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一夜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月季庭院(四)

一夜书 玉花白马 2019 2019.11.02 23:35

  苏翔是一个宅男,真正意义上的那种,很少出门,把纸片人当老婆的那种。

  他从不惹是生非,也不会和别的男生勾肩搭背,只会呆呆守在电脑前,拿着漫画书,抱着自己的女朋友沉迷于女朋友的花容月貌。

  所以他根本没想到,自己也有来到漫画中的一天。

  庭院中粉色月季盛开,少女或坐或立,脸上带着让人心动的笑容。

  这个笑容虽然赶不上自己的老婆,但也算是很漂亮。

  少女甜美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来吧,看看这人间仙境,还有什么理由离开?”

  苏翔真的有点迷茫了,这么美的地方,难道自己这种人也可以留下来,和她们一起吗……

  粉衣少女微笑着,眼中充满期盼,希望他能留下来陪着她。

  “留下来吧……留下来吧……”这个声音和他内心自己的声音重叠,苏翔已经分不清这是不是梦……

  就在这时,另一个少女的脸在他眼前闪过。

  对啊……自己的老婆!他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怎么能对自己的老婆不忠诚!

  那可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少女,不管她在漫画里人设有多么崩坏,他依旧坚信那是自己的初恋。

  他还能记得,第一次翻开漫画书和她见面的场景,阳光温柔的洒在她身上。那个少女!那张脸!

  最简单的线条,最极致的美好!

  这些妖魔鬼怪,休想!

  苏翔迷茫的眼神突然亮出奇异的光芒,迷雾慢慢散去,变成坚定的信仰。

  谁都不能动摇他对老婆的忠诚!

  花妖已经伸出的爪子在不可置信中收了回去,这个人类……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人能抵御这种美好?在她的调查里,这个男人应该没有结婚,也没有深爱的人才对……

  苏翔转身,看到了一脸疑惑的花妖,“你在干什么?你是谁?你站在我后面想干什么?”

  发自灵魂的连环三问,让准备好一肚子话的花妖突然哑口无言。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才啊,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他的意志能这么坚定啊……

  崩溃的花妖没能回答他的疑问,于是苏翔自己找到了答案。

  “哦,我知道了,我是在做梦对吧……这一定是老婆在考验我的忠诚度!”

  他换上了一副凝重的神情,“你一定认识她吧,请务必转告她,我对她的忠心日月可鉴……”

  在这个资深宅男重复到第十四个成语的时候,他被花妖主动踢出了庭院。

  该死,今晚又是一次白忙活。

  花妖恶狠狠地踹了一脚小水壶,里面的黑色液体流出来,很快被地面所吸收。

  今天一共拉了两个人,只来了一个就不说了,来的这个貌似还属于很奇葩的个别。

  她准备关上大门,好好平复一下心情,防止出现意外。

  门外站着一个瘦弱的少年,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戴着一副酒瓶底般的眼镜。

  “请问……这里是哪里?”他微弱的声音传入花妖的耳朵里。

  ……

  赵一夜手里还有一条重要信息,那就是凶手的范围。一夜书里曾经说过,凶手就在他们四个人中。

  那个女人的嫌疑比较小,但在非人介入的情况下,三人的嫌疑都不可能被完全排除。

  送货的胖子,还有没孩子的中年人,从力量的角度来看,他们是凶手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刑月听了他的分析,赞同的点了点头,“那个女人……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作案嫌疑比较小。”

  他思索了一下,问道:“那我们去看看剩下的两个人,再做决定吧。”

  刑月对他们这几个嫌疑人的信息稍有了解,用点小法术可以暂时不被人发现。

  二人一拍即合,决定立即去找那个送货的胖子。

  送货的人力气一般大于常人,作案有优势。

  胖子名叫付长武,现在是南风快递的搬运工,主要负责送货和仓库整理。

  他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却不能挣两份钱,工资只比别人高一半,非常辛苦。

  二人到达他所在的站点时,正好赶上付长武从货车上卸货,他扛着一个大箱子往店里走。

  付长武明显是认识他的,因为在他出现的第一时间,付长武加快了走路的脚步。

  他不愿见到赵一夜,在别人的眼里,刑月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路人,不管怎么关注,都记不住他的面容。

  赵一夜耐心等待他把一车货全部卸下来,这才上前去打招呼。

  看到他向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付长武露出非常明显的慌张神情,抬腿向店里走去。

  可就在他刚刚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付长武退回来,主动叫他:“小兄弟,你是不是有事情找我,我们去后面说吧。”

  他指了指街后面,人迹稀少的地方,又给赵一夜使了个眼色。

  看样子是不想让同事知道这件事……也在情理之中。

  三人一起来到一棵大树后面,付长武抹一把脑门上的汗水。

  “小兄弟啊,算老哥求你了,千万别在人前说起怎么认识我的,这份工作来的是真不容易,这事儿不能让老板知道。”

  赵一夜只想调查,也不想破坏他们的生活,对比也有些愧疚。

  三人简单聊了几句,付长武一直表现得很紧张,偷偷看店面方向,生怕老板出来找他。

  从各方面来讲,他都是最正常的一个,没有特殊的癖好,没有奇怪的表现,也没有身怀绝技。

  生活经历也找不出什么问题,没有黑化的理由。

  下一个就是刘岩,那个没孩子的中年人。

  这人总是愁眉苦脸的,心里装个许多事,为了孩子的事四处奔走多年,家财几乎散尽。

  看到门外是他,男人眉间的阴郁更甚,“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男人开门的角度很小,他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刘岩也没有请他们进去的意思。

  “抱歉,我们想和你了解一点情况,”赵一夜顿了顿,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官方,“我们能进去说吗?”

  大白天的,房子里面光线非常暗,没透出一点光芒,怎么看怎么奇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