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他们叫我九叔2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雷纹

他们叫我九叔2 他们叫我九叔 3267 2020.07.08 00:05

  哗~~

  一警察端着一盆冷水朝我脸上一泼,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这是?

  我晃了晃头,悄然睁开湿露的双眼,发现王大标正站在我跟前挥着警棍一脸淫笑的盯着我。而我的双手则被麻绳捆住,吊了起来。

  “怎么样?睡醒了没有呀?醒了本队长就要问问题咯?”

  说着,王大标把警棍架在我的肩膀上。

  “说,为什么要杀死张老爷,他和你有什么仇?有没有同伙?”

  我冷冷的看着王大标没有说话,只感觉后颈还在隐隐作痛。

  “哎呀!不说话是吧?嘿嘿,嘴皮子硬的本队长见多了,等会你就会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了!”

  说完,王大标得意的一笑,转身从火盆里拿出一块被烧得通红的烙铁。烙铁的末端,是一个奸字。

  王大标得瑟的对着烙铁吹了个口哨,把这个烧得通红的奸字呈到了我的面前。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有没有被吓到?你说这个奸字,是烙在你脸上,还是烙在哪个地方呢?”

  我看着面前的烙铁,依旧面不改色。

  王大标本以为我会被吓得尿裤子,老老实实的招了,却未想我如此的顽固,这让他感觉在弟兄面前脸面有点挂不住,于是火了起来。

  “哎呀!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把他的衣服剥了!”

  “是!”

  两个警察应了一声,便过来把我的衣服解开,撩了起来。而衣服下露出的并不是白皱的皮肤,而是一个惨不忍睹,令人起鸡皮疙瘩的伤口。

  “这是……”

  王大标震惊的看着我胸口上那被曹雷打出的伤口,手中的烙铁掉在了地上。他的眼中,看见一条条弯曲皱褶的黑线从胸膛伤口处向四周延伸,接着黑线分岔,不断的分岔,密密麻麻的覆盖了我的全身。

  这是……雷纹!

  震惊的不止是王大标,还有我自己。我的胸膛中间本有一个火焰一样图纹,那是火之契约的证明。但是火焰图纹被曹雷的雷力烙下了一个疤痕,显得十分的不和谐。

  不过,这是正常情况,而让我震惊的是,我身上的雷纹。起初承受了那么强大的雷力,雷力向我身体扩散确实会在我身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的痕迹,那是电伏痛过血管所致,但是只要我身体恢复,这些痕迹便会被洗漱,从身体上消失。

  但是现在看来,我身上这从我胸口延伸出去的细痕,很明显是雷纹,每个雷之契约者都会有。

  怎么会这样?师傅不是说过,契约者只能拥有一种契约,否则会全身崩裂而死,为何我没事?

  一时之间,我陷入了沉思。

  王大标不可思议的围着我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我面前。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这种纹路,我好像在哪见过,不过他的好像是在背后。”

  王大标低着头,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是曹雷吗?”

  我问到。

  “对!就是曹雷!”

  王大标应声回答到,但他这才反应过来。

  “誒?不对!你认识曹雷?”

  “呵呵。他是我师兄,怎能不认识。”

  我嘴角微微一翘,想起了他一掌朝我打下来的模样,真是滑稽。

  “哦~前日听说,曹雷成了一个废人,被逐出了张家……”

  说到这,王大标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种想法,他拍手叫了起来。

  “哦!我明白了!你是曹雷的师弟,因为张家逐出曹雷,所以曹雷怀恨在心,让你去给他报仇,最后弄出一个僵尸杀了张老爷!”

  王大标说完一看我沉默的表情,心想一定是我默认了,于是自大了起来。

  “嘿嘿,还好本队长天智过人,一眼看破你们的阴谋!说!曹雷在哪?”

  说着,王大标又捡起了烙铁,把奸字那一头放在我眼前。

  我心想这事不跟这二愣子说清楚,看来我是别想脱身了。于是笑了笑,把语气放低。

  “王队长,你确实聪明,凶手也确实是曹雷,但你忽略了一件事。我虽然是曹雷的师弟,但在前些日,早已死在了他的手下,我怎会和他同谋?如果我是同谋,我又怎会自动送上门来?”

  “誒?好像有道理。等等,我脑子有点蒙,先让我理一理。”

  说着,王大标摸着脑门,来回在我跟前晃悠着。

  这一晃,就是几个小时,一旁的警察都打起了瞌睡。

  这时……

  哐哐哐!监狱铁门连续敲了几下。

  “队长,该吃晚饭了!”

  王大标一听,撩起袖子一看。

  “哇!八点啦!真快!道长,我先去吃个饭,等会再来陪你。”

  说完,王大标冲我一笑,又向一旁的两个警察大喝到。

  “你们两个!还在睡觉!给我好好在这看着,要是人和尸体不见了,看我不收拾你们俩!”

  经王大标一吼,两人顿时来了劲,立马挺直腰杆,敬了个礼。

  “是!队长!”

  “哼。”

  王大标哼了声覆手走出了监牢,把门从外面反锁了。

  见王大标走了,两个警察无奈的相互看了眼,接着迅速转身对着铁门双手一杠,嘴上大骂了一声。

  “靠!”

