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命后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龙门镖局

天命后土 红豆八宝饭 2196 2019.11.04 02:12

  沿途一个灯笼铺,门口挂着琳琅满目的灯笼,乔禾满扯着顾朝婵说话。

  “我的灯笼,就是在这里买的。我家买了几盏灯笼,我就拿了一个‘福’字风筝。”

  “我拿了一对,有一个原本是打算送去山上给我哥哥的。”女孩子随他停了下来,轻咳一声,轻抚并不存在的胡须装腔作势道,“玲珑玉质,出于顽石。桃花障目,实亡天命。可怜见的,一对纸糊的风筝都晃了眼,日后去了帝都,什么好东西没有,还能一心向学吗?”

  不消说,乔禾满也知道,会让阿九这么明白表达不满的,只有顾家大郎的周夫子。

  顾家老太太待长子嫡孙总是有几分不同的,总说他像了老太爷年少的时候,有主持的才干。三年前,顾家老爷突然将十岁的顾家大郎送上了山,就是要送去帝都巫山求学吧。

  也是为了巫山弟子的身份。他们说,云州顾家,不能子承父业,也要孙承祖业。

  顾朝婵却也知道,她哥哥跟着周夫子常住山上东厢,她平日里也难见他一面。巴巴送个风筝上去,还被周夫子借故说了一通。

  乔禾满趁机点化她:“就跟山上僧人修行一样,要远离凡尘俗世。妹妹也是那个俗——”

  女孩子才不会告诉他真相,这可能是他们家里最大的秘密:

  周夫子原来是她祖父的幕僚。三年前和她父亲说,她哥哥有能力在十五岁之前,前往巫山太学。

  祖母说过,云州顾家在龙门镖局身上投入太多,也舍弃太多,多到十年前重新回来执掌龙门镖局的时候,就回不了头。

  现在,就和这个约定有关么。

  顾朝婵望着眼前的走马灯,门口最醒目的位置,是一盏漂亮的“莲花吐蕊(瑞)”走马灯。

  盛开的粉红莲花像极了庙里住持法师刚刚升座的莲花台,花蕊就像一颗金色珍珠似的,巨大,而圆满,还散发着阵阵花香味儿。

  灯笼壁上绘着唐僧师徒四人取经的图案,转一个圈儿,又转一个圈儿。

  招揽生意上门,自然璀璨异常,莲花香。

  今年的灯笼新款吧,两个孩子凑头凑脑。

  一个说是蜡烛烧出来的香味儿;一个说是灯笼转出来的香风儿,莲花座里有研磨细细的香料。

  灯笼铺的老板闻言,不觉一笑,殷殷向上门的主顾兜售着:“——门口这走马灯也是‘请神’的一种,请神上身,也就是抓了神仙来给你家当替身,由它来渡你家命中注定的九九八十一难。你家今年的劫,神仙都替你们挡了。神仙已在莲花座上,寓意取到真经,功德圆满,花好月圆。”

  显然,老板是知道谢家长媳喜得一千金,刚去喝的满月酒,谢家次子又在说亲,说些吉利话儿。

  顿了顿,又道,“贵是贵些,制作也讲究。看这两个孩子的灯笼,就是我铺子里的,这条街上灯笼十盏也有八盏是从我这里拿的,都知道我这里的灯笼好。双喜临门,不妨讨个好彩头,怎么样,请一盏最好的福灯回家吗?”

  南疆人笃信天命福报一说。

  南疆桃源又名葬龙地。从葬了天命朝起,这里的邪门事就没断了根。

  天命朝,顾朝婵听周夫子说过,他对那个时代的解释是,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沧岚所铸的铜钱上有“天命所归”四字,人道是天命钱,沧岚前朝也因此被称作天命朝。

  不知是不是铜钱上“天命所归”四字,被“时和岁丰”所取代的缘故。小镇老人在水井边讲,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末了还不忘感叹一句:

  “时和朝可没有天命。”

  也没有福报?

  这是顾朝婵在无量山书院听来的。据说,沧岚神子都是假的,神子近天,而沧岚已被天命诅咒。

  东朝的书院,只是避讳东朝朝堂,西秦和沧岚的话,上至天家下至黎民,却是百无禁忌。

  顾朝婵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蜡烛,拽着回头张望的乔禾满,一路避过接踵人群。

  “老板从里面拿了一盏新的‘莲花吐瑞’灯,里面的月亮,绘着嫦娥,麻姑,是七仙女。阿九,月宫仙子捧着福寿桃包,也许,这个是桃花香。”

  顾朝婵不为所动,还是松了口:“我家今天做了百笼福寿桃包,龙门镖局的已经给他们送过去了,有三十笼是我们自家备着的。”

  “这么多?”乔禾满回头,“你家是不是来了客人?今儿近晌午,有几辆马车停在了龙门镖局门口,我爹让人卸了马,牵去马房里多喂些草料。”

  镇上许多人家都有年轻后生在龙门镖局里做镖师,乔家祖上是养马的好手,便还管着镖局门房上的事宜。

  不消说,就是巫山来人吧。顾朝婵这些年耳濡目染,一早知道:

  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龙门镖局最大的秘密可能是星空门,但最让其他势力眼红的却是与龙神庙井水不犯河水,与此地方方面面都扯得上关系。

  她祖父母加上父亲在这里共计经营了三十余年,她父亲娶的也是南疆桃源的她母亲。可以说,她祖父死后,云州顾家审时度势就扎根南疆桃源了,一腔心血都扑在了龙门镖局身上。

  十年前,却传出要换东家的风声。

  镇上不少人家,也是父子两代人在镖局里做事,因此人心浮动,尤其原本与她顾家走得近的人家。所以,就算是孩子也对前来龙门镖局的异乡人开始上心。

  “是吧,说是要来祠堂给我祖父上一炷香的。”顾朝婵不以为然道,“算是我祖母娘家的亲戚,大概又要在这里待上几天。”

  “那还好。”乔禾满松了口气。他们家可是最早松口接纳顾家的本地人。

  一开始就让族中子弟去给龙门镖局撑场面。现在,则是族人主动找上他身为族长的祖父,想去镖局里做事。

  龙门镖局据说拿了西岚江两岸的漕运,背靠东朝漕运这株大树,比跑商船要稳当,收入也可观。

  除了一开始的观望,本地人和顾家一贯相处和睦。

  不过十年前,族里有人见异思迁,虽然他祖父稳得住,还是要给云州顾家一个交待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