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一夜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魑魅之门(一)

一夜书 玉花白马 2061 2019.09.04 17:59

  听他讲完那晚发生的事,赵一夜对这些虫子的身份就有了怀疑,这个世界上养昆虫的人不少,但能完全操纵的,数量应该很有限。

  老道长怀疑那孩子是因为身体里有特殊的虫子,所以才能控制虫群,那对付秦媛的这个人,是否也是一样的呢……

  看出那个恶作剧鬼想开溜,小萝莉威胁性的抬抬腿,小鬼看看她的动作,又苦着脸坐回了原地。

  赵一夜不想为难他,但在事情的真假没有确定之前,暂时不想放他走。

  小萝莉倒是出了个好主意:“反正他留在这里也是害人,万一哪天吓到心脏病患者……还不如带他一起走。”

  听到她的建议,小鬼嘴唇哆嗦着,满眼惊恐。

  自己是不想死,但是也不想离开自己的地盘呀……这小女孩看着比道士凶多了……

  赵一夜想了想,小萝莉说的不无道理,这么长时间没出事,是他的幸运,万一哪天吓死了人,也是一桩悲剧。

  一夜书里很体贴的提前出现这个小鬼的生平,不过并没有画像,估计是因为他太弱小,不足以单独拥有插画。

  不需要他的同意,就可以主动收入书中,一夜书的力量比刚开始强了许多。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疑点。这小鬼的生平,一开始就说他是被黑暗中的一双眼吓死的,并非精怪。

  白光闪过,小鬼害怕地闭上双眼,却没有出现他想象中魂飞魄散的一幕。

  他依旧是鬼,没有变成书灵。

  而赵一夜得到的信息是,这小鬼只能抓进去和放出来,他们之间并没有书灵的联系。

  继书灵和小兽之后,一夜书里出现了第三种居民。

  如果把所有人都比作居民的话,那以小萝莉为代表的书灵,就是原住民,似乎还享有他不知道的某种特权。

  小兽代表的,则是拥有永久居住权的外来者,享有受限的特权。

  而这个小鬼,就属于完全的外来者,不但无法享有特权,还要被限制自由。

  三个阶层等级分明,证明一夜书自己有一套完整的体系,而且可以自动识别身份。

  赵一夜则像是这个世界的维护者,虽然享有对居民的控制权,却没有对这个世界的干预权。

  把小鬼收入书中,小萝莉见失去玩具,主动要求回去补觉。

  听了那小鬼绘声绘色的描述,周清泰现在更是睡不着,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生怕从哪里突然钻出一只虫子来。

  赵一夜也睡不着,但他的失眠是根本不困,这个问题似乎更加严重一些。

  于是他看着周清泰在房间里转了至少六圈,把所有能关的地方都关上,然后把被子扔在一边,坐在床上巡视四周。

  他还是没忍住,发出了好奇的询问:“你不热吗?”

  周清泰凝重地摇了摇头,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继续巡视四周。

  玻璃窗传来一声极小的碰撞声,二人同时警惕。

  赵一夜定神看去,却发现是一只纸鹤撞在了玻璃窗上。

  打开窗,取出纸鹤,纸鹤上有一些撞击的痕迹,应该是一直找不到地方进来,所以耗尽所有力量,才掉在地上。

  纸鹤上有一行娟秀小字:“月上中天,时逢正午,鬼门大开,故人重逢。”

  在纸张的边角上,挂着一根长头发。

  把躲在角落的周清泰叫出来,赵一夜很小心地将头发折起来,放在白纸上。

  这封信显然是一个认识他的人发来的,不过具体是谁还要存疑,这根头发上,应该有他想要的答案。

  秦媛的头发没有这么长,他认识的长发女人并不多,除去敌人,只剩下两个:红衣少女和鹿妖。

  鹿妖身上有妖气,应该很容易能分辨出来,而且目前来看又和这件事没什么关系,那寄信人大概率是红衣少女。

  以她的神通,都能把人直接从房间里带走,却用这种低级手段,可见一定遇到了困难。

  那她传递这封信的意图就很重要了,无非是两种,一种是找救兵,一种是传递某种信息。

  月上中天,时逢正午……这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时间,而鬼门,更是个虚无缥缈的地方。

  就算是老道长,也没能亲眼见过鬼门,只听大鬼王们讲述过有关鬼门的传奇。

  鬼门不会轻易打开,而且没有人写下过有关记载,里面到底通向什么地方,他们一无所知。

  一个不可能的时间,在一个不可能的地方,有故人会前来赴约……

  这太难猜了,赵一夜决定,下次再见到这位美女,一定要和她交流一下有关信息传递需要直白一点的问题。

  “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周清泰愣愣地看着纸条,说出一句意想不到的话。

  赵一夜挑眉,看来这封信不是写给自己的,是写给这个关窗的人。

  “我父亲的笔记里,提到过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

  二十年前,周清泰刚出生不满三年,周父就接到了一个奇怪的委托。

  委托人是附近一个村庄的村长,希望请他去找人。找人这种活,一般周父是不接的,因为大多数都归官府管。

  但这个案子,老村长一再强调,一定要周父亲自去看看,拗不过老人家的哀求,周父跟他一起来到这个偏远村庄。

  这个村子里的人口结构很奇怪,不同于一般只剩下老弱病残的村落,这里只有青年人。

  而且是只有青年男人。

  这一点引起了周正心的注意,一般不同寻常的情况背后,很可能藏着秘密。

  这次失踪的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刚来到村子不满一个月,三天前上山打草就再也没出现过。

  她的家人此刻正满是焦急,等待村长请“大师”回来找人。

  只看了一眼,周正心心里就有了个大概,从他们焦急的表情来看,这一家人并不是那女人的家属。

  哪有自家姑娘丢了这么久,不但不报案,还找各种“偏方”来寻人的。

  后面的对话更印证了他的猜测,那家人只知道这姑娘姓郭,叫雯,而且到底是哪个“雯”字,说起来也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生辰八字不知道,照片一张没有。

  按这村子里的情况看,这姑娘八成是被拐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