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名剑江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名剑江南

陈施豪

  • 武侠

    类型
  • 2020.08.27上架
  • 30.76

    完本(字)

22位书友共同开启《名剑江南》的武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遭劫

名剑江南 陈施豪 7393 2020.08.27 12:20

    微雨廉纤,山色空濛,一匹白色骏马沿着石径向山顶蜿蜒而行。马上乘着两名少女,一名端坐在前,持缰按辔,身着黄色衣衫,另一名则一身翠绿,坐在后面,两只手抱着黄衫少女的纤腰,下颌轻轻勾着黄衫少女左肩,满脸疲惫之色。

  只听那翠衫少女喃喃说道:“早知这送信的差事这般辛苦,咱们便不来了!”那黄衫少女眼角眉梢虽也颇有风霜之色,但玉容如冰,神色坚定,听了她的抱怨,一言不发。

  二女所乘的白马身材壮硕,四腿修长,虽是信步缓行,却也走得甚快,片刻之间便到了山顶。黄衫少女立马山头,放眼一望,顿觉胸间开阔。只见眼前波光浩淼,竟是一道大江横卧山下。此时烟雨微茫,江面之上雾霭氤氲,极目不见大江彼岸,只遥遥看见一座大山从对岸云雾中冲天而起,显得雄伟之极。此时云遮雾掩,那大山只显出一团影影绰绰的暗影,然而山壁间纵横交叠的巨石缝隙却隐约透出,使那本已雄劲之极的山影透出几分苍劲之气。

  马上二女乍见这等雄浑苍茫的景象,不由得心驰神与,一时间都呆在马上。过了良久,那翠衫少女才轻声叹道:“真是太壮观了!真像一幅大水墨画。若是让灵墨翁见了,非得大喜若狂不可。”黄衫少女从怀中拿出一张叠着的锦帕,打了开来,向锦帕上看了一看,一指那座大山道:“‘十三剑阁’就在那座山上,咱们这便过去。”翠衫少女闻言大喜,道:“当真?姐姐,咱们到了吗?哎呀,走了这几千里路,可算熬到头啦!”

  黄衫少女放帕入怀,双腿轻轻一夹马腹,只听哒哒声响,胯下白马向山下走去。这山道细如羊肠,曲折难行,但这匹马左扭右转,竟是极为灵活,不多时便来到山下江边。此时烟雨微茫,江面之上风清波细,雨星儿沾衣不湿,洒在脸上凉丝丝的甚是舒服。二人深深吸了口气,困累之意不觉大减。

  黄衫少女两边一望,但见不远处的江面之上泊着一只蓬船,船头一人披蓑戴笠,手持竹竿,正自蹲坐垂钓。翠衫少女不禁咂舌,喃喃说道:“江天烟雨,孤舟独钓,这人可清雅得很哪。”话犹未了,那渔翁钓竿扬起,一尾白鱼被提出水面。翠衫少女拍手叫好。

  黄衫少女驱马来到岸边,朗声道:“船家老伯,我们要渡江过去,烦劳把我们送到对岸去好吗?”她虽是出言相求,但语气间冷冰冰的,殊无半分暖意。那渔翁将白鱼从鱼钩上摘下,丢到竹篓之中,放下钓竿,站起身来,除下斗笠,露出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却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身穿青布旧衫,身材极是魁梧,船头一站,凛凛有威,说道:“两位姑娘要渡江去,是游山玩水呀,还是探幽访胜?”

  翠衫少女笑道:“这里又不是甚么名山胜地,有甚么好游玩探访的?我们过江,是要拜访十三剑阁阁主李冰阳去的。”

  中年汉子神色微动,显得颇感意外,忙道:“原来是这样。不敢请教两位姑娘是哪家的尊客?”说着双手抱拳为礼,口气也恭敬了许多。

  翠衫少女道:“‘尊客’二字可不敢当。我姐妹俩只是靖南世家两个当差的小丫头而已。”

  中年汉子听到“靖南世家”四字,心头一凛,又细细向二女打量了片刻,说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两位定是咱们靖南世家大名鼎鼎的‘靖南双璧’了?”

