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名剑江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大叔前往废弃矿山

名剑江南 陈施豪 9252 2020.11.25 18:26

  既然要前往废弃矿山,当然需要有人带路或是提供相关情报。

  对几乎是所向无敌的杰罗斯而言,比起引路人,他比较想要相关情报。

  问题是会有这些情报聚集的场所实在是非常有限。只有远离市区的可疑酒店,或是佣兵公会。因为他不是佣兵,所以便放弃去佣兵公会,前往了附近的酒店,可是──明明是外观看起来非常可疑的老旧酒店,里面却挤满了客人。

  这个世界的酒店,白天就像是提供定食的餐厅,要等到傍晚日落时才会作为酒店营业。现在是午餐时间,所以聚集了许多商人与工匠,各自点了餐和伙伴们在聊天。里面也有一些正在谈生意的商人,或是正在做道具交易的佣兵们。

  以为会是聚集了许多不良分子的酒店,却意外地是为了一般人所设置的社交场所。客群也不只佣兵和商人,其中也有带著家人一起来的人。

  『唔嗯……看来我得修正一下自己的认知吧?就算把轻小说的设定照单全收也该适可而止呢。我还以为会是像布朗克斯的酒店一样的地方,结果也有普通的客人嘛。」

  老实说他对于要来酒店这件事本身感到十分害怕。虽然看起来很潇洒,但内心还是个极为胆小的大叔。茧居在家就不太有机会卷入纠纷当中,然而也很难获得社会上的常识之类的情报。既然必须生存在这个世界,这样可不行。

  光是世界不同就代表了这里和原本世界的常识不一样,而知不知道这里的常识,面对他人时的对应也会有所不同。谈生意或是要收集情报时就需要有这些一般常识,所以他也不能一直当个窝在家里闭门不出的魔导士。

  为了和人交易魔石一类的东西,他得努力融入周遭的环境才行。

  然而他现在的外表,在普通的人们眼里看来实在是相当怪异且可疑的人。

  『总觉得好像一直被人给盯著看……为什么啊?该不会又有什么惯例会发生的老套事件了吧?』

  已经习惯这个诡异装扮的杰罗斯,早就忘了自己的外观看起来有多可疑。虽然人是会适应环境的生物,但杰罗斯对自己丝毫不在意。

  尽管陌生的魔导士似乎令周遭的人们十分警戒,但还有其他的理由在。这间酒店有许多佣兵是常客。因为他们也经常会跟完全不认识的人一起工作,而要确认对方的实力,看装备是最快的。

  简单来说就是为了确认技术及亲近对方。只要和强者成为伙伴,遭遇生命危险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所以看到从未见过的对象就先做些简单的确认,是佣兵们的常识。

  『好了,就算说要取得情报,一直站著也不是办法,找位子坐下点些东西吧……该坐哪里好呢?』

  想要找个空位却到处都坐满了人,完全没有可以坐下的地方。环顾室内找不任何位子的他,这时看到了某个人。

  是穿著以黑色为基调、胸口处意外裸露的奇幻系服装,绑著双马尾的少女。

  与其说是魔导士,外型看起来更像是小魔女,混著一些令人莞尔及奇特感觉的她,是杰罗斯以前从盗贼手中救出的同乡伙伴。

  看来还有另外两人与她同席,然而从她们身上获取情报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咦?叔叔,好久不见♪嚼嚼嚼嚼……」

  「一边吃东西一边跟人打招呼,身为一个女孩子你不觉得丢脸吗?好久不见了呢,伊莉丝小姐和这位,呃~……叫什么名字来著?我记得是伙伴的……」

  「我叫雷娜。之前受你照顾了~」

  「啊,对喔。是雷娜小姐,我想起来了。」

  叫做雷娜的女性穿著方便行动的衣服及皮革制的背心,看来是负责前卫的佣兵。

  从她身边的盾及短剑看来,她很重视机动性这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而在她们两人身边,有位红发、褐色肌肤的女性正以锐利的眼神打量著杰罗斯。

