂喂喂,一轩,什么叫‘这个东西’,我是东西吗?我可是超级霹雳天真烂漫、可爱无邪的紫心精灵哦~而且又长得这么可爱,这么的帅,这么的酷,这么的人见人爱,这么的脱俗潇洒,这么的………………”不知道天天说了多少个“这么的”的之后,他总算是稍稍挺钝了一下,又接着说:“而你这个不像东西的东西,不像人类的人类,只是长的像我,沾了我一点光而已,竟然还……呜~”没等天天把话说完,一轩就用大地法术把一片银杏团成团塞在天天的嘴里,而一线早已在天天卖力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的时候就转身离开了。一轩第一次觉得原来大地法术真的很管用,至少对付“超级霹雳天真烂漫、可爱无邪的”紫心精灵是非常管用,改天他还得向一弦再学点。

  “哥,我去冬雨那里,一弦哥如果问起就告诉他我在爷爷那儿。”一轩一面拎着想大声抗议、挣扎着的天天,一面朝冬雨家走去。

  一线看了一眼一轩懒散的背影,便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