  翠衫少女听一个寻常渔翁竟也知道自己姐妹的名头,不禁得意,下颌在黄衫少女肩头上点呀点的,道:“不错,我们正是靖南双璧,你是怎么知道的?”

  中年汉子正待回答,身旁船篷的蓬帘突然飘扬而起,一个人影从船篷下钻了出来,对靖南双璧一拱手,说道:“久闻‘靖南双璧’美名,今日幸会,不可不见。”声音清朗,是个青年男子。

  靖南双璧双目陡然一亮,只见这男子剑眉凤目,直鼻削腮,容貌清俊之极,他与中年汉子一样,也是青布衣衫,只是背后多了一柄长剑,身材虽没有中年汉子魁伟,但蜂腰猿背,姿势夭矫,却另有一股倜傥清逸之气。这男子两道清澈的目光在靖南双璧的脸上身上细细观看,赞道:“果然清姿绰约,貌比天仙,真不愧‘靖南双璧’的美誉。”

  靖南双璧自幼生长在靖南世家,秀美男子见过的不可谓不多,但大都是些锦衣玉食,弱不禁风的纨绔子弟,俊雅过之,轩昂不足,当真是英而又俊的男子,此刻方算首睹。翠衫少女乍见之下,已然芳心鹿撞,待又听他如此称赞,登时晕生双颊,说不出的欢喜。那中年汉子道:“两位尊客光临弊阁,不知有何贵干?”

  黄衫少女适才误叫了他一声“老伯”,虽是无心,但总觉自己吃了亏,甚感不快,道:“我姐妹光临贵阁,自有贵干,不过可不能对你说。你们是十三剑阁中的什么人?”

  中年汉子道:“我二人是十三剑阁的护剑使者。在下丁右护使。”那英俊男子道:“在下丁左护使。”

  黄衫少女拱手回礼,说道:“原来是十三剑阁的‘丁二护使’,久仰久仰。我姐妹此行是奉我家世子之命,将一项极紧要的口谕传给你们阁主的,还请两位使者快带我们去面见你们阁主。”

  丁右护使道:“原来‘双璧’驾临敝阁,是要传达世子口谕。嗯,区区一个口谕,世子竟会派‘双璧’姐妹亲自传送,想必关系十分重大。那好,咱们不能耽搁,这就送两位过江。”

  丁左护使突然说道:“在下有一事不明,倒要请教,不知‘双璧’肯赐告否?”

  翠衫少女忙道:“你有甚么不明,尽管请教好了,只要我们知道,一定告诉你。”

  丁左护使道:“我十三剑阁地处极西,又是在这荒山峻岭之中,所在可说十分隐秘,武林中向来无人知晓。我们护剑使者行走江湖,也绝不会将我们的阁址泄露与人,不知世子是如何知道的,竟能派两位找到这里?”

  翠衫少女道:“你们十三剑阁的所在很隐秘么?七仙女姐姐便知道你们的所在呀!”

  丁左护使一愣,道:“七仙女姐姐?”随即恍悟,道:“可是靖南世家四大护院之首的‘七弦女’大侠?”翠衫少女笑道:“甚么大侠不大侠的,她是我们的姐姐,年纪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也算是你的姐姐呢!”

  丁二护使对望一眼,均是大惑不解,暗道:“这七弦女何以能知道咱十三剑阁的所在?”