  从她穿著神圣板甲,桌子旁还立著一把大型的巨剑,可以看出她是负责攻击的前卫。身高比一般女性还高,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对**这点杰罗斯当然不会看露。精实的模特儿体型女性也很符合他的喜好,要说有什么问题,那还是出在他自己的年龄上。

  「喂,这个大叔是谁啊?是你们两个的朋友吗?」

  「嗯?对啊。之前被盗贼抓走时就是他救了我们。」

  「但我总觉得他很可疑耶……?而且感觉好像在看我的胸部。」

  「这不是常有的事吗?因为嘉内的身材太好了,自然会吸引周围男人的目光喽。」

  「以这点来说雷娜也一样吧?你至今甩掉了多少男人啊。」

  「谁知道~?我只对年纪小的男孩子有兴趣。」

  乍看之下好像很正经,但实际上雷娜是个正太控。

  「可以和你们同桌吗?现在人这么多,连要找个位子都找不到,正困扰呢。」

  「嗯?叔叔你的话是可以啦,不过今天是怎么了?你不是说要过著隐居的务农生活吗?」

  「我为此搜集了一些情报,打算要去北边的废弃矿坑遗迹,不过在那之前得先填饱肚子。」

  「废矿坑?放弃吧,大叔。那种地方对灰色法袍来说很艰辛喔?」

  「灰色法袍怎么了?叔叔很强喔?」

  伊莉丝似乎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魔导士,特别是这个国家的魔导士的位阶分法。

  这个国家是以法袍的颜色来区分位阶的,灰色最低,接下来依序是黑色、深红、白色。

  不过伊莉丝和杰罗斯并不是这个国家的魔导士,所以也不适用于这种常识。

  他简要的和伊莉丝说明这件事。顺便点了餐。

  「哦~不过是叔叔的话,应该游刃有余吧?」

  「谁知道呢?因为没去过,所以我也不好说些什么,但那是这么危险的地方吗?」

  「我们常接受采矿工的委托去当护卫,哥布林当然不用说,那里也会出现像地精、蠕虫、魔像这些魔物。蠕虫是最难缠的。」

  「唔嗯……可以开采对吧?那真是太好了。」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那里面可是迷宫喔。独自前往是很危险的。」

  尽管一边听著嘉内的忠告,杰罗斯仍将他点的类似未裹粉的炸鸡肉的东西夹在面包里,送入口中。可能有先以香草类的东西调味过吧。在口中咀嚼时扩散开来的鸡肉脂肪的甜味,与事先调味的香草香气融为一体,再加上坚硬的面包那独特的香气,吃起来的口感简直是极品。

  「我知道那里很危险,可是我无论如何都需要金属吶。我打算在离开这里后就去开采。」

  「真不知你是相当有自信呢,还是只是不要命的笨蛋。算了,反正你死了也跟我没关系就是了。」

  「反正我们也是要去嘛,战力是愈多愈好吧?而且叔叔不是普通的强喔。」

  「对啊~嘉内也想换把新的剑吧?人家不是说要是你在矿山采了金属回来的话,可以算你便宜点吗?」

  「唔……要带这大叔一起去吗?」

  嘉内那有些消极的样子对杰罗斯来说有些奇特。

  不过胸中深处涌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个感觉跟他遇见路赛莉丝曾涌上的感觉一样,是他在原本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感觉过的。硬要说的话,类似看到刊载著异性裸照的周刊杂志的感觉。

  『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来到这个世界后才体会到的这种感觉,他完全无法理解。

  「虽然只要你们愿意帮我带路,接下来我会自己行动的,但你们需要金属吗?」

  「嗯,是啊。嘉内的剑差不多快不行了,所以为了强化想要金属……铁或黑铁一类的吧。」

  「『赤光铁』如何?我想用那个应该可以做出坚韧的剑吧?」

  「那个不到深处是采不到的。那里聚集了许多蠕虫,得赌上性命呢。」

  「虽然要是有叔叔在就能安心了啦~……不跟我们一起去采矿吗?」

  杰罗斯稍微思考了一下。虽然想要金属,但和年轻女性队伍同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和她们同行更能确实地取得金属。

