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命后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造化之端

天命后土 红豆八宝饭 2226 2019.08.06 23:45

  桂花落在棋盘上,祖母落下一子,接着说:“千年前时和朝开国皇帝曾来此地封禅,长生山更名长久山。三百年前封禅临近无量山的武圣帝说过,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便是她名字的由来。顾朝婵,小字明月,在家行九,街坊都唤她顾家阿九。

  母亲曾告诉她,因为她出生在中秋花好月圆夜,一年里月亮最圆满的时候。

  承蒙圣上吉言,与圣人法器相融,也就是她眼中那名唤明玺镜的一轮满月,是祖母在她满周岁时“种”下的。

  她是东朝帝王神器明玺镜的宿主。所谓宿主,也是寄生,指被明玺镜所寄生的女婴。

  东朝钦天监占卜生辰,上上大吉。母亲微笑着说:“你抓周时,抓着你祖母不放,可是知道你祖母有好东西要给你?都说我们明月是个有福的。”

  在顾家太太看来,帝王神器必然是个好的。顾朝婵这些年却从祖母身边的芋嬷嬷话里品味出了些许不同:

  似乎拿了这个明玺镜,倒让祖母难做,得不偿失。

  午后下棋时,顾家老太太也说了:“经纬演化棋盘,方寸之间讲的是规矩,是章法。纵然进退两难,棋子在手,便不能轻言成败。”

  老太太以一子收复失地,微笑着说,“只要你爹还在龙门镖局主持大局,便亏不了。何况还有我们明月姬的圣人造化呢。”

  原来,顾朝婵眼中的明玺镜,当日就是被巫山圣人峰下的神仙府察觉圣人造化将至。

  而巫山神女明玺天后是天上紫微星的守护星神,她的法器明玺镜,据说可知古今,断吉凶,算生死,圆黄粱一梦,是东朝圣上都看重的帝王神器。他们坚持应该留在巫山。

  这才着急从秋水长公主手中收回。

  却不想,秋水长公主一转身就让周岁的孙女阿九成了明玺镜的宿主。这,并不合规矩。

  但彼时的秋水长公主更加担心:

  龙门镖局将要易主。

  原来,东朝官场也有循例推恩的规矩。

  若三品以上的官员为国捐躯,其承袭爵位的儿子循例推恩,甚至可子承父业。云州顾家虽然没有爵位,但顾樊川乃奉天殿大学士,官至三品,年近四十死在任上。

  推恩,是有前例的。

  弱冠之年的顾晚帆子承父业,接管龙门镖局近二十年,朝廷循例的推恩却迟迟未至。没了巫山弟子身份的顾晚帆,要执掌龙门镖局只能走推恩的路子。

  据顾朝婵所知,祖父的死尚未定性,朝廷是否推恩尚且两说。

  彼时云州王被册封为东朝太子,云州来人接管龙门镖局的风声频频,人心浮动。

  胜负既分,祖母看她捡起棋子,接过丫鬟石榴才烹的露水新茶。

  芋嬷嬷帮她一起捡棋子,状似无意地说:“二小姐有没有想过,何以我们先斩后奏,拿了巫山志在必得的明玺镜,他们却会出面帮老爷说话呢?”

  “因为,龙门镖局里的星空门,可以前往巫山……”

  祖母在唇边竖起手指,示意她噤声。顾朝婵懂得祖母的意思,没有再说。

  她眼中的明玺镜,本体便是星空门,生而具有时空穿梭的能力。

  星空门从来是成对出现的。据顾朝婵所知,明玺镜本体就是星空门,却是三镜一体。

  自动校准,便定位了最近的这面星空门。无量山书院里还有。

  但后山不让进去,又被什么给屏蔽遮掩了。现在的她,还不能准确定位。

  圣人手段,女孩子也不得而知,但正是依仗法宝明玺镜,明玺天后才能在三界诸天来去自如,少有未曾涉足之地。

  她也只知道,天后神出鬼没,从禁地回来便总出现在巫山圣人峰。

  那里依稀有一处天后校准的星空坐标参照标的物。现在,却是圣人峰下神仙府所在,一直供奉着帝王神器明玺镜,直到二十年前睿王携镜前往东朝无量山禁地。

  后来,却只得前去接应的她祖父一人回来。巫山圣人峰以神鬼莫测之能召唤回明玺镜,又被丧夫的秋水长公主带回南疆桃源,据此修建星空门。

  东朝现在的星空门,仍然是脱胎于明玺天后当年锻造星空门的图样。

  也算是她眼中明玺镜的子子孙孙,所以,女孩子很早就察觉了龙门镖局里星空门的存在。

  这貌似是龙门镖局最大的秘密。

  她也不曾见过,但就是知道。

  “有些事,只可意会。”祖母啜了一口茶,轻声说道,“这样的地方,是圣上定下的章程,人事纷繁。容我提醒他们一声。”

  女孩子拈棋子不语。睿王的失踪,既是天灾,也有人祸,而她祖父就被质疑是人祸之一。

  祖母搁了茶,她们接着下棋。

  晚饭前给祖父磕头的时候,祖母突然问了她眼中明玺镜的事,然后,与芋嬷嬷交换一个眼色。

  十岁的女孩子敏锐地意识到,祖母一开始似乎以为是与她的圣人造化有关。

  但明玺镜还在她的眼睛里。后来,才从父亲那里知道,巫山来了人。

  父亲说,他得了信一早就候在龙门镖局里,这几天都脱不开身。算是委婉向祖母解释,怎么直到现在才赶来领着一家人给祖父上香。

  东朝巫山,与沧岚长久山不同。那里的人相信,巫山神女能为一方地域带来平安喜乐,而非南疆人所担心的天命诅咒的不祥。

  南疆人相信,天命给月亮下了诅咒。

  月如无恨月常圆。圆满时也可能因缘际会,天狗食月。

  走出龙神庙大门时,顾朝婵迎头望见天上月,不知为何,莫名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与她眼中的圣人造化有关。

  所以,她在等。逼近灵魂的颤栗,如天威惶惶。

  帝王神器湮灭时,据说,将衍生圣人造化。

  从来没有人能够准确捕捉到圣人造化,恍若天命至高,不可触及。却有天命既定的说法:

  圣人造化,三分“另择天命之子”的天注定,三分“竹篮打水一场空”的随水流,三分付与帝王神器最后的宿主。

  一分归寂寥。就像世间从未有过此帝王神器,和它的主人。

  而那据说却是衍生特殊的圣人造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