  黄衫少女道:“我靖南世家统领江湖,若是连辖下门派的地址都不知道,岂非笑话?好了,不说这些,请两位快把船摆到岸边,送我们过江去吧。这是船资,请接好了!”说着左手自袖内一翻,指尖已扣了一个黑色小珠,跟着扬腕舒指,黑色小珠疾飞出来。

  丁左护使见黄衫少女言辞咄咄,举止行事又如此无礼,不禁眉头微皱,但见她弹来的这小珠来势虽疾,却无声无息,显是用的纯系阴柔手法,当下踏上一步,左手挥出,一股粘劲施出,登时将小珠收于掌上,只见这小珠在掌心滴溜溜疾转,乌光莹润,竟是一颗甚为罕见的黑色珍珠,当下对黄衫少女道一声谢,将珍珠交给丁右护使。

  靖南双璧虽生长在武林世家,但内功却非其所长,她们见丁左护使随手一引,竟能将疾飞着的小珠一收入掌,手法奇幻,不由得大感惊奇。翠衫少女更是妙目圆睁,樱唇开绽,看得挢舌不下。丁右护使接在手中,脸上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微笑,只得将珍珠收入笠中。

  翠衫少女道:“你……你这一手厉害地很呀!用得是甚么武功?”

  丁左护使微微一笑,并不答言,只说道:“既然收了双璧如此贵重的礼物,自是要将二位送过江去的。”走到船尾坐下,摇起双桨,将船荡到岸边。

  丁右护使一挥手道:“两位请上船吧。”

  翠衫少女一骗腿,跃下马来,轻轻一纵,上了船头,回身对黄衫少女道:“姐姐,快上来。”

  黄衫少女翻身下马,自马鞍旁取下两柄带鞘长剑,也纵上船头,将其中一柄剑递到翠衫少女面前,道:“就你性急,连兵刃也忘了带!”翠衫少女笑道:“我使不贯这剑,拿着也没用。咱们有‘秋水剑’在身,还带着它干甚么?”黄衫少女横了她一眼,轻声叱道:“瞎说甚么!拿着。”翠衫少女知道姐姐怪自己口没遮拦,当了外人面说出自己随身秘携的防身兵器,她对这位姐姐既敬又爱,对她的脾气又十分熟悉,是以虽听她出言喝斥,也毫不生气,当即伸了伸舌头,笑嘻嘻地将长剑接到手中。

  丁左护使待双璧都上了船,便摇动双桨,小船向江中驶去。未行多远,忽听身后泼剌剌一片声响,四人回头一看,只见那匹白马已趟入江水之中,随船而来。

  翠衫少女又惊又喜,道:“姐姐,马儿舍不得离开咱们,要跟着咱们一起渡江呢,怎么办呀!”

  黄衫少女见江水已淹到马腹,可马儿仍不止步,忙道:“停船。”丁左护使当即收浆。白马径到船旁,伸脖子不住在翠衫少女腰间磨磨蹭蹭,一副恋恋不舍之态。翠衫少女轻轻抚弄白马脖颈上的鬃毛,口中叫着“好马儿,乖马儿”,更是一脸的爱怜横溢。

  黄衫少女心道:“要是把这船篷拆了,便可让马儿也一起搭船过江。”心里想着,眼睛便不经意地向船篷扫了一下。

  丁右护使已明其意,说道:“今天既无日晒,雨点又小,留着这篷子还有何用?徒然白占空处。”迈步向前,五指在船篷上轻轻一斩,只听喀的一声大响,四根牢牢钉在船舷的蓬腿同时断折,跟着衣袖一挥,只听呼呼声响,偌大一个船篷立时直飞而出,直落到三丈之外的江岸之上。

  靖南双璧骇然相顾,实不敢相信这丁右护使内功竟然如此深厚,舒指挥臂之间,便将这坚固沉重的船蓬切断震飞。

  丁右护使道:“现在船上有了空处,两位便将心爱的坐骑请上船来吧。”

  翠衫少女向白马招了招手,那白马忽然前蹄高高扬起,人立起来,跟着后腿一弹,跃水而出,腾的一声,落在船中。这白马体格高大,壮硕之极,体重只怕不下六七百斤,居然一跃半丈,举重若轻地跳上船来,实是一匹罕见的神驹。

  丁左护使脱口赞道:“好骏马!”

