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他们叫我九叔2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尸变

他们叫我九叔2 他们叫我九叔 3263 2020.07.05 00:05

  秋生见他父亲这次是来真的,心里有点怕了。就在他刚想掉头跑时,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走。

  “嗯?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秋生用那恐慌的眼神瞪着我,他想要甩开我的手,可怎么扯也扯不掉。

  家主人此时已被怒火冲昏了头,举起烧火棍就往秋生肩膀上挥去。

  秋生眼睁睁看着火烧棍落下,害怕的闭上眼,摆出一副招架的姿势。

  但火烧棍迟迟没有落下,秋生也纳闷,于是他睁开了眼睛。只见那火烧棍正被我只手握住,手掌处传来了烧焦的嗞嗞声。

  “这……”

  秋生注视着握住火烧棍的手许久,接着顺着手看到了面不改色的我,内心被震撼到了。

  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我感到震惊。徒手握着烧着的棍子,那该有多疼?

  “你这是……”

  家主人见到这一幕,哑口无言的望着我,松开了火烧棍。

  这时,我也松开了火烧棍,噹噹的两声,火烧棍落在了地上,我掌心上的火符也被烧成了灰。

  火烧棍落地的那一刻,秋生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眼窝湿润了。

  “秋生,你……”

  忽然的一跪,打乱了家主人的方寸。自从秋生母亲去世后,秋生就再也没让他省心过,这次怎么这么懂事,下跪认错?

  想到这,家主人不禁感到一丝欣慰。

  我也不知秋生为何突然跪下,我之所以为他挡下火烧棍,是我看出他本性不坏,只是他和他父亲的沟壑很深而已。

  秋生这一跪,全场的人都肃静了,目光全部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秋生抽泣了两声,往后挪了两步,接着,给我深深磕了一个头。

  家主人很是震惊,不是该向父亲认错吗?自己的儿子怎么居然当着自己父亲的面向外人下跪!他打量着周围人的目光,觉得很没面子,庆幸现在没人注意到他的表情。家主人想去喝住秋生,却又无从下口,只好愣在原地,静静看着。

  这突然的一跪,确实也吓了我一跳,也不知如何是好,前也不是,退也不是。内心经过一阵挣扎后,我弯下了腰去扶他。

  “小弟,快起来。”

  秋生起来后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和眼神接触,他冷漠的走到他父亲面前,丢下了一句话。

  “从小到大,你除了打我,有还关心过我吗?”

  说完,秋生便绕过他父亲,走进家门,躲到房间里去了。

  “唉~!”

  家主人思来想去,最终深深叹了一口气。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没事了。”

  家主人对说到。说完,他面向我,对我一笑,便忙去了。

  “九叔,您的手没事吧?”

  阿宏在我身旁关心的问到。

  “没事。”

  我冲他笑了笑,便一同走进了宅子。

  当我推开灵堂的门时,突然一阵鬼气从屋内扑了出来,我心念不好,连忙推进去。

  只见乌前辈和他徒弟安然无恙的坐在哪里,我提起的心顿时落了半截。

  “闹完了?”

  乌前辈细声向我问到。

  我对他点了点头,接着目光移到了棺材上。

  “阿宏,把门关起来。”

  我吩咐到。

  “噢。”

  阿宏应了一声,关上了门。

  乌前辈见我望着棺材眉宇紧皱,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乌前辈站起了身,问到。

  “有问题?”

  我点了点头。

  “嗯。如果没猜错,棺材里的老人已经睁眼了。”

  “这就麻烦了。”

  乌前辈细声念到。接着我和乌前辈一个眼神交汇,共同走到棺材高的一头,老人脑袋所在的地方。

  我和乌前辈各站一边,相互点了下头,缓缓滑开棺材盖。站在一旁的阿宏和阿尚静静看着,不禁哽咽了下口水。

  棺材盖一点点的滑开,老人的脑袋也渐渐露了出来。此时她的头发已变白,额头凸翘,眼睛……是闭着的。

  奇怪,怎么回事?还在尸变?我和乌前辈一对望,感到不解。

  就在这时,老人眼睛突然一睁,双手插出棺材,掐住了我和乌前辈的脖子。接着,老人从棺材中坐了起来。

  可恶!被摆了!

  “师傅!”

  “九叔!”

  一旁的阿宏和阿尚惊呼到。

  这尸变来得太突然,令我和乌前辈防不胜防。我的脖子被死死掐着,怎么掰都掰不开,乌前辈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阿尚、阿宏,快抄家伙!”

  “是!”

  阿尚和阿宏应了一声,拉出墨斗线,两人合力套住老人的脖颈,各一脚蹬在棺材头上,用力把老人往后拉。

  “用力!拉!”

  阿宏和阿尚两人紧握住墨斗线,使劲拉扯着。而我和乌前辈被掐着脖子,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忽然,老人的头被墨斗线割断了,阿宏和阿尚手上的力一松,两人摔倒在地。老人的头恰巧滚到了阿宏的手里。

  “我滴妈!”

