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联盟之梦男归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1章 时空断裂,囚牢!(求收藏)

联盟之梦男归来 男儿当自强 2188 2020.01.05 18:06

  “厂长?男朋友?”

  “不对不对!”

  陈轩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打了一个激灵。

  “这一幕似曾相识啊,难不成我被困在某一天里了?”

  来自2020年的陈轩在上大学的时候为了提升个人逼格,可是看过《土拨鼠之日》和《忌日快乐》的。

  电影里的主角因为某个原因被困在同一天时间里,如果不能找出答案,并且将其解决的话,主角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固然是永生了,但这也意味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开始了!

  日复一日的生活,无聊透顶,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尝试所谓的能让他感到新鲜和刺激的东西,可迟早有一天,他会厌倦这一切。

  这就好比玩单机游戏一样,前几次玩通关了还觉得好玩,甚至为了能够找出所有彩蛋而再玩一遍,可当一款被找出所有彩蛋的单机游戏被通关了数次以后呢?接下来再让你玩十次,一百次,一千次,甚至是一万次,那还不得发疯啊?正常人肯定早就弃坑了。

  可如果陈轩真得被困在某一天里,那就是根本没有弃坑的权力了,只能被迫重复下去。

  “疯了,疯了,这是要把我逼疯啊!”

  “不对,我昨天晚上过了十二点以后还打了两把排位,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我是在训练室1里打的,如果被困在同一天,即使我自己没感觉到时间重置了,那我也应该出现在训练室2才对。”

  但没多久,陈轩就自己推翻了这个理论。光靠空间来判断是不准确的。

  因为地球有二十四个时区,也就是说每一个小时都可以对应一个时区成为它的零点和二十四点,也就是所谓的一天。

  这也就意味着,在其他时区,帝都时间六月一日零晨两点以及六月二日零晨两点之间的时间,可以作为困住陈轩的那一天。

  当然这也可以是帝都时间六月一日中午十二点,或者直接是十二点半,到六月二日十二点半作为这特殊的一天。

  在六月二日十二点半之前,陈轩因为做梦训练“睡过头”了,不知道外界时间的流逝情况,这就自然而然因为时间重置,由六月二日十二点半,重返至六月一日十二点半,新的一天,但却是重复的生活,这便又开始了!

  “What are you doing?”

  “我是你爹!”

  听到厂长“亲切”的回答,陈轩吓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这个职业还能不能打了?我们钻石守门员到底要怎么操作你们才满意,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款游戏到处充斥着对混子的压迫,混子何时才能真正的站起来?

  “厂长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这有意思吗?”陈轩心里还是存在一点幻想,怀疑厂长时不时在逗自己玩。

  可这个时候,另外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陈轩耳畔响起。

  “啊,天亮了吗?都十二点半了?糟糕!”

  “鱼男!!!”陈轩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不敢置信的转头望去。

  眼前这个鱼男的样子似乎跟记忆里昨天的鱼男一模一样,这里的一模一样包含了动作和神色,甚至连睡醒翘起的头发都是一模一样的。

  鱼男看到陈轩正在看着他,反过来有些抱怨道:“麦哥,你醒了怎么不叫我?”

  听完鱼男所说的话,陈轩一言不发,阴沉着一张脸,往床边找了找自己的手机。

  不一会儿,手机找到了,时间显示正是2016年6月1日12时32分。

  多出来的两分钟,陈轩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对于回到昨天的这个时间,陈轩也认为如果厂长等人联合起来做恶作剧,自然是可以提前拿走自己的手机,然后把手机时间调整一下的。

  陈轩拿着手机默默打开网页,搜索了一下时间,依旧是2016年6月1日12时32分。

  至此,陈轩方才认命。

  “竟然真是自己想到的最坏的情况!”

  在昨天之前,陈轩没想过自己会穿越,会重生,回到四年前。

  当然也没想过这个时空的自己,会有“做梦”这个如此特殊的金手指,并且自己具备了超强的游戏天赋,可以单排冲上韩服前十,并且还加盟了EDG战队,成为队内上单替补。

  这一切都是陈轩不曾想到的,但重新梳理一遍记忆,陈轩觉得既然会在梦里使用艾克的R【时空断裂】,然后有了这一系列奇遇,那么被卡在“时空裂缝”中,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不过现在自己要如何挣脱时空裂缝,重新恢复正常生活呢?

  陈轩仔细回顾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觉得先可以从大树这个方面入手。

  来EDG打职业了,而且还是上单,并且昨天整一天都在玩大树,那多半就是跟大树有关了。

  如果大树不成的话,那就回归梦最开始的艾克!上单艾克,中单艾克和打野艾克都可以尝试。

  “总之,自己有的是时间。”

  对此,陈轩也是很无奈,小时候幻想过永生,没想到现在会因为时间太多而发愁。

  接下来,陈轩很快离开了寝室,然后跑食堂吃了点东西,当然陈轩也可以不吃饭,顶多就是接下来打训练赛的时候饿一点,但觉得不会饿死,也不会饿出什么毛病。

  可陈轩觉得既然要提升使用大树的能力,让自己饿着肚子,状态下滑,那肯定是不行的,陈轩要以最饱满的状态来迎接这次挑战。

  但打了五个小时的训练赛之后,陈轩有点泄气了。

  虽然训练赛因为陈轩这个变量因素变得跟“昨天”完全不同,打训练赛取得胜利之后,陈轩也有一些新得体会,可陈轩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着什么,然后心里似乎就有些心魔了,自然而然就对训练赛生出了一些排斥的情绪。

  晚饭时间,陈轩草草解决,然后返回训练室单排了一局,尔后跟“昨天”一样,阿布再次找上门,将陈轩带到了茂凯跟前。

  跟阿光的线上对抗训练本就很枯燥,现在陈轩觉得更加乏味了,甚至其中还带了点恶心。

  “我真是要吐了!”这是循环一周之后陈轩的真实感受。

  当然,在第二天的训练结束之后,陈轩没急着回去睡觉,而是看看通过通宵守夜的方式,能不能打破这座笼罩在自己身上的“时间囚牢”,然而并不能。

  陈轩没有清醒到六月二号的十二点半,甚至具体到几点了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在打了几局排位之后,精神上有点疲倦,然后一个恍惚,就听到了厂长喊自己起床,而自己又躺在了床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