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轮回者的救世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5——番外篇——情不知所起

轮回者的救世路 不过一张纸 4118 2020.09.16 16:36

  魔武历2493年,阿思嘉自治领北部边陲的雁行谷中罕见地照进了清冷的月光。

  雁行谷作为连接休吉克帝国与东方诸国的一条小道,由于重岩叠嶂、大雾漫天,算不得兵家必争之地。

  但是刚刚上任的新帝早就看着这块地方不爽了——

  所有流亡的逃犯、偷偷入境出境的非法商人不知不觉中把这块地方化为了他们自己的版图。

  章丘有非常充足的理由相信,再给这些三无人士几年时间,一个新的雁行国可能就在休吉克的东郊建立。

  此刻,十六岁的年轻皇帝正站在雾气氤氲的谷内,身后是一位银发少女、一个剑眉星目的中年人、一个憨厚的壮汉,以及数十位黑衣蒙面人。

  〔慧琳这女人真是啰嗦,居然提议发兵清剿这种地方……〕

  〔军队都不用靠近百里,这些占山为王的地头蛇早就顺着山林无影无踪了……〕

  〔还说为了我的安全考虑?啧。女人负责貌美如花不就行了吗……嘿,还是再加上一条,也要会处理内政才行……〕

  〔看来这些流寇平时大部分都在山谷内,山上那几十个看来是稍微高阶一点的垃圾咯?〕

  登基两年前,章丘就在系统的帮助下提升到了六阶的水平,毕竟每天都有系统丰厚的任务奖励,想不升级其实也挺困难的。

  准确一点的话,他是一位六阶火系兼职六阶精神系的魔法师。

  拥有系统给予的“精神获取”的能力,他可以把任意系别魔法能量转化为精神系别魔法能量。所以他的确是一位骇人听闻的双系六阶魔法师!

  〔嘿,还没进这种地方玩过!好好体验一番再把它摧毁吧!〕

  “玄一,小四,跟我进去玩玩~”

  “老二你带着他们摸上山去,等我信号再动手。”

  “遵命!”几人低声应道。

  三人的脚步声有规律的回响在山谷与月华之中,直到他们被人叫住。

  是一个身穿腹甲的长胡子卫兵。

  说他是卫兵都有点过了,可没有哪个卫兵是只穿腹甲不着裙甲的,一般只有流寇或者变态才会这样穿。

  即使样貌显得非常不伦不类,他的声音还是挺有气势——

  “喂,站住!你们三个是干什么的?”

  长胡子的经验告诉他,眼前大概是是一个贵族少年带着两个护卫。

  没带着货物,也没带着装银币的箱子。

  肯定不是来这里做生意的!

  “哈哈,老哥,别紧张嘛~”章丘手在魔法袋上一滑,数枚金币就出现在手中。

  竟然是金币!一枚金币抵得上一袋子银币,或者整整一大箱铜币了啊!

  “我们来这里弄点儿~诶!你应该懂的~”章丘滑稽地朝着大胡子挤眉弄眼。

  很久都没看见过金币的大胡子在一瞬间就理解了这种暧昧的话语:“您请进,最近我们确实弄到了一批好货嘿嘿嘿,一个个儿都水灵着呢!”

  恭恭敬敬地目送着拿出了金币的少年走了很远,大胡子脑子里只有闪闪发光的金币,完全没有注意到黑衣蒙面的章家军已经从自己身侧摸向了半山腰。

  〔啊,是万恶的女奴隶交易嘛!真是的,就不能整得高大上一点么?整得好看些拿去皇城的馆子里卖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真是不会包装的蠢货们~还是死了比较好吧,白白浪费手里的资源~〕

  叮——

  系统每次出现都有好事。

  以至于章丘听见“叮”这种声音时就会条件反射般兴奋起来。

  毫无情感起伏的机械女声说道:

  “‘属下’系列第九轮任务:让少女阿思嘉·真奈儿心甘情愿成为自己的属下。”

  “时限:一小时。”

  “任务完成奖励——阿斯嘉·真奈获得三阶身体能量,并提纯阿斯嘉血脉。之后关闭此系列任务。”

  “任务失败惩罚——直接关闭此系列任务。”