  翠衫少女得意道:“这马儿是我家世子三年前送给我和姐姐的礼物,名字叫做‘飒踏流星驹’。”翠衫少女本以为丁左护使定会问这马何以会得此美名,心里早已准备好回答,不料丁左护使竟听而不闻,只是埋头摇起浆来。翠衫少女大感失望。这四人一马,少说也有千多斤重,但丁左护使内力深厚,划起浆来毫不吃力,不多时便驶出里许。

  翠衫少女依马而望,但见江天寥廓,烟水浩淼,放眼不到边际,看了一会,渐感无聊,目光一转,不觉又回到丁左护使脸上,望着他那英气逼人的俊美面庞,不禁痴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念头突然浮向她的心头:“女儿家长大总要嫁人的,不知我将来的丈夫是一副甚么相貌?会不会也像这位丁左护使一样好看?”想到此处,翠衫少女不禁心里害羞,脸上发烧,一瞥眼间,看见丁左护使背上背负的长剑剑柄十分奇拙,上面还镌刻着一道道曲折难识的花纹,透着说不出的古意,便问道:“你背上的宝剑一定不比寻常,它叫甚么名字?”

  丁左护使闻言脸色一沉,双眼向她狠狠一瞪,沉声道:“敝阁中的事,还请姑娘不要乱问。”

  翠衫少女吃了一惊,眼见丁左护使瞪向自己的眼色之中精光闪烁,显是动了真怒,自己这个钉子碰得当真莫名其妙,不由得大是委屈,眼眶一红,便要哭。

  丁右护使忙道:“姑娘千万别气。我十三剑阁向有严规,阁中之事,均是机密,任何人也不准打探,尤其阁中珍藏的十三把宝剑,更是打探不得,纵是无心一问,也都被我们视为大忌。丁左护使背上所背的,正是敝阁所藏宝剑之一,姑娘于此不知,以致触忌见怪,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黄衫少女伸手握住翠衫少女的左手,拇指在她手心轻轻捏了一捏,以示安慰。

  便在这时,突然泼剌一声,一条白鱼从船舷边跃水而出,翠衫少女大喜,正要脱口叫好,蓦地青光闪动,黄衫少女已拔剑在手,看也不看,随手一剑刺出,嗤的一声,剑尖正入鱼脑,冷冷说道:“装模作样,有什么了不起!”这话显然是针对丁二护使说的。她说完这句,手腕轻颤,将白鱼抖落,跟着长剑倒转,嚓的一声,回剑入鞘,手法干净利落之极。

  翠衫少女一声惊呼,趴到船舷上,只见那条白鱼浮在水面上,身子微微抖动,它虽被一剑破脑,却未立即便死。翠衫少女大是不忍,想到它一瞬之前还在欢快的跃水嬉戏,一瞬之后却陡罹横祸,要在这冷冰冰的水面上孤零零死去,不禁黯然神伤。正在这时,不远处又有一条白鱼裂水而出。翠衫少女哎呦一声,暗暗祷祝:“鱼儿啊,鱼儿啊,千万别在船边跳来跳去的啦,我姐姐正在气头上,万一离得近了,那可就没命啦!”

  只听丁左护使道:“船靠岸了,两位尊客请上岸吧。”

  翠衫少女刚站起身,左手已被黄衫少女挽住,双双跃到岸上。流星马也随着主人上岸,乖乖站在一旁。

  丁右护使道:“前面不远处便到山脚,那里自会有别的护使接应,恕我二人不再相送了。”丁左护使荡起双桨,驶向江心。

  翠衫少女叫道:“你们别忙着走啊,我们见了你家阁主,传过口谕就回来啦,你们还得再送我们回去呢!”

