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你瞅老梁这辈子过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驻训长岭子

你瞅老梁这辈子过的 铁鑫 2799 2018.07.13 06:46

  第九十一章驻训长岭子

  九月份梁山他们又上营城子驻训打靶。

  这次他们住在长岭子。长岭子离海边算远了,靠近大山。在靶场的西南面。

  五班又是分两个地方住,梁山和三个战士住在一起,副班长和另外一个战士住在别的班。

  直接目标射击训练在靶场里,间接目标训练还是在盐场。

  直接目标训练还是打坦克靶,这次真的要看小木匠王友义的了。五班在梁山的带领下,大家训练的很认真,也很刻苦,人人都摩拳擦掌准备上阵干一场。

  到打靶的那一天,梁山和班里的战士早早起来,把火炮又擦了一遍。然后给火炮穿上炮衣,给炮口戴上炮口帽。

  吃过早饭,全连集合向靶场出发。这回打靶不像上次按123456的顺序来,而是由营里抽签决定,抽到那个班那个班上。

  五班被抽到第一个上。大家都有点紧张,梁山跟大家说:“第一个更好,咱们没压力,就按平时训的干,保证没问题。小木匠,你就放开胆子打。瞄准了,找准提前量,轻轻击发,保证优秀。”

  王友义说:“放心吧,我咋也比任凤贵强。”

  任凤贵说:“你就吹牛吧?你打优秀我买一瓶酒。”

  王友义说:“班长,咱们有酒喝了。”

  连长下了命令,“五班上!”

  梁山高声回答:“是!”

  说完他就带车向阵地出发了。车快到阵地时,梁山告诉大家:“准备!”车一调头,战士们就从车两侧跳下来,全班把火炮从牵引车的牵引钩上卸下来,又从车上卸下来炮弹。牵引车开走了,战士们分两伙把炮架打开,划上驻锄印,再把炮架合上,他们分成两伙开始挖驻锄坑。还好没有碰到石头,很快挖好了驻锄坑,梁山指挥大家,“一,二!”把驻锄放进驻锄坑里。

  然后梁山向连长报告:“报告,准备完毕!”

  连长下令“开始!”

  梁山下达命令:“穿甲弹一发装填!正前方,距离1000米,移动坦克靶,瞄准放!”

  炮手装上炮弹,王友义趴在直接瞄准镜上,看到靶壕里的坦克靶已经起动,他双手摇着方向机和高低机,他先把高低瞄好,然后用方向机跟着靶子走,突然他一使劲,炮口跑到靶子前边,等到靶子刚进入瞄准镜,他就轻轻地按下击发机,炮响了。

  梁山在望远镜里看到,坦克靶的正中间被打了一个窟窿。

  梁山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好!”

  梁山又下达了第二个命令,“穿甲弹一发装填!正前方,距离800米,移动坦克靶,瞄准放!”

  王友义打了第一发后,胆子更大了,他把炮口直接瞄准在靶子的出口,高低距离都弄好,他跟着坦克靶走了不到5米,一炮打过去,又在坦克靶的中间打了一个窟窿。

  梁山喊了一声“好!”

  然后下令撤出阵地。

  在车上梁山说:“副班长,这酒你是买定了。”

  任凤贵说:“应该买。一个优秀让我打丢了,小木匠又整回来一个优秀,这酒得买。”

  梁山说:“我出钱上老乡那买点鸡蛋,咱们一人掏两块钱,买点罐头,今晚会餐。”

  返回驻地,梁山自己拿了10块钱,任凤贵拿了5块钱,战士们又凑了8块钱,二十多块钱不少了。罐头几块钱一个,白酒两三块钱一瓶,鸡蛋几毛钱一斤,二十多块钱能弄一顿不错的晚餐。

  梁山把钱给了王友义,让他去置办酒菜,他领着全班擦炮。炮场上,梁山和班里的战士们,有说有笑的在擦炮。一是今天炮打的好,二是晚上有会餐,大伙都很卖力气,不一会炮就擦完了。大家给火炮穿上炮衣,带上炮口帽,把火炮放在炮场的固定位置,梁山带着班里的战士回老乡家了。

  王友义已经把酒菜置办好了,连里也要开饭了,梁山让任凤贵领着,71年的绥中老兵刘福和74年的梨树兵赵庆去炊事班打饭菜,他让老乡的大娘给炒了个鸡蛋青椒,又炒了个鸡蛋西红柿,青椒和西红柿都是老乡家菜园子里的,梁山连青菜带用油给了老乡三块钱,老乡不要,梁山坚持要给,争了半天还是梁山把钱放在了老乡的炕上。

  吃饭时,梁山把房东张大爷硬拉过来,跟着他们喝酒。赵庆和熊立不喝酒,王友义买了两瓶汽水,梁山给张大爷,任凤贵,刘福,王友义都倒上了酒,他端起酒杯说:“今天这酒三个意思,一是咱们感谢张大爷一家的热情,谢谢他们腾出北屋给我们住,二是今天咱们班炮打的好,值得庆祝,三是副班长买的酒,让大来子掏钱不容易。来,喝一杯!”