  毕竟只要抵达矿山,之后分头行动也没问题。更重要的是要踏上不熟悉的路途实在令人不安。

  如果只是盗贼程度的敌人那还好,但根据他在法芙兰大深绿地带持续被魔物追赶的经验,他认为伙伴还是多一点好。

  「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是没问题,可是抵达那边的时候已经入夜喽?要露宿郊外吗?」

  「不,矿山旁边就有村子,所以不要紧的。虽然是叫阿哈恩的村子……」

  「没错,是『啊哈~嗯♡村』喔?偶尔会当想要提升等级的年轻孩子们的护卫,跟他们一起到那里去,接下来就……唔呼呼呼♡」

  「虽然对你来说是那样,但那是阿哈恩村!」

  看来有个人是以别种意义在利用那个村子。

  明明只要不说话就是个美女,雷娜想起了什么,脸部表情由于下流的笑容而扭曲。

  还真不是普通的遗憾。

  『她该不会……吃了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少年佣兵吧?要是真是这样,那不会构成犯罪吗?不过这里毕竟是异世界,说不定常识跟原有的世界不同吧。唔~嗯……』

  一和原有世界的犯罪行为相比,他不禁陷入沉思。

  看起来很正经,实际上却是个好色的女豪。似乎拥有和某位领主不同方向性的高明手腕。

  为什么不会构成犯罪呢?

