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命后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虹化传说

天命后土 红豆八宝饭 2088 2019.11.16 21:28

  顾朝婵直到这时才发现他皮肤冰冷,指尖依稀腐烂,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

  恍惚死神降临。

  明鉴戒指向的那一方世界是地府么。这个念头才起,熟悉的老幼妇孺的凄惨哀嚎自镜中血光扑面而来,女孩子惊恐得睁大了眼。

  眼前一晃,手中没了灯笼后的细竹竿竟然像被他拉扯着,直刺他胸。

  令人窒息的沉重锋利。

  她身前镜中的少年,发出了一声似人非人的怒吼。她整个人几乎撞入他怀中,却发现他似乎比她还要虚弱,手中细竹竿穿他胸而过。

  血如雪片在她脸上化开。

  “你。”她咬着唇,只说了这一个字。是他想自杀。

  下一刻,眼前死神般纯白的少年突然成了一头仰天怒吼的白熊。雪白的羽翼舒展开,十分惊人,身上结了冰的衣裳,突然成了灰。

  只听“轰”的一声,九天之上而来的金色闪电当头炸裂。

  着了火的冰霜扑下,洞穿拽着她的他手而过,渣滓薇光,似幻似真。

  不知是当头一道闪电击中了她身前的镜子,还是她手中的竹竿洞穿了镜中的他。

  镜子破碎了。

  目光不及,眼前的琉璃已然扑下,倏然划破这源自地府一般的凄惨哀嚎。

  镜子里生有羽翼的白熊于琳琅声中四分五裂。

  其实,并没有。

  真相更像是自他眼中激射而出的月,璀璨如天上月。与之碰撞的闪电,一瞬万千银丝,光芒万丈。

  辐射而出的耀目光线里,顾朝婵只觉得一阵眩晕。

  鲜血顺着竹竿奔涌,濡湿双手……女孩子惊呆了,眼前的镜子碎片,如萤火明明灭灭,流淌成了一条连接她眼的银河。

  亦或是星路。

  月亮挟裹着飞熊,沿着星路般的银河逆溯,恍惚钻进了她的眼睛里。

  下一刻,她已晕了过去。

  在那破碎的银河后,模糊中,她似乎看见一片茫茫雪白中的野人。

  陡然留下身后,人声轰动。

  “阿九——阿九的灯笼烧着了!”

  “阿九掉井里了!”刚刚的红色血光,魑魅攒动,从天而降,更像是她镜中的幻象。

  又或者还未发生的将来。明玺镜里,惊鸿一瞥。

  下一刻,天狗井边被闪电一息照亮如同白昼,孩子喧哗着突然惊叫起来。

  几人的灯笼一息都烧着了。

  就在那一息里,闪电“轰”的一声劈中天狗井边的老槐树,火苗一下蹿了起来。

  吓得井边的孩子踢开被慌忙摔落在地的灯笼,炸了窝似的,一哄而散。

  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天狗井里那一刻“噗通噗通”的落水声,跟下饺子似的。

  惊叫连连。

  一道银河从天而降,垂拢天狗井,水雾蒸腾如云烟。女孩子迷蒙之中竟然瞧见一道完美至极的绚烂彩虹,自眼前而去,下意识伸手去抓。

  却不知道,井底的镇物因缘际会也是一道星空门,就此破碎在她的手心。

  这等神器燃烧自己的情形,在佛门称之为“虹化”。虽非圣人,三镜亦如天狗食月般机缘巧合,连成一线。

  手心激射出造化金线,璀璨异常,一如明鉴戒来时,借此开启了传说中的彩虹星路。

  有人于陨落前鬼使神差,拽住了她的脚。

  然后,突然看到这一晚殿顶的月亮大而圆满,映照得琉璃瓦上流光点点,披着金色法衣的僧人端坐在莲花台上,身周草间流萤明明灭灭。

  下一刻,仿佛随同女孩子一同回到母体胎儿时期,对周遭一切浑然不知,仿若自成一个星空。

  很多原本不属于顾朝婵的念头,如流星划过身周。此刻万念惧寂,心法皆空,浑然一个光明空彻的琉璃少女化入身后星空,将明未明的烟霞紫星空旋转成花苞形。

  一心如月高悬。

  身下金色的牡丹花浮现,恍若绽放了另一个午夜深蓝的星空。金色的神念自牡丹花蕊而来,飞向那些恍若缤纷萤火般,明明灭灭,划过她身周的流星。

  与天地同息,与宇宙同体,流转不休。

  就在此际,一个中年男子鲜明的音容,忽然跃现眼前:

  ——“据《东皇历》所载:远古圣人,开天辟地,追星逐日,创世造人,功参造化,天地共尊,万物始祖,始称祖神。

  上古圣人,巫蛊傀儡,封禅化蝶,星空阵图,封镇三禁地,平七十二州,万民跪拜,天降玄黄,三国神裔之祖,故称帝星之神。

  中古圣人,盛极一时,百家争鸣,巫山神女,万寿天尊,长生龙腾,天地共主,君临九天,俯瞰山川,是为守护星神。

  近古圣人,末法寥落,离群索居,偶有现世,皆无实证。圣人是否已然远渡星河,活在另一片星空下?

  近千年,已无圣。”

  呼吸化作一串气泡升腾出来。水中她依然能呼吸,没有任何不适。

  这一刻的顾朝婵,心底明镜样通透,依稀洞察是无名指上那一抹银痕。

  水中分离出她所需要的空气。

  那本是眼中湮灭帝王神器明玺镜器灵的补偿。

  破碎前,夺取女孩子一刻的身。又从破碎的帝王神器雀翎扇所化的造化金蝶之中,取下这枚烟月般的明鉴戒,赠给了她。

  所以,帝王神器明玺镜湮灭后的残存圣人气息,也突然认准了她,疯狂涌向她。那本就是同宗神器,明鉴戒和湮灭的明玺镜之间的自然牵引。

  而她身后旋转恍若金牡丹的星空,便是镜中所见金孔雀,帝王神器雀翎扇破碎后所衍生的另一份圣人造化,另一个造化之主。

  传说中,那一线特殊的圣人造化,是圣人一生功德所衍生的造化,足以逆天改命。

  天命加身,也是非圣人承受不起,便只能随之一同湮灭。造化之主,据说只可能因缘际会被另一人的圣人造化所救。

  这是世间之所以有造化之主存世的一线生机。

  开启彩虹星路的顾朝婵,没有随同眼中破碎的帝王神器明玺镜一同湮灭,一如拽住她脚的另一个造化之主。

  福兮祸兮,便也承了这受命于天的圣人造化,承袭了这天命加身的双重造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