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封神之老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人族(补三)

封神之老祖 倚江流 17 2020.02.08 23:53

  “小友进来可还好?”

  “多谢前辈关心,晚辈这几十年过的还不错。”

  “是吗?”

  西岐大营周边一处小山山顶之上,与姬焚相对而坐的燃灯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心中可是对今日之事有怨言?”抿了口端在手里的灵茶,燃灯道。

  “不知前辈为何如此说?”双眼注视着手中的茶盏,姬焚似毫不知情道。

  “你这几十年来,我虽不曾与你相见,可从一些其他地方,我还是能知道你这几十年来,是干了什么的。”

  放下茶盏,燃灯看着天空之上凝聚的些许灵气云时分时聚,语气淡漠道:“一位人皇嫡系子孙,甘愿在危险的人妖战场之上厮杀往来的年轻翘楚,若说他不是心向人族,你说,你信吗?”

  “……”

  “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见姬焚只是饮茶而不出声,燃灯心里暗道:“虽说人族前期修道进展容易,可相比于其他洪荒各族,到底还是年轻了些。”

  “今日阵前,我遣方相破阵,虽名为破,可实为送死。我知你必有怨言,所以才将你叫道这里。

  你我二人早先有言在先,你语不散,则我在条件允许之下,助你脱劫。此事,我至今仍记,绝不毁诺!

  不过,今日之事,我不想看到在有节外生枝之事发生,你可懂得?”

  “晚辈懂得。”

  “想必你也知道,大劫的凶险。这次大劫,劫眼在你人族腹地,倘若不想将更多的人族牵扯进来,那你,就默诵黄庭,谨守道心。待时机到来之时,我自会叫你,助你脱劫。”

  “多谢前辈!”

  “嗯,去吧。”

  “是。”

  姬焚躬身一辑,慢慢退后三五步之后,方才转身飞身而去。

  可就在姬焚纵身离地,以快飞入山顶灵气云中之时,一道独属于燃灯的温和嗓音,直直的在姬焚心间响起。

  “封神之事,乃诸位圣人商议而订,有关你人族之事,早前也是与你人族三祖三皇商议好的,所以,该怎么做,还望你心里有点底。”

  “多谢前辈!”在空中再次一辑后,早已心中发寒的姬焚不敢再呆,身影略微狼狈的匆匆驾云飞往他在西岐大营之中的营帐。

  “仙长!”X2

  “你们下去吧,今日不用再来守夜了。”

  “是”X2

  “哈~”

  将心中自燃灯处便一直憋在胸中的一口郁气呼出,不知为何,那两个正在离开,浑身红尘臭气逸散的守帐力士,在此时的姬焚眼里,也是凭白顺眼了许多。

  只不过,在顺眼,也只有一点点。

  他实在想不明白,阐教诸人每次临凡都居芦蓬的行为已经是多么明显了,作为此方大营的执掌者,姜子牙或者是姬发,为什么还要派遣这些长久厮混于凡人之间的修士来作守帐力士。

  难道他们不知道,常常身处仙灵清气中的玄门修士,都闻不得这红尘气吗?

  难不成还当他是那个灵智未觉的乡下小修士?

  筑基五境之后,平常后天修士彻底脱去后天之体,重铸先天之体时,对于脑中思维的处理速度都是成倍增长,更别说是姬焚,这个外表刚从后天转先天,其实本质之上,一直是先天魔神的存在了。

  所以,从两位守帐力士转身离开到姬焚回帐,一息之间,不算上述姬焚吐槽的,光是其他,都够组成一篇以亿字为单位的吐槽圣典了。

  “神话终究是神话,现实的可怕,怎么都几百年了,还是对其抱有幻想呢?”

  半卧于榻上,没了旁人存在,姬焚少有的不顾形象,双手用力的搓着面上那几百年了,还是带有婴儿肥的脸。

  前世短短二十来年,刚出校门便天降正义。今生除了近百年外,其余数百年,因为神智两分,可以说主持外在肉身的,就是一个以他原有世界观为底的智能程序,在严守他前世二十年来心心念念的‘苟’之一字,撑了数百年,直到他苏醒后,方才功德圆满,自我回归。

  这样算下来,真真正正属于他的时间,也就百年出头。在以此为基础,减去闭关修炼和打仗的时间,他好像,还是那个刚出校门的少年郎啊!

  “唉,天地如棋盘,强为手弱为子,此为天规地法,亦是人间大道。只是,我身为人族,这心里,是真真难受啊!”

  将速度太快已经跑偏的思维重新拉了回来,面对着脑海中燃灯之前的句句‘提点’,姬焚即使在想让自己接受,可还是心里变扭之极。

  那种难受,真的是他两世前前后后数百年间所未曾遭遇过的,或许,前世那些面临洋人欺压,亦或是国破而己无能的先辈们,才会有这种感觉吧?

  两世为人,缘分之深不可道也。虽说如今内里是个珠子,可他外在依然是人啊!

  往前数百年,像智能而多过像人的‘它’,在本体苏醒后,将数百年里的种种经历一分不差的一股脑传进了他的脑海里。虽说有着幻灵珠帮助,不至于让他在这股信息流中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可大的影响没有,小的影响却有。

  那种身临其境,在元神那种妙不可言的小神通帮助下,犹如百分百虚拟游戏体验的数百年间的种种见闻,却让他对‘人族’,这两个字,有了更深的体会。

  就是因此,当在武夷山面对燃灯威胁时,他才在内心看大海和体验什么是‘人’这两大好奇心驱使之下,顺水推舟的去了东海之滨,戍守边境。

  享了豳国国民数百年供奉,做了皇N代,也当了将军,体验了一把带兵冲锋的快感,在这期间,生生死死经历的多了,那种对于此方人族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间越发浓厚,所以,真正将自己当了‘人’的姬焚。现如今,越想,越不能接受记忆中前世神话故事中的那种人族结局。

  劫眼是什么?

  那是大劫之中最危险的地方!

  想必是大劫之中,推算之道受限颇大,所以,上到圣人,下到不通修炼的后天生灵,谁都没想到,这次大劫的结局,是以洪荒破碎为结局来收尾的。

  所以,人族三祖三皇能坐视不理的场面,姬焚是可以理解的。胳膊拧不过大腿,执意将人族有生力量推入劫眼,除了让人族伤亡过重,面临洪荒诸族威胁,天地主角之位不保之外,在没有任何好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