  「在哪里都没关系,只要有住宿处就没问题了吧。毕竟我也是男人,眼前有极具魅力的女性在,也难保我不会变成禽兽。所以要是有可以住宿的地方就可以安心出发了。」

  「具有魅力的……是在说我吗?」

  「我对小孩子没兴趣喔?要是我真的那样想,那可就是犯罪了。」

  「哎呀?那么是我吗?」

  「要是没有刚刚那个奇怪的笑声的话就在我的守备范围内了呢,真可惜……」

  既然这样,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人。嘉内不知为何全身僵硬,愣在原地。

  另外两人将视线聚集在她身上。

  「有、有魅力是在说我吗?」

  「使用消去法的话结果就是如此吧。你没有自觉吗?你很漂亮喔。」

  「什、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满脸通红、慌张地手足无措的她老实说真的非常可爱。

  但是杰罗斯完全没有透露出半点这种想法,以若无其事的表情咀嚼著他的午餐。

  这是他在当上班族时所留下的影响。

  「这、这个大叔,很会撩妹喔!」

  「咦~有什么不好的,他不是称赞嘉内你很漂亮吗?有魅力真好~」

  「对啊~我还被人退避三舍呢,明明只是偷吃了一些男孩子而已……」

  「……伊莉丝先不提,雷娜你做的事情可是犯罪喔?」

  『啊,果然是犯罪啊。有一瞬间我还怀疑起了自己的常识呢……』

  这个全是女人的队伍,成员们也都十分有个性。

  不过因为不想引起多余的风波,杰罗斯只是默默地继续吃著饭。

  只要保持沉默,就有很高的可能性会被当成玩笑话给带过。

  「我、我可不要喔?我才不想跟这个大叔一起行动呢……」

  「因为战力是愈多愈好,你就死心吧?」

  「对啊,没有比叔叔更厉害的人了,才两天而已,你忍耐一下吧。」

  「我~~不~~要~~~~~!」

  看来她非常不擅长应付男人的样子。被人如此露骨的拒绝,也是有些悲哀。

  被伊莉丝和雷娜给说服,结果嘉内不情不愿地接受了。然而杰罗斯不知为何落得被她不断地以充满警戒心的眼神给瞪著的下场。

  只是夸奖她漂亮而已,却被人误以为是在撩妹。

  一行人吃完饭后,便一路以废弃矿山为目标前进。不过只有嘉内直到最后都还在闹脾气。

  ◇◇◇◇

  虽然常有人说出外就是靠旅伴,但他们已经连续走了三个小时了,连一句话都没有。

  当初热闹到甚至有点吵的女性们,如今只是沉默地走著。

  放眼望去只有毫无变化的森林,以及将随意开辟出的地面简单整理过的道路而已。

  尽管只要半天就能抵达阿哈恩村,但走起来还是一段不短的距离。

  时间上约要六小时,他们正走在不会有魔物现身的安全道路上。

  可以说就如同预想的一般,然而像这样什么都没发生,会觉得无聊也是莫可奈何。或许是受不了沉默了吧,伊莉丝开口搭话。

  「欸,叔叔?叔叔你采掘金属要拿来做什么啊?要做新的装备吗?」

  「是为了保存米。我想做个像是小型的筒仓那样的东西,附有乾燥机的。当然是由我自己做啦。」

  「米?这个世界有米吗?」

  「有喔?看,伊莉丝小姐你脚边也有喔。那就是米。」

  她拔起了同时也是稻苗的杂草,露出疑惑的表情皱起眉头。

  「……这个真的是米吗?鉴定之后只说是杂草耶……」

  「是米喔。在这个世界里米的地位就跟杂草一样低呢,真是浪费。」

  伊莉丝的鉴定技能等级太低了。就算试著调查也只会得出杂草这个结果。

  「毕竟没有千齿耙就得全靠手工作业,所以我也有在想是不是乾脆做个脚踏式的打谷机好了。这里虽然有锄头和铲子一类的工具,但他们是怎么帮小麦去谷的啊?」

  「千齿耙是什么啊?」

  千齿耙是以前用来帮米去谷的工具,是以将稻米从如梳子般伸出的耙齿间拉过的形式来使用的打谷机的原型。脚踏式打谷机则是将插有无数弯曲铁线的铁桶以皮带与脚踏板做连动,踩动踏板使其旋转,让稻谷与滚轮接触,藉此打谷的工具。

  由于比千齿耙的效率要好,直到昭和时代中旬都还在使用。现在则是以联合收割机为主流,在收割时一并完成打谷的工作。最早的收割机需要手动移动履带的位置来收割,中间必须空下一定程度的空隙,很费工。尽管如此,不须单靠镰刀来收割完所有稻谷这点,就已经比从前来得轻松许多了。时代的技术进步真的非常厉害。

  「叔叔……你为什么不乾脆做收割机算了?」

  「虽然我也有这样想过,但要是被人拿去恶意使用,会做出战车来喔?要是做的大一点,可以搭载大型弩炮的话,就算不能对抗龙种,但要以飞龙为对手应该是可行的。」

  「那不是很好吗?可以利用那个守护更多的人。」

  「你忘了吗?人类的历史是战争的历史。你敢说方便的工具不会在战争中拿来对人使用吗?我啊~可是一点都不想成为所谓的大规模战争之父呢。」

  「唔……的确……听说电视的天线原本也是用来当作战舰的雷达的……」

  「你很清楚嘛~顺带一提,制作者是日本人喔?」

  多余技术的流出,会对这个世界的军事平衡造成决定性的变化。

  要是有心,单靠魔法也能制作出电磁炮,实际上杰罗斯就能使用那种魔法。要是将其简化,配备在一般士兵上的话,这样更别说是战争了,演变为大屠杀也不意外。正因如此,杰罗斯决定不采取超过某种程度的知识作弊行为。

