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王怒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天女子献

神王怒焰 墨语薪 2097 2019.07.12 18:05

  第10章.天女子献

  周围的黑暗,逐渐褪去,而天上的乌云,也似乎淡了几分。

  大王殷战身旁,目之所及,都成了一片焦土,还冒着腾腾热气。整个战场上,还散发着一种肉被烤焦的恶臭,让人恶心欲呕。

  敌人余下的残兵败将,纷纷朝后退去。

  而卫尉赵良,则带领着数十名伤痕累累的残兵,朝着大王殷战奔了过去,赵良跳下了马,扶了一把大王。

  很快,赵良就带着大王,踏着焦土,驰回了城。城门立刻重新紧闭。

  众人连忙,迎了上去。

  殷荀也跳下了城墙,飞奔着,扑向了大王殷战,一面喊道:“父王!”

  他因为激动,声音里都带着颤抖。

  然而,大王却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大王!!”众将齐声惊呼。

  殷战摆了摆手,“我没事。”说着,推开了扶着他的赵良。

  说是没事,可,实际上,大王的身体,已经受到了重创。

  他凭借着一身凡人肉身,竟强行呼风唤雨,引来了雷电,那闪电触及偃月刀的时候,巨大的电流已经将他的身体击穿。

  若不是当时浑身元炁环绕勃发,他恐怕,当场就毙命了。

  如今,夔皮战鼓已毁,敌军退散,他也是一口气吊到了头儿,快支撑不下来了。

  寺人陈元扶着大王,到后面主楼里休息去了。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

  疲惫不堪的将士们,守在城头上,哨兵轮岗,普通士兵则或躺或坐,靠着城墙休息。他们并不敢熟睡,只敢假寐。

  殷荀跟着大王,进了主楼。

  主楼一共有三层,里面很大,第一层的大厅里,摆着一圈木椅,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地形沙盘,墙上还挂着一些地图。周围,有几个隔间,木门半掩。

  后面,还有两个武器架。

  四周点着油灯,灯火通明。

  那些将领们,就在这里暂做休息。

  寺人引着大王,走上了二楼,找了一处隔间,扶着大王进去了。

  那隔间里,摆着桌椅,还有一张软塌。

  寺人陈元和大监肖楚瑜,在一旁伺候。宿卫们,则守在门外。

  殷荀进了隔间,叫了声:“父王!”

  大王殷战的脸色很差,他轻轻的咳嗽着,寺人陈元,正一脸担忧的,将一块羊毛毯,搭在了大王的身上。

  殷战似乎有点儿怕冷,脸色苍白。

  “父王,您怎么样了?”殷荀焦急的问,“要不要传太医来看看?”

  “过来。”殷战说道。

  殷荀走到了父王的身边,跪在了他的软塌边。

  殷战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伸出手来,抚摸了一下殷荀的头发。

  “父王!”数日都不曾见到父亲,母亲薨逝,又突然面临国难,生死存亡就在一线间,殷荀压抑着的眼泪,全都落了下来,他扑到了父王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大王殷战却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打着殷荀的后背。又对伺候着的寺人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寺人们纷纷退了出去。

  良久,殷战才道:“别哭了。”

  “堂堂金曦太子,竟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哭成这个样子,岂不让人笑话?”大王殷战微微调笑道。

  殷荀不哭了,只跪在那里哽咽,努力想抑制住自己的哭泣。他自己,也觉得丢了脸面。

  “知道吗,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曾被称之为暴乱之地。”大王殷战说道“那个时候,冥魔妖物横行肆虐,生灵涂炭,人性丧失,法度伦理秩序荡然无存。”

  “我们金曦的祖先,在这暴乱之地,用鲜血铺路,铸就了坚无不摧的金曦。”大王殷战说道。

  殷荀抬起头来,去倾听父王讲话。

  “金曦,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阳光普照大地,带来生命和希望。”大王殷战说道。

  “如今,传到我手里,已经是第三代了。”大王说道。

  “我们身体的血管里,流淌着火神的血液,我们殷氏,是火神后裔。”大王说道,“我们金曦人,勇敢而又高贵,我们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屈服,也从未低头妥协!”

  “我们金曦人,即使面临绝境,即使战斗到最后一刻,即使流光了血,耗尽了身上最后一缕元炁,也会站着,握着武器死去!”

  “荀儿,你是我儿,是这金曦的太子!”大王殷战说,“你的身上,也流淌着和为父相同的血液!也有着同样的勇武和不屈!”

  “瞧!这就是我们的火神血脉!”大王殷战一面说,一面强行运气,元炁喷涌而出。瞬间浑身好像燃起了大火一样,那火焰,在他的周身跳跃,燃烧,却没有伤及他半分。

  大王殷战的身后,流光溢彩,将狭小的隔间,整个照亮。

  殷荀靠的很近,很强烈的感受到了那种喷薄而发的力量,惊的睁圆了眼睛,道:“父王,我们真的是火神后裔?”

  “传说,我们的先祖是上古荒神黄帝第四女,天女子献。上古时期,以母为尊,因此,知母不知父。”大王殷战说道。

  “子献?那是谁?”殷荀皱皱眉。

  “俗称天女魃。”大王又道。

  殷荀的眼神里,有一丝失望和厌弃,道:“那不是为祸四方的旱魃么……”

  “你错了。”大王殷战说道,“史书,总是为胜利者和掌权者书写的。”

  “当年,黄帝和炎帝大战,黄帝大军被风伯和雨师所败,溃不成军,死伤惨重。”殷战道,“危难之际,天女子献主动请缨,用炎炎烈火,破了风雨阵。”

  “传说,破阵之后,她因为神力耗尽,再也回不到天上,只好留在人间。”

  “由于她身带烈焰,炙热无比,所到之处,滴雨不下,河流尽断,草木枯死,所以,才被人们憎恨,传来传去,竟成了人们口中憎恶的旱魃。”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大王殷战说道。

  “那是怎样?”殷荀问。

  “事实,远比你想的要复杂残酷的多,人心,也比你想的险恶的多。”大王殷战道,“天女并非神力耗尽回不去,而是,有人不想让她回去。”

  殷荀再问的时候,大王殷战只咳嗽了一阵子,才缓缓说道:“自古成王败寇。只有站在权力的顶端,你才知道,整个世界,是非黑白都是可以颠倒的,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