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轮回者的救世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所谓冒险者

轮回者的救世路 不过一张纸 2181 2020.09.17 09:37

  西尔曼·希娜女公爵,也可以称呼她为瑞瑟路特夫人、护国师的母亲。

  她的自治领是帝国之中最为特殊的一块领地,一如这个女人对爱情的执着一样特殊——

  作为长女的她,明明可以继承亡父的一切,包括爵位、土地、金钱、商业上的人脉……

  她却把这些无数人眼红向往的事物,悉数留给了她唯一的妹妹,独自去追求爱情——

  跟着瑞瑟路特·理查德东征西战,过着马背上的生活。

  而她的小妹妹西尔曼·柯娜在她离去时,也就是26年前,才刚满两岁。

  阿芒特·布鲁诺,上一任皇帝自然不可能让如此荒诞的事情发生——让一个话都说不清的女娃娃成为女公爵统领一方。

  所以名义上希娜依旧是希尔曼的女公爵大人,但一切商业事务都由她的母亲阿芒特·特蕾西,这位曾经的皇室公主,辅佐西尔曼·柯娜完成。

  虽说如今柯娜已经独当一面,但章丘一直不肯答应希娜把爵位授予她妹妹的请求。

  个中缘由,无非是为了皇权的稳固。

  慧琳在手,天下我有嘛~

  修盟城——这座休吉克的商业之都,也是希尔曼自治领的主城。

  此刻城中的冒险者协会中正排着长长的队伍,一位黑发麻衣青年处在队伍中等候着队伍轮到自己。

  而他身后紧跟着一名看着像是牧师的温柔女子,银发及腰,身上环绕着淡淡的光系能量。

  二人自然是麦昆和玄四。

  〔嗯……前两天大概见了太多的大场面……〕

  〔眼前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一阶的职业者嘛……〕

  〔不过终于要成为冒险者了啊,不知道是不是像我期待的那样充满激情和未知!〕

  事实上,哪有几个人是为了激情和梦想去当一个冒险者呢?

  负伤流血是家常便饭,死亡也总是擦肩而过。

  “这位先生,您带回来的一阶魔兽兽皮皮已经损坏了,委托方恐怕不能接受残次品。”

  “喂喂喂!别和本大爷开玩笑啊!”这个中年战士冲着柜台后的女人大吼了起来!

  他把一只缠满了血色绷带的手臂抬到身前——

  “看见了吗,本大爷为了这次任务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他恶狠狠的对着女人说话的样子像极了恃强凌弱的混蛋。

  但是在场的冒险者们都没有出言阻止他的“恶行”。

  对于一名单干的一阶冒险者来说,四肢负伤几乎代表了半个月内与委托无缘。甚至还要因为治疗费用而去借贷,最后陷入“做任务、借贷治疗、还贷”的恶性循环。

  这种情况可谓是冒险者的绝境之一。

  柜台内的女子也明白眼前这些冒险者的不容易——但是现实就是很残酷,她无法替协会做出任何决定。

  尽管如此,她还是决定换一种方式帮助眼前这位冒险者。

  “先生,按理来说我们不能告知委托方的信息给您——但是今天委托方应该会来询问任务进度,到时候我会和他说明情况,到时候看看他愿不愿意与您私谈。”

  这个中年女前台稳坐这份铁饭碗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原因的,她总是能分清哪些人是真正的需要帮助,以及哪些人是无理取闹。

  “哼,好吧!”男人转身走到一旁,背对着这位通情达理的女士轻声嘟囔了一句“谢了。”

  善意就是这样,总能以最简单的方式在普通人之间传递。

  “那么下一位,您是来……提交任务的是吗?”女人看见了男人手中的委托文件,“委托内容是提交三株二阶药材‘沙棘草’么……”

  但是这位年轻男子只拿出了两株带刺的黄色药草,眼神中带着几分无奈。

  “两株的话,根据委托方要求,只能支付您一半的酬金,您能接受吗?”

  男子无力地点了点头,收下了女人拿出的五百枚铜币,旋即消沉地转身离去。除却成本,他大概只赚了接下来几天的生活费。

  〔冒险者还真是不容易啊……辛辛苦苦忙碌几天刚好只能刚好赚到饭钱吗……〕

  其实也没麦昆想的这么糟,冒险者本就是有风险、薪资浮动大的职业,有人一时失利,便会有人运气加身。

  接下来提交任务的几位冒险者就显得幸运很多,他们甚至超额完成了任务的同时,还有意外之喜——

  “老子运气真不错,猎杀了一头正分娩的二阶母狼!顺便还帮它接生了哈哈哈!”

  然后他晃了晃手中沉甸甸的麻袋,似乎有几只刚刚出生的小狼在麻袋里挣扎着发出奶叫声。

  “你可真行啊!这可能值到十个银币了吧!你都可以去换一套新装备了!”

  “不去不去!老子要攒着送给老子的女人!给她一个惊喜!”

  ……

  麦昆感受着属于冒险者的独特氛围,低头沉思起普通人的生活意义。

  〔所谓冒险者……为了生存而冒险……为了妻儿甘愿拿命挣钱……为了家中老小浴血奋战……呵。〕

  〔什么嘛……我的想法原来这么肤浅。〕

  〔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真男人啊!顶天立地,也不过如此了。〕

  脚步无意识地顺着队伍前进,直到眼前的女前台打断他的思考。

  “先生,您是来……注册成为冒险者的吗?”

  女人一眼便看出了眼前这个露出沉思神情的男人是个菜鸟——新人大多都是这样,看着老手的生活难免心中会有忧虑。

  就像新人作者看着老写手一样,作为老手的他们写作状态都有起伏,新人总是会担心扑街的!

  “嗯,我和我的同伴都是……”

  这几天麦昆一直在玄四奇异目光的注视中自言自语,大致上已经能像正常人那样讲话,虽然他本人依旧有些寡言少语。

  既然要说话,就要一鸣惊人。

  于是他接下来的半句话彻底惊呆了场上的众人——

  “都是五阶的职业者。”

  ——————本章完——————

  圣法之书多出了一页:

  弗勒特·碧芙魔武历2500年一月六日以头撞墙自杀,死于休吉克皇城天牢中。

  ————————————

  部分情报:

  西尔曼一族是休吉克帝国上最大的商业组织,基本上占据了休吉克境内三成的交易额。

  希尔曼自治领紧挨着皇城北部,祖上曾和阿芒特皇族数次联姻,与阿芒特一族感情一直很好。

  希尔曼自治领涵括了两座城池——修盟城、塑启城。按照帝国律法,每座城池都允许有两万的治安军,所以希尔曼拥有四万治安军。

  章丘只允许西尔曼·希娜成为女公爵,是因为慧琳被自己牢牢掌控住,而她的父母只有她这一个女儿,所以掌握住慧琳便相当于掌握了两位公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