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王国血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极境之战

王国血脉 无主之剑 3958 2016.07.21 23:36

  约德尔本能地觉得不妙。

  因为在短时间的对峙和试探之后,那个白发苍苍却攻势猛烈的血族,连同他的两位后辈,突然变得消极起来!

  他们不再疯狂而危险地攻击、突进、闪烁,不再用无法侦知的声音操控血奴。

  直到基尔伯特的声音焦急地响起:

  “约德尔!”

  虽然平素不太合拍,但约德尔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戴着面具的神秘护卫抬起头,看见泰尔斯推开阳台到室内的大门,消失在屋内的黑暗中。

  泰尔斯,为什么?

  随着沥晶镜片后的机械齿轮转动起来,约德尔的视野向着三楼迅速拉近,然而那个房间是如此黑暗,他根本没办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约德尔的心里躁动起来。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

  在一个不为人知的灰白世界里,一个灰白色的月亮逐渐浮现出来,接着,一道灰白色的铁门凭空出现,随后,是与之相连的灰白色花园,灰白色外墙,灰白色的窗户,灰白色的大屋等等。

  不多时,一幢除了诡异的颜色,便与现实中的蔓草庄园一模一样的灰白色蔓草庄园,在这个世界里凭空出现。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天空被拉扯了一下,虚空中的一个点,像是被蜻蜓点过的水面,突然泛起层层可见的涟漪,向着外部扩散!

  终于,一个颜色正常的约德尔,轻轻地从虚空涟漪的中心,出现在灰白色的世界中,踩在同样灰白色的蔓草庄园里。

  踏着形状结构几乎与现实世界一模一样,却毫无人烟生机的灰白色死寂之路,戴面具的护卫熟练地在阴影的世界里,跃上一扇扇窗户,向着蔓草庄园的三楼极速攀升。

  他要从阴影的世界里,赶到三楼的房间里!

  然而,在只差几米,便将踏上三楼阳台的石质扶手时,约德尔突然顿了一下。

  因为约德尔明显地感觉到,在前一刻,这方灰白的阴影之径,像是被人从每一个角落里,狠狠地敲了一记重锤!

  共振。

  约德尔的心里,冒出这两个字。

  真是熟悉的感觉啊。

  他微微皱眉,随即放弃了继续攀登。

  下一个瞬间,约德尔的左足,迅雷般向着灰白房屋的灰白外壁发力一蹬,如飞燕般凌空而起,向着后方翻滚而去!

  只见灰白色阳台下的几米距离内,约德尔刚刚踏足的地方,诡异地泛起一阵空间的涟漪,震撼地扩散开来,将周围的灰白色房屋外壁统统震塌!

  这道涟漪,呈现出惊心动魄的血红色。

  这股血红,瞬间泛过整个灰白的阴影之径!

  翻滚在空中的约德尔,不为人知地叹了一口气,浑身上下竟然也泛起透明的空间涟漪。

  这道约德尔的空间涟漪,抵消掉来袭的血色涟漪。

  没出几秒,他的身形就没入虚空之中。

  而在现实的世界里。

  蔓草庄园,三楼的瞭望台下方,一道血雾笼罩着半空中的大片空间,一收,一缩,像是在有规律地——振动着!

  约德尔就在这股诡异的振动中,突兀地显形!

  现身的约德尔翻滚着,望着身周弥漫的血雾,在半空中皱起眉头——十二年了,而他再一次,被人为地逼出了阴影之径。

  用的,与当年一样的方式。

  等待他的,是早有准备的埋伏。

  血雾停止了振动,一股窒人的气息,卷动着无数血滴疾速袭来。

  血雾在空中凝聚出一只苍老的血色右手,向着半空中无从借力的约德尔,击出看似轻盈的一掌。

  直奔胸腹。

  但那一掌还未靠近,约德尔的胸腹衣物,便发出“滋滋”的不详响声,在空中逐一粉碎!

  如果仔细地观察,就会发现,那只血色手掌的周围,布满了细小的血雾,腐蚀着所遇到的一切阻碍!

  比如约德尔的心脏。

  而他停滞半空,无法闪避。

  阴影路径也不能再给他庇护。

  半空中,即将大难临头的约德尔,只能冷静地回收着胸腹,将身体卷成一个奇异的形状,拉开了与那只手掌正面相遇的时间。

  一秒多的时间。

  很多事情就在这一秒多一些的区间里发生!

  约德尔的右手,瞬间出现了那柄颜色晦暗的短剑。

  眨眼的时间里,约德尔手上剑华闪动,连斩三击!

  三剑里,没有一剑击向那危险的血色手掌。

  但约德尔的沥晶镜片后,齿轮飞速转动,漫天的细小血雾,在他的眼里无处遁形般地显现出来:只见这股吓人的血雾,被约德尔的短剑挥舞,震出三道常人不可见的波纹!