  梁山跟张大爷和全班同志都碰了杯,大家都喝了一口。

  梁山让大家吃菜。炒了两个青菜,买了四个罐头,有鱼有肉有水果,还有从炊事班打的菜,非常丰盛的晚餐。他们刚刚撂下酒杯,连长跟通信员张大林来了,梁山赶快让连长和张大林坐下,张大爷看人多要走,连长把老人家按下,“大爷,你可不能走,我也坐下。”

  梁山让王友义去大爷家再拿两付碗筷和酒杯,王友义回来说:“没有酒杯了,连长,你们只能拿碗喝了。”

  大爷在一旁要说话,梁山用手拉了一下他的衣角,张大爷明白了没说话。

  梁山给连长和张大林倒上酒,连长说:“听说你们班要会餐,梁山行啊,整的挺丰盛。没犯群众纪律吧?”

  梁山说:“连长,咱能干那事吗?都是花钱的,连炒菜的油钱都给了。”

  张大爷说:“可不是吗,刚才我们爷俩还争了半天呢。”

  连长说:“没犯群众纪律就好,那这酒这菜我就放心吃了。”

  说完他端起酒杯,“来,参加五班的会餐我首先表示祝贺,祝贺你们班今天打出了好成绩,来,喝一杯!”

  大家都举杯跟着连长喝了一口,连长又跟张大爷碰了一下杯,“大爷,我们给您老人家添麻烦了,我代表全连敬您老人家一杯。”

  连长看看这么多人,一瓶酒也不够,他让张大林去商店再买一瓶。梁山要让王友义去买,连长没让。

  连长又跟王友义喝了一杯,“小木匠,你炮打的不错呀?”

  王友义说:“这是我们班长教的,他前年打过直接目标,他告诉我两点,要吗把炮口瞄在靶壕头里,跟着靶子打。要吗就是在前边等着靶子打,第一炮我是等着打的,第二炮我是跟着打的。”

  连长说:“行,你们总结的不错。其实你们在红旗营打碉堡也能打优秀的。”

  王友义说:“还不是怨大来子那蹿稀的眼睛。”

  任凤贵笑着说:“我眼睛蹿稀,这回不是输给你了吗?”

  连长问:“怎么回事?”

  梁山说:“他们俩打赌,王友义打优秀任凤贵买酒。”

  连长说:“奥,是这么会的餐呀?”

  张大林买酒回来了,张大爷借故走了,都是4连的人了,连长把刚买来的酒打开,给大家倒上,老兵刘福说:“连长,我今年就走了,梁山是个有才的人,你们连里得好好培养,我敬连长和全班弟兄一杯。”大家都喝了。

  熊立端着汽水说:“连长,这里我是新兵,我敬你和我们班长一杯,谢谢你们对我的帮助和教育。”

  酒喝的挺好,一看大家都在为梁山说好话,连长知道大家的意思,他没法再坐下去了,他说连里要开会,借故走了。

  连长走了,赵庆和熊立也下桌了,梁山给张大林倒了一杯酒,“来大林,咱俩喝一杯。”

  俩人真的把酒杯里的酒都喝了。一个71年的,四个73年的,几个老兵一边唠嗑一边喝酒,整到晚上九点多才散。

  第二天,连里进行炮阵地作业训练。这个训练就是要给火炮挖一个半遮掩的阵地。先要挖一个直径5米深1米的深坑,在正前方挖开一条慢坡的2米宽的通道,把火炮推进挖好的阵地里,火炮要能在挖好的阵地里360度转圈。在火炮的后边,还要挖一个弹药室,里边要能存放6箱炮弹。这是个力气活,一上午全班干的热火朝天,在全连第一个完成阵地构筑。副连长还领着各班到五班来参观。阵地构筑的是不错,有棱有角的,深度宽度都符合标准。大家看了都服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