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韩府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3685 2019.06.02 20:07

  韩府,白色的灯笼散发着阴冷的光芒,上面一个“奠”字很是刺眼。

  府内静悄悄的,只有大堂的棺材旁边,跪着一个人。

  这个人静静跪着,没有流泪,也没有表情,就这样跪着。

  月光下,这人的身影,显得很孤独。

  钱小和站在棺材旁边的柱子后面,静静看着。

  这个守灵的人当然不是韩一成的妻子,按照规矩,妻子是不可以给丈夫守灵的。所以,守灵的这个人应该是韩一成的晚辈。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仆人过来,送来了一些饭菜。钱小和这才知道这个人是韩一成的徒弟。韩一成那么多徒弟,现在给他守灵的只有这么一个。

  仆人劝说道:“明业,你的师兄弟都散啦,有些去追杀钱小和,有些投奔别的大侠,有人开始自立门户,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守灵啊。”

  明业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躺在棺材里的人是最孤独的么?孤独的人,不应该要陪伴一下么?”

  仆人道:“我看这帮徒弟里面,也就是你最有孝心。那些人都走啦,都走啦,有些还拿走了韩老爷收藏的兵器,哎呀,真是人心不古啊。”

  仆人说完,颤颤巍巍走开。明业忽然向着柱子说道:“你出来吧,不会再有人过来。”

  钱小和走出来,先是对着韩一成的棺材拜了拜,这才转向明业,道:“你早就知道我来了?”

  明业道:“我本来不知道,但是月光照耀下,你的影子露了出来。”

  钱小和道:“看来还是我疏忽了。”

  明业摇一摇头:“我觉得不是你疏忽了,而是你在告诉我,什么时候该叫你出来。”

  钱小和微微一笑:“看来你是个聪明人。”

  明业道:“但是,还是有很多问题想不明白。”

  钱小和道:“那么,我可以帮你想想,毕竟我现在是杀死韩大侠的凶手。”

  明业冷冷道:“我知道你并不是杀死师傅的凶手,只是我也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

  钱小和道:“那不如说说。”

  明业道:“虽然前两天你来到府上,拜访师傅,说是要切磋一下,但是师傅被杀当晚,我见到你之后,明显感觉到前两天来的那个人并不是你。”

  钱小和道:“前两天我还在其他地方。但是,什么东西让你觉得那个人不是我?”

  明业道:“浓浓的花香,而你的身上并没有。”

  钱小和道:“所以你认为是有人假扮了我?”

  明业点头:“应该是,不然他不会大张旗鼓地当着所有徒弟的面,说要挑战师傅。师傅没有台阶下,只好答应。没想到,那晚就发生了这个事情。”

  钱小和道:“看来早就有人想陷害我。”

  明业道:“不过,师傅从来不会在卧室跟别人切磋,这是最奇怪的地方。”

  钱小和道:“能在卧室切磋的,只有床上的功夫。所以,假扮我的那人,应该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韩一成一定是禁不住诱惑,上了当,被杀而死。”

  明业道:“你知道是谁?”

  钱小和道:“现在我当然知道是谁,只是没有想到韩大侠也禁不住女色的诱惑。”

  明业道:“不对,师傅禁欲多年,为的就是练就无影枪的最高境界。不可能为了一个女子,而坏了最为重要的东西。”

  钱小和道:“所以,你的师母似乎成了很关键的人物。”

  明业道:“你是说师母所下的药,有可能是意乱情迷的药?”

  钱小和道:“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就看她当晚所说的是不是实话。如果你师傅禁欲多年,可是苦了你的师母。”

  明业眉头一皱:“所以,你怀疑是我的师母?”

  钱小和道:“有可能,但是不能肯定。”

  明业道:“师母贤良温淑,怎么可能会杀死自己的丈夫?看起来他们关系很好,形影不离!”

  钱小和道:“这就是问题所在。”

  明业道:“你能告诉我,谁杀死了我的师傅?”

  钱小和道:“醉花楼,冷秋儿。虽然她不是直接杀死你师傅的人,但绝对是她引起的。”

  明业站起来,拎起地上的半截长枪,往门外走去:“多谢,我一定要找到她,并杀了她。”

  那半截长枪,就是插在韩一成喉咙里的那把长枪。

  明业要用这半截长枪杀死冷秋儿。

  钱小和道:“你可能杀不了她。她身边高手如云,杀她很难。”

  明业头也不回:“即便是杀不了她,我也要让她知道是谁想杀她。”

  钱小和看着明业消失在夜色之中,心中生出一种同情。这种同情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让自己生了同情之心。

  这个远去的孤独的身影,走路坚定而从容,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

  钱小和沉思了一会儿,看起来内心很痛苦,不过,很快便纵身到了房顶。

  沿着房顶几个起落,就到了不远处的小院。

  这个小院红色灯笼仍在高高挂着,与这边白色的灯笼非常不协调。

  又是两个起落,钱小和已经悄悄到了挂着红色灯笼的房顶。

  掀开一条缝,钱小和看到屋内的床上,躺着两个人。

  既然是躺在床上,而且是两个人,当然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男的是听琴阁的短剑少年,女的是韩一成的妻子。两个人似乎已经翻过云覆过雨,正在喘息休息。钱小和料到韩一成禁欲多年,可能会引起他妻子的不满。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男的竟然是听琴阁的少年。

  少年嬉笑道:“哎呀,你也真有心情,你家那位还未入土,就把我叫过来啦,我看你是一会儿也忍不住!”

