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流年,只有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日月同辉,吾爱在心

流年,只有你 浮生三喜19 3536 2019.03.18 10:23

  六月很快到来,她突然忙起来,算是史上最忙的吧。因为不仅要复习考试,还要忙商学社订书的工作。

  每个学期末是商学社实践部最忙的时候,全院的书籍订购工作便是在此时拉开序幕。她是实践部的干事,此时不忙更待何时。

  所以,不用上课不用复习的日子,基本都是在处理订书工作,还要按照学院名单挨家挨户去找同学们订购书籍。

  虽然商学社也有专门的订书网站,但总是怕有同学遗漏。而S大是分散式居住的,所以每次扫楼等于将全校都转了个遍。

  这样的忙,也算是充实吧。只是,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机会变少了。

  直到期末考试完,她还在统计订单,协助部长沟通供应商下单。重复再重复,终于在暑假来临一周后搞定。

  伴随着工作的结束,收获的还有好成绩的喜悦。启程回家前,她已通过学分制系统查询到所有成绩,全专业排名第二,奖学金是妥妥的了。

  所以,提前跟父母预支了奖学金。背上行囊,来到了香格里拉,梦中期待了很久的香格里拉。

  因为要节省费用,她和静琳是先坐火车到昆明,然后再坐火车到丽江,最后在丽江转巴士才到了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心中的日月,吉祥福泽之地,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也许,因了这样的介绍,她才义无反顾来了。

  八月酷暑,这里昼夜温差却很大,明明白天还是高温曝晒,晚上就变得冰冷干燥。

  吃了糍粑,吃了藏区特有的酥油茶,甜甜腻腻的,混着浓韵的奶香味,很是好喝。

  两个人也不赶时间,慢慢徜徉,慢慢玩。

  先去普达措国家公园,呼吸着那清新冷冽的空气,感觉浑身都舒服了。可惜在她们去的前几天下了几场大雨,走在栈道上,总是能闻到牦牛的味道。这个,有点忍受不了。

  高原上的湖泊湿地、森林草甸、河谷溪流于她都是惊喜的,那和江南水乡的温柔不一样。大气中夹着小家碧玉。明明只是个山头,远眺,更远的地方却能出现更辽阔的草甸,还能看到奔跑的牛群羊群。真的是群啊,不是一头两头那样的。

  沿着碧塔海、属都湖慢慢转悠。

  原始森林里,树木高大粗壮,参天的古树,需要至少十个人手拉手才能抱住。笔直的树干直冲云霄,枝桠间挂满神仙须。那是松萝,只有在空气质量极好的地方才会出现。

  山风阵阵,神仙须便跟着轻柔飘荡,像极了她们雀跃的心情。

  满山的杜鹃花,澄澈透明的高山湖泊,随路而行总是讨要吃食的小松鼠,让她流连忘返。原来,这世上,真有这样被人遗忘的绝美之地。

  时光悠悠,心情散散,在海拔高地,人世间的俗世仿佛也忘记了。

  没有城市的喧嚣,也没有人心的浮动。有的只是,静静感受大自然神奇魅力的小美好。

  一连在普达措公园徜徉了几天,她们才去松赞林寺,那个被称为“小布达拉宫”的地方。

  这是米乐第一次亲历藏传佛教寺院,那是和平时家乡所接触的寺庙不一样的地方。

  前往大殿必须爬上高高的台阶。因为是高原,虽然已经提前吃了红景天,但爬起阶梯来还是很喘的。两个人,爬一段就停下来休息一会。

  等寺院解说的导游带着大批游客的身影消失,她们还在半坡,相视无言,只能傻傻对着笑。

  抬头,苍鹰在大殿顶盘旋缭绕。低头,远处小城在灰蒙蒙雾气里泛着淡淡冷光。

  爬了好久,终于到达主殿。主殿威严而华美,殿内壁画色彩鲜艳,没有香火缭绕。

  她们跟着藏民安静的转。因为布帘以黑色为主,配上有些阴沉的天,她还是不太习惯。两个人差不多转完一圈就出来了。

  站在大殿空旷的露台,眺望远方,俯瞰层层叠叠的后殿,心很安宁。

  因是寺院,随处可见修行的僧侣喇嘛。突然的,就很佩服他们,一世修行,一室清净。又带着点羡慕,心无罣碍,一生平安喜乐。再回想自己,营营众生,湮没在浩瀚浮沉里。

  沿着阶梯一步步下,心也渐渐变得安宁。

  从寺院出来,去了对面的拉姆央措湖。那是女神白登拉姆的寄魂湖,相传沿着转,便能看到你的前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几次调皮的探出头,想看下倒影里是否有前世。但,除了水光一色,嬉戏的鸳鸯和野鸭,别无其他。

  也许,红尘太俗,沾染不了这仙气。

  也许,心不够虔诚,有了杂念,看不透。

  无所谓的笑笑,带着赤子之心离开。管他前尘往事,重要的是今生。

  回到县城,天色还早,吃过晚饭便打的去了独克宗古城。不远,很快就到了。因为一场大火,古城还在翻修,并没有多少可看的。

  沿着小巷转悠,商业气息也浓。吸引她的反倒是门口懒洋洋晒着太阳的小猫小狗,还有藏民屋檐下开的如火如荼的绣球花。许是因为高原,日照充足,绣球花颜色艳丽,相比起来,南方的绣球花倒像是退过色的。

