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命后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银烛秋光

天命后土 红豆八宝饭 2012 2019.11.21 01:12

  “你睡了吗?”大概是因为月亮就在她眼睛里的缘故,顾朝婵只要在心里想一想,月亮里的妖魔就知道了。

  “睡不着。”眼中的月亮重新亮堂起来,它说,“疼得睡不着。”

  那一轮满月浮现眼中,巨大,而圆满,是如此的明亮,通身泛着如琉璃一样的白光。居中的一道裂痕,几乎生生割裂了它。

  而非阴影。月亮里的阴影,是居中的一座小楼。

  第一次来到月亮里的顾朝婵吓了一跳。

  眼前是一座白色小楼,像了自家祠堂放着祖父牌位的小楼。

  不过却是纯白的。

  而脚下是银白色的砂砾,一望无际,却看不到海。

  虽然只是神念投影,顾朝婵还是忍不住打量了身周一眼,白茫茫一片,就像是月下广袤无垠的沙漠。

  脚下的砂砾又干,远处的风大些,当真有飞沙走石的架势……这就是她眼中的月亮里?

  她想,也是被那近乎天谴的雷给劈的吗?低头看了无名指上的佩戒一眼。

  裂痕明晃晃。然后,推开门。

  出乎意料的是,眼前却是帐帷低垂的内室,一幅幅波光闪烁的丝绸,恍若月下水流,暖香扑鼻。

  月光微过,在床边织草毡间撒下薄薄的光影,他的侧脸在白色丝素的深处绰约浮现。

  轻绡薄绢,质地柔软半通透,她也就微微出了神。画屏后有铜香炉吐着淡淡香氛。

  银烛秋光冷画屏,那烟也似被画屏蟋蟀兰草染碧了。

  他躺在弧度自然的榻上看书,衣襟随性敞开,长长的发垂落,在薄荷灰色的刺花锦缎上弯曲为黑色的波澜。

  纵然身上披着那白色毛皮,胸口也插着她的那一根细竹竿,她一时也不敢辨认。

  “你来了。”他自书后抬眼看了过来,“这么晚了,还召唤你来此,还请见谅。”

  顿了顿,看着她的一双眼深沉犹如夜色,“不过,我实在是疼得睡不着。”

  说着,低头看着那一根细竹竿,恍惚活了过来,又生出一处枝叶来,补刀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金色的竹竿,生出的枝叶,还没有完全转化成金色,金枝玉叶似的。

  十分醒目。随着呼吸,轻轻摇曳。

  似乎又长出了枝叶,他的胸前便郁郁葱葱起来。女孩子走上前,低声问道:“公子夜半相召,是吃饭呢,还是投店?”

  今晚遇见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不差他胸口的竹竿活了过来这一桩。

  她记得很清楚,这挑灯的细竹竿还是去年砍下的一截竹子,都已经泛黄,居然还能活过来。

  那人目光一顿,仍然没有正眼看她,只是道:“寻仙。”

  顾朝婵道:“你要拜神?可要知道别处的菩萨再灵验,南疆人初一十五可只拜龙门关的龙神呀。”

  那人阖上手中兵书,放在枕边,接着道:“鲤鱼跃龙门,桃源路上行。”

  女孩子一怔,道:“桃源路万千,何处龙门关?”

  那人道:“梦回九重紫,魂归四海青。”

  女孩子点点头,接着说:“我是龙门镖局的顾家阿九,门前一株碧桃树,公子贵姓?”

  那人道:“万。”

  顾朝婵目光一凛,江对岸的,仔细打量了这少年几眼,道:“千金一掷,福字当头?”

  祖母细细和她说过,福星象征的福神,是传说之中的幸运之神,与禄星、寿星和喜星并称为“福禄寿喜”四星。

  西天星空正中的四方帝星,也象征西秦世家最有权势的人,世尊。

  传说中,西秦世尊在世俗权利上便是他国皇帝,又因迎娶神仙府神姬为神妻,夫为妻纲便也能执掌神府神权,便如一尊尊屹立在现世的神。

  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西秦有四大世家,便也有四位世尊。福神,乃头戴官帽手持玉如意的天宫帝星,天官赐福由此而来。

  当年她祖父在江对岸寻的门路,据说便和西秦世家的“福”家有关。

  福字当头,四星居首。不过,随着千年前西秦“寿”家战神皇帝的崛起,此消彼长。西秦“福”家现在在世家排第三。

  却也是外人眼里高不可攀的存在。那个万姓人是“福”家的远支,还是背后的靠山是“福”家人,龙门镖局至今不得而知,但两家的协议要到年底才结束。

  他也是知道的吧。

  那人不再说话,侧身去看画屏后的那一炉香,快燃尽了。

  顾朝婵笑了笑,转身去画屏后焚香,顺手将壁上的一盏灯取了下来。搁在桌上,这是一个释放善意的信号。

  当年顾家老太爷虽然背靠东朝巫山,能够取得西岚江两岸的漕运权,还是走了江对岸一个西秦世家子的路子。

  据他自称,姓万。

  这些年,龙门镖局每一年同样要给江对岸的珍宝阁交租金,与龙神庙一般无二。这也是十年前云州来人查账揪出来的一个差错。

  只是西岚江两岸都不属于东朝,这份支出,巫山圣人峰下神仙府是知情的,少府一早报备。强龙不压地头蛇,也是她祖母一贯谨慎罢了。

  顾朝婵知道,当年龙门镖局新立,百废待兴。为表自家善意,祖父曾许诺那前来道贺的福家万姓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类江湖情谊的场面话。

  云州顾家一直以江湖中人自居,在此地乐善好施,并不曾表露过东朝官身。不过这么多年,都不见万姓人上门求助。

  据她所知,这还是第一个。

  袅袅香雾升腾,女孩子以沾染了江对岸口音的西秦话告诉他:“焚香我只学了皮毛。教我焚香的师傅说,星之大陆最好的香料来自于万寿山,确切地说,是禁地深处。”

  昏昧的帐幔之中,视物朦胧,于是嗅觉灵敏起来。

  他躺在榻上,身上柔软的白色毛皮,昏暗中微微泛着光。她在花香之中识别出了榻上雪白毛皮的气味。那是一种华贵的香料,来自星空。

  妖魔的一截指骨,无量山书院标价不菲,魅骨香。据说,配置的香料,可以引人情动。

  没有人活捉过这一种妖魔,其妖魔原型目前还是空白。却因此将其命名为魅魔。

  人的欲望,没有尽头,和妖魔的凶残,没有底线。

  是谁催生了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