  血手掌毫无阻碍地袭来,只差一秒。

  约德尔镜片后的齿轮瞬间换了一个方向运转,沥晶镜片颜色一变,他的视野也随之一变:三道波纹震动了周围的血气,而血色手掌之后,一点特殊的血滴,在震动中不规则地转了一下。

  下一刻,约德尔的短剑,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出残影,刺向那点不规则的血滴。

  “哧!”

  剑尖在血雾组成的手掌上轻柔地一点,随即迅捷地收回,一丝气力也没有浪费,却也一点能量也没有吝啬。

  血雾所组成的手掌中,一颗不大也不小的血滴,震碎开来。

  接着,原本气势汹汹的血色手掌,在零点几秒内便会印上约德尔胸口的瞬间,瞬时崩散无形!

  约德尔轻巧地落地,他的左侧胸腹间,一块被血雾腐蚀破损严重的衣物,化成飞灰,露出一道隐蔽的肌肉,表面的皮肤早已腐蚀殆尽,流出鲜血。

  而漫天的血雾,则随着崩散的血手掌,向后聚集,在约德尔的面前,重新聚合出克里斯·科里昂死寂的身影,却没能凝集出他的右手掌。

  约德尔看也不看胸腹间的伤口,任由上面的鲜血,沾湿他的衣袍下摆,直到他的肌肉自动收缩,止住被腐蚀的伤口继续流血。

  克里斯则皱着眉头,一甩右臂,一只赤红色的新生手掌骨,从他丢失的右手腕上长出,混合着血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凝结出肌肉和皮肤。

  约德尔的胸腹伤口看似严重得多,而克里斯的右手重新长出,毫发未损。

  但克里斯的心里,却如漫过一道阴霾:他知道,在刚刚极境高手一瞬决生死的险恶之战中,骄傲的长生种,已经输给了这个面具后的短生种。

  起初,约德尔没入了他独有的阴影之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却在世界的另一面,继续前进。

  但紧接着,克里斯用无所不在的血雾,化出数以万计的血滴,以猛然爆发、整齐有力的共振,生生将高明的面具护卫,震出他单人独享的阴影之中。

  被遽然截断路径的约德尔,在半空中陷入克里斯的陷阱,布满微弱腐蚀之力的血雾,借着源血的吸引,凝结成浓度更高的手掌,袭向约德尔。

  无从借力,无从闪避,无从没入阴影,约德尔陷入绝对的劣势。

  但只在瞬间,约德尔用身形的急转,争取了一秒多的时间。

  在这短短的一秒多一点的时间里,约德尔在千万的小血滴里,确认了源血的位置,生生毁灭了它,顺便震碎了克里斯的右手。

  极境高手的胜负,由此而分。

  约德尔只是丢失了一块巴掌大的皮肤和一些静脉血管外壁。

  克里斯,则在约德尔的剑下,生生损失了一滴代表血族旺盛生命的精华,百多年才能凝集出一滴的源血。

  克里斯叹出一口气,真是出彩的年轻人,可怕的后来者啊。

  “真是漂亮的身手,和惊人的直觉——我之前拿‘王国之怒’来和你比较,看来是我的无知。”

  克里斯在说话间,身形再次闪动,避开约德尔鬼魅般的一剑。

  “即使‘王国之怒’,也不会比你做得更好。”

  约德尔没有理他,只是猛地踩地,冲向二楼的一扇窗户。

  但克里斯再次挡在他面前。

  “但你无力回天了。”克里斯身形晃动,避开约德尔的攻击同时,拖住他前往三楼的脚步。

  长生种老人话语不停,却充满了长寿者令人心寒的洞见:“以那个男孩的年纪,他大概是我六百多年的寿命里,见过的最聪明和冷静的短生种了。”

  失去一滴源血的克里斯,已经不指望杀死、乃至击败这个对手了——极境高手都是力量浩瀚,境界高远,偏偏收发自如的危险人士,仅仅数招之间,彼此便对战局的走向了然心中。

  但他不能让对方打扰殿下的进食——尤其是那个短生种幼崽,可能是殿下苏醒的关键。

  “可惜,他的好奇心和危机感实在是太旺盛了——即使知道援兵在即,他也忍不住主动出击,自救自卫——他大概无法忍受,命运操诸他人之手的感觉吧。”

  “我们才佯攻了几次,他便敏锐地注意到,三楼可能是我们的软肋和弱点。”

  “好奇和危机感,让他忍不住推开那道门。”

  “殊不知,那里才是我们希望他去的地方。”

  “殿下需要他的血液,需要他的力量。”

  “年轻人,你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短生种的男孩,已经在此时此刻,”克里斯眼中精芒闪烁,称呼泰尔斯的语气里,第一次有了敬意和叹服:“成为殿下的力量了。”

  约德尔的短剑,微微一颤。

  ———————————————————————————————————————

  当泰尔斯看清那只,从诡异的黑棺里伸出的焦黑枯手时,他整整愣了五秒钟。

  强烈的记忆闪回,再次侵袭着他大脑里的每一个细胞,从虚空里抓回一个个似曾相识的画面,:

  只听见,还是那个娇俏温柔的声音,却在此时毫不客气地道:

  “吴葺仁——你抓疼我了!只是重温经典,你至于吓成这样吗!”

