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封神之老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我没说,别冤枉我!

封神之老祖 倚江流 14 2020.01.15 23:56

  二人相距虽远,可修仙之人,纵使不是人人都会纵地金光之术,可参研天道日久,异曲同工之妙的术法,还是人人都有的,有区别的,只是术法的效用大小不同而已。

  几息之间,陆压便站到了白礼身前大概两丈的地方。

  “即是野人,必是与如今封神之劫毫无牵扯。吾看道友一身修为,比之贫道不知强了多少,想必也是苦修多年方才有了今日。”

  白斑鹿身高三丈,坐于其上的白礼居高临下问陆压倒是显得别有一番气势。

  “劫难之中,刀兵临身,随时有身死之厄。到时,一朝修为尽散净,万万年苦修化作一空,道友,何故呢?”

  “哈哈哈!”大笑一声,陆压抬头看了看白礼身后正高悬于天的大日,感叹道:“贫道此来,自有贫道的道理。虽不是心甘情愿,可有些事,想必白道友在这洪荒之中闯荡多年,也明白。事虽是人为,可有时候,也是事在催人,不得不来啊!”

  “哦?”白礼听完,惊呼出声,赶忙翻身下鹿,疾走几步,来到陆压身前,看着这位衣着、发色与他基本相同的中年道装男子,道:“道友此语,似是内含隐情。”

  真诚的看着陆压双眼,白礼道:“难不成,是那阐教之人,威逼道友来这商周之地,替他们渡劫?”

  许是想到了什么,也没等陆压回答,白礼便在周围来回度了几步,突然作恍然大悟状,右手成拳,左手成掌,拳掌相击,发出‘啪’的一声。

  “是了是了!”声音不自觉的调高,白礼却好似毫无发觉,继续道:“前不久,那阐教之人便用人族大气运之人,派到吾十绝阵中送死,以此来破吾截教白鹿岛大法。如此无耻行径,想那阐教之人,素来以正统自居,如今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如今更是威逼道友来此,入我烈焰阵送死!”

  “吾……”

  陆压刚要说,便被正在兴头的白礼打断。

  “道友,你不要怕。”

  洪荒之中,素来有一禁忌,那便是无故不要触碰他人,一来有些人不喜欢,二来洪荒之中秘法自远古之时便长盛不衰,无故触碰他人,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思。所以,白礼虽兴奋,可只是以在周围来回度步以分散自己激动的心情。

  “他阐教虽说势大,可那也要看是跟谁比!吾截教万仙来潮,可不怕他。道友,走,跟吾回营,从今以后,只要吾截教还在一天,便没人能在逼迫你!”

  说着,白礼便伸手示意,让陆压与其一同回商营。

  看着白礼脸上那真诚的表情,陆压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一上午的,先是碰到个清虚道德真君,还不够,这又碰到一个白礼白天君。

  是我陆压常年窝在娲皇宫思想跟不上了?还是你们脑容量太大,戏太多了?

  能不能干干脆脆让我把事办完?

  打个架,怎么这么麻烦?

  想当初,巫妖对战,谁有闲功夫给你说闲话的时间,打个架,只要确定了,莽不就行了?

  “白礼,你不用在多想了。”

  “嗯?”

  “吾今日来,并不是被迫而来,只是吾修为日久不曾寸进,心中甚急。恰逢大劫来临,吾便想借你截教几颗人头用用,以全吾劫气炼心之愿。”

  陆压说的真诚,还像模像样的作了一礼。可这番行为,在白礼看来,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你想拿吾截教弟子当你修仙路上的踏脚石!”白礼怒喝一声,原本伸出的右手上,顺势出现一一大两小,摸样奇怪的圆形红色怪圈,通体发红,好似随时都会冒出火来。

  踏入仙境,修仙之人除非遇到转修幻道这种相似道法之人,否则,以渐渐脱去凡胎的身体,无故出现幻听,是根本不可能的。

  正因为此,明白自己没有出现幻听的白礼,才会对陆压所说之语深信不疑。

  “正是!”眼视前放,烈焰阵的旗门尽收眼底,陆压道:“道友何故如此作态,不过是些许人头而已。贫道闲游三山五岳,看你截教弟子杀生炼宝之人,一路之上可是见了不少,如今贫道不过是借你们这些注定上榜之人的几颗无用肉球一用罢了,道友何故如此呢?更何况,杀生炼宝之事你们都做,想必你截教之法,都是些……”

  “住口!你,你……”手指陆压,白礼暴喝道:“吾截教大法,岂是你这荒山野人可评比的!”

  “……”

  陆压不说话,只是故作轻蔑的笑了笑。

  开玩笑!

  真当他傻?

  下面的几个字,那是他能说的吗?

  不过,白道友,就冲你这接话的能力,今日送你上榜,必须得让你走的舒舒服服!

  “吾截教家大业大,但凡习得一式一念的,都自称为吾截教弟子。老师垂怜,怜众生修行不易,故特开方便之门,即使那些人有趁机占吾截教气运之嫌,老师大度,也不予计较。”

  白礼手中火轮空中火、地下火、三昧火交替闪现,照的一张红脸上越发的红了。

  “老师修为通天,洪荒万法于老师不过是眨眼之间便可追朔本源。是以吾截教之法,贯穿远古、上古至今的万般法门。吾截教弟子,纷纷择一而行。”

  “陆压!”

  “嗯?”

  “枉你修道至今,可竟然还想不明白一件吾截教弟子人人都知的道理!”

  “什么?”

  “洪荒万法,追朔本源,不过都是法则而已。法则交织,方有世界,是以,万般法门,不论善恶,都是洪荒世界的一部分,吾问你,世界可有善恶之分?”

  “天衍四九,是以天道至公,世界自无善恶之分。”

  “那好,既然这样,你如何要辱吾截教大法?为何说吾截教大法为邪?岂不闻,心正则法正术正,心邪,则法邪术邪呼!”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不是我说的,便不要乱给我扣帽子。

  眼观鼻鼻观心,陆压不做回答,说实话,白礼的一番话,到是让他有些顿然开悟了,想来,此次回去,修为真的要突破了!

  嘻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