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一夜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月季庭院(五)

一夜书 玉花白马 2019 2019.11.04 23:44

  只有这个人有点问题的氛围,赵一夜立马重视起来。

  “这……”男人有些犹豫,“那好吧,你们进来吧。”他做出邀请的手势,将门稍微开大了一点。

  门窗紧闭,厚实的窗帘挡住所有光线,房间里只用蜡烛照明,十分诡异。

  这个氛围会让人觉得他们肯定没干好事,这间房子里只住着这夫妻二人,他们没有孩子,不存在第三个人。

  男人对陌生人到访有些无所适从,双手一直紧张地搓着,无处安放。

  二人进来之后更尴尬,这个男人显然没有一点待客经验,一句客套话都不说,也不做什么,三个人相对站着无言以对。

  最后还是刑月打破了这个氛围,这只老狐狸见过的大场面相当多。

  “别紧张,小兄弟,我们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我这个小兄弟急着出去挣钱,得赶紧洗脱嫌疑才是……”

  一番话感人肺腑,编造出来的身份命运悲惨,什么家里有生病的父母,还有两个兄弟,没法做工……怎么悲惨怎么来。

  说起来那天在警局,他们其实认识的,只不过没深入谈家庭背景,现在这套才勉强说得过去。

  打开防盗门之前,谁都不会想到,在现代化的住宅楼里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房间。

  昏暗的烛光无法照亮所有地方,角角落落里都是黑暗,堆放的杂物很容易就被看错成可怕的东西。

  四周东西堆放的满满当当,唯有餐桌上干干净净,整洁的深红色桌布没有一丝褶皱。

  这对夫妻平时难道连饭都不吃吗?还是说他们每次吃饭都必须有仪式才能开始……这家人明显很奇怪。

  墙上的电视上盖着红布,上面有一些细小的灰尘,应该是很久没有被使用过。

  大白天的,这间房子里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一个正常的家庭和正常人,绝不会选择生活在这种环境中。

  刑月开始询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以此放松男人的警惕。

  在警局见过面的前提下,男人应该是知道他们身上都有嫌疑,没道理这么放心就放两个嫌疑人进来。

  万一他们真的是杀人凶手,男人一个人也没胜算。

  这个刘岩,还真是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奇怪,很难让人打消怀疑。

  他可以说是四人里面最不正常,嫌疑最大的一个,警方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没法采取下一步行动。

  男人虽然紧张,但盯人盯得很死,第一次到别人家,也不好意思随处走动,赵一夜只能尽可能看向更远的地方。

  卧室门紧闭着,还从外面上了锁。

  里面传出轻微响动,二人立马警觉起来,刘岩刚才说过,妻子外出,这里怎么会有一个被锁起来的人……

  听到这些响动,刘岩突然站起来,表情变得更紧张,额头上留下冷汗。

  “怎么了,是有人在吗?我们两个打扰到你们了吗……”刑月尴尬地笑了笑,试探着。

  “没……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只老鼠。”男人重复解释了好几句,生怕他们两个不相信,咽了口口水。

  这演技确实不到位,可以肯定房间里一定有什么不能让人发现的东西。

  刑月和赵一夜眼神交流了一下,一致同意不能打草惊蛇,如果男人真的是凶手,肯定会露出马脚。

  房间里的响动越来越大,他刚才那套老鼠的说辞不攻自破,刘岩快步跑到房门前,背靠着房门,防备他们二人。

  不想让别人发现,却同意他们进到房间里来,明知道只要有人进来就会增加风险,却还是这么做了……

  前后矛盾的做法必然得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赵一夜刚准备出声询问,却看到刑月默默往门口的方向退了几步,神色严肃。

  “既然有人在,那今天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如果有什么线索请务必和我们联系,下次有机会再来拜访……”他说完这段话,已经移动到了门口。

  赵一夜也不是傻子,赶紧跟上,老狐狸都准备溜了,自己一个凡人,当然是跟着。

  迅速走出小区,刑月这才舒了口气,脸上的凝重稍有缓和。

  “怎么了?”赵一夜很好奇,能让狐狸精这么害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里面……别进去,”他警告了一遍,似乎又觉得不够严肃,“绝对不要进去,里面有你和我对付不了的东西。”

  “是什么?也是精怪吗?”赵一夜有些困惑。

  “不是精怪……”他忌惮地看了一眼那栋楼,“是别的我们惹不起的东西,这个刘岩,应该和连环杀人案没有关系。”

  刑月很肯定自己的结论,又反复强调了几遍不要好奇,赵一夜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偷偷看了一眼一夜书,上面出现一幅奇怪的插画,好像是一条线,将纸面分割成黑白两边。

  再看了一下,赵一夜这才明白,这不是一条线,而是一个黑影的轮廓。

  单纯的黑影在黑白画作里是很难展现出来的,尤其是这家伙没有五官,单纯的就是一个黑影,所以这幅画才这么奇怪。

  刑月对它这么忌惮,必定有原因,赵一夜也不愿意随随便便丢了自己的小命,只能压下那一丝好奇。

  希望以后有机会能见识到它的真正面目……

  这个小区在建造的时候,明显是开发商钻空子,很多时候都没法被阳光照射,显得有些阴森,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刑月坚定地排除了刘岩的嫌疑,那范围就进一步缩小了,要么是最正常的那个,要么就是唯一一个女人。

  这两个都十足的有特点,不担心难以区分。

  能排除一个,这效率已经非常高了,刑月却思虑重重,吃饭时都一直走神。

  看来那东西对他造成的影响非常大,这倒是让赵一夜更好奇它的真面目,越是不知道,就越是想知道,这也算是人类的一个特性。

  女人和送货员,由于受害者生前都服食过带安眠成分的食物,女人的嫌疑稍微大一点。

  想查出这件事,只靠他们两个,应该是不行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