  在泰尔斯的耳朵里,前世的他,那时的声音则满布着恐惧和颤抖:

  “我本来以为是《教父》什么的——结果谁想到你三更半夜要看《咒怨》啊!”

  “这才是传世经典好吗,你看伽椰子多萌啊——唉你轻点!我皮嫩着呢!”

  “卧槽她她她她她她她出现了!你胸大,快帮我挡着点!”

  “这时候觉得我胸大了?平时怎么——哎呦你害怕就把眼睛闭上嘛!”

  “总是忍不住嘛,话说咱能把灯打开吗——欸她她她她她她爬下来了!”

  “吴葺仁!你给我乖乖坐回椅子上去!”

  “我去,姑奶奶你别在这个画面点暂停啊喂!我每天都要上下楼梯的好吗——”

  月光被乌云遮蔽,黑暗中,无故闪回的前世记忆,被一阵悚然的嘶吼打断了。

  “嗬啊——”

  听这声音,就像是溺水的人突然从假死中醒来一样。

  但在被前世记忆荼毒已深的泰尔斯看来,这怎么听怎么像是,千年厉鬼,一夜苏生的凄厉嚎叫!

  泰尔斯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愣愣地发现,那只抓在棺沿的鬼手疑似物,随着这声可怖的嘶吼,竟然猛地向外扒出!

  干尸般枯烂的手腕。

  被狱火灼烧过也似的焦黑小臂。

  像是被无数蚂蚁啃咬过的残缺肩膀。

  逐一随着那只手,露出在黑棺之外!

  这只鬼手,以及和它所连接着的,那个几乎不成人形的“主体”,竟似在缓缓地爬出黑棺!

  直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头颅,在微露的月光下,缓缓地冒出棺沿!

  这个枯瘦的“头颅”,带着枯白萎顿的长发,整副脸孔焦黑枯烂,不成比例的黑色巨口,鼻子所在的位置,居然都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

  泰尔斯只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从头皮开始,细细传布到指尖。

  在白发的遮掩下,“它”张开了那只漆黑色的“嘴”,黑色的巨口,一直裂开到耳下!

  “嗬——”

  凄厉的嘶吼,正面传进泰尔斯的耳朵。

  泰尔斯头皮一麻,差点就要软倒在地上!

  这个怪物没有停下,它缓慢,却极有节奏地爬出黑棺,像是在摸索着周围。

  从头部到半身,从左臂到右臂,那个“头颅”终于越过棺沿,整个上半身,向着地面倒去。

  终于,那只干枯如鬼的左手,轻轻地摸到了地面。

  泰尔斯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他微微颤抖着,慢慢吸进一口凉气。

  这时,贴到地面的头颅,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它顿了一下,对着泰尔斯的方向,缓缓抬起头。

  干枯的白发落向两边,它的“正脸”轻轻露出,正对着泰尔斯。

  而原本该是眼眶的地方。

  泰尔斯却看到了——

  两个不规则的黑色大洞。

  男孩几乎要吓晕过去了。

  这像是,一具没烧完的,干尸?

  但似乎是穿越之后,丰富的街头历练,让他的胆子增大了不少,泰尔斯尽管害怕,但还是颤抖着,从大脑里捡回了所剩不多的理智。

  不管那东西是什么——泰尔斯打着寒颤,默默地道,我必须逃跑!

  虽然样子吓人,但它的速度不快,我只要——

  泰尔斯竭力不去想前世那些恐怖片的情节,脚下一转,扭动着基尔伯特为他准备的舒适儿童皮鞋(虽然已经在奔波中大幅磨损),准备靠着速度脱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只要等到约德尔的救援——泰尔斯这么想着,但就在他皮鞋转动的一刹那,那个恶鬼般的怪物,居然猛地扑出了棺材!

  像是盲目游动的无头恶鬼,突然觉醒!

  “嗬——啊!”凄厉的嘶吼再次响起!

  惊吓值满满的泰尔斯,吓得转头就要跑!

  “踏踏——”泰尔斯脸色苍白,迈出两步,向着阳台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