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他们叫我九叔2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水鬼2

他们叫我九叔2 他们叫我九叔 2346 2020.07.06 00:20

  夜已深,漆黑的街道已是空无一人,大雨哗哗啦啦的砸在两边屋子的瓦砾上,十分的嘈杂。

  在一条潮湿的死胡同里,曹雷低沉着头,颓废的坐靠在胡同最里面的那个角落。他的全身,早已被一旁落下的大雨侵湿。

  踏,踏,踏……

  这时,一个人撑着把伞,走进了胡同,是那个叫作惠子的日本女人。

  曹雷听到了跟前踩水声,但他并不给予理会,仍然意志消沉的低着头。

  “你就是曹雷?”

  惠子撑着伞,来到了他的跟前。

  曹雷本想会是个流氓地痞想从他身上搜刮点值钱的东西,没想到会是个女人。曹雷有些惊异的抬起了头看向惠子,没有说话。

  惠子看到曹雷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嘴角一抽,不知是嘲笑还是可伶。

  “很意外吧?现在这副处境,只有我能帮助你。”

  “你是谁?”

  曹雷不冷不热的道了一句。

  “我是你的朋友,能够帮你重新站起来的人。”

  “呵呵。”

  听到这话,曹雷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

  “站起来?还怎么站起来?”

  曹雷冷笑着,把只剩下骨头的右手抬了起来。

  “呵呵。”

  见到这,惠子冷冷一笑。

  “我既然来找你,自然有办法帮你。想清楚了,就来后背山的废庙找我,别忘了张家是怎么对你的。”

  说完,惠子转身走出了胡同。曹雷望着惠子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水鬼在树下徘徊了很久,最终,在我再次睁开眼时,只见它慢慢潜入了河里。见到这,我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截。

  雨依然在持续下着,雨水中的那股腥味,还是那么的浓烈。

  就在我快要疲惫的睡着的时候,突然河岸对面传来了一名女子的绝望的哭喊声,这声音和水鬼的狂躁呼声搅和在了一起。

  我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被水鬼拖住了。

  此时的我,除了静静的聆听着,什么也做不了。

  渐渐的,这女人的哭喊声和拍水声,淹没在了河床里,再也没有了动静。

  这时,雨变小了,那股腥味也彻底消失,水鬼走了。

  不知不觉的,我就挂在树上睡着了,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昨夜,总算有惊无险。

  “誒誒誒誒……”扑通!

  醒来的我完全忘了自己在哪,结果身体稍稍一动,从树上落到了河里。妈蛋……

  河流边缘很浅,我几步从河里跨上岸,无助的向四处观望着,希望能找出我现在所在的位置。

  这时,我看到在上方几米远的河岸边,漂着一具尸体。

  难道是昨晚被水鬼淹死的那名女子?

  想到这,我连忙跑过去查看。

  死的是一名妇女,她的尸体已经出现浮肿,脖子鼓得和脑袋一样粗,面颊扭曲,紧闭着嘴,眼珠冒出了眼窝,死相及其痛苦。它手脚和脖子都有深深的抓痕和掐痕,这无疑是水鬼所为。

  见到这,我自己都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样的死法,无疑让死者死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留下了极重的怨气。若不把尸体从河里捞起来,这条河上下几个村庄都会遭殃。

  我把浮尸拖上了岸,心想不能把尸体留在这,必须把它带走,然后烧掉。

  带着尸体爬上了斜坡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去义庄的路,于是便抗起尸体,一路朝义庄奔去。

  到了义庄,我发现义庄门前有很多水草,心道不好,难道水鬼来过这?

  昨夜那么大的雨,水鬼的实力也会大到不敢想像的地步,希望乌前辈和秋生能够没事。

  我推了推门,发现门是从里面锁着的,这下我放心了许多,至少水鬼没有进入。

  “”乌前辈!秋生!”

  我叫了两声,可是屋里迟迟没有反应。奇了怪,难道他们两个不在家?不可能啊,门明明是反锁的。算了,翻进入瞧瞧吧!

  想到这,我放下尸体,从一旁的围墙翻进了义庄。

  我怕发生什么事,所以很急迫,一脚踹开了侧屋的房门。

  只见侧屋的床上鼓起一团,像是有人躲在被窝里,而被子还在不停的抖动。我上前一把掀开被子,发现是乌前辈和文才。他俩闭着眼,手脚在不停的抖动,嘴皮子都干了。

  这样明显的症状,明显是受惊过度了。

  唉!我摇了摇头,走出侧屋,去给他们准备受惊的符水。

  ……

  “丢人啊!丢人啊!”

  恢复正常的乌前辈得知自己被水鬼吓到了,一个劲的拍着自己的大腿,心里感到羞愧难当,这把年纪真是白活了。

  而秋生喝了符水后也恢复了正常,但还在睡,没有醒过来。这孩子估计是被吓得够呛了。

  随后我也跟乌前辈讲述了我为什么没死的原因,和昨晚的经历。

  振作起来的乌前辈打开了义庄的大门,发现有一具尸体摆放在门口,惊异的问了句。

  “誒?怎么有具尸体在这?”

  但当他看到尸体的死相时,他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

  “是那水鬼干的?”

  乌前辈蹲下身去,细酌尸体上的伤痕。

  “嗯。乌前辈,那水鬼究竟什么来头?昨夜的雨,不是一般的猛啊!”

  我站在乌前辈身后疑惑的问到。

  “唉~”

  说到这个话题,乌前辈的表情似乎变得有些忧伤。他长叹了声气后,开始跟我讲述这水鬼的来历。

  数年前,镇上有一个叫黄奎安的年轻人,家里虽然穷,但他为人善良,做事也很勤快,心仪的女人也喜欢他。但老天总是那么不公,就在他和心仪的人成亲的那晚,回房洞房时,切发现妻子被掐死在床上。承受不了如此巨大打击的黄奎安日夜消沉,一振不起,再加上外面的闲言闲语,他活活被逼成了一个疯子。大概疯了几个月,忽然有一天,大家见他追着空气喊着她妻子的名字,一跃跳进了河里,再也没浮起来。从那以后,水鬼就出现了。

  听到这,我的心也为之一酸,那黄奎安真是个可伶的人。但心中一团无名的怒火也燃了起来。

  “乌前辈,那到底是谁杀害了他的妻子?”

  乌前辈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我不喜欢妄自菲薄,或许,这一切都是为了还上辈子的债吧!”

  “是吧!”

  我面色凝重的应了声,又接着问到。

  “乌前辈,难道你没有想过去超度他吗?”

  “有,有过!但,无论怎么捞,在河里就是找不到黄奎安的尸体,肯本无法将他安葬。而他化成的水鬼十分凶狠,特别是在下雨天,没有人斗得过它。”

  “这样吗?”

  我细听着,点了点头。

  “总之,这件事交给我了。”

  乌前辈见我有和水鬼斗的念想,连忙劝阻。

  “九老弟,那水鬼十分厉害,而且只有在下雨天才会上岸,你打不过它的!”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乌前辈,相信我,我可以的。”

  说着,我把手搭在乌前辈的肩上,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冲他一笑。

  乌前辈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那么,在下个雨夜来临之前,我该做些什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