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他们叫我九叔2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乌青

他们叫我九叔2 他们叫我九叔 2491 2020.07.05 00:05

  屋主拿着油灯硬是把我乱怼了半个小时,最终实在是没有了力气才肯罢休。而此时雨也停了。雨后的夜空像是被冲刷了一边,星星变得更加的璀璨起来。

  我见屋主隔了好一会没打我了,我便诺诺的问了句。

  “不打了?”

  “不打了,不打了。”

  屋主心服口服的摆了摆手,撑着身子还在那喘着气。

  “哦,这,这样啊。那……那您能把我从门里拉出来吗?我卡着实在难受。谢谢!”

  说着,我伸出手在半空中摸索着屋主,希望他能拉我一把。

  屋主似乎也消气了,接过我的手,把我从门里拉了出来。

  “呼~~”

  出来后,我俩坐靠着门墩子,长舒了口气。接着,屋主便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弯,关心起我来了。

  “老弟,你没事吧?你看我这脾气,唉!真的是不好意思。”

  我心想把人家屋子门都撞出个洞来,还间接性的把人家屋子给整塌了,他还说那么客气的话,还给我道歉,我真是太感动了。

  想到这,我鼻子一酸,眼泪噼里啪啦流了下来。

  屋主一看我哭了,可吓跳了起来。

  “呀!呀!呀!老弟,你这是做甚?有话好说,咱不哭行吗?你看咱俩相遇也是种缘分,这门撞就撞了,屋倒也倒了,改天都换新的,不计较了。”

  “真的?”

  我抬起头,用湿润的眼眶看着屋主。

  “真的!”

  屋主肯定的回答道。

  “呵呵。”

  我收起哭泣的样子,抹掉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冲屋主轻轻一笑,一拳朝他脸上打了上去。

  屋主挨了我一拳,直接倒在了地上。我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你当我傻啊?白给你打半个小时啊?说不计较就不计较!不过,这一拳就当还给你啦!哈哈。”

  “呜~~~呜~~~”

  我刚说完,忽然身后传来了阴森而又恐怖的鬼呼声。

  我一听,立马绷紧神精,转过身去,面朝院子。

  这怎么会有鬼?而这鬼呼声,是从我正对面的正屋发出来的。

  屋主听到鬼呼声后也不再装晕,爬了起来,两步从门外跨到我的身旁。

  “不好了,看来是屋子倒塌,惊到里面的鬼魂了。”

  “鬼魂?前辈你知道有鬼?”

  我一脸疑惑的瞪着屋主。屋主却不以为然的看着我。

  “有什么奇怪吗?这里是义庄,别说鬼啦,僵尸都有你信不信?”

  “这里是义庄?”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怕不怕啊?”

  “呵呵,怕,相当怕!这才有意思嘛!”

  说完,我一头朝正屋冲去。屋主看我行头怎会不知我是干嘛的,他只是故意装着不知道。他见我冲向正屋,便追了上来。

  “老弟!不准伤它们性命啊!答应人家让他们投胎,就一定让他们投胎,这是干我们这一行的诚信,你听清没有?”

  “我直接送他们见阎王!”

  我刚要推开正屋的门,又突然想起肚子好饿,不想进去了,于是停在了门外。

  屋主见我停了下来,心里的石头可落下了一半,连忙过来劝我。

  “老弟,这事你就别管了,我自己解决就好。”

  听屋主这么一说,我爽也快的答应了。

  “好啊!不知道前辈还有没有吃的,我肚子好饿,先填饱肚子再说。”

  “喏,右边那厨房有吃的,你放心去吃,我马上搞定!”

  说完,屋主踏进正屋,关上了门。

  “呵呵。祝您好运吧!”

  鬼气如此之重,我心知这正屋里住着一只厉鬼,先填饱肚子再说。

  右边的厨房里有一些晚上剩下的饭菜,虽然不咋地,但已经够我吃个半饱了。吃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我啃着个馒头走出了厨房。

  正巧的是,这时正屋房门哗啦一声破开了,只见屋主从正屋倒飞了出来,摔落在院子里。

  “卧槽!”