  丁右护使伸手往远处一指,道:“那里不也有一条船么?二位回转之时,自会有其他护使送两位过江。我二人还有巡江守防的重任,实在不便离职旁骛太久,还请两位见谅。”

  靖南双璧顺他手指望去,果见一条一模一样的蓬船泊在十余丈外的江水边上,此时江雾渐大,模模糊糊只露出一团灰影。翠衫少女还想再说些什么,黄衫少女一挥手道:“咱们走吧。”翠衫少女无奈,只得将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刚转过身,忽然咦了一声,只见雪白的马鞍之上嵌着一枚指甲大小的黑色珍珠,正是方才黄衫少女作为酬资抛给丁左护使的。但见这珍珠深入马鞍皮革寸余,只露了少半在外,想来定是那丁右护使适才在船上趁着二人不备以强劲指力按进去的。但是珍珠质脆,皮革坚实,何以珍珠嵌入而竟不碎裂,则实非二人所能索解了。

  黄衫少女望着珍珠,脸上冷冰冰的,呆了片刻,将珍珠扣下,挥手丢入江中,跟着翻身上马,对翠衫少女道:“还愣什么,还不上马?”

  翠衫少女纵上马背,依旧双臂一环,将黄衫少女轻轻楼住,嘴唇凑到她的耳畔,说道:“这丁二护使的功夫当真厉害,只怕咱们靖南世家的四大护院也未必及得上。”黄衫少女哼了一声,道:“少瞎说,他们哪能跟咱们靖南世家的高手相比?”当下轻叱一声,摧马前行。翠衫少女仍然惦记着丁左护使,回头遥望江面,只见烟云弥漫,丁左护使所驾的小船早已不见踪影,唯听得吱吱呀呀的摇桨之声从雾霭中遥遥传出。

  岸上大石堆积,高低杂乱,甚是难行,但这流星马极有灵性,四蹄起落之处尽是乱石之间的平坦之处,竟走的平稳异常。山壁距江岸不足里许,顷刻即到。

  二人来到山脚,举目一望,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只见山腰云封雾锁,山顶固然望不到,纵是所能望到之处,不是巨石嵯峨,便是巉岩危立,在这些巨石巉岩之间的缝隙之中,更有一株株的古树横斜而出,枝干古拙遒劲,或虬结如龙,或倒悬似钩,张牙舞爪,说不出的狰狞可怖。靖南双璧平素所见的都是平淡天真的青山秀水,此刻陡然见到这等雄险谲怪的危崖绝壁,不由得心惊魄动。

  翠衫少女花容失色,道:“难道十三剑阁竟是建在这种丑怪的山崖之上?”黄衫少女左右一望,道:“四处必有山路栈道通向山顶。”翠衫少女点了点头,忽然记起适才丁右护使所说的话,道:“那丁右护使说这山脚之下会有人迎接,怎么没有?”说着四下张望,只见乱石杂木,哪里有什么迎接之人?

  黄衫少女道:“也许很快就来,咱们先等一等。”话音未落,忽一阵凉风吹过,几点冷雨洒到二人衣上脸上。翠衫少女看了看天色,道:“天马上黑了,只怕这雨一会也要变大,干等怎是法子?还是让我来喊他们一喊。”说着双手从黄衫少女腰间抽回,拢到唇边,抬头对着半山腰大声道:“喂,十三剑阁的护剑使者们听着了:有贵客拜访你们阁主李冰阳来啦,快快下山迎接呀!”一连喊了三遍,声音清越,高高传了上去。

  黄衫少女微微侧身,将耳朵避得远远的,修眉微蹙,说道:“一个女儿家,大叫大嚷的,成甚么样子?”翠衫少女嘻嘻一笑,收回手臂,又将她细腰抱住,笑道:“姐姐就一心惦记着要当小淑女。不大叫大嚷,他们怎知有人拜访?不知有人拜访,又怎会下来迎接?要是没人迎接,这荒山野地,待会儿天黑了,雨大了,吃苦受罪的还不是咱们吗?”黄衫少女听着她戏谑如痴,娇音婉转,冷若冰霜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说道:“我不跟你瞎扯,就算你大叫大嚷,他们也未必听得到。”

  只听身后一个男子的声音接上了口:“就算你们不大叫大嚷,我们也听到啦。”

  这一声突如其来,靖南双璧吓了一跳,只见马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两个中年男子,两人也是身穿青衫,背负长剑,衣装打扮与方才的丁二护使一模一样。

  翠衫少女大奇,问:“我刚才四面环望,不见一人,怎么我刚转头,你们就站到我们身后了?”

