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的师弟有点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世上恩情本难还,因果报应天注定 求收藏,求推荐票

我的师弟有点坏 浊酒老仙 2138 2021.01.13 18:56

  也就是那么一刻钟,烈马疾驰之声越来越近,黑甲军来了。

  为首的司马三百米外就发现山中有一间草房,凑巧的是草房的位置竟然与李景灏逃亡的位置出奇的一致,可快马到达草房之时,两司马打消了内心的怀疑。

  草房之小不能容纳溃兵十几人。

  为了保险起见,为首的两司马一戈掀翻了庭院外围进门的草棚,径直冲向了草房。

  正当两司马准备毁掉草房之时,脚底下的烈马突然受惊,马儿激动的在庭院内乱跑,反劲直接将两司马掀翻于马下。

  迫于无奈两司马只能整理军容推开了门,这门一打开里头的一幕差点将这哥们吓坏。

  房屋之中一男一女闭目对弈,但即便是闭目也能将黑白旗子放到准确的位置,两人棋术精湛,攻防兼备,两司马虽不是很懂棋道,但观棋局就知道是高手过招。

  屋外头闹出如此大的动静竟然没有扰乱二人的心神?

  能有这般境界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聋子另外一种是高人,很显然,眼前的绝美女子和翩翩少年绝非聋子,既然不是聋子那便是高人。

  “司马大人,这........”

  见状,一名伍长打着冷颤问道。

  “撤,天下未定,这些隐居深山的高人一个都不能得罪,将来他们出山必定能搅动风云,今日我们无事毁掉了人家的宅院已经是多有得罪,如果再乱了他们的棋局,恐怕.......”

  眼前的这位司马有两方面的压力,第一是看不透任长青和纪依依的修为,第二是怕眼前之人将来飞黄腾达之时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司马带着身后的兵马战战兢兢的准备退出宅院,可众人回头才发现身后的战马悉数倒地没了呼吸,奇怪的是身上连伤口都没有一个。

  “伍长,这......肯定是屋内的两人杀了战马,我就去把这两厮拿下!”

  “放肆!你是想找死不成!

  两位高人还请饶命,我等因寻人才冒昧闯入贵宅,如有打扰,还望恕罪,您的教训我等已经知晓,小人会立即带手下离去,永生永世不踏入贵宅一步!”

  在进门之前战马便感觉到了危险,情绪焦躁,但进门之前战马是健康的,这就足可以证明两位高人是在博弈之时杀马于无形,这样的修为难道不恐怖?

  伍长没有修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司马何尝不知道上层世界的恐怖。

  ......

  阳光和煦,微风拂面,鸟兽竞自由!

  【叮,解救落难皇子李景灏任务完成,奖励军功1000】

  姓名:任长青

  等级:不入流(灵力值5990)

  军功值:1001

  幸运值:1

  “系统你数学真好,你是一点灵力值和军功也不会算错!”

  看到再次出现的数据系统,任长青无奈摇头暗骂道。

  “师姐,人走远了,这些人得救了!”

  任长青长叹了一口气,生怕出乱子。

  “还好是虚惊一场!

  不过,你的棋术见长,这才是师姐最惊讶的。

  围棋就是战局,想要多胜几子就必须有把控全局的能力......”

  “是,师姐教诲的是!”

  一番教诲之后,纪依依才打开马槽,冷声道:

  “三皇子,委屈您了,现在安全了!”

  马槽之下是诗幽子年轻之时建的酒窖,废弃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即便是纪依依也没有想到这东西几十年后还能救人。

  三皇子一行人蓬头垢面十分狼狈的从酒窖中爬出,一出酒窖门便看到一地的军马。

  明明没有打斗,这些军马是如何死的?难道这碧云峰上的两位高人都会仙术?诗幽子的弟子都如此厉害当初的诗幽子是不是有通天彻地之能?

  看到这一幕,三皇子李景灏对师姐弟二人又多了几分敬重。

  “救命之恩,受我一拜!”

  师姐弟如此大恩让李景灏深受感动,想要用跪拜之礼感恩。

  见状,纪依依一股真气打出,李景灏的双腿硬生生的弯曲不了:

  “你是皇族,皇族有皇族的威严,皇族向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下跪,受不起!

  救你纯粹是举手之劳,不图什么报答,只希望你能善待天下,善待百姓。”

  纪依依的话语较重,这不像是聊天更像是教育。

  “高人心怀天下,我等汗颜,自愧不如!

  如果有机会,我等必会听从高人教诲,善待百姓,善待天下,以仁义治国。

  萍水相逢就是缘分,景灏斗胆,敢问高人名讳......”

  李景灏认真的道,但在问任长青师姐弟名讳之时还是略显胆怯。

  “纪依依、任长青!”

  “纪前辈,任前辈,景灏记住了!

  为了避免多生时段,景灏先带人离去,不敢叨扰两位高人清修!”

  说话间李景灏又行了一个重礼,任长青看着都腰疼,这开元大陆的人非得这么行礼吗?握个手吻个脸抱一抱不简单的多.....

  呃,又想歪了。

  “就这么走?赫山危险,若是没几匹马你即便是逃脱了黑甲军追捕也逃脱不了你那两个皇兄的追捕,你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华的广灵国三皇子了!”

  任长青好心提醒,从胸口取出一精致的小瓶,细心的在每一批马的鼻子口涂上了刺鼻的药粉。

  少顷,马儿歪歪倒倒全部站起了身子。

  “这.......”看到这一幕,李景灏再次惊讶,这叫起死回生之法吗?

  “皇子莫要惊讶,都是些江湖小技,难登大雅之堂。

  军马太多,放在碧云峰反倒是累赘,我们师姐弟平时忙于研读和修炼,哪里有空管这些畜生。

  也罢,送你们个顺水人情,也算是了却了一桩麻烦事。”

  纪依依的话都说道这个份上李景灏也不好拒绝,的确,他们只有师姐弟两人,养这么多军马确实有些不现实,于是道:

  “这.......怎么好意思,两位高人搭救还得顺走你们的军马,这........这种事本王爷没做过啊!

  ..........”

  即便是接受了师姐弟好意李景灏现在仍旧有些尴尬,此事说出去确实有些太难为情,但他们这一行人也确实需要几匹军马代步。

  “师姐要你收下你就收下,你若是受之不恭觉得不好意思,他日送一些有趣玩意上山,就当做还人情吧!

  此地危险,你们也莫多做停留,出门之后径直回鹿州面见你父皇,只有回了你三皇子府邸,你这一行才算是安全!”

  任长青着急的催促道。

  “多嘴!三皇子有三皇子的命,你无需教他下一步棋该如何走,我们的缘分止于这一步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