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一夜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月季庭院(三)

一夜书 玉花白马 2038 2019.10.31 23:56

  半晌后,他睁眼宣告失败。这东西似乎不是鬼,但也不是妖……这种描述倒是让他想到了雾鬼。

  雾鬼同样非鬼非妖,力量奇特,如果他们幸运的话,这次指不定能从它这里得到有关雾鬼的情报。

  大雾不是每天都有,自从雾鬼死后,迷雾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凝聚力,变成只会不断扩张的怪物。

  赵一夜再次把目光放在一夜书上时,没看到异常。

  ……

  月季庭院里,花妖的面容扭曲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将栽倒在花田里的女人拔出来,女人的头部碎成数块,和泥土混杂着,已经辨认不出面容。

  “哼……该死,有本事别让我再见到你……一定要……”她不断自言自语,发泄着怒气。

  厌恶地盯着女人的头部看了一会,反手直接把她又扔了下去,花田里慢慢出现一些白色液体,缓缓将女人的身体拖进下层。

  那几个原本坐在花田边的少女,腰部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折断,那些白色液体正在她们的下肢蔓延。

  看到这一幕,女妖的脸色再度阴郁,眼里闪烁着恨意。

  被折断身体的少女们,就像感受不到痛苦的人偶一样,还是保持着脸上美好的微笑,和原本的姿势。

  女妖的体型很小,却只用单手就能提起这些人偶,她一个一个拿起来看了看,把损坏比较严重的全都扔进花田里。

  就在后面的回廊上,有一个刚刚摆放上去的作品,这个可是耗时最久的一个,检查了一下,看到她完好无损后,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

  这个女孩穿着芭比娃娃一样的粉色礼裙,妆容精致,眼神飞向远方。

  不管她之前叫什么,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九十九。这显然是一个序号类的东西。

  本来只要再多一个,就能使这座庭院完整,但现在……这份工作重新变得遥遥无期。

  能进入月季庭院却不会迷失的人少之又少,愿意出去继续寻找原材料的更是少数,这样一来……这份工作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完成。

  主人可是等的很着急呢,完不成任务的手下是不合格的。

  想起那个人的身影,女妖又是狠狠地咬牙,恨不得把他按在后槽牙上碾碎。

  满院狼藉,不过月季有了养分,很快就会重新长出来,这个不用操心,唯有这一百人偶,难度相当大。

  又要符合条件,又要长得漂亮,还要在极度痛苦中死去,这样灵魂才会留在月季庭院里,成为一个作品。

  女妖转了几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

  刑月这家伙,一直赖着不走,还要让赵一夜去给他买吃的,一个大妖怪,连辟谷都做不到,怎么看都有点丢人。

  他的确按照约定,去见了杨敏,他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学生的,文静认真,沉着冷静,很适合继续深造。

  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老狐狸”,刑月见过的人非常多,从事过的工作也非常多。

  唯有这一个职业,让他从心底里有了责任感。作为一位老师,应该用最认真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学生。

  传承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这么多年来,他最喜欢的还是当老师。

  杨敏很好学,也很上进,他很看好这个学生。约好在教室见面,刑月特意早去了一分钟,多带了其他的资料。

  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女孩残破的躯体。

  这幅破碎的模样……他无法想象,生前遭受了多少折磨。这个杀人犯,根本就不能被称之为人。

  是什么样的欲望,驱使他对一个花样的女孩下如此狠手,看过那么多凶杀案,唯独这个,直入他的心底。

  这样的人类,和恶鬼也没有什么区别。

  在阳光的折射下,他看到女孩胸前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走进想仔细观察的时候,警察破门而入……

  只是待在案发现场,并不能证明他是凶手,但警察的质询让他彻底僵住。

  杨敏来找他这件事,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而且还刻意隐瞒了相见的事实,对舍友说自己出去玩了。

  那位亲爱的“舍友”还是偷听了她打电话,这才知道她的会面对象。

  杨敏的表现一向出色,最近正在修改一篇文章,很有可能发表在核心期刊上,成为她学术研究之路的开始。

  但现在……这一切都化为泡影。

  她那位亲爱的“舍友”,不但向警方说出他们会面的事实,还特意强调,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杨敏能取得那些成绩,全都是因为他们之间特殊的关系,所以教授一直对她特别关照……

  于是刑月跑掉了。不完全是因为嫌疑,还有种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他一直把杨敏视作一个优秀的学生。

  但女孩尸体旁的粉红月季,更像是情人之间才会使用的表达。

  此前的连环案件中,现场从未出现过花束,所以这起案件并没有被联系在一起,刑月也是从气息上察觉到的。

  平时无所谓的时候,他愿意用人类的方式慢慢追踪索迹,但这次,那个凶手已经蹬鼻子上脸,过分到这种程度……

  他刑月也是有脾气的,绝对忍不了!

  愤怒之后,他用术法去试图查找过凶手的踪迹,却发现他的行踪被另一种力量所覆盖,无法追踪具体位置。

  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唯一一个迫切想要知道凶手的案件,却偏偏有非人力量介入,有点可笑。

  杨敏家境很差,家里不太愿意供她出来读书,为了这件事还来闹过几次,刑月曾经还帮忙解释过。

  他不想去责怪那个胡说八道的舍友,这种情况其实还挺常见的,人类潜藏在心中的恶意,用这种方式发泄出来。

  但是杨敏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搞得如此神秘?在警方看来,这的确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真实写照。

  她有什么秘密,和自己老师的会面却不想让别人知道。

  刑月坐在旅馆里,这才静下来仔细分析发生的一切,从一开始到最后,这分明就是一场设计好的陷害。

  不论他跑不跑,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