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述仙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左上堂飞旗助力 刑捕司堂口探案

述仙录 光和铠 2069 2018.07.13 06:45

  话说上回秋水奉令去把书信递给刑捕司查办,只见里面一个飞鱼腾云的牌碑,上书四个大字:刑捕衙司。

  左右各处都放着杀威棒和水火棍等刑具,还有些烧红的烙铁发出热气,中间官堂一个眼窝低深的人说道:“来者何人?”

  秋水道了个礼,把眼偷偷看那人,只见:

  眉间黑抹,脸霜多一分沧桑老辣。

  嘴角冷笑,心府藏一寸阴险狠毒。

  哀鸿遍野,举手处手起刀落剑剑无情。

  焚世灭绝,覆掌间手眼通天残戮无辜。

  那人是谁?且是这刑捕司第一大司门左龙房,这人从来不问因由,旦有贪赃枉法,干权弄政的人,一律先斩后奏,手上活脱脱沾染了几千条人命,便是说他和梁家庄杀手有甚不同时,他更多是为了当今天下而不得已而为之。

  这左司门手下另设四个堂口,分为上中左右四堂,分管四方刑部,这四个堂口都在京都附近,其中一个便是其弟左子良,此人掌管左上堂口,因此世人都称左上堂,手下都有些爪牙,旦要加入刑捕司一处的,都是上上之精,选拔期间,需消除本户名籍,又要虽死而上,下火海上刀山都是平常之事,还有一种绝路的,在地上铺下火炭赤腊,又加上滚油一般的铁链,只叫你过,旦有不过的,堂口大人在后面一刀剁翻,死的时候名籍都没,可真是无情之极。

  那坐在本司官椅的左司门说道:“何事烦扰?”

  “禀左司门大人,某乃鬼谷教弟子秋水,我家仙师得岭南一封书信,里面综合江湖血洗一事,只因本教乃清净之地,又不失救世之心,我家仙师问得大人一处专察不公,刑捕司处深知江湖之事,某等特请司门出手。”秋水说道。

  左龙房思索良久,把话说道:“有何证据?”

  秋水把书信递给门下左右,那左右拿过书信,把信纸小心翼翼放在司门桌上。

  左司门把书信拿起来一看,看了一会过后,把那信纸轻轻折放在桌面上,说道:“且把左上堂叫来。”

  那门下的爪牙听得,连忙按住腰间长刀出门传左上堂而来,不到片刻,门外有一人穿着黑鱼鲲鹏刑捕服,头戴黑鱼伏鱼刑捕帽的人走了进来,他把下身衣服一甩,单膝跪倒在地上,双手执礼说道:“司门传唤在下,有何吩咐?”

  左司门说道:“今日有桩大事,疑与江湖门派有关,特差你前去岭南积南镇襄助仙家,一个名叫坚符,一个名叫星。你既要监督官府作为,又要襄助两人,旦有阻碍你者,即可杀之,不用回报。”

  “喏!”那跪下的左上堂说道。

  “你且和仙师去罢,本官有些困倦。”

  左上堂大人引着秋水走出刑捕司门,秋水把头上汗渍擦去,说道:“你家大人好生让人恐怖。”

  左上堂说道:“仙师且自回门派,我已得知岭南之处,即日就可出发。”

  秋水说道:“某等会腾云驾雾之术,我等可载你一程,送你到那岭南,却是最快。”

  左上堂冷冷说道:“不必了。”

  随后两人辞别,秋水自腾云驾雾回鬼谷门派,不在话下。

  那左上堂自从与秋水分别之后,就出得京门,四周甚是高大树木,最是葱翠,旦见:

  四季榕柳花开,京门寒,

  贡子门生朝礼,万峦山。

  驱马当歌饮酒,看军战,

  宫庭飞絮抚琴,听犹裳。

  这京门附近有正德山遮挡,四季葱绿,不受冬雪侵扰,因此极好。说回那左子良大人,他原本也是江湖之人,与兄长左龙房共同在江湖教派修行,后来全教被江湖仇家灭门,左龙房与其弟左子良幸免于难被前一任司门所救,两人遂甘心为刑捕司效力,其兄看透人情冷暖,变得心狠手辣。因此司门对其赞赏有加,自大司门死后。才接任司门一职,又提拔其弟龙子良当上堂口一职。

  只说现在,这龙子良把法术一念,把两道令旗挂在背上,这也有讲究,这令旗号曰“百里飞驰”旗,把一张用法力运用其中,可日行三百里,放两道就有日行六百里的作用,只见他把两道令旗插在背上,顿时踏雪无痕,渡水无印般向岭南方向跑来。

  上回说道这岭南地方和京都差上三千七百多里,沿路是困难重重自然不在话下,行不到五六天日子,赶到那积南镇外边,龙子良直奔当地衙门而去,早有那官差看得,把门拦住,龙子良把刑捕司门牌一亮,官差放进。

  当下县令听得堂口大人来了,连忙让座于他,左子良推却,把话说道:“在这里,我只要寻两个人,一个人叫做坚符,一个叫做星。”

  县令听得,说出:“大人,他俩只在县衙后巷厢房休息。”说完,即刻差使衙役把左上堂迎进。

  那左子良来时正是下午,两人也是每日看不得门派有书信到来,心里烦闷,因此在厢房里困觉,听得门廊有人走动,连忙警觉起来,那左子良把门推开,问道:“谁是坚符?谁是星?”

  两人看着这门外的官差模样的人,又英气渤发,于是邋遢大王说道:“我便是星,他是坚符。”左子良单刀直入问道:“吾乃京都刑捕司上堂口大人,叫做左子良,特来襄助各位调查命案一事。”

  两人听得他从京都而来,心中诧异,

  邋遢大王说道:“上堂大人连日奔波,想必是风餐露宿,饮食不好,我这里且有上好的好茶,给你沏上一壶你看如何?”

  左子良见了这两人,一个浑身邋遢形似乞丐,一个却似屠猪卖肉的莽汉,心中多有不欢,只推脱道:“公务在身,须办案要紧。”

  当下只要他们两个引路,趁着尚未天黑,三个人走过城关外,正是下得大雪,那雪茫茫一片。

  邋遢大王道:“不知京城处有这大雪吗?”

  左上堂别着刀,不理邋遢大王,自顾自地走,看到远方一个庄子,问道:“可是那也?”

  两人说是,左子良把脚步放开,大踏步飞奔过去,跑到那庄下一看,说道:“这处却是有人来过了。”

  究竟是何人来过此地?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