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他们叫我九叔2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茶楼纠纷

他们叫我九叔2 他们叫我九叔 2818 2020.07.05 00:05

  新的一天,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了地铺上。我揉了揉眼睛,看来时候不早了。

  我整理好衣冠,走出了正屋。外面阳光明媚,太阳斜挂在西边,看来已经是下午了。义庄的侧屋正在重建,大门已经换好。

  怎么不见乌前辈的身影呢?对了,今天是那老人下葬的日子,乌前辈估计过去了。

  “各位好啊!”

  我朝给屋子修建的工人打了声招呼,但他们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看着这义庄上下,突然觉得心里好空无,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脚步停下了,有些不适应。我担心那两个日本人还会接着闹事,所以我可能要在这个地方多呆两天了。

  算了,呆在义庄也是闲着,倒不如去镇里看看。那两个日本人会藏在哪呢?

  想到这,我转身走进正屋,带上了家伙。

  义庄由于是给死人停脚的地方,所以会离城镇有一段距离,要走三四里山路才能到镇里。山路两边稀疏的松树并不算高,地上被松针叶盖了一片。

  我走路上,正思索着怎么对付那两个日本人,突然听到右手边的树林里传来了呼救声。

  “救命!救命啊!”

  听到这,我立马朝那声音方向奔了过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女子正仓促的便我跑来,而她身后,紧追着一头双头巨狼。难道是那晚……

  想到着,我一跃而起,踏着树梢一个跟头翻到了双头狼的跟前,挡住了它的去路。

  双头狼一看是我,急忙刹住车,瞪大眼睛惶恐的看着我。

  “卧槽!臭道士,是你!”

  “好久不见,想我了吗?”

  我拔出血渊剑,调侃到。

  “算了,我们撤!”

  双头狼见我拔剑,调头就跑了。我并不急着去追,眼下更重要的是看看那位姑娘受伤了没有。

  “姑娘,你没事吧?”

  我转身对着躲在树后面的女子问到。

  女子见双头狼跑了,这才敢走出来。

  “我没事,谢谢道长救命之恩!”

  说着,女子对我行了个礼。

  “不必客气。姑娘,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额……额……我家……道长您去哪?”

  女子犹豫了会,倒反问起我来了。我也没多想,便告诉了她。

  “哦,我要去镇上有事。”

  “哦,是吗?太好了,我家也在镇上。”

  女子开心的说到。

  “是吗?既然这样,我们就一同前去吧。”

  “好啊!”

  或许是这位姑娘被吓到了,走路的时候总是挨我很近,令我有些不自在,但我也不好说什么。

  一路上,她告诉我,她叫明月,今日本来是到山里采药的,谁知遇到这么一出,她又再感谢了我一遍。明月样貌平平,和普通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同,倒是她的笑容里,透露着一股天真的气息。

  “呵呵,明月?挺好的名字。鄙人林九英,你叫我九叔就好了。”

  我一边走,一边说到。

  “九叔?你个二十八九岁的小屁孩还敢再我面前自称九叔?”

  明月小声嘀咕着,但我好像听到了这什么。

  “明月,你说什么?”

  “没没没,没说什么。嘿嘿。”

  一路上,明月总是有很多话题,嘴巴喋喋个不休。不知不觉,我们就走到了镇里,彼此挥手告别。

  白天的镇上很是热闹,街道两边摆满了小摊,吆喝声不断,川流不息。

  偶然间,我路过一间茶楼,不知怎么的,突然想上去喝喝茶,听听那些茶客的艺语闲言。

  无论在何方,茶馆里总会坐着各行各业的闲人,要想知道想要的线索,去茶馆坐坐也是不错的选择,听说最近很流行西洋的外国茶。

  来茶楼喝茶的人,一般都喜欢坐在二楼,因为空气好,光线足,地方也宽敞。

  我来到茶楼二楼,发现喝下午茶的人并不多,上面只有两三桌客人。而正中央的那桌坐的都是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个个嚣张跋扈、出口成脏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料子。其中一个我认识,是秋生。秋生见我从楼梯走了上来,眼眸一闪,收敛了许多,不再和其他几人说话。见他朝我这边望来,我也对他笑了笑,接着,坐到了他们的隔壁桌,简单的叫了杯咖啡和一些点心。