  就在这时,铁门又突然打开了,王大标来了个回马枪。王大标见手下在背后顶自己,气得瞪大了眼睛,大骂了起来。

  “奶奶的胸,怎么!你俩要造反啊!”

  两警察被搞突袭的王大标下了一头汉,立马收起手势,直直的站起了岗。

  “哼!”

  王大标不爽的哼了一声,哐当一下把监牢的铁门关上了。

  这时,两个警察又不安分了。二头不停的给牛愣子使眼色,暗示张老爷的尸体。

  “牛愣子,嗯,嗯,嗯。”

  二头硬是不明白牛愣子是什么意思,不解的问到。

  “你不停往张老爷的尸体瞄什么?眼睛不舒服啊?”

  “我艹,你怎么那么笨啊!那张老爷的尸体虽然被烧焦了,可他的金牙金表金戒指还在啊!特别是他那翡翠扳子。”

  “是哦!把他摘下来我们岂不是发财了?”

  说到这,二头和牛愣子会意的一笑,戳着手往张力鸿的尸体走了过去。

  见他们打张力鸿尸体的主意,我连忙喝住。

  “喂!别靠近张力鸿的尸体!他是被僵尸咬死的,随时会尸变!”

  听到尸变二字,二头和牛愣子一个哆嗦,停下了脚步,疑惑的回过头朝我望来。

  “尸变?”

  就在他俩回过头来时,张力鸿的尸体动了!我一看,惊呼。

  “不好!尸体活了,快给我松绑!”

  “哦~~”

  这两警察一听我这么说,到全明白了过来。

  “想吓唬我们是吧?好让我们给你松绑?做梦!”

  “你们……”

  我哑口无言的瞪着眼前这两警察,气不打一处来。

  真是好心被当驴肝肺!等会看你们怎么哭着求我!

  “哼。”

  两警察见我无话可说,便转回身去,搓着手,一脸得瑟的走近张力鸿的尸体,在尸体上摸索了起来。

  “哇!金怀表啊!还在走呢!”

  牛愣子从尸体的怀里掏出一怀表,仔细的观摩着。一边,二头也在尸体的大拇指上发现了翡翠扳子,只是那手指的指甲变得乌黑尖利,但牛愣子并未在意这些,他拿起张力鸿的手,把翡翠扳子掰了下来。

  “哇~发财了!”

  牛愣子拿着从张力鸿大拇指掰下来的翡翠扳子,惊呼到。

  就在这时,张力鸿眼睛一睁,紧握的双手突然一张,一把掐住了牛愣子的脖子。

  “呃~啊~”

  从张力鸿口中传出了呼啸声。

  “我滴吗呀!”

  二头惊叫一声,甩点手上的怀表,害怕的往后挪。

  “救我!救我!”

  牛愣子瞪大了眼睛,挥起双臂拍打着张力鸿,绝望的喊着。

  见到这,我立马朝那个叫二头的警察喊到。

  “快给我松绑!我来对付僵尸!”

  二头应声朝我看来,连忙点头。

  “好好好。”

  “啊!!!”

  就在二头解开我手上的麻绳时,牛愣子突然大叫一声,我定睛望去,只见张力鸿咬住了牛愣子的脖子。

  不好!

  见到这,我拔出血渊剑,一脚飞了过去,将张力鸿和牛愣子踢分开。

  就在张力鸿倒地的一霎那,我一跃而起,将血渊剑笔直的刺入了他的胸膛。

  张力鸿手脚抽搐了一会,便没了动静。

  由于我的疏忽,我一脚将张力鸿和牛愣子踹开的时候,牛愣子脖颈上的一块肉被张力鸿的牙齿撕了下来,血管爆了,顿时鲜血喷涌而出,没救了。

  “牛愣子!牛愣子!你怎么了?”

  二头见僵尸被制服,急忙跑到牛愣子身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身下漫出的鲜血。

  我拔出血渊剑,从乾坤袋里摸出两张火符,分别丢在牛愣子和张的尸体上。

  嗡~尸体烧了起来。

  我看了眼牛愣子,一皱眉,跃上了监牢的房顶,跳到了巷子里,急忙朝医馆奔去。希望能赶在僵尸出现之前。

  我离开后,外面听到动静的王大标就带着人打开了监牢的门。

  见到这一幕,他也是惊了一跳。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道士呢?”

  王大标揪住二头问到。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张老爷的尸体活过来了,然后掐住了牛愣子的脖子,那个道士杀死了僵尸,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二头想起刚才的场景,现在还在后怕。

  “什嘛?可恶!二头,我再问你,你说的是真的?”

  王大标严肃的问到。

  “千真万确,牛愣子被张老爷咬死了,要是没有那个道士,我也可能活不了了。”

  二头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没用!哭啥?你个大男人。难道我们真的抓错人了?”

  王大标放下二头,思考了起来。

  “呃~~”

  就在这时,警局西边方向传来了一声慎人的吼声。听到这,所有人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这是?僵尸!快给我追!”

  说着,王大标拔出腰上的枪,带着人朝吼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