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命后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星路启航

天命后土 红豆八宝饭 2032 2019.11.16 01:14

  这一晚天上的月亮大而又圆,映照得井边的老槐树明灭,如笼罩着月光。

  树下却不分明,几盏灯笼外流萤明明灭灭,和他们的银河连到了一起。

  乔禾满和谢长福他们说着话,顾朝婵则注意到有几个孩子的手,抓进了身周飞舞的萤火之中。

  萤火四散逃开。还是有孩子抓到了一只,拢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给人看他手心里的绿光。

  顾朝婵确认了一下,确实和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微光很像,但却没有人因此多看她一眼。

  也就是说,他们都看不到这一枚明鉴戒么。

  几个孩子提灯围着天狗井转一个圈儿,又转一个圈儿,身周又有萤火聚拢来,在草丛间明明灭灭。

  也像了刚刚孟兰法会上的转经祈福,将天狗井边照得亮堂。

  他们学着庙里僧人转经时候,念念有词,却是此地流传的一首童谣:

  “月明风高天狗吠,爆竹声声出屋来。昔日长弓射金乌,桃花灼灼耀门楣。铁索横江,千骑卷平冈。将军卸甲儿归田,终老山中伐木忙。耕地养蚕,大雪封弓刀。老夫聊发少年狂,会挽雕弓如满月,四顾茫茫。遂教小儿,弹弓射天狗。”

  在这些孩子看来,这么念着念着,天狗就会吓得躲回家里。天狗的家就是在这口天狗井里。

  它去了天上游玩,迷路才抓了月亮照明。

  现在,有这么多灯笼给天狗引路,受了惊吓的它肯定会拔腿就往家里跑。

  就像他们有时候鸡飞狗跳的淘气一样。回家的时候,自然要把自己收拾好,天狗也会吐出月亮的。

  天上就亮堂了。

  顾朝婵突然停下来说:“天狗已经吓跑了,月亮回到了天上——”

  就在这时,天上黑压压袭来一团乌云,遮蔽了天上的星星和刚刚露出一角的金黄弯月。

  大家顺着顾朝婵手指的方向,自然什么也看不到。

  却撞见九重天上,电闪雷鸣,万丈金光。那雷恍如在头顶炸裂般。

  几个孩子吓了一跳,隆隆声不绝。

  女孩子眼中的明玺镜升腾如一轮满月。头顶一轮占据了眼前的巨大圆月,月光如蘸了水般,向着她身边的天狗井倾泻而下。

  在她的眼前,仍然流淌出了一面水墙,粼粼如身前的穿衣镜。所不同的是,却勾连着她无名指间的明鉴戒。

  女孩子一惊。

  当夜本来月明如洗,刚刚却不知从何处升腾起来一团团乌云,将月亮遮挡得严严实实。

  只留下山上的灯火如星辰闪耀。

  下一刻,龙神庙的位置,一道光柱直指深邃苍穹。

  细看镜中,却是星星点点的萤火,依稀贯穿黑压压的云层。那也像是一条发着光的河流,从天而降。

  疑似银河落九天。

  天上却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女孩子站在原地,抬起头,呆呆看了半天。突然想起自家祖母。平日里,遇上这么多人,她祖母就不会前往。

  她想,是因为光柱所指,便是明鉴戒来的方向么。

  井边起风了,灯笼在挑起的竹竿前飘摇,井边的一颗老槐树被灯火照得阴森可怖,像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妖魔。

  “要下雨了。”钱宝儿有些发冷,她不喜欢这个地方,井边槐树下太阴森了,“阿九,你家的荷叶饭好了吗?”

  显然,不想再待在这里给天狗引路了。

  隔着瀑布般的镜子,顾朝婵听见钱宝儿在和她说话,映入眼帘的她眼蓦地猩红如魑魅。

  女孩子整个人一震,没有接话,突然意识到他们的眼睛皆泛着诡异红光。

  此时夜色正深,井中如火的红光点燃了明玺镜投影的那一轮巨大圆月。更像是经它加持校准,潋滟红光便如盛怒火光直冲九霄,顷刻被乌云电光吞噬。

  女孩子眼角余光看着自己指间的明鉴戒,与之勾连,被天上雷电劈得整个人颤栗起来,裂痕依稀。电光石火间突然颖悟,这其实是星路。

  因明鉴戒所指在呼啸时光里逆流而上的星路。

  传说中,开天辟地、追星逐日和创世造人的祖神,大多历劫以应天。

  陨落的祖神,身躯重归天地,功参造化,天地共尊,仍然遵循他们的意志创造衍生着这个世界。

  一如他们为之陨落的开天辟地、追星逐日和创世造人的人世间。世上因此有了三大禁地的雏形,和神冢传说。而他们的朋友或敌人,在寿数的最后也都走进神冢,再也没有回来。

  神冢却因此衍生星路。

  星路,据说,最初就是神探索宇宙本源、走向茫茫星空的路。祖神离开后,世上便有了三大禁地。

  也就是现在的东朝巫山、西秦万寿山和沧岚长生山。千年前,沧岚长生山更名长久山。

  女孩子恍惚明了,同样的,龙神庙方向的巨大光柱也是一条星路。

  远远看去,萤火般的星子绿,也像了鬼火瞳瞳。

  天上乌云沉沉,黑漆漆的天厚重得压下来,伴着电闪雷鸣,令人莫名心惊。

  却不及眼前。万丈金光簇拥滚滚天雷,撕裂天地最深的黑暗。

  一切发生得太快,没有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顾朝婵只记得赤色流光冲破九重天,九天之上酝酿已久的闪电已至,撕裂长空。

  天威压得女孩子恍惚,发丝通电般无风自动。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赤色流光却又疯魔般了冲向井边的他们。红色的血光中,无数黑影挣扎着,如魑魅攒动,从天而降。

  扑向他们。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女孩子自己也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也有短暂地失神,镜子里一身戾气,一袭银甲红衣站在潋滟火光中微笑,一抬眸便对上他复杂的眼神。

  有人自镜子里握住了她的手。

  她瞧见他的手臂上开始结冰,它们犹如数不清的白色虫子,渐渐爬满了他的手背。

  开始朝她的手上攀爬。

  “你,你生病了吗?”女孩子挣脱不开,仿佛也被自地府而来的他冻住了一般。

  头发也璀璨银白的少年忽然一笑,一滴泪水却在脸上凝固,结了冰:“我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