  听隔壁桌的除了秋生的三位年轻人的话和口气,他们个个都是家世显赫,父亲都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难怪会玩到一起。

  秋生左手边那个,是镇长的儿子,瘦高的模样,名叫刘富涛。秋生右手边那个,镇上警局队长的弟弟,名叫王业勤,样貌身材一般。而秋生对面那个有点胖的家伙,名叫张大,他爹是这里的大财主。

  开始他们聊的并没有什么,都是在互相吹牛,我听着也没啥意思。大概坐了半个小时,就在我起身想走的时候,坐在秋生对面的那个张大,他的一句话,又让我的屁股坐回到了椅子上。

  “你们知道隔壁新田镇老王家的那个女儿吗?”

  “王兰?就是失踪的那个?”

  柳业勤问到。

  “这人八成已经被人拐走了,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实在是可惜了!”

  说到这,刘富涛失望的摇了摇头。

  秋生听到王兰这个名字,脸色似乎难堪了许多,低着头只顾喝茶,没有说话。

  张大见其他三人一副丧气的样子,心里更是美滋滋,于是得瑟了起来。

  “实话告诉你们,那个王兰,被我上了!哈哈!没想到吧!”

  秋生听到这话,心仿佛被针扎破一般,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站起来怒视着张大。

  “妈的!你说什嘛!”

  张大和其他两人确实被吓了一跳,没想到秋生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但秋生在他们几个中眼中,根本不算一回事,他父亲也只不过是个做生意的罢了。

  “哟?秋生,你这是干什么?来气了?”

  张大见秋生发火,椅子上一靠,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看着秋生。

  其他两人呆呆的看着,没敢说话。

  “性张的,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秋生气愤的指着张大的鼻子,狠狠说到。

  “呵。”

  张大偏过头去,嘴里轻轻一抽。

  “我说我把你心爱的阿兰上了。不止上了,还让她曝尸荒野!怎么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张大加重了语气,也拍桌窜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秋生,而后又加了一句。

  “你能拿我怎么着?”

  怒火充斥了秋生的双眼,他的拳头越握越紧,一拳朝张大的鼻子打去。

  “我艹尼玛!”

  张大狠狠挨了秋生一拳,捂着鼻子倒退了几步,鲜血哗啦哗啦的从他鼻孔里流了出来。

  “血?血?你敢打我?”

  张大摸了摸鼻子,一看满手的血,脚都吓软了。

  “草你娘!老子打死你!”

  秋生骂骂咧咧的爬上桌子,一跃,朝颤抖的张大飞踢了过去。

  见到这,我连忙将桌子移开

  。

  随之哗塌的一声,张大挨了秋生一脚,倒飞出去,身体压垮了身后桌子。

  “卧槽!”

  柳业勤和刘富涛傻傻看着,无不惊呆。心想秋生完了,把张大打成这样,他和他爹都别想在镇子混了。

  此时的秋生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对着地上的张大就是一顿猛打猛踢。一切我都看在眼睛,却没有制止。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我杀掉那个女鬼,乌前辈会那么愤怒,原来她叫王兰。我真的杀错了吗?想起我一剑将王兰劈死的情景,此时此刻心里感到无比的自责。

  王兰?我林九英一定会给你个说法,让你死也瞑目!

  像张大这种人,真是死不足惜。但,绝不能让秋生把他打死了。

  想到这,我一脚将愤怒的秋生从张大身边踢开。

  “张少爷,你没事吧!”

  我抱起张大,给他擦拭脸上的血。现在张大已经被打蒙了,他根本分不清我到底是谁。

  挨了我一脚的秋生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他看着我抱着张大,感到十分疑惑。

  我不停的给他使眼色,让他走。

  秋生似乎也明白了,他也知道,再不走,张大的人就会来,到时想走都来不急了。但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要救张大,实在想不通。

  秋生最后看了我一眼,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到了街道上,跑走了。

  见秋生逃走,我也放心了,便背起张大,下了楼,快步送他去医馆。柳业勤和刘富涛也紧跟其后。

  “张少爷,坚持住!马上到医馆了,你一定会没事的!”

  呵呵。我心里暗暗一笑。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