  阿宏惊呼一声,随手一丢,把头丢进了棺材。

  可恶,即使头断了,它手上的力气依然未减,无论我和乌前辈怎么掰,就是掰不开,而且还越掐越紧,感觉就快窒息了。

  “哈哈哈……”

  这时,棺材里传来了诡异的鬼笑声,那个被割断的头,张着嘴,瞪大着眼睛从棺材里浮了上来。

  靠!

  我心一横,拔出血渊剑,一剑将掐住我的手臂斩断,又一剑将掐住乌前辈的手臂斩断。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解脱了,谁料那断了的手臂依旧死死掐在脖子上,难受死了!

  “哈哈哈……你们都去死吧!”

  那飞起来的鬼头,狂妄的笑着。

  “可恶!”

  我强忍着脖子上的剧痛,从乾坤袋中摸出一张火符,朝鬼头掷去。

  “天地无极,破!”

  嗡的一声,鬼头被火符点燃,惨叫一声,掉进了棺材里,接着点燃了剩下的尸体。

  “啊~呀~呀~不!不!呀~”

  一阵鬼哭狼嚎后,我脖子上的手脱落了,乌前辈的也是。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差一点就被这鬼玩意给掐死了。

  此时屋外的人也听到了灵堂里的鬼叫声,个个吓得不清,好一会后,才有几个胆大的人推开门查看。

  “哇!怎么回事?”

  一人推门看见烧起来的棺材惊呼到。

  这时,屋主冲了进来,见棺材嗞嗞的火烧得正望,扑通一声便朝棺材跪了下去。

  “娘!”

  娘你妹啊!现在是敬孝心的时候吗?我心里暗暗骂到,爬起来把地上的断臂丢进了棺材,乌前辈也是。

  “怎么回事?昂?怎么回事?”

  家主人起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乌前辈。

  乌前辈看了看我,拍了拍身子,上前吩咐到。

  “散了吧!老人已经送走了。”

  大伙刚才在屋外听到了鬼叫声,自然明白乌前辈说得是什么意思,都退出了灵堂,坐回到了酒席的位子上。不过大家都很奇怪,老人家生前为人和蔼,怎么说变鬼就变鬼了呢?

  我也很奇怪,这尸变,又不像尸变,头和手都断了还这么顽强,反而像是被人在背后操控一样,会是谁呢?

  想到这,那两个日本人的身影忽然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难道是他们?东瀛控尸术?

  控尸术是东瀛巫术的一种,但必须接触到尸体才行,莫非那两个日本人就在这?

  “九老弟?你没事吧?”

  乌前辈见我盯着屋外发呆,便关心的上来问了句。我这才回过神来。

  “啊?哦,没事。”

  我对乌前辈笑了笑,走到灵堂外,看着酒桌上的人,我想能不能找到那两个日本人。

  当我把视线移到大门时,只见那两个日本人正立在大门口看着我,那女的依旧面带微笑,朝我挥了挥手,接着转身走了。

  可恶!

  我在心里骂了一声,立马追了出去。可当我到了大门外,那两个日本人已不见踪影了。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来的,可恶!可恶!

  我一拳打在了围墙上。这一幕,全部被跟出来的乌前辈看在眼里。

  “九老弟,倒地发生了什么事?”

  “唉~”

  我轻叹了一声气,不想再瞒着乌前辈,于是跟他说了实话。

  “东瀛巫术?”

  乌前辈问到。

  “没错,刚才那场尸变是被人刻意安排的。我不知道她们究竟是什么目的,但来者不善,肯定在预谋着更大的计划。”

  “这就棘手了。”

  乌前辈感叹到。

  “总之,先把今晚的事情解决掉再说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到这,我和乌前辈对视一笑,一同走回了宅子。

  棺材里的尸体这时也烧的差不多了,将棺材封了后,里面的火自然熄灭。吃了晚饭后,便开始了长发两个多小时的吊香,接着就是做法,送鬼下阴间。由于这鬼已经提前送下去了,所以也省了一桩事。

  大概凌晨两三点的样子,我和乌前辈就回到了义庄,洗洗睡了。

  此时,镇子的另一侧,茂密的树林内,那两个日本人正在飞快的跑着,像是在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神情十分的慌张。

  “惠子,好强的气场!我们无路可逃了!”

  “加藤,你认为我会就此认输吗?”

  “区区两个小鬼,就敢来我华夏闹事!活腻了吗?”

  不知什么时候,两个日本人的前方就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名女子。惠子和加藤都愣住了。

  “我不杀你们,因为,你们两个会死在他的剑下!”

  说完,一阵轻风拂过,那名女子消失了,留下精神未定的惠子和加藤。

  “惠子,我们回日本吧!”

  加藤胆颤的劝说到。

  “不!我是不会回去的!”

  “惠子……”

  “加藤,你给我适可而止吧!这样的你,是无法得到我的!相比之下,我更欣赏他。”

  加藤听到惠子的话,不禁醋意大起。

  “林九英?我这就去杀了他!”

  “好啊!这才是让我喜欢的你嘛!真乖!”

  惠子笑着,温柔的摸了摸加藤的头。接着,她又收起了笑容,往义庄方向望去。

  林九英,我们走着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