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命后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再世为人

天命后土 红豆八宝饭 2026 2019.11.22 00:25

  顾朝婵从画屏后绕过来的时候,那披着雪白毛皮的少年正懒洋洋地倚在榻上,睁眼见她端香炉过来,便又道。

  “看来,你已经想好要怎么帮我了。”

  “公子一早想到了……如今,也只能勉力一试。”她的话,不敢说得太满。

  香雾袅袅,手中的铜香炉却触之微凉。这样不起眼的一个物件,也是定制神器。

  他这座小白楼神器已经毁了太半,只剩几样定制神器残存,却无一不精美。这些,皆是出自江对岸的珍宝阁,也瞒不过她手心里明玺镜的眼。

  女孩子将手中的铜香炉放在一旁的几上,盯着床头西秦珍宝阁的印记,像了一个小篆“万”字的蝎子舞模样。这床和床头木几居然也是定制神器。

  怪不得天谴之下,也能留存。

  西秦珍宝阁,是诸如东朝圣人峰下少府一样的西秦御前司名下的铺子,也是西秦世家宗亲的钱袋子。因为祖母的缘故,女孩子还是知道,东朝宗亲根据血缘远近领取内库皇银,属于皇族对其宗亲身份的认同。

  贵为东朝长公主的她祖母自然并不将这一年百余两银子放在眼里,但对于落魄的宗亲而言,这些钱却能够让一家子不至于失了体统。

  这些年,女孩子跟着祖母进了龙门镖局的账房,还是知道江对岸的珍宝阁的。

  里面的东西,对于外人而言,贵得更像是标榜身份的存在……本地人提起江对岸的世家子来,更像是在说人傻钱多的败家子。

  女孩子久闻其名,却不想还有一见的一天。要是她遇上他这样的烧钱事,这么多定制神器连着这座定制的小白楼都险些被毁于一旦,也会肉疼得睡不着的。

  这天谴,才是天下第一号败家子。

  他的里衣已经半解开,露出白皙而单薄的上身一线,女孩子看着他身上的白色皮毛略微出了神。

  沉香从旁边的香炉里优雅地荡漾开来,不多时就满室微凉。

  不似其他的香,让人有昏昏欲睡之感。下一刻,女孩子已经伸手按住了他的里衣,果然和满室薄若月影的低垂帐帷一样,皆是袅袅香雾所化的虚幻。

  触之即辨。他通身上下只剩这一身白色毛皮的遮掩,气氛不觉尴尬起来。

  女孩子微微移开眼。自她记事起,地处三国交界的南疆就总在混战。桃源镇外的西岚江上,时常会有尸首从上游漂下来,有时是穿着军装的尸首。

  “这个是个官,这个是个大官儿。”顾朝婵跟着镇上顽童,特意认过这些当兵的肩章。

  所以,细竹竿洞穿镜中他的一刻只瞥一眼,便知镜中的少年也是个大官。

  然后,他便化身妖魔,成了一只雪白的飞熊。

  抑或是,生有一对翅膀的天狗。

  雪白毛皮的一头随着少年的起身,从他肩头滑落下来,露出背后的巨大羽翼。昏暗中微微泛着光,白过雪,白过月光。

  女孩子整个人一震,胸口位置有一个明显的窟窿,大小和他胸口的细竹竿仿佛。仔细看,雪白毛皮,还能看到被血染的丝缕殷红。

  这是——女孩子盯着他耳廓那一处,依稀是不小心蹭破了皮,他化身天狗的那一身白色毛皮。是被他自己剥了自己这一身毛皮,而非脱落的。

  她小心翼翼地问:“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你想要自杀?”

  “我只是想确认你是真的,而非我的臆想。”他抬眼看她,午夜深蓝的眼睛里有灼灼的光。

  更像是自午夜深蓝的星空而来的妖魔,而非被诅咒的人。

  顿了顿,他接着说,“那是我情急之下唯一能想到的法子,总好过化身妖魔,万劫不复。”

  甫一回到人世间就引来天谴,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容于世。

  这世上,做魔王比当圣人要容易,随心所欲。

  曾经也有不少天之骄子在星路迷失自我,圣人血脉却沦为魔王,所到之处,生灵涂炭。

  最后,万劫不复。

  “原来如此。”女孩子四下打量着,当真找不到一点遮掩的薄被之类,她躺着床边倒是有。

  看他年纪轻轻的,很多危险,大概是第一次经历。刚刚还在哭了。

  她的眼神不免同情。

  一头长发松松地束在脑后,他向后坐了一坐,一面扯住快要滑落下去的白色毛皮,一面状似不解地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她的手一直贴着他的心口,让少年略微地不自在。因为他的心爱跳不跳的,整个人,似乎也感觉不到冷暖。

  十年了,他已经快忘了天空是什么颜色,阳光照在身上是什么感觉,铜炉里是不是有花香……眼前只剩下灰白,连从他自己身上流出来的血也是灰白的。

  但,还是会痛的。

  原来,这个人世间只过去了十天……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他想,没有人知道他这多出来的十年。

  “这根竹竿诡异地活了下来,植物本能地生出根须扎根你的胸口,纠缠血管筋脉甚至是心脏,还是找大夫来看。”女孩子在他的身边坐下来,缓缓伸出手,握住他胸口的那一根竹竿,却不敢使劲。

  半晌后,实在没有把握,诚恳地给出建议,“龙神庙的住持慈照法师据说是天人转世,更难得的是,祖上据说出过神医,济世救人之名——”

  “不必。”顾朝婵被他简短地打断,虽然几分心气不顺,还是按照他的吩咐,捧着香炉过去。

  “将香炉里的小刀递给我。”

  女孩子一愣,瞬间瞪大了眼睛,才反应过来他是要自己取下这根竹竿。她嘴唇动了动,在他握住小刀的一刻,还是伸手阻了一阻。

  女孩子终于相信是他剥下了自己身上的那张雪白毛皮,可他要这么剜却心头肉的话,风险极大。

  十岁的女孩子到底还是心软。重新握着他胸口的竹竿,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你当真不怕死?”

  女孩子用心感应着,她从这根金色的竹竿上确实察觉了熟悉的气息,世外桃源的气息。

  万物有灵。它既然因缘际会地活了过来。

  可见也是有造化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