  左首男子微笑道:“我们正在数里之外巡逻,听到两位呼喊,便立刻赶了过来。”

  翠衫少女道:“你说谎,我不信你们能来的这么快。”

  黄衫少女兜转马头,问道:“两位想必也是十三剑阁的护剑使者了?”

  右首男子道:“不错,我二人是十三剑阁的壬二护使,在下壬右护使。”左首男子道:“在下壬左护使。”说着二人双双抱拳为礼。

  壬右护使道:“两位既能被丁二护使送过江来,想必定是贵客。不敢请教尊姓大名?”

  黄衫少女心道:“毕竟是江湖粗人,不知礼数。我们女孩儿家的名字,岂能轻易向你们说起?”正要开口发付,只听翠衫少女已回答道:“我们也不知我们的尊姓,我的大名叫做碧玉,这是我的姐姐,大名叫做寒冰。”

  壬右护使眉毛一轩,道:“碧玉、寒冰?两位难道是咱们靖南世家的双璧姊妹?”

  翠衫少女笑道:“怎么,你们也听过我们的名头呀,嗯,了不起,了不起。”

  壬右护使道:“令姊妹天下知闻,谁人不知?两位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碧玉笑道:“见教可不敢当,我们此来,是奉世子之命,要将一项极紧要的口谕传与你家阁主的,要你家阁主九月九日……”刚说到这,那黄衫少女寒冰忙用臂肘轻轻一撞碧玉的腰肢,让她不可多言,一边抢过话来道:“这口谕乃是机密,世子曾一再叮咛,务必要将亲自传与你们阁主知道。两位还是快带我们见你家阁主去吧。”

  壬右护使点头道:“既然如此,两位请下马。”

  碧玉、寒冰当即离鞍下马,各持佩剑来到壬二护使面前。

  寒冰道:“请。”

  壬右护使也道:“请。”说着突然踏上一步,左手伸出,向寒冰腰间摸来。

  寒冰大吃一惊,急忙后避,同时嗤的一声,长剑出鞘,一招“平沙落雁”,向壬右护使五指斩落。

  壬右护使万不料寒冰会突然向自己发难,吃了一惊,手腕疾缩,五根手指贴着剑锋缩回。

  寒冰这出其不意地闪电一击,满拟一击必中,不料对方随手避开,她一击不中,二招又出,剑尖抖动,又顺势向壬右护使咽喉刺去。

  壬右护使见她这招比第一招更狠,竟是直取自己性命,不由得气往上冲,手臂疾出,食指中指已夹住了寒冰剑尖,喝道:“你要干什么!”

  寒冰奋力推动长剑,岂料剑尖给壬右护使两根手指夹住,就像被两块生铁铸上了一般,竟是再难推动分毫。

  碧玉见姐姐不是壬右护使对手,叫道:“姐姐,我来助你。”抽出佩剑,挺剑向壬右护使肩头刺出,剑到中途,蓦地一只手斜刺里穿出,在剑身上一搭,碧玉只觉手臂剧震,长剑捏拿不住,登时坠落,噗的一声,直陷入土,一惊之下,慌忙后退,定眼一看,正是一边的壬左护使出手拦挡。

  这时寒冰手中的长剑刺既刺不进,夺又夺不回,也只得松手纵开,跳到碧玉身边,伸手入怀,掏出一团白色的物什,双手一搓,已经戴上,却是一双薄薄的银白色手套,跟着右手又探入怀中,却并不掏出,只是望着壬二护使怒目而视,似乎她怀里还藏有甚么厉害兵刃,只待壬二护使逼近,便出手施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