  〔哦?看来是我的最后一名手下要到账了嘛!哎,系统永远这么贴心,知道我就差个暖床的手下了!〕

  〔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吧!〕

  ————————————

  黯淡的烛光在木屋的四个角落摇曳,这个不小的木屋只有周围抹上了一层烛光。

  也许只是流寇和黑商们天生就喜欢营造这种阴暗的氛围,这个用于交易的木屋很符合它作为地下交易场所的氛围。

  房间里除却一排排被押在铁笼中的女奴,就只剩下流寇与带着面具的购买者。

  虽然这些购买者带着面具,但是言谈举止之间的气质把他们的身份已经交代得明明白白——

  小有名气的贵族,或者有头有脸的商人。

  不过不论是谁,在地下交易场所,只问金钱、不问出身。

  “喂!这女奴还不错,我要了!按老规矩,五百枚银币?”

  一位戴着面具的贵族显然是在一排女奴中选中了这一位。

  他之所以来雁行谷就是为了找这种少女——

  “他是我们在黑金城外面截住的一户阿斯嘉哦~”

  “什么!当真?”

  面具男听见这话立刻把脸贴近了笼子,想要看出一些属于阿斯嘉血脉的端倪。

  少女被蒙住的双眼早就流干了泪水。

  她的母亲本是阿思嘉一族的分支,因为拒绝了家族提出的联姻,选择追随自己真正的爱情,所以不得不离开黑金城。

  一家两口虽然被逼迫出城,但是在城外打理一片田地也能无忧无虑地生活。

  十数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夫妻二人的女儿也在简单祥和的日子里出落成花季少女。

  但是啊但是!世界从不吝颁布真理,就算用最最残忍的方式——

  弱者总会被欺凌,浮萍总会被鱼儿吞食!

  一伙无恶不作的流寇冲进了阿斯嘉·真奈儿的家里,在少女绝望的呼喊中,杀害了她手无寸铁的父母!

  眼睁睁看着父母倒在血泊中,属于她的那一缕光芒也永远地消散了。

  她恨啊!

  恨自己明明具有阿斯嘉的血脉,却没有阿思嘉的力量!

  恨阿斯嘉明明身为同族却逼迫母亲!

  恨这些不得好死的流寇为什么没有被老天夺走生命!

  恨自己被歹徒绑住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

  世界的光明崩溃了,少女此时的眼中只有无尽的黑暗。

  面具贵族一把扯下了蒙住少女双眼的的绷带,看见了这双满是恨意与绝望的丹凤眼——

  “哈哈,不错不错,黑发黑瞳!这种阴冷的眼神!果然像阿斯嘉的族人!”

  他愈加兴奋起来,“不过你们胆子还真大啊,阿斯嘉的人也敢动啊!?”

  “放心吧,不过是阿斯嘉的弃子。”

  “那一千银币如何?一千!我要带她走!”

  这场交易,不出所料应该就此敲定,少女绝望的余生应该会在麻醉药剂中任人摆布直到死亡。

  不过也许死亡也是种解脱呢……?

  门在此时却被推开,少年第一次邂逅了少女。

  〔呵,真漂亮的脸蛋啊。〕

  〔这充满恨意与绝望的眼神……哈,呵,哈哈……!〕

  〔真像以前的我啊……〕

  〔那就没办法了,拯救一个少女,也还不错啊……〕

  章丘只觉得莫名的愤怒充斥在心间,好像要引爆他的胸膛。

  他从来不是一个同情脆弱生命的人,他确实是一个阴暗残忍的混蛋。

  但是他也有他的原则和梦想——

  〔用鲜血浇灌出眼前的大道,用残忍剔除世界的虫豸!〕

  〔都死吧,欺负我未来可爱部下的虫豸们,都去死吧!〕

  刺眼的白芒让灰暗的木屋中再无一丝阴影,属于极限者的恐怖能力顷刻之间绽放开来!

  精简的魔法纹路短短几秒就已完全消失,消失过后是来自于六个六阶魔法的极致压迫力,弥漫在房间所有人身上!

  解构纹路、双手·多重施法!

  世界上最强的极限者,也只能做到一次性完成两三个六阶魔法,再多就会被狂暴因子反噬成重伤!

