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血雨十年孤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江湖血雨十年孤梦

墨语薪

  • 武侠

    类型
  • 2019.07.05上架
  • 14.48

    暂停(字)

89位书友共同开启《江湖血雨十年孤梦》的武侠之旅

见习握不住的灵感按土里 见习武道蜂蜜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王后薨逝

江湖血雨十年孤梦 墨语薪 2140 2019.07.04 20:44

  第1章.王后薨逝

  “当——当——当——”

  晟阳城内,王宫的方向,突然传来了钟声。栖息的鸟雀被惊起,纷纷张开了翅膀,扑腾着飞上了天空。

  那钟声,足足敲了二十七下。

  雄浑空灵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晟阳城上空,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街头巷尾,人们纷纷朝着王宫的方向驻足观看,交头接耳。

  “听这钟声,应该是王后薨了!”知情者说。

  “王后都缠绵病榻十年有余了,这会儿薨,也是免了继续遭罪了。”另一个人说。

  “是呀,咱大王,也不算薄情了。”有人叹道,“只是,王后薨的也太不是时机了,今日,正是大王大喜的日子……”

  “是呀,听说,新妃是从大衍送来的,这会儿,车队应该都快要到我们这晟阳城了吧……”人们说,一面,纷纷摇头叹息着。

  凤栖宫里,哀嚎声一片。

  四周已经挂起了白布和经幡,贴上了白纸写的挽联和奠字。

  王后还没来得及入殓,正安静的躺在床上,金黄色的绣花帷幔从屋顶垂落下来,将整个凤床所包围。

  她双目紧闭,面容安详,就好像仍旧活着一样。

  合宫的宫婢寺人们,都跪在地上,面容悲痛万分。

  一个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少年,玉面皓齿,锦衣华服,尚未束冠,只用一根金线缠了发辫,此刻正倒在地上,哭的不成人形,要往王后床边扑去,一面口中哭喊:“阿娘,阿娘——,你怎么就舍得这么抛下了孩儿,独自离去了呢……”

  守在一旁的宫婢寺人均泣不成声,两个寺人强忍着悲痛,伸出手来,紧紧的拉住了少年,道:“太子,王后已经去了,还请您节哀啊……”

  太子殷荀跪倒在地,嚎啕大哭,有几次都差点儿哭不上气来,寺人王崇伸手在他的后背急拍,一面跪着喊:“请您节哀……”

  “父王呢,父王怎么还不来?”殷荀一面哭,一面想起了什么,一面用力踢打推搡着身边的寺人,问道:“你们到底给父王传话了没有,他什么时候来?!”

  “我母后死了,都没有见上他最后一面!”殷荀将悲痛转化成了愤怒,抓起了桌上的花瓶,连花带瓶子一起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一面喊道:“他究竟来还是不来?!”

  王崇有些于心不忍,柔声道:“太子,您忘了吗,今天,可是王上大婚的日子……”

  “那就是说,他来不了了吧?”殷荀停止了流泪,冷了一张脸,用一双眼睛,盯着那寺人问;那神情,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带着压制。下面的怒意,随时都会勃发。

  “好,好。我这就去找他。”殷荀话音刚落,寺人宫婢们立刻扑了上来,齐齐跪在他的面前,将他的裤管靴子抱住拉住,道:“太子,现在去不得啊!”

  “让开!”殷荀显然被激怒了,他狠狠的踹了一脚眼前的王崇,正要抬腿,又被抱住了。

  “你让开不让开?!”殷荀嗤啦一声,从剑鞘里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冷着脸,显然是怒极,“你若再不让开,信不信我砍了你的脑袋?!”

  王崇却也不惧,只是面有戚色,道:“太子,您就算砍了老奴的脑袋,老奴也不能让您这会儿去啊!”

  殷荀手握宝剑,眦目咬牙,迟迟未动,生死予夺就在一念间。

  就在此时,一位寺人跨入门来,旁边谒者喊:“肖大监到——!”

  屋内屏气凝神的众人,齐刷刷的抬起头来。

  殷荀也放下了手中的宝剑,看向了那寺人,眼睛亮了亮,问:“肖大监,我父王是不是要来了?”

  肖大监却扬了一下拂尘,神情倨傲的说道:“太子,老奴奉大王口谕,前来传旨。大王说,凤栖宫的丧事,就办低调些,那些白帆,就不合宫挂了,还有,钟鼓哀乐也不奏了,纸钱,也不准烧……还有,前朝后宫,守丧九日即可……”

  殷荀只觉得从心底冷到了脚底,愤怒却勃发欲出,却不得不压抑了怒火,问道:“这是何故?!”

  “我金曦自建国,历朝以来,王后薨逝,大王都得守丧一年,文武百官以及百姓均需守丧一月,为何轮到我母后,父王却命众人仅守丧九日?!还不准奏乐,不准烧纸,这是打算藏着掖着吗?!!”

  “是母后德行有亏吗?!还是她做了什么忤逆之事?!”殷荀愤怒的咆哮道。

  肖大监道:“这是大王口谕,老奴只是奉旨行事而已。大王的心思,岂是我等能够随意揣度的?”

  “不行,我要见父王!”殷荀叫道,一面气冲冲的疾步往外走。

  没想到,还没出凤栖宫门,却见门口不知何时多了几名带剑的侍卫,齐刷刷的拔出宝剑来,将他拦住了。

  太子宿卫连忙上前护主。

  殷荀一愣,左右而视,怒道:“这是何意?!”

  肖大监走了过来,慢条斯理的说道:“太子,大王有令,让您就安心在这里守灵,暂时哪里也别去,什么也别管了。”

  殷荀怒道:“你这个阉奴!等本宫出了这宫门,要你好看!”

  那肖大监却仰头哈哈一笑,道:“你真当本大监,怕了你这个毛头小孩了?”

  “再者,你怕是,也没机会出这宫门了!”肖大监说完,一面笑着,一面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只留下了殷荀,站在门口,出去不得,气的发疯,抽出了宝剑,横眉竖眼的叫道:“我今日偏要出这宫门了,看谁敢拦我!”

  寺人们忙跑了过来,跪在了殷荀的面前,抱住了他的腿,哀求道:“我的小祖宗啊,现在真的不是您耍脾气的时候!”

  “王后缠绵病榻多年,大王不离不弃,对王后,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王崇说道,“如今,大王大婚,正是大喜的日子,您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若真惹出什么事端来,恐怕,这凤栖宫合宫的奴婢们,都保不住性命了!”

  殷荀毕竟还是孩子,终于忍不住,痛哭了起来,将宝剑摔在了地上,愤怒的叫道:“我母后薨逝,尸骨未寒,他竟看都不来看一眼!就要迎娶新妃!难道让我什么都不做,就眼睁睁的看着吗?!”

  “太子,为君之道,忍辱,方能负重。”王崇说道,“大王对王后的情谊,情比金坚,天下皆知。又何必,非要在意那表面上一时半分的荣辱呢?”

举报

作者感言

墨语薪

墨语薪

关注“”本章说”,时刻有惊喜!

2019-07-04 20: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