  我连忙跑过去扶起他。

  “怎么样前辈?没事吧!”

  “没事,没事……”

  屋主摆了摆手,刻意的避过头去,掩饰他嘴角流出的血。

  “嘴都流血了你还说没事?可恶!您好好歇着吧!”

  说着,我站直身子,朝正屋冲去。飞起一脚,将想要窜出正屋大门的女鬼踢了回去。

  “我要报仇!”

  灯火之中,女鬼咆哮着,不到三个回合,女鬼便又被我从窗户踢了出来。当我追出来时,女鬼见不敌我,便要飞走。我急忙甩出一道火符,将它打落在地。

  “冤冤相报何时了,早点去地府投胎,早点解脱!”

  “额~不!我要报仇!我要你们所有人都死!”

  女鬼见打不过我,跑也跑不掉,索性来个鱼死网破,张牙舞爪朝我扑了过来。

  看着飞扑而来的女鬼,我面不改色,拔出血渊一剑将其劈成了两瓣。干净利落,眼睛都不眨一下。

  剑落之后,顿时一阵青烟冒起,女鬼化作了两滩血水。

  “你,你把她杀了?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可怜?”

  屋主气愤的爬起来揪住我的衣领,怒视着我。

  “我知道,所以我帮她解脱了。”

  我冷冷说到。

  “解脱?你把她杀了,她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解脱?”

  “既然留在这个尘世那么痛苦,干嘛还要留恋呢?有意义吗?”

  我皱起眉头严肃的反问到。看来屋主并不能领会道的真正含义,我也不必再多留。

  “既然我和前辈没有共同语言,那我也告辞了,谢谢款待!”

  我双手抱拳对他行了个礼后,便绕过他,朝院子大门走去。双方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寂。就当我要跨出大门时,屋主叫住了我。

  “等一等!”

  “怎么?”

  我回头问了句。

  “天那么晚了,在我这睡会吧!天亮再走也不迟。”

  屋主用那诚恳的表情看着,冲我微笑。我思索了会,腼腆的笑了笑,同意了。反正,我已记不清我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

  这一夜,我和屋主一同在正屋打了个地铺。前辈跟我说,他叫乌青,是个半吊子道士,这门功夫是半路学来的,不过也干了有二十来年了。他平时也就替人办办白事,看下风水,在镇上也有一定的名望,活着也还算乐哉。

  像乌前辈这种,我们称之为乡间布衣,与茅山法术大不相同。茅山法术为的是为了杀妖灭鬼,替天行道。而乡间布衣则更加的接地气,专为死人服务。这就是区别。

  听完乌前辈的诉说,我也告诉他我来自梧桐山,茅山正派!

  本想他听到梧桐山会感到惊讶,没想到乌前辈却是一脸平静。

  “梧桐山?我也曾听说过,从那下来的人个个都不简单。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茅山传人,真是三生有幸。不过,茅山有茅山的好,布衣有布衣的好,两者是不同的。”

  乌前辈说笑着,看着他神情自若的样子,我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敬佩之情。

  “有想过定居下来吗?”

  乌青接着问到。

  我思索了会,瞄了乌前辈一声,轻轻一笑。

  “定居?从来没有想过,我不太适合过安分的生活。我只想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飞翔。”

  “呵呵,鄙人真是羡慕。可惜啊,我整个人已经跟这个地方连在一起了,舍不得飞咯!”

  乌青调侃到。

  听完乌前辈的话,我似乎也明白了一些道理。

  “乌前辈,这就是所谓的归宿感吗?”

  “可能是吧!”

  说到这,我俩偏过头,眼神一对视,彼此都会心的笑了笑,闭上眼不再说话。

  归宿感?呵呵。我的归宿在哪?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