  韩一成妻子道:“小宝贝,这几天我好怕,有你在,我才心安。那个老头子,以后不要再提他,整天想着行侠仗义,修炼武功,连老婆都不要了。”

  “所以,我要你。”少年道,“只是,那个钱小和好像很厉害,我怕他会再回来。”

  韩一成妻子哼了一声:“三侠客不是发出了江湖追杀令了么,还怕什么?”

  少年道:“也是,即便是再厉害,也难抵得过人多。何况江湖上的高手,都在寻找他。”

  “所以,你就放心来,想我了你就来!”

  少年嘿嘿一笑:“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看你比狼虎都厉害。”

  韩一成妻子道:“嘻嘻,我看都是你的功劳,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稀罕你。”

  少年道:“可惜,再稀罕的东西,也有不稀罕的时候,不如让你一直稀罕下去。”

  韩一成妻子道:“如果有法子让我一直稀罕你,我想你一定想得出来。”

  少年忽然冷冷道:“我当然想得出来。”

  说完,一把短剑刺穿了韩一成妻子的喉咙。

  少年从她喉咙中间拔出短剑,将剑刃上的鲜血在床单上抹了抹,冷笑道:“这样岂不是更好,可以让你一直稀罕下去。”

  说罢,简单收拾了一下,开门出来,还未迈脚,却是一愣。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无声无息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个人正是江湖中都在追杀的钱小和。

  短剑少年身形陡然一转,往屋内躲闪。但是,眼前还是钱小和。

  再次转身往外跑,结果还没有到门口,眼前还是钱小和。

  终于,短剑少年明白了,再怎么跑也是徒劳无功。然后,少年被钱小和逼着走到了那张大床旁边。

  钱小和微微一笑:“想不到会是你。”

  少年拿着两把短剑,护在胸口:“都是这女人自找的,其实跟我没有多大关系。”

  钱小和道:“如果不是你从中挑拨,冷秋儿能够引诱到韩一成,并且让你的主子轻易杀了他?”

  短剑少年道:“我没有主子。”

  钱小和道:“我看是你的主子不让你说而已,因为说出来也是死。”

  短剑少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杀了我,你什么也别想知道。”

  “哦?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不如说说。”

  “你不是想找闻香苑吗?”短剑少年道,“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给我一条生路。”

  钱小和道:“这个条件值得交换你一命。”

  短剑少年道:“闻香苑不是一个地方,是一个人。”

  钱小和道:“哦?看起来闻香苑果然是个找不到的地方,因为是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冷秋儿还是那个跑得更快的人?”

  短剑少年道:“可能是冷秋儿,也可能是其他的人,我只知道这些,而且是偷听来的。”

  钱小和道:“看来你很识趣,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但是你可能走不了。”

  短剑少年怒道:“你竟然出尔反尔?”

  钱小和道:“我并没有出尔反尔,我意思是说我可以放你走,但是恐怕你走不出这一道门。”

  短剑少年脸色一变,短剑迅疾而出,但是被钱小和轻巧巧躲过。短剑少年趁势往门前飞身过去,扒开门就要往外纵身而出,结果发现门外一大帮人。

  一大帮江湖中人。

  黑冥王哈哈大笑:“原来你这小不点勾引韩大侠妻子,让什么闻香苑杀了韩一成。看来,江湖追杀令,应该追杀闻香苑!”

  后面一大群人大声附和道:“说得是!”

  短剑少年忽然跪下来哭泣道:“各位大爷,我年少不懂事,都是被这个**所迷惑,还请各位爷给一个活命的机会。”

  黑冥王道:“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是我要问你,怎么找到杀死韩一成的那个人?我想青剑三侠客也是那个人杀死的吧?”

  短剑少年道:“不,不,那三侠客死有余辜,本来他们就是醉花楼的人。”

  黑冥王道:“怎么算是死有余辜?”

  短剑少年道:“这三个人当年救县令女儿就是一个局,一个县令布的局。都是为了扳倒那个知府,好扫清县令上升的路障。”

  黑冥王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短剑少年道:“我们经常一起喝酒,有一次他们喝醉了,告诉了我。所以,他们从那以后就成了醉花楼的人。如果不听话,我们就会让他们身败名裂。”

  钱小和走出来道:“看来,我已经不是你们追杀的目标了。”

  黑冥王道:“现在看起来确实不是了。不过,江湖追杀令的目标更有挑战性啦。”

  钱小和道:“我喜欢有挑战性的事情。”

  黑冥王哈哈大笑:“咱们来打赌,看谁先找到闻香苑!”

  钱小和道:“我不喜欢打赌。”

  黑冥王道:“其实,你是怕输。”

  钱小和道:“虽然我知道你黑冥王神通广大,但是我并怕输,只是不想赌而已。我不想让我正在做的事情加上更多的负担。”

  黑冥王道:“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钱小和。但是,我跟自己打个赌,一定比你更快找到闻香苑,不然我就将大海的船送给你一艘。”

  钱小和道:“虽然看起来很难,但是我觉得你一定能找到。”

  黑冥王一把抓住短剑少年,将他拎起来,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能离开我半步。离开半步,我就让你做不成男人。”说完,拎着少年,哈哈大笑,纵身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