  和静琳走着走着,就看到不远处有个转经筒组成的长廊。雀跃的奔过去,学着藏民那样拨动转经筒。

  风,在耳边吹,心,在许愿。

  愿这六字真言,化在风里,抵达天堂,护一世周全。

  离开了长廊,继续在古城里转悠。商业化越来越浓,小失落越来越多。直到,走到古城尽头,看到那个矗立在山巅右侧的转经筒。

  心,莫名就欢欣了。

  拉着静琳的手,奔向月光广场。

  虽然已是晚上七点,但高原日落慢,跟南方下午五点差不多的光亮。

  诺大的月光广场,环绕在博物馆中间。因是晚上,广场上竟有不少藏民在跳广场舞。所不同的是,她们穿着藏服,歌也是藏歌。这倒是有趣,驻足,静静看了会,然后往龟山公园走去。

  公园入口的大水池,清澈透亮,她看到不少藏民取来直接就饮用。本想也喝点的,但无奈晚餐酥油茶喝多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山上,柔和的晚阳,纯净的蓝天白云,庄严的寺门,金光灿烂的转经筒在向她们招手。

  又是爬阶梯,晚上风微凉,有点高原反应。

  爬的面红耳燥,呼吸都有点喘,真的是爬十步歇几步。爬了好久,喘了好久,两个人脸上都是淡淡的红晕。瞬间就想,多待几天是不是就会出现潮红啊。

  停下,相互又傻傻各自嘲笑了一番,才走上开阔之地。

  抬头,远处是威武雄壮连绵不绝的雪山,非常壮观。低头,香格里拉城尽收眼底。没有高楼大厦,没有霓虹灯火,只有炊烟袅袅,还有沉沉心思。

  顺着汉庙从左至右转了一圈,就到了世界最大的转经筒。

  抬头仰望,五层楼高的转经筒,雄伟壮观,金光灿灿,筒壁上篆刻着菩萨,下端刻着佛家八宝图。

  看不太懂,但听闻筒内还藏着经咒、无字真言和多种佛宝。每顺转一周,相当于默念佛号一百二十四万声,转满三周,就可以消灾祈福,吉祥如意。

  赶紧跑过去,加入那些祈福的队伍。

  沿着经筒,逆时针转动。

  一圈一圈。

  愿所爱之人,年年岁岁平安。

  一周一周。

  流年一生,愿与心上之人相爱。

  静琳就那样站着看她。明媚的笑颜,神圣的经筒,配着湛蓝的天,生动,暖心。那张脸,眉眼像极了心上之人。此刻,现在,甚是想念。

  转完经筒,静琳赶紧躲开米乐去打电话。

  她无聊,趴在栏杆上等待。望着金黄的转经筒,思绪在翻飞。出来这么久了,也许是旅途奔波,暂时忘记了那个人。直至此刻,短暂安静的等待,莫名就很想他。

  此刻,那个倨傲的少年,在做些什么呢?是否也在吹着风,是否也会想起自己?

  刚这样想,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急忙掏出,“苦瓜脸”三个字晃荡在屏幕。心下惊奇,这才刚许愿呢,不会真这么灵吧?

  按下接听键,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畔,“在哪呢?”

  她抬头看着远处的经筒,心中雀跃,“我在全世界最大的转经筒下!”

  他一愣,盯着对面窗口的暗黑,瞬间明了,原来是旅游去了,怪不得天天都没见开灯。“香格里拉?”

  雀跃的声音又传来,“是啊!你怎么知道?”

  他无语,怎么知道的?还不是她吃饭的时候念叨了好几次,想去香格里拉,那个全世界最大的转经筒下许下心愿。他又不是健忘之人,想忘记都难。“所以,你许了什么心愿?”

  唔,许了什么心愿?

  虽然是隔着电话,不在眼前,可脸瞬间就红了。但她才不会那样傻,难不成真的将愿望告知么,“我才不要跟你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末了,才想起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给自己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皱着眉望了望天上的月,能有什么事,只不过好久没见,心中想念。见她家的窗火暗沉了几日,突然就担心了。但,说出口的却是,“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先回去学校了。”

  她一呆,怎么突然间就要回去,不是离开学还有两个星期么,“那么早?”

  “嗯,新生们已经报道,要提前回去帮忙。”

  她心下了然,还真是差点忘了,原来,这就大二了。看来自己也是差不多要返校了,本来也是预计提前一周回去处理商学社书籍发放工作的。“明天就回去了,我和你一起返校吧。”

  他轻轻回答,“好。”

  又闲聊了一阵,就在他要挂掉电话之时,她突然就喊了他的名字,“段延桀。”

  很轻很柔,他听着,像小女生的情怀,心中有期待。

  其实,她只不过是贪恋他的声音,不舍得,所以便喊出了口。但真的喊出,就又后悔了。“没什么,就这样吧,再见!”

  挂掉电话,抬眸,望向远方。日月同辉,吾爱在心。

  静琳已经回来,看着她眼里的柔情,已有猜测,“段延桀?”

  她轻轻点了点头,又急忙解释,“他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要提前返校。”

  静琳的手伸出,捏了捏她俏皮的脸蛋,“我还以为你想他了。”

  她脸又红了,嗔笑着反驳,“哪有!”

  静琳也不再说话,反正,总有一天,她会承认的。就像刚刚电话里的那个人,也会承认的。只要给她们兄妹俩足够的时间,充分的勇气。

  “有点冷了,我们回去吧!”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