  当然,他不仅是单纯地不想背上虐杀者的恶名,或是作为制作出杀戮兵器的伟人而留名于世而已。

  他不想被任何责任给束缚,只想每天过著平稳的生活罢了。虽然也有纳税的义务在,但那跟处在现代社会时也没什么差别。

  「话说回来,你不是在当家庭教师吗?叔叔你现在没工作吗?」

  「唔,居然说了我最不想听到的事……是没工作。这时候,瑟雷丝缇娜小姐在做些什么呢~」

  再走上三小时太阳就要下山了吧。大叔仰望头上无边无际的澄澈蓝天。

  在这片广大的天空下,有到六天前都还在跟他学习魔法的学生。

  他有些在意,那个被说派不上用场的少女,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

  德鲁萨西斯•泛•索利斯提亚。身为索利斯提亚公爵领地现任领主,于公余私都很忙碌的男人。

  从不同的贵族家系娶了两位妻子,夫妇间的感情非常良好。更自行经商,其收益使他的财力远远超过其他贵族。税金则是为了让人民的生活品质更好,投入了各式各样的事业中,并且全都以成功收场。藉由将之回馈给人民,使得领地内有了急速的发展。此外,这个基于领地内改革引起的急速发展,也使得他因个人兴趣进行的商业行为获得了巨大的利益。简单来说,就是德鲁萨西斯可以自由使用的钱,是他自己建立商会赚来的,完全没有使用到一分一毫的税金。其坚实的做事手腕,使得德鲁萨西斯与他经营的「索利斯提亚商会」都赢得了其他商人们的强力信赖。

  另外,德鲁萨西斯属于他独自的派系「索利斯提亚派」,倡导魔导士团与骑士团的融合。虽然表面上是很弱小的派系,但提到资本,则是有著令人难望其项背的雄厚财力。其他的派系无法出手,在经济面上也毫无破绽。这是在担忧国家未来的克雷斯顿前公爵的宣言下诞生的派系,在属于其他派系的魔法贵族们看来,这完全是以权力在要胁他们的恶行。

  但正因是索利斯提亚公爵家,所以他们也不敢随意出手。

  前国王与克雷斯顿是兄弟关系,德鲁萨西斯也拥有王位继承权。

  万一他在其他贵族的谋略之下被杀害了,第一个被怀疑的一定是其他魔法贵族所属的敌对派系吧。毕竟索利斯提亚派跟正式的政治派系王族派是一伙的,也深受现任国王的信赖。虽然有一段时间因为被人算计,一直有索利斯提亚家想要争夺王位的谣言传出。可能是觉得这种状况很扰人吧,德鲁萨西斯立刻放弃了继承权,退了一步站在辅佐王室的立场上。他原本对王位就毫无兴趣。

  对敌对者而言,没有比这更麻烦的人物了吧。而德鲁萨西斯为了守护自己治理的领地以及担任会长的「索利斯提亚商会」,充满了积极的想法与热情,今天也忙著处理在勤务室堆成小山的文件们。

  「唔嗯,魔法卷轴的销售额看来很不错呢。因为便宜又可靠而广受好评。其他派系的魔法卷轴连佣兵们都不屑一顾。」

  「看来进行得很顺利啊。他们的资金来源是魔法卷轴跟魔法药。其中魔法卷轴的销售状况十分低迷吧?」

  「因为只要买过一次魔法卷轴,之后要重复学习几次都行。没必要特地再去买一样的魔法。业绩无法提升也是里所当然的吧。」

  「但是我们贩售的魔法卷轴就不一样了。」

  「是啊,不愧是贤者。居然可以加上那种魔法术式……」

  现在索利斯提亚商会正在贩售新的魔法卷轴,其销售业绩非常好。

  理由是出在这个魔法卷轴的特性上。至今为止一般市面上流传的卷轴都如德鲁萨西斯所言,只要买过一次之后任何人都能够学习那个魔法。是令魔导士派系阵营也对是否该贩售卷轴一事十分踌躇的严重问题。

  只要购买者把卷轴给其他人,大家就都能学会一样的魔法。这样根本无法成立商业行为,派系阵营也落得魔法卖不出去的下场。更重要的是用来记载魔法的「魔法纸」价格也贵得吓人,只会不断地出现赤字。然而索利斯提亚商会贩售的魔法不一样。

