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藏宝图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2603 2019.05.09 20:21

  钱小和已经对钥匙和丘忆寒的代价发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虽然他不确定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但是一定存在某种关系。

  在一个偏僻的酒馆,钱小和看着对面的酒圣,端起他还没有喝完的酒,一饮而尽。

  “真是好酒,果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酒。”

  酒圣显然有点惊讶,但是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因为没有钱小和找不到的人,如果有,那么一定是钱小和不找罢了。

  “找我有事?”

  “找你当然有事。这种酒,百年难得一见,也怪不得你会杀死赵已然。”钱小和笑笑说,“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你为了酒什么都可以做?”

  酒圣摇摇头:“有些酒值得去做一些事情,有些酒不值得。就像你一样,有些事你觉得值得去做,有些事情觉得没有必要去做。我对待酒,也是这样。”

  “所以,你为了这酒,竟然为那个仙人客栈的疯女子卖命?”

  显然酒圣不这么认为。

  “手中有好酒的人,才是最吸引的人。就像现在,手中有钥匙的人,才是最吸引人的。”酒圣喝下一杯酒,慢慢说,“你找我不就是想知道我在帮谁的忙?”

  钱小和当然想知道,但是他不会这么问。

  “你帮谁的忙并不重要,我不明白的只是为何要将钥匙交给我。”

  “自然是有人对你有兴趣,就像你现在对这件事情有兴趣一样。”

  钱小和叹了一口气:“这不过是我好奇心太重而已。”

  “你已经厌烦了这件事情。”

  “我只是讨厌别人将的袜子塞进别人嘴里而已。所以,我要找到这个幕后的人。”

  酒圣哈哈一笑:“你永远也别想找到。”

  “没有我钱小和找不到的人。”

  “但事情总有例外。”

  “不过,世间还有一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

  酒圣看看剩余的酒,端起来说:“我希望你能找到,因为我也想找到给赵无穷钥匙的人。”

  钱小和忽然笑了:“看来你知道丘忆寒的代价是什么。当然,我也知道你不会告诉我。所以,我会亲自找到,不用你告诉我。”

  酒圣点点头:“所以,我还能活一段时间,足够了。毕竟,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美酒。喝过百年的美酒,可能就会找千年的美酒,有没有不知道,但是这个盼头会一直挠你的痒痒。所以,我想能活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谁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子。”

  钱小和以为很了解酒圣,现在发现他不光会喝酒,好喝酒,喝好酒,还会说很多貌似有道理的东西。不过,钱小和已经不需要再跟酒圣谈下去,因为谈下去也只剩下人生哲理。

  “你要去哪里?”酒圣看着钱小和离去的身影问道。

  钱小和微微一笑:“当然是你不想让我去的地方。”

  酒圣脸色一变,但是并没有惊慌。每个人都有一些地方不想让外人过去,酒圣有,钱小和也有,其他人当然也有。

  当钱小和站在眉山府的时候,正是眉山府办丧事的时候。是啊,堂堂一个知府就这么失足而亡,显然是非常可惜的。但是,前来拜祭的人并不多,因为死掉的人再也不能帮着办事儿,所以来的都是本来就不想求知府办事的人。

  何潇潇站在一群人中,非常显眼。如果她不刻意用长发遮盖脸庞的话,想必拜祭的男人们对这场丧事印象极其深刻。

  钱小和当然知道何潇潇会来这里,而且一定是查到了什么。所以,不用钱小和问,何潇潇就说出了一些江湖上没有传出来的事。

  那就是丘忆寒宁可看着妻子死去,女儿被奸污,也没有答应赵无穷的要求。这个要求显然比家人更重要。即便是后来,女儿自杀,也没能让丘忆寒认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除了家人,还有什么更重要的?

  丘忆寒是个清廉的知府,赵无穷还能提出什么要求?

  何潇潇说:“是藏宝图。”

  藏宝图,这个听起来非常有趣。清廉的知府竟然有一张藏宝图,而且不顾家人死活,竟然没有交出来。看来,丘忆寒对这个藏宝图看得非常重要。

  钱小和对何潇潇的话深信不疑。

  所以,当钱小和在这场丧事上看到夜归程,一点也没有吃惊。甚至,当夜归程抽出一把寒气逼人的刀时,也没有吃惊。

  大门被重重关上,门内眉山府的仆人们慌张不已,除了钱小和与何潇潇。

  前来拜祭的人,当然是夜归程的人。除去这些人,只有一个是真正拜祭的。这个人苍老无比,一直蹲在一个角落,凝视着丘忆寒的画像。

  显然,夜归程高估了这场丧事的凶险程度,一旁那些人都搂着弯刀看热闹。

  夜归程将刀架在老头脖子上:“说还是不说?”

  老人微微抬头,看了夜归程一眼。这一眼带着满是鄙视的眼光,还夹杂着不屑。能够鄙视夜归程的人,除了死,还是死,除非他本身不知道面前站的是夜归程。

  但是老人慢慢说:“夜归程,你要杀了我?你当真能杀了我?”

  声音沙哑无比,却中气十足。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普通的老人面对夜归程的刀说不出这句话。

  夜归程显然有些惊讶,虽然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但是还是没有料到这个老人竟然如此冷静。只要自己的刀往下一点点,这个老人的人头必定落地。

  当然,钱小和肯定夜归程不会杀了这个老人,不然岂不是白了一趟。夜归程要找的和钱小和要找的当然都是同样一个答案:藏宝图去了哪里。

  老人明白夜归程砍下自己的人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往往轻而易举的事情很难办到,总会出现一些因为某些因素而办不成。比如杀这个老人,似乎是很容易,但是藏宝图的下落让这件事很难办。

  “你一定非常想知道藏宝图去了哪里对不对?”老人轻轻咳了一下,“我命不长了,对这个藏宝图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如果你想找到的话,可以问问这个年轻人。”

  夜归程看一眼钱小和:“这个年轻人手里有钥匙,不可能再有藏宝图,不然他早就跑掉啦,不会再来这里。”明显可以看出,夜归程并不认识钱小和。但是钱小和并不生气,他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不认识自己。

  但是,这个老人认识。

  “江湖上的白飞龙,你竟然不认识?”

  夜归程拿刀的手明显抖了一下。江湖上的白飞龙从来没有真正露出过真身,功夫到底多高,没有人知道。即便是江湖十大高手,也无从评价。但是,能够从五云洞主和风婆婆手里活着出来的人,天下找不到第二个。

  传说白飞龙死了,死在五云洞主和风婆婆手里,但是现在又活了。

  夜归程显然认为老人说谎,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已。因为江湖排名第五的高手,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鬼话,除非年轻人打败自己。

  不过,这些当然不需要夜归程动手,早有一个胡子拉碴的猛汉抽刀往钱小和砍来。在钱小和看来,这是最没有水平的进攻,没有水平的进攻等于送死。

  猛汉倒下的时候,眼睛睁得很大,毕竟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眼睛睁得很大。夜归程终于变得迷惑,因为这个猛汉是自己手下最得力的打手。

  不过,让猛汉倒下的是何潇潇。一枚最不起眼的银针,刺穿了猛汉的心脏,接着剧毒立即攻心。夜归程忽然明白了:“你是杀死丘忆寒的人。”

  “不,她并没有杀死丘忆寒!”老人忽然笑了,“因为丘忆寒还活着。”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明明丘忆寒死了,那个坐在衙门正堂的丘忆寒死了。

  是的,正堂的丘忆寒死了,但是真的丘忆寒还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