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来填我半生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封口

谁来填我半生闲 耳听东方 2025 2019.03.21 10:11

  刚准备推开房门的张启正好碰上了打开房门的慧尘和慕雨。

  “大师这是准备去哪?”张启的语气有些像是在质问。

  “哦,张施主,贫僧正准备去找夫人,贫僧准备带着我这徒儿,明天就去长安。”慧尘双手合十行礼不慌不慢地说道。

  “明天?”张启脸色微变。毕竟这是敏感时期,张家刚刚前前后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虽然只有几个人知道,但是这个时候说明天离开,有些引人起疑。

  “是的,一个月前,我就和夫人提过了,夫人说等公子大婚过后再走不迟,所以贫僧才一直等到现在。”慧尘说道。

  “大师要走,张某自然不会阻拦,不过……”张启欲言又止。

  “贫僧知道张施主所担心之事,张施主大可放心。贫僧自会守口如瓶。”慧尘又对张启行了一个佛礼。

  张启点了点头,又望向了站在慧尘身边的慕雨。

  “张施主,我这徒儿还小,他虽然看到了,但是却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所以张施主尽可放心。”慧尘把慕雨往后拉了拉说道。

  “有大师这句话,张某就安心了。张某明日定当亲自为大师送行。”张启客气道。

  “多谢张施主美意。”慧尘对着张启又行了一个佛礼,然后目送张启离开。

  未时过半,张府厅堂内。

  “于管家,你去备些薄礼,我要出门一趟。不必备马车了,就你和我。”张启对着于管家吩咐道。

  “是,老爷。”于管家答应后便退出了厅堂。他当了这么多年管家,什么话该问什么话不该问,他还是有分寸的,不备马车肯定是不愿声张,这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不一会儿,于管家提着些手信更随着张启出了张府。

  吴家药铺。

  张启虽然已经很低调了,但是杭州城又有谁不认识他呢,再加上张少明刚刚完婚,张家的婚事近几天一直都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张启走在路上还是被很多人认出来了。

  吴家药铺的药僮自然也认识,张启刚到门口,药僮就出门迎接。

  “张老爷,不知家中何人抱恙,要张老爷亲自来一躺?”药僮恭恭敬敬地问道。

  “你们家吴老爷呢?”张启切入主题直接问道。

  “吴老爷在后院药圃,张老爷找他有事吗?”药僮如实回答道。

  “带我去见他。”张启接过于管家的手信,示意药僮带路。

  站在原地的于管家有些懵了,往常不管是谈多大的生意,自己都是贴身跟在张启身边的,而今天张启却自己一个人独自去见吴家老爷,于管家有些失落,那种不再被人信任的失落。

  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导致张启不再信任自己,他在张家服侍张启已经快二十年了,他扪心自问从未做过有愧于张家有愧于张启的事情。也许张启只是不经意,但是这着实让于管事有些失落。

  吴家药圃。

  “张老爷,老爷就在那呢,店里还要我打理,我得先回去了。”药僮指了指在药圃中的黑影,便退了回去。他虽然来到药铺没多久,好在脑袋圆滑,他大概能猜出来张启来的目的,何况还是带着礼物来的。

  “吴兄!”待药僮离开后,张启对着药圃中的黑影喊到。

  听到声音后,黑影回头,嘴里还衔着一两根药草,正是吴真。

  “张兄?你怎么来了?”吴真看到张启后,缓缓地从药圃里走了出来。其实他知道这几天张启肯定会来找自己,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吴真从药圃里出来,拍了拍衣服,掸了掸尘土走到了张启面前。

  “张某为何而来,难道吴兄不知道吗?”张启反问道。

  吴真看了看四周对着张启说道:“张兄,我们回房说。”说着便为张启领路。

  随后张启便跟随着吴真来到了一间小屋子里。屋子一打开一股草药味扑面而来。

  “这屋子是我以前放药材的,现在废弃了,有些简陋,委屈张兄了。”吴真整理了一下桌椅,引着着张启坐了下来。

  张启把手信放在了桌子上,推给了吴真。

  “我知道张兄所来是为何事,吴某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当初既然答应张兄守口如瓶自然会守约。”吴真说道。

  “吴兄的为人张某自然是信得过,张某此行来并不是为了那件事。”张启嘴角轻微上扬。

  “那张兄来所谓何事啊?”吴真疑问道。

  “张某最近对药有些兴趣,所以想开一间药铺,所以来找吴兄这种前辈来取取经。”张启说道。

  “张兄竟然对药感兴趣确实让吴某大吃一惊啊。不过既然张兄有兴趣,吴某自然是知无不言。”吴真笑着说道。

  “吴兄不必着急,张某最近看医术还未碰到不懂的地方,等遇到了一定前来向吴兄请教。”张启起身作揖道。

  “吴某随时恭迎。”吴真起身回礼道。

  说完张启便拂袖离开了旧药圃,留下了吴真一个人,还有放在桌子上的手信。

  吴真自然是知道张启说对药有兴趣只是个借口,张家家大业大,张启要是真对药有兴趣大可以自己开个药铺,也不用亲自过来和自己说,而且张启也没有问任何和药理有关的事。

  他过来自然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张少明和宋念的事,他想封吴真的口,又不想别人知道,只能自己亲自来,但是又不能表现出不相信吴真,所以当吴真说知道他为何而来时,他故意说是自己对药理感兴趣而只字不提张少明和宋念的事情。他只是想提醒吴真守口如瓶。

  当然他说想学药理还有另一层用意,他张家家大业大,想要搞垮吴家自然也是轻而易举,他随时可以自己开药铺然后把吴家给挤下去,他想给吴真提个醒,如果风声泄露,整个吴家药铺将不复存在。

  吴真当然也明白,当他那天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了。他故意没有拒绝张启送的礼,也是为了让张启安心。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