  杰罗斯将改造过的魔法拷贝,藉由加上消除魔法的魔法术式,使得购买者只要学会这个魔法一次之后,魔法术式就会从卷轴上面完全消失。而且这也包含了用来消除的魔法术式在内。

  可以在现场将昂贵的魔法纸直接回收再利用,重新写上魔法术式后就能再度作为商品贩售。由于买出去的只有魔法,可以回收昂贵的魔法纸,所以也不会造成赤字。藉由产生需求与供给的循环,要购买效率良好的新魔法的客人便接踵而至。并且为了不让魔法纸外流,尽可能地回收再利用,他们也彻底施行要客人立刻在店内习得魔法一事。

  现在的销售状况好到连卷轴的量产速度都追不上,魔法的性能也备受好评。贩售这个魔法不仅成了索利斯提亚商会的新事业,他们甚至为了聚集魔导士而四处奔走。这件事毫无疑问地会对魔导士的派系阵营带来极大的打击。索利斯提亚派的魔导士则是由于可以做生意而爽歪歪,享尽一切好处。

  尽管卷轴至今为止就算生产了也一直卖不好,但从今以后就可以依照魔法的威力来设定级数,依据级数来设定价格,推动销售。而且还因为防止重复使用,导致直接购买的客人增加了。完全和至今为止的状况相反,成了极佳的事业。

  要使用强力的魔法也需要有对应的等级,所以佣兵们也全都会专注于提升实力吧。这不仅可以防范魔物带来的威胁,他们若是因购买并习得了强力的魔法而更加精进、变得更强,也有助于强化治安。

  在商业与治安这两方面都形成了良好的循环,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情势一片大好。

  而且也能以强化治安为名来抹灭派系那些家伙的抱怨声浪,没有比这更好的战略了。还能顺便造成敌对派系阵营的经济压力。

  「派系里面有很多会来要钱的家伙,很令人困扰呢。学院的预算有限,要把预算给他们也有困难吧。」

  「有必要在他们还没注意到之前就提升我们派系的权势。可以的话是想打击他们的财库……想要量产魔法药呢……」

  「唔嗯,魔法药吗?领地内虽有炼金术师,但人手不够啊。」

  「功效上有个人差异这点也是问题。依据制作手腕的好坏,不只可以制作的魔法药等级,就连同样的回复药,药效都会有所差异。不需要三流的炼金术师吧。」

  「不,也把三流的找来吧。雇用一整团的炼金术师,让他们制作同样等级的等级五或是等级四的回复药。技术比较好的炼金术师则请他们制作等级三以上的回复药。」

  依据德鲁萨西斯的想法,若是三流的炼金术师中也有技巧高明与否的差异,那就让他们生产与自己的技巧同等的回复药,并将其一次全都放在同一个容器中,以确保品质的安定性。

  回复药也有等级之分,从等级五开始往上,所需的素材也会随之增加。将各炼金术师们配合其等级制作出的回复药合为一体,就能将因为等级不同而导致的产品优劣差异均一化,也能顺便统一售价。由于同等级的回复药,制作材料也相同,所以将同等级的药效成分混在一起也不会有问题。虽然手段有些粗暴,但需求性远高于收购个人改良后的魔法药来转售。

  重点在于个人生产的改良回复药效果虽然好,但相对的生产数量也少,无法追上供给。而且考量到材料层面,售价也会比较高,对一般人来说难以入手。

  比起效果好但很难取得的高级回复药,以大量生产为目的,生产品质稳定的回复药来贩售,才有办法形成商业行为。

  「二流以上的家伙要怎么办?一样让他们去做低等级的回复药吗?」

  「我只会让他们生产与他们能力相符、品质良好的东西。从学院毕业的魔导士和炼金术师,现在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职业,生活很困苦吧。我想他们应该会开心地投奔我们。」

