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命后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赶不上的变化

天命后土 红豆八宝饭 2022 2019.12.09 23:37

  有些蛊虫也会酿造花蜜。

  女孩子也是刚刚知道的,却并不知道它的价值,只是听说能够加快伤口的愈合,便拿了出来。

  却不知道被诅咒的少年,差一点化身妖魔,万劫不复,对于同为妖魔的蛊的气息却是分外地敏锐。

  月亮里的少年抬眸一笑,霎时之间绚烂如花,真真是夺了人的眼。他柔声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桃花蛊酿造的桃花蜜,味道的确与自小挑剔的他品尝到的那些不同。自小被家族视作凤凰般祥瑞的他,自然也像凤凰一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皆以为能带来国运昌隆。

  月亮里的许卿出了一会儿神,突然下定了决定,将那一条薄薄的被子盖在身上,然后拽着那张白色的皮毛道:“阿九,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刚刚的话,确实出自真心。这是我身上现在最为值钱的物件,日后若你要什么,便持此物来见我,我当为你做到。”

  女孩子伸手接过,这才发现原来是他身上的白色毛皮,正要推脱,却不想他接着说:“你且照着这尺寸,帮我裁几身衣裳吧。”

  就在这时,顾朝婵也发现了这白色毛皮身上依稀的魔力,迟疑着收了起来:“好。”

  只是次日女孩子便敏锐地察觉了些许不同,警觉起来。次日黄昏,她陪着祖母在祠堂小楼里焚香诵经。

  新糊的窗纱,窗外的桂花正好映在雕花窗格里,斜阳微过,在地上洒下薄薄花影。

  香气袭人,如同那张白色毛皮上的魔力般,不可捉摸,她也就看出了神。

  老太太手中的念珠和木鱼都停了下来,睁开眼朝她望过来:“明月,你有心事。”

  顾朝婵略略侧身,却不知如何回应,只是如老太太记忆中曾经跪在她母后身前的少女般不语。

  她亲祖母出身卑微,能进顾家门生得无疑是好的。青出于蓝居然像了许宸妃的格调。

  宸,帝王住的地方,引申为皇帝的代称,宸妃可视作皇帝心爱之人。

  品秩参照贵妃。虽然是追封。

  冰雪天姿在外,玲珑和聪颖都在内里。老太太承认,她原是想托门路送进宫的。

  岁月不饶人,花甲之年的老太太也在考虑身后事了。

  老太太虽然几乎没有跟云州王中州王这两兄弟打过交道,但她清楚东朝天家男人对美人的品鉴。

  现在,云州王已经成亲来了封地。但她却想让皇兄见一见明月,因为中州王还没有赐婚。

  一如当年母后让皇兄遇见许氏双姝。

  踏雪寻梅,却叫刻意不期而遇的两朵桃花小妖拔了头筹——她也送过美人向皇兄赔罪。

  孙女顾朝婵,背后还有她,还有龙门镖局,还有顾家在此地的三十年。

  造化,更与别个不同。

  二皇兄却装作听不明白,不肯接话,送客之前却又说:“造化之主只能是窈娘……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若,换成她父兄的造化吧。”

  这话一出口,老太太倒真疑心窈娘是二皇兄的孩子了。可同宗不婚,若论造化,却是越不过她这个出嫁女的孙女的。老太太难掩伤感,若是老太爷还在,她的孙女也未必没有母仪天下的一天。

  又岂会如此精于算计。

  老太太兀自请了一炷香,到顾家老太爷的牌位前。

  礼毕,轻声说:“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今日之言,出我口,入你耳,也只有你祖父知晓。”

  色泽深沉的铜香炉前,请了香的顾朝婵每一拜都绵长而虔诚,闻言,抬头。

  眼角瞥见老太太拨弄檀木珠子,小楼阴凉,檀香的雾气在她脸上投下缥缈的影。

  不知怎的,她心头一凛。

  然后,听得老太太问:“明月,你眼中的明玺镜可是昨天晚间破碎的?”

  女孩子应了一声“是”。

  老太太接着问:“有何不同呢?”

  女孩子迟疑着道:“孙女一头栽下天狗井中,迷迷糊糊之中好像抓住了一道完美至极的绚烂彩虹。”

  说着,将手递到老太太的眼前。

  老太太却也像是瞧不见她手心里的那一只眼睛,只是怔怔地看着她无名指间的明鉴戒出了神。

  裂痕依稀……父皇册封太子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二皇兄和三皇兄将执掌帝王庙,而她就是神仙府吧。

  二十年前,二皇兄下落不明,三皇兄和她随即各自回了封地。老太太记得很清楚,十年前,母后病重,大概是她最后一次奉诏回帝都了。

  也是这时,她才知道,三皇兄已经将与明鉴戒成对的奈何戒交了出去……而她,却是靠着手中神仙府的最后一点权力,十年前,云州顾家才能顺利躲过一劫。

  此后,云州顾家就像被全然遗忘了似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天狗井因此开启了星路。只是造化如天命至高,星空镜也无法捕捉。”老太太自顾自说的却是另外的事,口吻还是软了下来,“过来吧。”

  面色已如常。

  顾朝婵低头膝行,一直到了跟前,才抬头,喊了声:“祖母。”

  老太太看了她一会儿,手轻轻抬起来。

  顾朝婵便将自己的手和长命锁一起放上去,温厚微凉的触感,一时间勾起许多回忆。

  “朝九儿。”顾家老太太念了句她的名字。她的名字顾朝婵,还是她给取的。

  小时她常常这么唤她。

  念及此,顾家老太太莫名有些感伤,母后那时也喜欢这般唤她。

  昭九儿。

  她也唤帝都苏家的亲孙女七娘,朝七儿,心里知道,终究不及这个自小养在膝下的朝九儿。

  顾家老太太亲自替她将玉锁扣上,还是拉了她起身:“你这长命锁,及笄前须臾不能离身,这一回忘在枕下就落了井……你先回房休息吧,晚些时候让人把饭送到你房里。”

  顾朝婵点点头,又说:“祖母,我想去看看哥哥。”

  顾家老太太松了她的手,继续拨弄念珠:“你爹说,周夫子要陪着大郎一同前往帝都,我估摸着你许是不便同行了。你陪着我半日也累了,先去休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