  此时或许不应该称呼这位皇帝为极限者了。

  他应该是超越了极限的存在——

  超越者!

  以脆弱凡人之躯承载起超越极限而不可战胜的超越者!

  屋内的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无法行动,包括玄一和小四,六个六阶魔法的压迫力足以震颤一支千人军队,区区流寇没有吓昏已经值得骄傲。

  一条火线划出痕迹,包裹着火焰的章丘已经闪烁到少女身前。紧接着他手掌猛地一挥,带出一道焰光,铁笼粗壮的栏杆已化作一摊铁水。

  “你想这些人死吗?”

  真奈儿以为自己看见了神灵,传说中那位诛杀一切邪恶的火焰女神。

  “想!”她的眼中再次亮起一丝光芒。

  “你想复仇吗?”

  “想啊!”

  “你想颠覆阿斯嘉吗?”

  “……想!”

  “你需要力量吗?”

  “要!我要!我要啊!”少女的泪腺不知为何崩塌,她拼命也要抓住眼前这个像神一样的人——

  “求您了!帮帮我!我愿意付出一切!我要报仇!”

  “这样的话,你有资格成为我的部下。”

  眼前的神灵终于降下了神旨。

  锐利炽烈的火矛下一刻已经洞穿了房间内的所有流寇、黑商的脑瓜,阵阵焦糊的热气逸散到四周。

  无一生还。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你的新名字是玄九,听见了吗?”

  “玄九……玄九明白了!”

  少女急忙跪下来向着新认的主人效忠。

  未免有些可悲。

  〔果然,任务没提示完成啊……哼,之后一定要罚你给我暖床。〕

  章丘解除了身上的火焰系魔法,包裹着的火焰缓缓散去,露出了丰神俊朗的相貌。

  “我说,你愿意给我暖床吗?”

  少女呆住了,她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神灵是个看上去如此年轻的少年,更加不敢相信少年口中询问的话语。

  是听错了吧。

  〔真麻烦,我可不会安慰小女孩啊!〕

  “别让我再重复了啊。”

  “我说,你愿不愿意把余生完完全全地交给我啊——”

  “帮你解决这山里的所有人,帮你在未来颠覆阿斯嘉,赐予你能打开身体中暗藏能力的钥匙,我会好好珍惜作为部下的你,我要让你成为众人仰望的存在,我要为你找到一个新家,我会让你像最小的妹妹一样被哥哥姐姐们关怀!”

  “睚眦必报的我绝不答应其他人欺负我的部下,我会用一切残忍的手段守护我的一切包括你!我要你知道悲惨伤痛之后是绝处逢生的希望,我要你记住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还有一个大家庭时刻在担心你!”

  “你只需要忠心耿耿,还有给我暖床啊……!”

  “能不能做到?”

  真是笨拙露骨的安慰。

  就像妈妈一样啰嗦,像初次表白一样杂乱。

  梨花带雨的少女不知第几次愣住。

  不知缘由,这个灰暗的世界在少年的声音中被渐渐染上色彩,冰冷停滞的心脏在一股热流中舒缓地跳动起来。

  「原来世界上除了父母外还有别处能感觉到如此充满呵护的爱吗?」

  「他只是一个陌生的少年啊。」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么温柔……这么强大……为什么?」

  脑海中忽然浮现起父亲曾经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闭上你的眼睛,用心去感受,你就会发现答案。”

  「啊,原来是这样吗。」

  「他是我的光呢……」

  「他是我生命中的光,我的主人,我的余生——」

  「我仅有的一切。」

  “到底能不能……”章丘平静地看着泪光点点的少女,再一次发问时却被打断了。

  “玄九愿意,玄九愿意,玄九愿意!”

  “主人,玄九愿意啊!”

  任务到此便圆满完成了。

  少女把少年当成了光。

  少女又何尝不是少年的一束光呢?

  ——————本章完——————

  部分情报:

  炽焰长矛——六阶火系攻击效能魔法——用数个火焰长矛进行群体伤害。

  火焰身躯——六阶火系增益效能魔法——大幅提升身体各项能力。

  多重施法——一项比双手施法更难做到的魔法师技能——与双手施法不同,双手施法是熟能生巧的产物,多重施法和武技“极速”类似,是魔法师的一个职业被动技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