  「他们难道不会送间谍进来吗?将内部情报外流之类的。」

  「关于这点我也已经有所准备了。暗部的人似乎愿意出手帮忙。他们应该也身受其害,会帮忙恐怕有一半也是为了报仇吧。」

  魔导士的派系中,惠斯勒派与圣捷鲁曼派特别难搞。

  圣捷鲁曼派是以研究为主轴的派系,所以只要讲道理,他们就有很高的可能性会赞同。

  可是在这数十年间惠斯勒派有愈来愈不受控的倾向,听说还跟某个地下组织有勾结,有数不清的可疑死亡事件围绕著这个派系。

  而且他们对待人民的态度也很傲慢,甚至到了会发下豪语说自己派系的人优于一般人的程度。

  「不过那种傲慢的态度也就到此为止了。在魔法药是由圣捷鲁曼派执牛耳的情况下,其他贵族们是不会接受他们半胁迫性的融资要求的。」

  「因为做了不少动作,近期内他们应该会反击吧。」

  「那也要他们有办法才行。我会彻底地断绝他们的资金来源,可以吗?父亲大人。」

  「不要紧。就大干一场吧。让不受控的家臣从这个国家里消失吧。」

  惠斯勒派现在连骑士团都在笼络,想必也很卖力地在贿赂发言具有影响力的贵族。虽然其他派系也会做类似的事情,但没有像他们如此积极的行动。

  毕竟圣捷鲁曼派是为了榨出研究资金,而其他的派系大多是被这两大派系给卷入,基本上只被当做好使唤的小弟。

  他们当然对此抱有不满,若是出现了有力的派系,肯定会率先倒戈。

  「茨维特那边也已经先准备好了,接下来的问题是……」

  「要请杰罗斯先生帮忙吗?教授如何解读魔法文字?」

  「要让父亲大人的派系变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吧。」

  「他会答应吗?」

  「要是能够保障他私生活的安全,或是……」

  「绝对不能让他的名字浮上台面喔?一个没弄好就会灭国了。」

  除了瑟雷丝缇娜与茨维特外,只有杰罗斯能够解读魔法文字。

  将解读方法化为书籍给克雷斯顿的派系使用的话,不仅可以使魔法学向上发展,若是培育出优秀的魔导士,现在这些胡作非为的派系也会消失。

  正因为替国家著想,非得采取强硬手段不可的状况又愈来愈迫切,要是不趁现在削弱其他派系的力量,他们会成长到足以引发政变的程度吧。

  由于这同时也会激起民众们反动的情感,为了不让他们使国家步向衰败,只能想办法排除了。

  「缇娜与茨维特是否能成为反叛的狼烟呢。」

  「现在的茨维特没问题吧,因为他以前那么腐败。」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想点对策?虽然是我的推测,但他应该是被人施放了精神系的魔法喔?」

  「要是不能从失败中学习,人是不会成长的。遇见了杰罗斯先生,让他有了很大的改变呢。」

  「问题是库洛伊萨斯,到底会变得怎么样呢?」

  他似乎只要一想到孙子们的将来就头痛。

  在那里的老人用手指按著太阳穴,忍耐著疼痛。

  「那么,因为时间也到了,我差不多该……」

  「什么?你又要出去外头了吗?」

  「因为好女人正在等著我啊。我接下来正要去找她呢。」

  「……德鲁,你还真老实啊。你总有一天会被女人们给杀掉喔?」

  「那正如我所愿。被好女人所杀可是男人最大的幸福啊,父亲大人。」

  能干的男人对于工作的时间管理是以秒为单位在进行的。

  完成工作的德鲁萨西斯接下来正准备要前往情人的身边。

  「……老夫到底有多少孙子啊?」

  目送儿子披上外套离去的背影,克雷斯顿不禁小声地脱口而出。

  自己的儿子实在有太多令人搞不懂的行动了。能干的男人似乎也会让自己的父亲感到困惑。

  独自被留下的克雷斯顿,认真的烦恼起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是不是出了问题。

  俗话常说儿女不知父母心,然而现实中似乎是相反的。

  儿女的心,父母也无法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